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网络犯罪管辖权问题研究
【英文标题】 Study On the Jurisdiction of Cyber Crimes
【作者】 邹晓玫蔡玉千卉【作者单位】 天津商业大学法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网络犯罪;管辖权;属地管辖权;互联网
【英文关键词】 cyber crimes; jurisdiction; territorial jurisdiction; Internet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4)03-0127-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3
【页码】 127
【摘要】

在现行刑事案件管辖制度的基础上,网络犯罪管辖权应进一步细化联结点并确立优先次序。不同类型的网络犯罪在管辖权设定上的关注点应有所不同。网络犯罪案件的管辖应当遵循实体法与程序法相一致、案件的全面覆盖与均衡分布、便利性等价值追求。以实施网络犯罪行为的计算机终端所在地为行为地,以受害人发现权利被侵害的计算机终端所在地为犯罪结果发生地,并辅之以被告人住所地,确立一个分层次的网络犯罪司法管辖体系。

【英文摘要】

In order to decide the jurisdiction of cyber crimes, a new system has been provided, in which the existing junction points of criminal jurisdiction are subdivided and a new order is established to determine which junction point is preferential. Cyber crimes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types, one of which refers to the crimes implemented by internet cyber method while making damage to the traditional objects, and the other refers to the crimes making damage to the peculiar objects only existing in the virtual environment of internet. Different junction points should be concemed in deciding the jurisdiction of different types of cyber crimes. The jurisdiction of cyber crimes should bring itself into correspondence with these Value Principles: the consistency of substantive laws and procedural laws, the universal coverage and even distribution of cyber crimes and the convenience principle. A new system of cyber crimes jurisdiction can be established by defining the place of the Computer terminals, which are used as crime method, as the place of crime implement; defining the place of the Computer terminals, where the victim find his rights has been violated, as the place of crime consequence; and determining the domicile of defendant as a supplementar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642    
一、引言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推动了新一轮的产业技术变革,同时也便利了现代人的生活和工作。然而,法学研究者们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互联网的出现,也为犯罪分子提供了新的犯罪工具和手段{1}。区别于传统犯罪,网络犯罪具有更加复杂、隐蔽等特点,这对现有法律体系产生了新的冲击{2},该现象受到了法学与社会学界的共同关注。其中,网络犯罪管辖权的确立成为法学界探讨的焦点问题之一{3},因为网络犯罪管辖权的确立直接关系到对网络犯罪的有效打击以及网络安全的维护,同时也关系到对国家司法主权的尊重和维护。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制发的《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中规定:“犯罪地是指犯罪行为发生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财产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分子实际取得财产的犯罪结果发生地。”
  由于网络犯罪的特殊性,法学界对网络犯罪的管辖权问题提出各种不同于传统的理论和看法,如第四国际空间理论、最低联系理论、服务器所在地理论以及网站关系理论。上述各种理论从不同的角度对网络犯罪进行剖析,得出了不同的结论。绝大多数的研究者强调网络犯罪与传统犯罪的区别,试图将网络的虚拟空间从现实空间中独立出来。那么,网络环境下犯罪活动的司法管辖到底是否应当有别于其他犯罪行为而单独设计呢?笔者认为,网络犯罪管辖制度的创新不能简单地取决于我们“创新”的美好愿望,而应取决于对以下几个问题的回答:其一,网络犯罪活动是否以及在何种意义上有别于传统的犯罪;其二,犯罪的刑事司法管辖制度要遵循哪些具体的价值诉求;其三,在实现上述价值诉求的前提下,现有的刑事司法管辖权设计能否容纳以及能在何种程度上容纳网络犯罪案件的处理需要。
  尽管网络的虚拟空间与传统的现实空间确实存在显著区别,但网络是现实中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的虚拟空间也是现实空间的一部分。网络犯罪与传统犯罪相比,虽然有自身的独特性,但其区别仅仅是犯罪工具或手段的不同,其犯罪的本质和构成与传统犯罪并无实质差异,同样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主体对真实法益的严重侵害,同时兼具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和当受刑罚处罚三大要件。对网络犯罪确立切实有效的刑事管辖权是刑事诉讼法不可回避的重要任务。科学有效的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决定着国家强制力能否对网络环境下的犯罪行为进行真实有效的干预,而网络犯罪案件的刑事管辖权设计得科学与否,取决于网络犯罪活动的行为特性及管辖权联结点设计过程中主要价值维度的选择。
  二、网络犯罪的类型及其行为特征
  (一)网络犯罪及其一般性特点
  网络犯罪是指行为人违反刑法的禁止性规定,运用计算机等信息工具,借助于互联网络对网络上的各类系统或其数据信息进行破坏、修改、窃取或攻击的行为,或以互联网为工具或手段实施的其他严重损害国家、社会或公民合法权益,依法应当受到刑罚处罚的行为。网络犯罪活动一般都具有地域性弱化、隐蔽性高的特点。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行为人通过计算机终端可在任意地点访问网络系统实施犯罪,犯罪结果可在任何时候、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这使得网络犯罪实施地和结果地不一致,一个犯罪行为可导致产生多个犯罪结果地;同时犯罪的实施与犯罪的结果之间可能存在较长的人为间隔(例如,一些病毒程序需在特定的时间和条件下才能发作),这使得网络犯罪具有极高的隐蔽性。由于网络虚拟技术的迅速发展,在确定引发特定犯罪结果的犯罪行为实施地时,常会遭遇技术上的障碍。这一特点导致了网络犯罪的犯罪黑数高,侦查和取证困难。对于网络犯罪的管辖权之争议也多由网络犯罪的这些有别于传统犯罪的重要特点所引发。
  (二)网络犯罪的分类及其类型化行为特征
  根据网络犯罪危害的客体及其行为特征的不同,笔者将网络犯罪分为两类:
  第一类网络犯罪是指将网络作为犯罪的工具或手段实施的犯罪(下称A类网络犯罪)。这一类犯罪与传统犯罪相比在犯罪客体上没有本质区别,犯罪行为侵害的仍然是刑法所保护的传统法益。这类犯罪中网络仅仅是一种更加便捷的犯罪工具,是传统犯罪工具的延伸或替代品。如网络诽谤、网络泄密、利用网络聊天工具组织的卖淫、利用互联网实施财务诈骗等犯罪活动,虽然利用了计算机、互联网等现代化手段,但“网络”在这些犯罪活动中的作用仅仅是带来了工具意义上的改变。因此,在此类犯罪的刑事管辖权确立过程中,应重点考虑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工具意义上的变化,如优先考虑调查取证的便捷性等因素。
  第二类网络犯罪是指以互联网自身或其特有组成部分为侵害客体的犯罪行为(下称B类网络犯罪)。这类犯罪在客体和手段上都表现出高度的信息化特征。首先,此类犯罪所侵犯的客体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的传统世界中是不存在的。“互联网”在物理意义上由一系列相互连接的计算机及其他网络设备构成;而这些互联的网络设备之间的信息流动则构成了一个独特的非物质化的虚拟空间。行为人对构成互联网的物理设备、其中的电子数据或互联网中的某些“虚拟财产”的侵害,与传统的危害行为一样可能构成对法律主体现实利益的重大影响,常见的形式如传播网络病毒、黑客行为,以及滥用软件技术保护措施等[1]。其次,此类网路犯罪在手段上一般也具有高度的专门性和专业性。此类网络犯罪侵犯客体的独特性,使得犯罪行为人通常必须具有一定的网络专业知识才能达到入侵、破坏和攻击网络系统的目的。这使得该类网络犯罪行为人多为一些具有较高学历或掌握计算机专业技能的人员。犯罪行为人的年龄呈现年轻化的趋势,犯罪行为呈现技术化的趋势。再次,此类犯罪行为隐蔽性、迅捷性更强。犯罪行为得逞后,所带来的危害后果往往表现为受害群体广泛、累加性利益损失严重,甚至超过犯罪行为人的预期。例如,2001年9月18日的“尼姆达(Nimda)”病毒从被发现的半个小时之内就传遍了整个世界,造成830万台计算机被感染、经济损失近10亿美元的严重后果。因此,在此类网络犯罪的刑事管辖权确立过程中,就必须更多地考虑诉讼主体的便利性和案件管辖分布的均衡性等因素。
  三、确立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的主要价值维度
  (一)实体管辖与诉讼管辖范围相一致
  一国的法律体系应当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和协调性。作为刑事诉讼法重要组成部分的管辖权设计,应当与刑法的实体性适用保持内在的统一。我国的刑法采用属地主义为主、属人主义和是保护主义为补充的适用原则。根据该项原则,凡在中国领域内的犯罪、中国人在领域外的严重犯罪以及外国人在国外针对中国或中国公民的犯罪均应适用我国刑法。因此,在网络犯罪的管辖设计上,也应当考虑上述各种犯罪情形追究的可能性,确保以下涉及网络的犯罪行为均能由我国的特定法院实现管辖:(1)犯罪行为地在我国领域内的网络犯罪。这里的犯罪行为地包括实施侵害的网络终端设备所在地、被侵害的网络终端设备所在地,以及该网络犯罪的现实危害结果发生地。(2)行为人为中国公民的网络犯罪行为,不论该公民是否居住在中国领域内或是否在中国领域内实施网络犯罪行为。(3)行为人不是中国公民,实施网络犯罪的终端设备也不在我国领域之内,但对我国或我国公民造成实际损害的严重网络犯罪。按照上述价值原则,对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损害的“抽象越境”行为,即“行为人本身或其犯罪行为并未在某一国家领域内实施,而是在互联网上以信号或数据传输方式跨越了某国国境”{4}的行为,过境国不应当行使管辖权。
  (二)案件的全面覆盖与均衡分布
  网络刑事案件管辖权的设计应当能够覆盖全部上述网络犯罪案件,即任何一个应由我国行使管辖权的网络犯罪案件都能够被划归到我国的某一个或尽可能少的若干个法院的管辖范围内,不应当有所遗漏。在案件全面覆盖的基础上,网络犯罪管辖权的设计还应当考虑案件在各法院分布的相对均衡性。虽然刑事案件因其行为性质不同会呈现出地域上的不均衡分布,但在管辖权联结点的设计上应当力求正常地反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纠正这种不均衡,而不能人为制造或加剧这种不平衡。因为网络覆盖比例的不同、对网络利用程度不同,不同地域的网络犯罪案件的发案率同样会有不同,但案件管辖的联结点设计不科学会加剧案件的受理分布不均。例如,如果将涉案的网络服务器所在地设定为联结点,很有可能会造成在大型知名网站的服务器所在地案件受理过于集中;而犯罪人住所地、危害结果发生地的人民法院虽然在实质意义上与案件的关联性更紧密,却无权管辖该案件。
  (三)便利性
  网络犯罪案件管辖权的设计还应当遵循“便利群众进行诉讼,便利人民法院办案”的“两便”原则。从“便于法院审理”的角度来言,应主要考虑两个方面:其一,人民法院辖区与案件的实质关联性,即辖区内的社会秩序、民众生活、辖区内法律主体的现实利益是否与案件具有较高的相关性。其二,调查取证的便利性。在刑事案件中,法院和检察院都可能需要就案件事实进行调查取证,而调查取证的便利与否直接影响着司法资源的节约或浪费。因此,人民法院的“便利审理”应当考虑这两方面的因素来确定管辖权的设计。就“便利当事人诉讼”而言,也需要考虑两个方面的影响:其一,考虑被告应诉的便利性和对被追诉人的保护。虽然刑事诉讼法采取强制管辖的方式,并不以当事人的自主意愿为转移,但刑事诉讼法的核心价值既在于有效打击犯罪,也要充分保护被追诉人合法权益不受公共权力的不法侵犯因此,刑事案件的管辖权,也应当考虑被追诉人应诉的便利以及对其诉讼权利的保护。其二,考虑是否便利于受害人和证人参与诉讼。由于网络的迅捷和便利性,网络犯罪往往表现为受害人群体化,犯罪行为地与结果地不一致,甚至犯罪行为地本身也具有多重性。如果管辖权设计不合理,会给受害人、证人参加诉讼带来困难。
  四、现有网络犯罪的管辖权理论之得失
  针对网络犯罪具有“地域性弱化,隐蔽性高”的特点,国际社会对网络管辖权问题提出了许多理论,如第四国际空间理论、最低联系理论、服务器所在地理论以及网址关系理论等。而我国《刑事诉讼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注释】                                                                                                     
【参考文献】

{1}余建华.网络侵犯行为:类型与特征[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2,(2):65-70;刘英泽.网络犯罪电子证据制度相关问题研究[J].广西社会科学,2010,(11):76-79;李赞,金晨曦,张凤军,杨梅.苏州市2007—2010年网络犯罪调查分析[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10):120-127.

{2}邢秀芬.论网络犯罪的立法控制[J].学术交流,2010,(8):61-64;于志刚.网络犯罪与中国刑法应对[J].中国社会科学,2010,(3):109-222;于志刚.关于网络空间中刑事管辖权的思考[J].中国法学,2003,(6):103-112.

{3}陈结淼.关于我国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立法的思考[J].现代法学,2008,(3):92-99;石奎.浅析网络犯罪刑事管辖权[J].法制与社会,2009,(9):191-192;崔明健.网络侵权案件的侵权行为地管辖依据评析[J].河北法学,2010,(12):134-138;赵哲.网络侵权诉讼地域管辖的确定[J].2011,(9):156-158.

{4}吴华蓉。浅论网络犯罪刑事司法管辖权的构建[J].犯罪研究,2006,(4):69-75.

{5}佴澎.网络犯罪管辖研究[J].公安研究,2004,(2):6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6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