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原因探析与治理对策
【作者】 赵运锋周静【作者单位】 上海政法学院
【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原因;刑事对策;非刑事对策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4
【页码】 15
【英文摘要】

青少年犯罪问题

期刊年份=2014

期刊号=4

页码=15

标题=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原因探析与治理对策

英文标题=

副标题=

英文副标题=

作者=赵运锋;周静

作者单位=上海政法学院;上海政法学院

摘要=未成年人犯罪、环境污染和吸毒贩毒是世界公认的三大公害。当前,因网络诱发的未成年人犯罪非常突出,形势日益严峻,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治理应基于刑事对策与非刑事对策两个层面予以展开。在刑事立法上,需降低未成年人犯罪的入罪门槛、改革未成年人犯罪的刑罚幅度及完善未成年人犯罪的刑罚制度;在刑事司法上,需积极贯彻宽严相济的基本刑事政策,并需认真关注未成年人保护的具体政策。在非刑事对策的纬度上,主要是沿着行政监管与民事责任两个纬度强化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治理。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588    
网络的出现和兴盛,一方面为人类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极大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导致许多严峻问题的产生。随着当前“三网融合”[1]步伐的加快,网络已经成为公众基本的生活交流平台。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三十二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达到5.91亿,其中手机网民数量为4.64亿,微博用户规模为3.31亿。2013年调查统计的我国网民年龄结构图显示,未成年网民在我国网民总数中所占的比重较大,成为网络用户的主力军之一。具体见下表。[2]
  不过,网络在传播现代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因网络而产生的未成年人犯罪便是其中之一。近年来,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现象日益突出、形式日益多样、手段日益翻新,社会各界应对该问题予以重视并有针对性地开展预防工作。当然,作为社会越轨行为治理的最后防线,刑法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在治理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规制系统中,刑事对策的作用更是不可或缺。
  一、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实证分析
  (一)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概念
  由于网络犯罪具有的新特征,再加之世界各国网络发展的不同步性,以及各国政治、经济、法律、社会文化传统等因素的差异,致使国内外至今仍未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概念达成一致的认识。总体而言,从目前世界范围内关于网络犯罪的定义来看,主要有以下几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
  法国学者达尼埃尔·马丁和费雷德里克·马丁对网络犯罪的界定:“根据有关法律专家的见解,‘网络犯罪’的概念实际上涵盖了以下两种类型的刑事犯罪:以信息技术为犯罪对象的犯罪,人们将此类犯罪称为纯正的信息犯罪;以信息技术为实施犯罪方法的犯罪,这类犯罪就是与信息和通信新技术相关的犯罪。[3]欧盟理事会通过的《网络犯罪公约》将网络犯罪界定为:“危害计算机系统、网络和数据的保密性、完整性和可用性以及滥用这些系统、网络和数据的行为。”[4]美国司法部对网络犯罪的定义为:“在导致成功起诉的非法行为中计算机技术和知识起了基本作用的非法行为”。[5]我国网络犯罪研究专家李双其认为:“网络犯罪是指行为人利用网络专门知识,以计算机为工具对存在于网络空间里的信息进行侵犯的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行为人必须利用互联网专门知识并使用计算机作为作案的工具,其侵犯的只能是信息;应‘排斥单机行为于研究对象之外,而以建立在局域网、广域网、互联网上的网络行为作为研究对象;这里指的犯罪为犯罪学上的概念。’”[6]
  根据上述概念,并结合我国立法规定与司法经验,我们认为,未成年人网络犯罪,主要是指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因接触网络、浏览网络信息而产生犯意,通过网络通讯工具针对网络信息或网络系统所实施的犯罪。质言之,这里谈到的未成年人网络犯罪应包括两个方面:一类是未成年人针对网络自身的犯罪,比如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等;另一类是未成年人利用网络实施的犯罪,比如诈骗罪、诽谤罪、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等。
  (二)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实证分析北大法宝
  根据我国现有的实证分析可知,当前我国未成年罪犯人数呈现下降趋势,占刑事犯罪总数的比例逐步降低。这表明,近年来,我国在治理未成年人犯罪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鉴于我国的人群基数大,未成年人罪犯总量还是居高不下。因此,总的来看,未成年人犯罪形势依然不容乐观,还需理论界与实务界继续给予认真关注。

┌────┬──────────┬──────────┬───────────┐
│年份  │未成年犯罪人数(人) │比上年升降比例(%)  │占全部罪犯的比例(%)  │
├────┼──────────┼──────────┼───────────┤
│2005  │82692        │17.99        │9.81         │
├────┼──────────┼──────────┼───────────┤
│2006  │83697        │1.22        │9.41         │
├────┼──────────┼──────────┼───────────┤
│2007  │87506        │4.55        │9.39         │
├────┼──────────┼──────────┼───────────┤
│2008  │88891        │1.58        │8.82         │
├────┼──────────┼──────────┼───────────┤
│2009  │77604        │-12.69       │7.78         │
├────┼──────────┼──────────┼───────────┤
│2010  │68193        │-12.13       │6.77         │
├────┼──────────┼──────────┼───────────┤
│2011  │67280        │-1.33        │6.4          │
└────┴──────────┴──────────┴───────────┘

  2005—2011年全国法院判处的未成年犯占全部罪犯的比例[7]
  上述表格给了我们一个大致的轮廓,即近年来我国未成年人罪犯的人数总量及发生的比例,这可以让我们对我国未成年人犯罪有直观的感受和客观的认识。不过,这只是未成年犯罪人总量的统计,在这当中,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是多元化的,因受网络影响而实施犯罪的未成年人只是其中较为显著的原因,这可以从当下我国未成年人对网络的沉溺及网络不当内容的泛滥得出结论。自1971年诞生第一台街机电子游戏机以来,电子游戏对70后、80后群体曾产生过巨大影响,不少人因为沉迷电子游戏机而荒废
  学业,甚至误入歧途。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电脑为载体的网络游戏对传统的娱乐方式产生了剧烈的冲击。[8]目前,市面上的网络游戏绝大多数是以刺激、暴力为主要内容。受网络游戏的不良影响,那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容易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混同。在崇拜暴力的思想下,遇事喜欢用暴力解决且手段残忍。
  根据《2010年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抽样调查显示,未成年犯中上网聊天和玩游戏的人占60%以上,许多未成年人犯罪与网络的不良影响有关。对未成年犯上网目的的调查结果显示,网聊、网络游戏、欣赏网络电影这3项选择均在70%以上。出于寻求感官刺激,未成年犯在网上能够接触到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武打娱乐节目。此外,《2010年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对未成年犯业余生活的调查显示,上网聊天和上网玩游戏,均达到60%以上。而在对网络聊天具体内容的调查中,无聊和结交朋友的比例最高,分别达到近70%和60%。在接触黄色信息途径的调查中,有近80%的失足未成年人选择了网络。在对失足未成年人上网情况的调查中还发现,上网年龄主要集中在12岁至15岁,与未成年人犯罪的高发期吻合。[9]
  综上可知,网络暴力、网络色情等不良信息,对未成年人的犯罪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是许多未成年人犯罪的诱因。由此,当下未成年人犯罪形势不容乐观,和互联网络的快速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网络暴力与网络色情只是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外在原因之一,除此之外,影响未成年人犯罪的其他动因,也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探讨。
  二、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原因探析
  未成年人缺乏抵御外界诱惑的生理机制,缺乏辨别能力和自控能力,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对各种新生事物,尤其是对网络,非常好奇,容易受到网络不良信息的影响,从而容易产生暴力倾向等。据调查,很多实施强奸、猥亵等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均曾接触网络色情资料。[10]除了自身的原因及外界的不良影响外,还需从行政监管与刑事处罚两个角度寻找影响未成年人因网络而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
  (一)行政监管不力
  目前我国网络上存在大量不适合未成年人浏览的不良信息,这反映出我国网络监管体制方面存在严重不足。当下,对网络监管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范畴,需不同部门之间相互配合,形成合力,齐抓共管,共同完成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问题的治理。概言之,就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问题来看,从来都不是一个部门能完成的,而是多个部门合力的结果。但从当下的情形看,距离部门之间形成合力还相去甚远。
  网监部门对网络内容监管不力,网络上存在大量不适合未成年人浏览的信息。未成年人的心智不够成熟,容易遭受各种网络不健康信息的负面影响。因此,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净化网络环境已成当下社会之亟需。然而,在网络上我们却经常能看到一些宣扬暴力与色情的文字描述与图片展示,并会有诸多涉黄网站随时呈现在我们面前。对此,意志力较为薄弱的未成年人如何能与之切割,显然并非易事。当然,从监管层面看,我们相信,这些网络涉黄显现与网监部门失职有莫大关联。
  作为网站备案的唯一审核部门,工业和信息化部对网站的备案监管不力是显而易见的。对诸多网站涉黄、涉暴显现进行分析可知,其中,大部分网站都是利用虚假信息进行注册备案的,换言之,作为审核部门,工业和信息化部并没有对网站的信息进行实质审查,致使涉黄、涉暴网站大行其道。当然,还有一些网站,在备案时信息为真,但在运营过程中,却改变合法经营为非法运作,于是涉黄、涉暴显现渐成常态。对此,我们认为,审核部门依然没有尽到监管责任,因为网站一旦建成,其就需对网站运行过程予以全程监控,而非听之任之。
  文化部门对于网络文化的监督不力,特别是对一些网络文学、网络音像、网络游戏的审核不够严厉。就现在的网游而言,大量的知名网络游戏经过文化主管部门审核的都是暴力游戏,游戏的内容就是打打杀杀。这些网络游戏中的暴力对抗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极为不利,很多未成年人在接触这些游戏之后,喜欢模仿里面的“功夫招式”,从而会间接诱使未成年人犯罪。
  工商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对网吧监管不力。许多网吧开在离学校特别近的地方,有的就离学校门口几十米。这些学校周边200米以内的网吧被称为学校周边的“罂粟花”,对未成年人毒害巨大。还有一些网吧违规经营,无照经营,工商管理部门没有对他们进行及时查处。对于那些让未成年人随意进入的网吧,工商管理部门也没有做好监管工作,没有有效地对黑网吧进行取缔。公安部门对一些临近学校的网吧周边治安工作没有做好,使得社会上一些有严重流氓习气的个人频频出现在学校附近甚至到校园里危害学生,这对于模仿能力极强的未成年人来说危害也很大。
  (二)刑法介入不足
  作为治理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最后防线,刑法文本的规制作用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从目前看来,我国有关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刑事立法缺陷十分明显,既没有有关未成年人犯罪的单行立法文本,也没有在刑法典中做专章规定,仅在部分条文当中有所体现,比如关于犯罪主体的设定、刑罚的配置及司法的处理等几个方面,对这些问题,我们需要给予关注。
  1.刑事责任年龄未体现出网络犯罪低龄化的特点。根据我国刑法规定,不满14周岁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对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等八种犯罪负刑事责任;已满16周岁的人犯罪,应负刑事责任。但是,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社会大众对网络的依赖性增强,网络犯罪的外在形式与内在本质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从当初的身份信息犯罪到当下的网络系统攻击,其危害程度和损害广度都在不断深化。即使是未成年人通过网络实施的危害社会秩序安全的犯罪,其危害之大、影响之深,也非普通刑事犯罪可比。从政策角度而言,需对未成年人犯罪采取宽大处理,以体现对未成年人的权利保护。不过,对未成年人的特殊关注与保护并不是他们任由随意地逃避刑罚的制裁,更不是对已经触犯刑律的未成年人予以法外施恩。从当下来看,应该改变对未成年人犯罪的传统刑事规制方式,以适应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治理需要,具体体现在程序与实体两个层面。在程序上,可以建立专门的未成年人法庭、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案件不公开审判及在量刑幅度内选择从轻处罚;在实体上,可以对未成年人犯罪做专章或专节规定,或者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刑罚幅度进行调整。然而,“由于司法实践中过于强调了刑法对青少年成长的负面影响,我国刑法几乎很少被严格的适用到青少年身上,多数情况下都采取了‘以罚代刑’的方式来处理相关的行为人。”[11]
  2.刑法关于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刑罚规定偏轻。我国刑法对未成年犯采取从宽处罚的原则,是我国刑事立法上的一贯策略,这种策略广泛存在于我国的刑事立法、刑法司法解释当中,其内容分别涉及定罪、量刑、执法等不同的刑事阶段。首先,在刑罚量刑上,《刑法》第14条第3款规定: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刑法》第49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18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司法解释也曾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犯罪一般应根据其犯罪情节、危害性质等因素对其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其次,在刑罚执行上,也有司法解释涉及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执行,这主要表现在对未成年人在刑罚执行中的减刑上。易言之,如果未成年犯罪人在刑事执行中能做到认罪服法,遵守教育改造规范,积极学习文化和生活技能,可以视为确有悔改表现,并根据悔改情况及刑罚执行状况进行相应减刑。鉴于在主观恶性上、社会危害上都与成年人犯罪相去甚远,因此,在实践中对未成年人的减刑幅度应比照成年人适当从宽,间隔的时间也需比照成年人相应缩短。
  3.轻刑化政策不利于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的治理。根据我国传统的刑事政策,对未成年人犯罪一直都是从宽处罚。但是,对未成年犯一味强调从宽和非刑罚化,消极作用相当明显。有时候,对未成年人网络犯罪适用从宽政策,不但正义难以伸张,而且犯罪人感受不到刑事司法的否定评价,对有些未成年人而言,宽大措施甚至会起到鼓励其犯罪的反向作用,进而成为未成年人累犯、重犯的重要原因。“刑罚如双刃剑,用之不得其当,则国家和

  ······
北大法宝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许中秀:《网络与网络犯罪》,中信出版社2003年版。

{2}康均心、夏婧:《由成瘾行为引发的青少年成长危机问题——从认知、分析与防范的角度出发》,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11年第1期。

{3}操学诚等:《2010年我国未成年犯抽样调查分析报告》,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11年第6期。

{4}李双其:《网络犯罪防控对策》,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5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