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法律规制
【副标题】 一个比较法的分析
【英文标题】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n Statutory Regulations on Privacy Violations by Civilian Drones
【作者】 周长军庞常青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山东科技大学{副教授}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民用无人机;合理隐私期待;非法入侵;行为妨害;隐私侵权;专门法
【英文关键词】 civilian drones; the right to privacy; reasonable privacy expectation; trespass; nuisance; privacy violation; specializedlaw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6-0085-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85
【摘要】

以高入侵性和秘密性为特征的民用无人机的爆炸式增长和使用给公民隐私权的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课题。美国传统侵权法中主要通过“非法入侵”、“行为妨害”、“隐私侵权”之诉加以应对,但其规制无人机这种高科技产品隐私侵权行为的效果不尽如人意,因而近些年来,美国联邦及各州开始尝试通过专门立法对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进行规制。欧盟法及英国法在规制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方面也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我国应当在合理借鉴域外经验的基础上,尽快健全和完善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的法律规制体系。

【英文摘要】

Privacy protection is being challenged unprecedentedly due to the high intrusiveness and secrecy of massive develop-ment of civilian drones, giving rise to the urgent task of protecting civilian rights. America is referring to such conventional tortslaws as trespass, nuisance, privacy violation, etc.to cope with the situation. Nevertheless, they are not able to effectively settleprivacy tort problems caused by drones, which is why America is focusing on creating new specialized drone laws on federal leveland state level. Meanwhile, European laws and British laws are also working hard on regulating privacy violations caused by civil-ian drones. In this regard, it is strongly advised to establish Chinese drone laws for effective privacy protection against such priva-cy violations based on reasonable adoption of foreign legislation experie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91    
  
  

从2016年开始,世界迈入“无人机时代”。[1]我国无人机2019年有望达300万台,市场规模到2025年将达750亿元。[2]而美国联邦航空局(FAA)预测,美国到2020年将有700多万架无人机在空中飞行。[3]因民用无人机的机载摄像、传感、识别、定位等设备可从空中轻易收集大量个人信息,极易成为侵犯公民隐私的利器。受害人即便被抓拍亦浑然不知;即便觉察,也不清楚如何救济;即便报警,因无相关法律规范,无法有力惩戒。无人机发展速度已大大超越立法速度,相关法律问题的争论越来越多:无人机可否在任何建筑物周围盘旋?不经同意对地面公众拍摄是否合法?无人机侵犯隐私权时可否击落?等等。无人机隐私侵权问题的严重性已超越安全问题,成为无人机时代的核心问题。科技力量日益将公民隐私沦为羔羊,如不能有效规制,隐私极易成为邪恶力量手中的把柄,进而危及人性尊严,助长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本文分析了我国民用无人机立法现状,比较了美、欧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规制立法、司法经验,探讨了我国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规制路径。

一、我国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规制现状

我国无人机近年呈“野蛮”增长。 IDC(互联网数据中心)显示,2015年我国无人机销售量近10万架,市场规模近3亿元;2016年达到39万架,预计2019年销量将突破300万架。[4]在缺乏法律有效规范的情况下,如此规模的无人机发展带来严重问题:在机场附近严重干扰飞机正常起降;飞行故障坠毁而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私自拍摄而侵犯公民隐私权等,但我国当前无人机相关法规无论从层级、原则、内容、范围、手段等方面都存在显著的时代滞后性。

(一)我国民用无人机飞行立法规制过分专注飞行安全领域

一方面,我国无人机监管存在明显的滞后现象;另一方面,几乎所有的立法努力都放到了无人机安全飞行监管领域。[5]民用航空局2009年就发布了《关于民用无人机管理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和《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如今已被2016年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所取代,主要解决无人机的适航管理和空域管理问题。2013年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规定了无人机驾驶员资质培训问题;2014年发布的《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试行)》明确了无人机申报问题;2015年发布的《轻小型无人机运行(试行)规定》规范了低空、慢速微轻小型类民用无人机的运行问题;2017年5月16日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则规定,2017年6月1日起,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含250克)的民用无人机须实名登记注册。

这些行政管理法规的主要目的在于保障无人机安全飞行,既不涉及无人机侵权及救济问题,也不涉及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规制问题。即使是2018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仍然是对以前规章的行政许可内容进一步规范而已。

实际上,无人机安全技术解决方案已经比较成熟。在计算机技术支持下,无人机已可以通过复杂编程根据环境变化进行自动调整。同时先进的卫星通讯技术又可以使无人机与驾驶员和遥控台之间实现实时通讯,这些都是无人机安全飞行的重要保障。此外,无人机生产商还通过飞控系统精准定高、定位悬停、自动返航、敏感区域禁飞等功能设计,已经使无人机飞行的安全性大大超越了飞机、火车、汽车等传统交通工具。在此背景下,过分强调无人机飞行安全问题颇有“一叶障目”的味道,一定程度上遮蔽了对无人机隐私侵权风险的关注和防范。

(二)我国民用无人机相关法律法规位阶较低好饿但是不想动

我国自2009年开始通过规章对无人机飞行行为进行约束,但所有规章均由国家民航局发布,一直持续到2018年6月1日起实施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无人机不能仅被理解为一种飞行器,它还是一种由高科技武装的新的生产工具、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入侵性极高的侵权利器。因而单靠行政规章来应对包括无人机运营、安全及隐私侵权、救济等横跨行政法、民法甚至刑法领域的诸多问题,其立法威信和执法强制力均显著不足。

有关无人机飞行的行政规章缺乏上位法,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我国立法思维落后于科技的发展。1996年3月1日起施行,后经2009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四次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在某种意义上一直无视无人机在我国势如破竹的发展势头,其中找不到对于无人机的具体法律规定。在缺乏上位法的情况下,无人机的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着实苦恼不已,运行管理主体面对具体问题只能一事一议,政策的稳定性和执行效率都大打折扣。

(三)现行法律对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规制力疲软

“隐私刺探”无疑是一种比较严重的隐私侵权行为,而无人机技术使“隐私刺探”行为变得更加容易、更加隐蔽。2017年通过的《民法总则》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非法收集”个人信息,[6]其初衷虽然主要是为了应对当前日益泛滥的电信诈骗行为,但也应当理解为涵盖对无人机等高科技产品的“隐私刺探”行为之禁止。但无人机在什么情况下飞行为非法?哪些行为是“隐私刺探”?该法均无细言。如要将《民法总则》的概述性规范适用于无人机行为规制,配套法规不可或缺,否则,规制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只是空言。

与私法领域对隐私权保护不力的状况相似,我国现行刑法对隐私权的保护主要是通过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罪名的规定实现的,规范太少,保护范围窄,保护手段不足。《刑法》第245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由于其中的“搜查”、“侵入”等在司法实践中一般被理解为“物理性”行为,而以无人机为代表的高科技根本不需要“物理侵入”就可以很隐蔽地进行“搜查”或“侵入”,因此该规定对无人机侵权行为没有可适用性。《刑法》第284条规定的“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表面上看似乎与无人机窃听、窃照行为相关,但由于无人机并非非法器材,亦非专用窃听、窃照器材,因而该罪名显然也不能适用于对无人机侵权行为的规制。此外,《刑法》第253条之一规定:“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7]《刑法修正案九》增设该条的初衷是为了惩治利用个人信息进行诈骗的违法犯罪行为。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及公安部为明确该罪名的适用条件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活动的通知》,明确规定“公民个人信息包括公民的姓名、年龄、有效证件号码、婚姻状况、工作单位、学历、履历、家庭住址、电话号码等能够识别公民个人身份或者涉及公民个人隐私的信息、数据资料。”据此,公民个人信息被分为“个人身份”和“个人隐私”两部分。其中,有关“个人身份”的内容规定的较为详细,可操作性强,但对“个人隐私”的内容没有进行具体的界定,以致缺乏可操作性。私密谈话、私密形象、不希望他人知晓或公开的内容等等,是否能够得到有效的保护?就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由于无人机获取的往往都是此类隐私性内容,所以该法条难以承担起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规制责任。

总之,我国当前的私法规则中禁止“非法收集个人信息”[8]的规定对于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处理无法起到具体的指引作用,刑法相关规则对于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规制同样缺乏直接适用性。此外,我国至今并没有无人机专门法对无人机飞行行为进行全方位规制。在以无人机为代表的高科技时代,生产力的提高和生活的便利性已经凸显,但由此带来的公民隐私权保护问题却被漠视。相较而言,美国和欧洲的相关专门立法早已起步,加之借助传统法律规制方法,无人机带来的公民隐私权保护问题得到了充分的重视。鉴于此,为尽快完善我国无人机隐私侵权规制立法,有必要对美国和欧洲无人机相关立法进行借鉴。

二、美、欧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法律规制路径

无人机时代对任何国家都是一种全新的法律挑战,均面临专门立法滞后的现状。鉴于此,各国均在探索传统法框架下解决无人机隐私侵权问题的有效路径,美、欧亦无例外。无论是民法还是刑法、普通法还是专门法,都成为应对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规制的测试工具。

(一)美国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的法律规制路径

尽管无人机强大的隐私侵权能力使美国传统侵权法遭遇很大挑战,但其对“非法入侵”、“行为妨害”和“隐私侵权”三种侵权方式的规制手段仍然成为应对无人机侵权行为的方法。以刑法手段作为补充,加之无人机专门法立法速度加快,美国无疑在规制无人机隐私侵权领域走在世界前列。

1.“非法入侵”(trespass)之诉。为保护土地私有权(包括附属权利)为中心的私有财产权制度,美国“侵权法重述(二)”[9]第158条确立了“物理性非法入侵”他人土地行为的构成要素:a.未经授权进入原告土地,或使某物或第三人未经授权进入原告土地;b.在原告土地上逗留;c.没有移除自己应移除的位于原告土地上的物体。[10]故意入侵他人土地,即使没造成损害也要承担责任。北卡罗莱那州最高法院在1835年判定未经同意故意进入他人土地即为侵权行为,即使草坪上走一遭也给原告带来伤害。[11]同样,非法入侵行为也应包括地下或地上入侵行为。飞行器在他人土地上空飞行如具备以下两条件亦属非法入侵:a.进入最接近地面的空气空间;b.实质上影响他人对土地的使用权和享用权。[12]关键是飞行器与地面或建筑物的距离多少才能被认定为非法入侵?是否其他因素也影响对“空中非法入侵”行为的认定?

美国普通法继承了罗马法“上天入地”原则(谁拥有土地,谁就拥有土地上的天空),但现代航空技术的发展使该原则遭遇挑战。飞机不经授权无法飞越私人土地,而要得到所有土地所有者授权亦不现实。国会无奈于1926年通过《航空商业法》和《1938年民用航空法》,授权飞机可在最低安全高度之上(“通航空域”)飞行。1946年“美国政府诉Causby”案[13]以判例法形式彻底废除该原则。原告在一军用机场附近经营养鸡场,飞机航道经过鸡场上空83英尺,飞机起降每天都会使数十只鸡撞墙而死,鸡场被迫关闭,原告因飞机航道“占有”其财产而起诉美国政府。最高法院认为私有土地之上的航道并非“占有”,因为空域是公共领域的一部分,但与私有土地极其接近的空域除外,原告可以“空中非法入侵”之由起诉,因土地所有者至少拥有其能控制或使用的与其土地相关联的空域。该案飞机低于正常高度飞行,频繁侵扰家禽,原告财产被实际占有,应获得赔偿。[14]1958年,联邦航空局规定“通航空域”(公共空域)为地面之上500英尺,[15]无人机在该空域内对地面物体监视、观察均为合法,一般不侵犯公民隐私权。该案虽没有明确“空中非法入侵”的“高度标准”,但提出了三条“间接标准”判断飞行器是否对地面财产的“占有”:是否直接飞越私人土地或财产;飞行的高度和频度;是否直接影响土地所有权或使用权。在无其他规章可循时,该原则指导作用明显,其他法院也采纳以解决涉空域侵权案件。但原告举证责任很高,只根据飞行高度低就诉被告侵权远远不够,还需证明飞行器对其实际使用财产造成了实质、具体的干扰或侵害(巨大噪音等)。

“通航空域”和“间接原则”的认定标准显然都不具体,可操作性不强。根据美国《物权法》和《宪法》第四修正案,紧邻私人土地的低空区域应视为“垂直庭院”,房主有权拒绝任何进入该区域的行为。[16]高度一般为50英尺,在该区域内飞行就可认定实质上侵犯了房主对土地的“使用权”或“享用权”,构成“空中非法入侵”行为。该标准具有便捷的可操作性,小型无人机一般在此高度收集信息。如无人机在卧室、起居室、阳台、或写字楼外盘旋,当事人即可报警,侵权人即会因“非法在禁区驾驶无人机”被刑事传讯或被判民事赔偿。但50到500英尺的模糊空间内是否属于“私人土地的紧邻空域”?“垂直庭院”原则是否适用?这要看对土地使用权的侵扰后果。 Causby案的飞行高度为83英尺,虽高于50英尺,但严重侵犯了原告对财产的使用权,被告仍承担侵权责任。但如果无人机在50英尺以上飞行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呢?无人机的机载设备距地面几百英尺一样可以拍摄地面上的一切,故人们对无人机隐私侵权的担心远远超过噪音、气味或其他侵扰行为,所以“严重后果”原则已经过时,亟需新标准问世,因此美国许可各州自行赋予土地所有者对土地上空至通航空域一定范围的所有权,非经授权在该范围内飞行即为对土地使用权和享用权的侵犯,原告只需证明无人机飞入其享有“空间所有权”的空域,侵权行为即成立。内华达州2015年6月制定无人机法,允许土地所有者起诉未经许可在低于其土地之上250英尺高度飞行的无人机机主或驾驶员,[17]以从源头上禁止无人机窥视公民隐私。

2.提起“行为妨害”(nuisance)之诉。此类诉讼与“非法入侵”相比可能更容易解决无人机隐私侵权问题,因妨害行为与土地所有权和飞行高度无必然联系,只要某行为妨害了原告对其土地的使用和享受权利,即属“妨害行为”,如超出合理程度的噪音、振动、气味或光照等不合理妨害他人使用土地或享用土地的权利,或侵扰他人内心平静。[18]原告不必是财产所有者,合法的居住者或使用者均可,须对三项事实予以举证:(1)妨害行为属被告故意,或疏忽大意。(2)妨害行为具有显著不合理性(行为反常、频度高、强度大、持续时间长等)。[19](3)土地使用权减损(土地市场价值减损、居住者愉悦感减损、正常使用土地时的快乐和舒适度减损)。[20]认定“行为妨害”的关键是原告已受到伤害,或面临受伤害的危险,而这些伤害或危险都是原告本不该承受的。如无人机造成以上后果,原告即可提起“行为妨害”之诉。如无人机飞经住宅上空并记录主人家庭内部的生活场景,或使用高像素相机从窗外窥视屋内隐私,均阻止了房主对住宅的享用过程,或致其因害怕被拍而不敢靠近窗子。当然也要考虑其他因素,如飞行高度、频度、时段、持续时间、拍摄时地面人口密度等。但无人机“行为妨害”案件的证明责任明显高于传统“行为妨害”案件,较难证明无人机飞行的“显著不合理性”,以及原告“愉悦或舒服度的减损”等事实。原告虽可以提起“行为妨害”之诉寻求救济,但胜诉几率相对较小。

3.以无人机“隐私侵权”提起民事诉讼,通常具备现两个条件:“故意侵扰宁静生活”和“公开泄露个人隐私”。第一,“故意侵扰宁静生活”指被告故意侵犯原告的宁静生活、不受打扰状态或者私人事务,且期望侵犯行为发生,或确信其行为会导致侵犯行为发生,且原告对侵权地点(拥有使用权或控制权的房屋、庭院,或与其身体健康具有密切联系的地方,比如医院或救护车)享有合理隐私期待权(须客观、合理,通常会参考社会共同规范和社会价值)。此外,“侵权”不一定仅涉及物理性接触,只要凭感官对原告的私人事务进行监视或监听,即构成“侵权行为”,[21]比如,用望远镜偷窥他人卧室并拍照。在“Wolfson诉Lewis”案中,被告电视台工作人员用高倍望远镜和显微镜对一医疗保健公司高管的住宅进行了数日监听和监视,尽管并未进入原告家中,法庭仍判被告侵犯了原告享受安静生活和不受打扰的权利。[22]但如仅对原告住宅外貌拍照传播不构成隐私侵权,只要公众从公共道路或地点都可看到该照片显示的内容。同样,因无隐私期待权,公共场所被拍照一般也无法主张被侵权,但仍有例外情况。美国《民主党人日报》因刊登了一张格雷姆女士在集市上观看杂技时裙子被壁炉的鼓风机吹起而露出内裤的照片而被起诉侵犯隐私权。法庭认为,尽管是在公共场所,但原告被拍到的形象令人尴尬,这种隐私须予以保护。[23]此外,被告对原告安静生活的侵犯须具有实质性,侵犯行为须极其无礼、过分,足以冒犯具有“正常理性”的人,致人精神痛苦、羞愧或耻辱,否则一般不构成侵权。再次,偶然行为也不足以构成侵权,只有反复的、足以对原告的生存构成严重负担的行为才构成侵权行为。法庭会综合判断入侵程度、环境、行为、动机、原告的隐私期待权等。无人机如有监听故意,对住宅内拍摄就会招致侵权责任,前提是被监视对象不在公共视线内,从相邻住宅也看不到。此类诉讼对原告举证责任要求较高,因此起诉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得到支持的案例相对较少,因为“侵扰宁静生活”和“实质性侵害”这两个条件都很难得到满足。第二,如果以“公开泄露个人隐私”为由对无人机监视、拍摄、收集私人信息后通过社交媒体或其他出版方式进行公开传播的行为提起隐私侵权之诉,则需具备以下条件:(1)拍摄、监视目标时所处的位置须使原告享有隐私期待权。谷歌公司员工在制作街景电子图像时,使用车顶全景相机拍摄了原告宝琳的住房和游泳池,遂被以“侵扰宁静生活”及“公开泄露个人隐私”为由起诉。第三巡回法庭认为,机动车在他人敞开式的私人车道拍摄,具有正常理性的人不会对此感到羞辱或精神伤害,这与无人机在可航空域的监视拍摄非常相似。[24](2)“公开”须为多人或公众知悉,使该信息成为公众信息。报纸传播、小范围传播或口头传播均足以导致“公开”。社交媒体传播不论受众如何均为“广泛公开”。(3)传播的信息须为个人隐私,但仅个人认为是隐私还不够,须是以前没有、当前也没有在公众中留下任何记录。(4)以“正常理性人”的角度来看,公开传播信息的行为本身须有“极高的冒犯性”。《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了原告格林之子被谋杀一事,其中涉及医疗方面的一些内容和照片未经原告授权。法庭认为该信息本身具有隐私性,任何一个具有“正常理性”的人均会认为这种信息公开行为具有“极高的冒犯性”。[25](5)如公开的信息具有足够的新闻价值,被告的侵权责任通常会被减轻。如公开的信息涉及公共人物事务,通常不会承担侵权责任。但如该信息本不应公开,且影响消极,以刺探私生活、煽动公众为目的,则需承担侵权责任。

4.对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提起刑事诉讼。在美国,要对传统侵权行为追究刑事责任,须证明被告具有侵犯隐私权的“犯罪故意”,联邦法和州法均如此。但在无人机时代,该要件严重降低了对民用无人机隐私侵权行为刑事惩处的可能性。无人机体积小,在数百英尺的空中很难发现,很可能成为不声不响的犯罪工具。纽约市于2015年第一次对无人机非法窥探隐私案提起刑事诉讼。此案被告送妈妈去医院看病,却在停车场放飞无人机对医院设施非法窥探。根据《纽约州刑法典》,被告被控“非法监视”。[26]该罪名要求提交被告具有窥视室内意图的证据,而不能仅持有合理怀疑。医院的窗户都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爬数据可耻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