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
【英文标题】 Set Up and Develop the Party Constitution Research in the Law Subjects System
【作者】 肖金明【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理论法学
【中文关键词】 新法学;党章学;法学学科体系;范畴体系;党章学教材
【英文关键词】 new law research; party constitution subject; law subjects system; category system; textbook of party constitution research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6-0046-12【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46
【摘要】

党章学是党内法规学的一门基础课程,在党内法规学知识体系、理论体系和学科体系中具有基础地位。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使党章学成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学问,需要厘清其研究对象和范畴体系,确立其研究内容和框架结构,明确其方法论和研究方法,界定其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以及阐明党章学作为一门基础课程的教材体系与学理逻辑。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不仅有利于推进党内法规学学科化,完善党内法规学知识体系和理论体系,创新中国公法学理论体系和学科体系,重构中国法学知识体系和学科体系,以及形成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法治理论,而且对深化全面从严治党、依章管党治党实践,实施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战略,推进党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Party constitution research is a basic course of the inner-party regulations research, it has basic status in the system ofknowledge, theory and subject of the inner-party regulations. They is necessary that making sure the study object and category sys-tem, setting up the methodology and research method, defining the theoretical value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and expounding thetextbook system and theory logic of party constitution research in order to setting up and developing party constitution researchmake it become a relatively independent subject . Setting up and developing party constitution subject in the system of law subjects ,it is not only good for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ner-party regulations research, perfecting its knowledge system andtheoretical system ,innovating the theoretical and subject system of public law ,reconstructing the knowledge and subject systemof Chinese law, and forming the law theory of Chinese system, but also has importan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in deepening compre-hensive strict party administration, managing of the party according to the party constitution ,implementing comprehensive rule oflaw, promoting the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s and capacit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87    
  
  

新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不断推进治国理政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逐步形成了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内含着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构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贯彻和实施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强以党章为核心的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不断深化依章管党治党实践,充分发挥党章制度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关键作用。法学界应对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战略实施和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重大实践命题作出理论回应,拓展和深化党内法规理论研究,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以进一步加强对中国共产党章程的系统化法学研究,不断提升党章研究的法学化程度和学理化水平。[1]

客观地讲,关于中国共产党党章现象的研究成果不少,既有历史视角下对党章沿革和发展规律的研究,也有现行文本意义上对党章规范的研究,既有对党章总纲的宏观研究,也有对民主集中制的中观研究,对党的组织职责、党员权利保障、党的纪律规范等方面的具体研究,另外还有党章与宪法关系研究等,一些研究成果写进了一些学科的教材,党史党建学还有党章方面的专门教程出版。[2]但总体上讲,党章学作为一门学问并没有得到学界足够的重视,还没有从党内法规学体系化、学科化的角度定位党章学的价值意义,更没有从丰富新时代公法学、重构新时代中国法学的高度上认识党章学。加强党章现象理论研究,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对深化党内法规学理论研究,提升党内法规研究学理化水平,推进党内法规学学科建设,完善中国法学理论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以及推进依法治国和依规治党有机统一,推进党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无疑具有重大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党章学的研究对象与范畴体系

一门学科或学问能否成立,关键在于它是否拥有独立的研究对象和专门的范畴体系。近些年来,党内法规学作为一门学科或学问正在走向独立和成熟,其主要标志就在于已经确立了它的研究对象,并形成了自己相对独立的范畴体系。[3]党章学作为党内法规学的有机部分,可以以党章现象为自己独立的研究对象,能够建立自己专门的范畴体系。当然,马克思主义理论、党史党建学、政治学等不同学科也研究党章现象,但这些学科目前并没有形成以党章现象为专门研究对象的独立学问,并且它们研究党章现象的方法也区别于法学研究党章现象的方法。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除了独立的研究对象和专门的范畴体系外,还在于它有不同于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比如,它与党史党建学尽管都研究党章现象,但其学术思维和方法与党史党建学研究党章现象存在差异。

(一)研究对象

党章学以党章现象为研究对象,或者说,党章学以中国共产党章程现象为主要研究对象。中国共产党诞生于1921年,它的第一个纲领是其诞生的主要标志。[4]1922年中共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党的章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创建完成。党章现象与政党的宗旨使命、政党的组织活动、政党的功能作用等密切关联和同生同长,还与一定的经济社会政治条件等高度关联和共生共长。透视和把握党章现象,需要立足于三个基本维度,即在政治维度、历史维度和法治维度上认识党章现象。

一是党章现象研究的政治维度。政治性是党章现象的首要特征。透过党章现象看本质,党章是党的意志的集中体现。中国共产党党章现象的政治性集中反映在党性上,根本在于人民性,是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党章集中反映了党与人民、党与国家关系的根本原则,是关于党的组织和活动的最高规范,是党内政治生活的根本依循,它规定了党的性质、党的宗旨、党的纲领、指导思想、根本制度、党员及其义务权利、组织及其职能责权,以及党的纪律规范等根本性问题,集中反映和充分体现了党章的根本性和政治性。党章现象是一种政治现象,党章学要研究党章对党的建设、党的领导和党的执政的规范价值,对党的组织、党的活动以及党务关系的规范作用,对党内民主、党内权威及其相互关系的规范意义。从政治维度研究中国共产党章程现象,对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具有重要意义。

二是党章现象研究的历史维度。研究中国共产党现象有很多维度,应当侧重于人民维度、历史维度、文化维度、实践维度、世界维度,当然还应当重视本体意义上的组织维度和制度维度。[5]研究中国共产党的成功之道,必须研究它的历史,它与人民的关系,它与世界的关系,尤其应当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制度,研究中国共产党章程及其历史发展。[6]中国共产党党章从发端到完善和发展是一种政治现象,是一种历史性的政治现象。从中共一大党纲到中共十九大党章,在近百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党章建设也走过弯路、经历过挫折。但总体而言,党章适应党所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需要,为不同时期党的建设和领导、党的团结和力量、党的事业和目标提供了强大的制度保障。党章现象是一种历史现象,党章学要研究党章思想史和党章制度史,研究党章制度建设和实践的经验教训,研究党章现象变化发展的规律逻辑。从历史维度研究中国共产党章程现象,对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具有重要意义。

三是党章现象研究的法治维度。中国共产党党章现象是一种特别的制度现象,一种特别的法现象。党内法规是法吗?法学界不少学者提出这样的疑问。随着党内法规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尤其是党内法规体系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后,这样的疑问越来越少。党内法规是中国法的一种形式,党内法规现象是一种特殊形态的法现象。党章居于党的制度规范体系的中心,规定着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布局、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结构、党内法规制度和法治实践。[7]党章属于法的范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关键所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基石之一。党章与宪法同属于公法体系,“宪法至上,党章为本”,它们共同构成中国新公法体系的基础。党章现象是一种特殊的法现象,在一个特殊公共领域形成权力与权利关系制度化命题,党章学要以法学思维研究党章建设,以公法学思维研究党章和宪法关系以及以此为界准的党规和国法关系,以法治思维研究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相统一的实践课题。从法治维度研究中国共产党章程现象,对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二)范畴体系

党章学作为一门成熟的学问,它需要相应的范畴体系、知识体系和理论体系,党章学范畴体系是最基础的体系。关于党章学范畴体系,目前学界还缺乏足够的关注。毫无疑问,构建党章学范畴体系,是创建和发展党章学的基础工作。党章学应当以党的纲领和民主集中制为基石范畴,统领以党章价值体系、党章制度体系和党章运行体系三元一体的基本范畴,辅之以一系列相对具体的一般范畴,从而构建以“基石范畴-基本范畴-一般范畴”为主体框架和基本结构的党章学范畴体系。

一是党章学的基石范畴。基石范畴是一定立场、观点和方法的集中体现,是对一种现象的普遍联系、普遍本质和一般规律的最高抽象,因而是一门学科区别于其他学科的核心标志。[8]任何一门学科或学问,其科学性和生命力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理论基石之上,基石范畴是每一种知识体系、理论体系、学科体系的根基所在。比如,权利和义务是法学的基石范畴,剩余价值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石范畴,依规治党是党内法规学的基石范畴,等等。基于对党章现象的历史分析、对政党章程的比较分析、对党章文本的规范分析,以及对党章修改、实施、监督等党章实践的现实分析,可否这样认为,党的纲领和民主集中制共同构成党章学的基石范畴。[9]

恩格斯指出:“一个新的纲领毕竟总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而外界就根据它来判断这个党。”[10]中国共产党的纲领是其确立的奋斗目标和为实现奋斗目标确立的行动方略,它与党的性质、宗旨等浑然一体,与党的指导思想、基本路线等一脉相承,是党的生命和灵魂所在。党的一大通过的党的纲领,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中国共产党党章的基础。中共七大党章标志着党章的成熟,其主要标志在于党章第一次系统规定了总纲,鲜明地规定了党的纲领。[11]党的总纲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有学者甚至认为,以先锋队理论开其端绪,以党的领导作为结尾的中国共产党党章总纲,是理解今日的华夏文明秩序的着眼点。[12]总纲实际上就是放大了的党的纲领,广义上表达的党的纲领汇聚党章价值,并对党章规范和党章运作具有决定意义。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是党章制度的核心所在,对党的组织、活动和关系具有根本意义,它关联着党的纲领并成为党的制度的逻辑起点,反映了党的性质和宗旨,对党员义务权利及其关系,组织责任权力及其关系,以及上述关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具有引领作用,对推进党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基础作用。

二是党章学的基本范畴。基本范畴是基石范畴的系统展开,它塑造一门独立学科或成熟学问的主体框架和结构,是一门学科或学问的骨架和血脉所在。党章基本范畴是党的纲领和民主集中制的系统展开,是静态党章和动态党章的理论抽象和高度概括,决定着党章学作为一门学科的独立性或学问的成熟度。从党章学基石范畴展开的党章学基本范畴内容丰富,大致可以归纳到党章价值体系、党章制度体系和党章运行体系三个维度上。就党章价值体系而言,反映了党的性质和宗旨,以党的纲领为聚焦,包括党的指导思想、基本路线,以及民主集中制等;就党章制度体系而言,包括党员及其义务权利、组织及其职责职权,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还有党的纪律规范等;就党章的运行系统而言,主要包括党章制定(修改)、党章实施和党章监督等。装完逼就跑

就党章价值体系而言,党的纲领由党的性质所决定,与党的宗旨相契合,在广义上体现为党的指导思想、基本理论、基本路线、现阶段的奋斗目标和最终奋斗目标等。党的初心和使命,党的组织和活动,党的建设和领导,都是为了实现党的纲领。党内民主集中制则是党章原则和制度的集中体现,形成党内民主、党内平等、党内权威、党内法治等一系列制度精神和关系准则;就党章制度体系而言,以民主集中制为起点,党员主体地位、党员义务权利制度,组织基本职能、组织职责职权制度,以及由此形成的党务关系制度化、规范化、法规化,直接决定着党内民主与权威关系的状态,直接关系着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安排和实践水平。党的纪律是党章的重要内容,党纪是最严的党规,是民主集中制的制度保障,是维护党内政治生活秩序的制度保证;就党章运行体系而言,作为基本范畴之一的党章制定(修改),意在分析党章制定在党章制度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阐述党章制定主体与权限、制定原则、制定程序与方式等,侧重于党章修改原则、权限、程序,以及党章解释的原则、权限和机制等,推动党章制定(修改)工作的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党章的生命在于实施,党章的权威在于实施。党章实施关系着党章的生命力量、权威尊严,是党章运行系统的重心所在。作为党章学的基本范畴之一,意在概括党章实施的规律和行动逻辑,包括党章实施体系,党章实施主体和权责、过程和程序、途径和方式,以及党章的执行和遵守等。党章监督是党章学的基本范畴,意在明晰党章监督的价值功能、监督的原则、监督主体及其权责、监督的程序和方式,以及党章监督与党内监督、党章监督与党规监督、党章监督与宪法监督的关系,等等。

三是党章学的一般范畴。一般范畴以基石范畴和基本范畴为基础,是对某一类或者某一种社会现象的描述,是对特定社会现象某个具体侧面、某种具体形式或者某一具体过程的概括和抽象。党章学的一般范畴通常是其基本范畴的延伸和具体化,是党章学范畴体系中最广泛和最具体的部分,构成对党章规范内容、形式与党章运行的初级抽象,是充实党章学学术内涵的重要内容,没有这些一般范畴,基石范畴、基本范畴就成了空中楼阁;离开了基石范畴、基本范畴,一般范畴就成了孤立的概念,失去了对党章基本规律与基础逻辑的把握,党章的一般范畴就无法发展,党章学范畴体系也就无从构成。党章学范畴体系的构建应当以基石范畴为统领,以基本范畴为依托,不断延伸拓展一般范畴研究,形成知识充盈、结构合理、富有层次的党章学范畴集合。

从基石范畴民主集中制展开而来的党内民主、党内权威等基本范畴,继续延伸和扩展为与党内民主相联系的党内选举、党内协商和党内监督等,而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等则是基本范畴党内集中和权威的具体展开;民主集中制需要党员义务权利维护和保障党员主体地位,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等党员民主权利,遵守党纪、批评和自我批评、密切联系群众等党员政治义务,是党员主体地位的体现和保障,是党员权利义务基本范畴的具体展开;民主集中制需要党的纪律的维护和保障,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留党察看、开除党纪等党纪处分,党内谈话制度,等等,是党的纪律基本范畴的进一步具体化;在党章运行体系中,党章制定、实施和监督三位一体,作为一类基本范畴,一般化和具体化为党章修改、解释、遵守的具体制度和活动,巡视巡察制度、备案审查、合章性审查制度等监督制度和活动。

二、党章学的研究内容和框架结构

目前,正在出现多学科研究党章现象,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党章地位和价值研究、党章历史沿革研究、党章总纲研究、党章正文研究(党的组织体系、党员主体地位、党员权利义务研究等)、党章修改研究、党章实施和执行力研究,以及党章与宪法关系研究等领域,总体上讲,主要集中在党史党建领域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范围,政治学和法学涉及不多。[13]换言之,党章现象的系统性研究不够,党章基础原理研究不足,党章研究基本上归属于党史党建学科,是党史党建学的学术优势,而对于法学而言,基本上还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近些年来,随着党内法规研究的不断深入,党章性质研究、文本研究、效力研究,以及党章与宪法关系等方面的法学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已经形成法学学科研究党章现象的良好开端。[14]以此为基础,加强对党章现象的基础研究,围绕基石范畴、基本范畴、一般范畴等展开研究内容,以理论研究为前提,以制度研究为基础,以实践研究为重点,不断丰富党章学研究内容,并形成其结构性、逻辑性学术框架体系,为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奠定学术基础。

(一)研究内容

党章学以党章现象为研究对象,所涉内容非常广泛,呈现出多个向度。党章学研究深入原理,研究党章的价值与规范、功能与作用、效力范围等;立于制度,研究党章文本、规范形态、制度体系等;面向实践,研究党章实践的运行环节、过程程序、方式途径等。党章学研究应当回溯本来,研究历史意义上的发展阶段、制度沿革和实践逻辑;借鉴外来,在比较意义上研究域外党章文本规范、制度经验及其镜鉴;面向未来,探究党章理论、制度和实践创新,研究党章的发展趋势等。概括来讲,党章学研究内容可以归纳为党章理论、党章制度和党章实践三个相互关联的部分。

一是党章理论。党章理论研究主要包括党章原理研究、党章历史研究和党章比较研究。党章原理研究侧重于党章价值、功能和效力等方面的研究。党章价值研究着重于党章的民主价值、法治价值、善治价值研究。党章功能研究着眼于党章维护党的性质和宗旨的功能,对促进人民-党-国家一体化关系、密切党和人民血肉相连关系、密切党和国家唇齿相依关系的功能分析。党章的效力研究着重阐释党章最高法规效力,界定党章规范的适用范围、作用对象等;[15]党章历史研究侧重于中国共产党党章历史发展的阶段划分、党章建设的基本经验、党章发展的基本规律等;党章比较研究侧重于世界各国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政党制度对政党党章的影响,不同政党党章的共性和差别,中国共产党党章不同于其他政党党章的特色和优势。

二是党章制度。党章制度研究主要包括党章制度规范研究、党章规范体系研究和党章规范作用研究。党章学应当以研究党章规范为基础。党章制度规范自成体系,以党章文本为主体,以民主集中制为制度逻辑的起点,着重研究党员主体地位、党员义务权利、党的组织责任权力、党的纪律等制度规范,党内民主选举协商监督制度,党内集中统一领导制度,等等;党章学还应当关注党章规范形式,研究党章文本之外的党章规范,将党章惯例视为一种特殊形式的党章规范。比如,宪法修改必须坚持党中央的领导,现行宪法五次修改形成的政治惯例已经引起宪法学界的重视,但严格地讲,这些惯例应当属于党章惯例,是否属于宪法惯例还值得讨论;党章学更应当加强对党章规范作用的研究,研究党章规范在统一思想、约束组织、规范活动、调整关系等方面的作用机理与机制、方式和效果。

三是党章实践。党章实践研究主要包括党章制定研究、党章实施研究和党章监督研究。所谓党章实践,就是在党章理论指导下,以党章制度为基础,以党章制定(修改)、党章实施、党章监督等为主要内容的党章运行实践。党章制定研究侧重于党章修改的实践,研究党章修改的规律和修改程序,党章解释的规范化和程序化,等等;党章实施研究侧重于分析通过党内立规实现的党章实施、通过党章遵守实现的党章实施和通过党章执行实现的党章实施,研究党章实施的途径和方式、体制和机制,如何通过制定党内法规实施党章,党内政治生活如何贯彻和遵守民主集中制,以及加强党的纪律执行效力维护民主集中制,等等;党章监督研究侧重于党章监督的过程和程序、党章监督的体制和机制、党章监督的方式和方法,以及党章监督与党章实施的关系、党章监督与宪法监督的关系,等等。

(二)框架结构

因为党章和宪法的密切关系,党章现象和宪法现象的密切关系,所以强调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并将其归属于党内法规学范畴,突出其在党内法规学学科体系中的基础地位。[16]由此定位的党章学,研究内容广泛且相互联系、自成一体,汇集起来形成了党章理论研究、党章历史研究、党章制度研究、党章实践研究、党章比较研究等高度关联的党章学研究框架结构。

一是党章理论研究。党章理论研究是党章学基础研究的重心所在,侧重于党章基本原理,以确定研究对象和范畴体系为基础,确立党章学研究内容及其框架结构、方法论和研究方法,以及党章学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阐释党章概念、本质特征、价值理念、内涵外延、规范体系、功能效力等,阐述党章历史沿革及其发展规律、党章比较研究的内容及侧重,阐明党章规范形态和体系及其层级结构、党章基本原则和制度及其内在逻辑,以及党章制定、实施和监督及其运行机制机理,等等。

二是党章历史研究。党章历史研究是党章基础研究的重要部分,着重考察和研究党的章程发展历史的思想和制度侧面,坚持制度史与思想史并重,遵循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两条主线,将党章制度史研究与党章思想史研究结合起来,侧重于不同历史阶段党章思想和党章制度发展及其历史背景分析,以及党章思想和制度在党史中的地位,对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的价值和作用,概括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的历史经验,探讨党章制度建设和发展、依章依规管党治党的规律和逻辑,指导党章制度建设,推进党内治理、法治和善治实践。

三是党章制度研究。党章制度研究基于党章制度体系化、科学化的需要,从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两条脉络出发,探求党的章程的基本原则和基本制度,党章制度规范的特征、形态、逻辑、作用、效力范围等,重点研究党内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和制度、党的各级组织及其职能责权制度、党员基本义务权利制度、党的纪律制度等,探讨党章与党的组织法规、党的领导法规、党的自身建设法规、党的监督保障法规的关系,以及党章与宪法的关系,完善和发展党章制度体系,包括完善发展党内民主集中制的支撑制度,创新发展与合宪性审查相关联的合章性审查制度,等等。

四是党章实践研究。党章实践研究着眼于党章的实际运行过程,研究党章制定尤其是党章的修改,还有党章的解释,包括主体权限、过程程序等党章实践研究;更加重视党章实施研究,包括党章转化、党章遵守、党章执行等,党章转化为党内法规的机制和方式,党章遵守的内涵、特征和方式,党章执行的权限范围、程序制度和效力,等等;党章实践研究不能忽视党章监督,党章监督的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等。党章实践研究立足于党章的制定、修改和解释,党章转化、党章遵守、党章执行和党章监督等实践活动,加强对党章实践活动规律的研究,着眼于党章实践活动的民主化、科学化、规范化、程序化和法治化。

五是党章比较研究。党章学以中国共产党党章现象为主要研究对象,同时扩展党章学研究视野,关注域外政党的党章制度及其实践,开展不同党章的比较研究,比较研究不同政党的章程规定的党的纲领、组织权责体系、成员权利义务等。党章比较研究侧重于不同政党体制中政党党章规范的比较研究、不同意识形态政党党章规范的比较研究,以及世界大党党章及其治理效应的比较研究等,尤其侧重于加强对苏联共产党党章、西方社会民主党党章建设的经验和教训的研究。党章比较研究强调通过比较分析概括共性与差异、特色与优势,借鉴经验教训以取长补短,突出中国共产党党章的制度特色和治理优势,完善和发展党章制度,拓展和深化党章实践。

三、党章学的方法论和研究方法

如前所言,研究方法如同研究对象和范畴体系一样,对一门学科或学问来说具有决定性意义。遵循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共同规律、法学一般原理,依循公法学基本逻辑、宪法学思维,探讨党章现象研究方法,对在法学学科体系中创建和发展党章学,使其成为一门独立的法学学问至关重要。党章现象研究应当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遵循辩证唯物主义,运用系统分析、阶级分析、历史分析、比较分析方法等研究方法,深化党章基础原理、党章发展历史、党章制度体系、党章实践运行以及党章比较研究等。

(一)方法论

党章学成为一门学问或者发展为一门学科,重要表征之一是它可以运用多种研究方法分析和探究党章现象及其规律。研究方法通常有两个层面的意义,即方法论和具体研究方法。方法论联系世界观,对具体研究方法具有决定作用。党章学具体研究方法的确定和应用须以科学的方法论为前提和基础。换言之,党章学研究必须首先确立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指导地位,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根本依循。

马克思主义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恩格斯曾经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

  ······

你怀了我的猴子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