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社区矫正的惩罚功能重塑与惩罚机制重构
【英文标题】 The Function Reform and Mechanism Reconsitution on the Punishment of Community Correction
【作者】 刘政【作者单位】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分类】 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社区矫正;惩罚功能;惩罚机制;法理重塑;法律重构
【英文关键词】 community correction; penalty function; punishment mechanism; legal theory remodeling; legal reconsitution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6-0077-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77
【摘要】

我国社区矫正实践虽已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但也同时存在某些亟待修补的法律性缺陷和制度性弊端。其中牵动全局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由于社区矫正刑罚本质偏离引发的惩罚功能缺失和惩罚机制弱化现象,正在从相当程度上掣肘社区矫正的刑罚执行能力和刑罚执行效果。针对存在问题,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和重构社区矫正惩罚机制,已经成为我国改革完善社区矫正制度的应然选择和必要路径。

【英文摘要】

Chinese community correction practice has achieved good legal and social results, but also left some legal defects andinstitutional defects that need to be repaired. One of the outstanding problems that affects the overall situation is that due to thelack of punishment function and the weakening of punishment mechanism caused by the essence deviation of community correctionpenalty, the function and the effect of penalty execution of community correction are being constrained to a considerable extent. Inview of existing problems, it has become the necessary choice to reform and perfect the system of community correc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94    
  
  

改革完善发展我国社区矫正制度,这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和全面深化司法改革的重要任务,是构建现代刑罚体系和实现司法文明进步的重要目标。当前,在全面推进社区矫正工作的历史进程中,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针对刑罚本质偏离引发的惩罚功能缺失和惩罚机制弱化问题,通过惩罚功能重塑与惩罚机制重构的实现路径,不断创新社区矫正的刑罚理念和刑罚实践,不断完善社区矫正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最终不断提升社区矫正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一、社区矫正惩罚功能和惩罚机制的法律地位与法律关系

在现代社区矫正制度内涵的功能体系和运行机制中,惩罚功能和惩罚机制作为一对命运共同体,由于两者之间具有惩罚功能规制惩罚机制、惩罚机制体现惩罚功能的天然联系,在社区矫正实践中,从不同角度发挥着同样重要的刑罚作用。社区矫正惩罚功能和惩罚机制所具有的这种法律地位和法律关系,表明了惩罚功能重塑和惩罚机制重构的重要性必要性。

(一)惩罚功能在社区矫正功能体系中的法律地位

社区矫正功能体系作为现代社区矫正制度的重要构成,“通常认为,惩罚与教育是刑罚的内在属性,他们从静态角度揭示了刑罚的本质特征,而刑罚的功能则是刑罚的内在属性在其运动过程中的外在表现,是刑罚内在属性的外化,它是从动态的角度考察刑罚制度的。”[1]关于我国社区矫正功能体系的架构,国内有关社区矫正制度的各类专著和专论,对社区矫正功能体系的概括虽有不同表述,但在各项功能的基本排序上,都普遍强调了惩罚功能,并通常将它摆在社区矫正功能体系的首要位置。

惩罚功能作为社区矫正功能体系的重要构成,在全面实施社区矫正特有功能作用的法律实践中,居于不可轻视不可替代的主导地位,这是由社区矫正的刑罚本质所决定的。作为现代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社区矫正与监狱矫正相比较,两者之间虽然存在刑罚执行方式的差异性,但更多的具有现代刑罚本质的同一性。既然社区矫正具有刑罚本质,就要通过实施惩罚功能来体现刑罚执行本质,通过实施惩罚功能来落实犯罪人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最终完整的准确的实现社区矫正刑罚目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社区矫正失去了惩罚功能,就将从根本上失去其应有的刑罚本质;而如果社区矫正失去了刑罚本质,则又将从根本上失去其作为国家非监禁刑罚制度应有的法律地位。由此可见,在社区矫正功能体系中的惩罚功能,直接关系到社区矫正的刑罚目的,关系到社区矫正的改革发展,当然居于不可替代的主导地位。

在社区矫正功能实践中,由于各项功能内在涵义和外在形式的差异性,表现为不同的功能特征、功能方式、功能程序和功能作用。只有将各项功能合理串联和有机整合起来,才能形成整体功能比较优势,更好地发挥社区矫正在现代刑罚体系中的功能作用。如何合理串联和有机整合社区矫正功能,关键是要重视发挥惩罚功能的牵引作用和能动作用。因为,刑罚惩罚功能是教育矫治功能的前提和保障,教育矫治功能是刑罚惩罚功能的基础和条件,惩罚功能在功能实践中居于能动地位。充分发挥惩罚功能的能动作用,必将从整体上牵引和推动教育矫治的各项功能。例如,通过强化惩罚功能,可以督促社区服刑人员认罪伏法和改恶从善,为实施教育矫治功能创造稳定的改造秩序;通过强化惩罚功能,可以让全社会正视刑罚公平正义,并动员和整合社会矫正资源,为实施社会帮扶功能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通过强化惩罚功能,可以强化对社区服刑人员的监督管理,为维护社区安全和社会稳定创造良好的工作基础。

(二)惩罚机制在社区矫正运行机制中的法律地位

“刑法机制的实质概念,是刑法结构产生功能的方式和过程。刑法机制的重心是刑法问题,是动态上的刑法,是实践中的刑法。运作的基本方式是刑法适用,运作的最终过程是刑法执行。”[2]根据这一论述,作为我国刑罚运行机制重要构成的社区矫正运行机制,则是体现社区矫正刑罚本质、追求社区矫正刑罚目的、实现社区矫正刑罚功能的运行程序和运行方法。关于社区矫正运行机制的基本架构:一是,从法律制度上来划分,主要包括社区机制(含相适应的社会环境和社会资源),保障机制(含权能配置、组织建设、物资保障)。二是,从功能体系上来划分,主要包括惩罚机制、教育机制、帮扶机制、监管机制、防卫机制等。三是,从适用范围上来划分,主要包括管制刑运行机制、缓刑运行机制、假释运行机制、暂予监外执行运行机制等。社区矫正运行机制的基本架构表明,社区矫正的运行程序和运行方法,涉及到社区矫正的刑罚裁量和刑罚执行的各领域,关系到社区矫正的刑罚本质、刑罚目的、刑罚政策和刑罚功能,可谓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

社区矫正惩罚机制,作为这个社会系统工程的重要构成,在社区矫正运行机制中居于重要的法律地位。如同惩罚功能在功能体系中的地位作用,惩罚机制的运行程序、运行方法及其运行效果,同样起着主导教育机制、帮扶机制、监督机制等的重要作用。在社区矫正刑罚实践中,只有真正构建符合社区矫正发展规律的、完全体现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惩罚机制,才能有效牵引教育机制、帮扶机制和监管机制等,形成一个结构合理高效运转的社区矫正运行机制。也就是说,只有将彰显惩罚功能的功能体系运行机制,与关系社区矫正全局的立法机制、社会机制、保障机制融为一体,才能形成一个符合现代刑罚制度改革发展需要的社区矫正运行机制。

(三)惩罚功能重塑与惩罚机制重构的法律关系

惩罚功能规制惩罚机制的运行空间。社区矫正惩罚功能与惩罚机制两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相似于司法正义理论中的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之间的法律关系。某种意义上来讲,惩罚功能的外部形态是实体,而惩罚机制的外部形态是程序。但从其法律内涵上来分析,两种法律关系在结构上有着根本的区别。其中,社区矫正惩罚功能与惩罚机制之间的法律关系属于纵向结构,惩罚功能通常规制惩罚机制;而司法实践中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之间的法律关系属于横向结构,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通常处于平等地位。我国社区矫正法律实践已经表明,社区矫正功能体系是决定社区矫正运行机制的根本依据。其中,惩罚功能规制着惩罚机制的运行空间,即,惩罚功能的法律设置维度和强度的大小,决定了惩罚机制的运行空间广度和深度的多少。惩罚功能强则惩罚机制强,惩罚功能充分则惩罚机制完善。我国社区矫正之所以现存惩罚权能缺位、惩罚措施缺失、惩罚手段缺力、惩罚标准缺漏等现象,表面上暴露的是惩罚机制弱化问题,而实质上则是受传统刑罚理念和传统刑罚体制束缚,而产生的社区矫正刑罚本质偏离和惩罚功能缺失问题。由此可见,当前在我国社区矫正法律实践中,如何化解惩罚功能缺失和惩罚机制弱化问题,其前提和关键,还是要通过国家刑事立法,首先从刑罚本质和权能配置上,进一步确立和完善社区矫正惩罚功能。

惩罚机制保障惩罚功能的运行效果。社区矫正惩罚机制作为实现惩罚功能的运行程序和运行方法,在被规制于惩罚功能的同时,又可反作用于惩罚功能。即,在惩罚功能缺失的情况下,惩罚机制必然弱化;但在惩罚功能完备的情况下,惩罚机制未必就能强化。在社区矫正法律实践中,惩罚机制对于惩罚功能的反作用主要表现在:一是,惩罚机制体现惩罚功能。即,惩罚功能再完备再合理,也要通过重构彰显惩罚功能的惩罚机制来实现。惩罚机制是否完善是否有效,将直接体现惩罚功能的刑事立法现状。二是,惩罚机制保障惩罚功能。即,惩罚功能必须依靠惩罚机制运行程序去实施,必须依靠惩罚机制运行方法去操作。惩罚机制的运行程序科学化和运行方法现代化,不仅是实施惩罚功能的重要平台,更是实现惩罚功能的重要保障。

二、社区矫正惩罚功能法理重塑的理论依据与理性诉求

我国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法理重塑,其理论依据是刑罚功能的刑罚渊源与刑罚现状,其实践诉求是惩罚功能的现实意义和价值取向。只有在此基础上进行法理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方能更好的顺应现代刑罚理念和适应现代刑罚实践的时代要求。

(一)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刑罚依据

1.社区矫正惩罚功能依据于现代刑罚本质。刑罚本质作为刑罚设置、刑罚适用、刑罚执行的价值取向和根本依据,中外法学界法律界对其法律定义,有着不同的理解和主张。国外学者一般以刑罚的正当性来定义刑罚本质。而我国学者通常以刑罚的固有特征来定义刑罚本质。国内外学者虽然对刑罚本质有着不同角度不同表述的定义,但各种刑罚语境下的刑罚本质,都具有一个共同的刑罚内涵,这就是刑罚本质具有天然的惩罚性。刑罚本质与惩罚功能的这种不可分割的刑罚渊源,确立了刑罚功能在刑罚体系中不可忽视的地位作用。在现代刑罚体系和刑罚实践中,非监禁刑罚与监禁刑罚虽表现为不同的刑罚方式,但两者均为国家刑事法律所设置,都具有共同的刑罚本质。而其体现刑罚本质的刑罚功能,在惩罚犯罪这个核心内涵上,既存在刑罚目的和刑罚政策的同一性,亦存在刑罚方式和刑罚程度的差异性。我国社区矫正作为现代非监禁刑罚执行制度,它所特有的非监禁刑罚本质中,也必然蕴含着特定的非监禁刑罚功能。社区矫正渊源于刑罚本质的这些刑罚功能中,惩罚犯罪同样是居于主导地位的重要功能。

2.社区矫正惩罚功能依据于刑罚功能体系。刑罚功能是刑罚在社会中所能发挥的效果和作用。[3]在当今世界现代刑罚理论体系中,刑罚功能理论渊源于刑罚惩罚与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并存的新理念新趋势。我国的刑罚功能理论,虽曾多为承袭西方国家传统功能理论的基本原理,但在当代刑罚功能理论的引领下,对其基本内涵也有着中国刑罚语境下的创新和发展。例如,高铭暄教授和赵秉志教授即对刑罚功能概念内涵,从七个方面做了相对完整的概括:[4]一是,刑罚剥夺功能(即通过刑罚剥夺犯罪人权益与利益的作用);二是,刑罚威慑功能(即通过刑罚对犯罪人实施个别威慑和一般威慑的作用);三是,刑罚改造功能(即通过刑罚改变犯罪人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的作用);四是,刑罚教育功能(即通过刑罚对犯罪人及其他社会成员产生触动教育的作用);五是,刑罚安抚功能(即通过刑罚对被害人产生安慰、抚慰和补偿的作用);六是,刑罚鼓励功能(即通过刑罚对广大公民产生鼓舞和激励的作用);七是,刑罚保障功能(即通过刑罚保护国家、社会、公民利益和安全的作用)。现代刑罚理念和刑罚实践表明,剥夺功能和威慑功能都充分体现了刑罚的惩罚性,改造功能和教育功能则充分体现了刑罚的防卫性;惩罚性功能与防卫性功能的结合,才能从整体上根本上形成现代刑罚制度中的刑罚功能体系。而在刑罚功能的结构上,惩罚性功能是防卫性功能的重要前提,防卫性功能是惩罚性功能的重要基础。从一定意义上来讲,由于惩罚性功能决定并支配着防卫性功能,现代刑罚实践中的惩罚功能,可以说就等同于刑罚功能。为此,正如马克昌教授所指出的:“任何刑罚都具有惩罚功能,这是各种刑罚的共性,但不同的刑罚还具有不同的惩罚功能,这是各种刑罚的个性。”[5]这一论述,进一步诠释了惩罚功能与刑罚功能的必然联系,阐明了惩罚功能在现代刑罚体系和现代刑罚实践中的普适性与重要性。我国社区矫正作为现代非监禁刑罚执行制度,虽然其区别于监禁刑罚的执行方式,在刑罚方式和刑罚程序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性,但其源自于刑罚功能的惩罚功能,在社区矫正活动中始终居于主体功能的地位作用。

(二)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刑罚现状

1.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缺失的问题检视。我国社区矫正从启动试点到全面推行以来,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重视和领导下,在司法行政机关的组织实施和指导管理下,在政法各部门和社会各组织的支持与配合下,社区矫正在刑罚实践中已经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但同时也暴露了某些法律性缺陷和制度性弊端。其中,牵动全局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由于社区矫正刑罚本质偏离而引发的社区矫正功能缺失现象,正在从很大程度上,掣肘着社区矫正的刑罚能力和刑罚效益。其主要表现在:一是,惩罚权能缺位。社区矫正机构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仅有监督管理权和教育矫正权,而无刑罚变更权和治安处罚权。或者说,在社区矫正实施过程中,司法行政机关行使的是刑罚惩罚的软权能,而公检法机关行使的则是刑罚惩罚的硬权能。社区矫正惩罚权能不到位的现状,严重制约了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有效性。二是,惩罚措施缺失。社区矫正机构在监督管理过程中,仅能对社区服刑人员采取必要性义务的惩罚措施,而无法对社区服刑人员采取裁量性义务的惩罚措施。社区矫正惩罚措施中的必要性义务条件不足和裁量性义务条件缺失,应然导致监督考察多样性和管理约束强制性的失衡,严重制约了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威慑性。三是,惩罚手段缺力。社区矫正机构在刑罚执行过程中,相对于其他刑罚方式和惩罚措施,其惩罚功能与惩罚机制缺乏衔接性;特别是相对于监禁刑罚方式,其惩罚手段与惩罚力度过于悬殊。各种刑罚执行方式之间惩罚措施和惩罚程度的不均衡不协调,严重制约了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严肃性。四是,惩罚标准缺漏。社区矫正机构在实施惩罚过程中,面对不同地区、不同时段、不同对象、不同情形,因缺乏法定的统一的惩罚标准和掌控尺度,加上一些较强惩罚事项缺乏持续性保障措施,往往导致惩罚程序和惩罚方法上的随意性和被动性,严重制约了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效益性。

2.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缺失的原因辨析。社区矫正作为我国借鉴和引进的一项现代非监禁刑罚执行制度,在刑罚实践中之所以存在惩罚功能缺失问题,其表面症结,是外来法律制度阶段性移植异化的应然现象;其根本原因,则是国家不同时期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发展状况,对不同模式刑罚目标和刑罚政策的必然影响。主要原因包括:一是,刑罚理念的偏差和误导。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缺失的首要原因来自于刑罚理念。当前在以欧美国家为主体的现代法治社会兴起的“轻轻重重”刑罚两极化发展趋势的影响下,人们由于对传统重刑主义刑罚理念和刑罚政策的逆反心态,在传统社会习惯思维方式的惯性驱动下,在某些领域和某种程度上,产生了彻底否定重刑主义、完全主张轻刑主义的刑罚单极化理念倾向。特别是某些立法者、组织者、实施者,纷纷将社区矫正工作的关注点,由刑罚惩罚转向教育矫正,这就在不同程度上导致了惩罚功能的缺失现象。二是,刑罚立法的滞后和缺陷。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缺失的根本原因还是来自于国家刑事立法,也可以说,是国家立法滞后给社区矫正带来了障碍性影响。由于国家《社区矫正法》至今尚未出台,社区矫正制度至今尚未上升为国家法律,从依法治国和依法行刑的高度上来讲,可以说社区矫正仍处于无法可依的被动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社区矫正的惩罚功能,实际上缺失了应有的法律依据和法律保障。三是,刑罚体制的不顺和弊端。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缺失的关键原因,则来自于刑罚管理体制不顺的掣肘。在社区矫正尚未通过国家立法的情况下,受传统刑罚体制的束缚和影响,目前我国社区矫正处于管理权能分散,管理体制松散的被动状态。社区矫正管理体制的不顺,必然带来社区矫正运行机制的弊端。其中一个重要弊端,就是削弱了社区矫正的惩罚能力,羁绊了社区矫正的惩罚效果。

(三)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理性诉求

1.加快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国家立法。重塑社区矫正惩罚功能的前提条件,是要通过加快社区矫正的立法进程和提高社区矫正的立法质量,从根本上为实施社区矫正惩罚功能,提供法律依据和法律保障。即,尽快制定《社区矫正法》,并以此为主体,建立健全适应形势发展要求的社区矫正法律法规体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我我我什么都没做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8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