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论科技法初始形态的产生及演化
【英文标题】 On the Production and Evolution for the Original Form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Law——Introspect from the Level of the Philosophy and Culture
【作者】 杨丽娟【作者单位】 东北大学
【分类】 科技法学
【中文关键词】 技术规范 技术法规 科技权力 科技法 初始形态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6
【页码】 12
【摘要】

考证古代技术的创新及发展历程,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即来源于技术规范(技术标准)的技术法规,对于古代技术的发展、普及具有直接的作用。本文通过研究认为,形成于古代帝王专制权力下的技术法规,是科技法产生及演化的初始形态,对这一历史形态的形成及发展进行法哲学层面的反思,对进一步研究科技法历史形态的演化及制定有效规制科技发展的法律规范具有重要的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6945    
  
  科技法的初始形态是以技术法规形态展现出来的。这是由当时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极不均衡的现状所决定的。世界各民族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科学与技术知识的累积情况大致相同,即科学知识在个别学科进行着零散的累积,而技术由于与人们日常生活紧密相连则获得了较大幅度的发展,并导致有关器物制作或者兴建水利、桥梁工程等领域的技术法规大量涌现。奴隶制、封建制国家为了进一步提升生产力水平或扩大生产规模,便将技术规范法律化,以此满足统治阶级治理国家的需要。由此产生了技术法规形态的科技法。中国在古代技术的发展过程中,取得了当时社会状态下较其他民族更为辉煌的成就。本文即以古代中国为主要范例并兼论其他民族的科技法发展历史。
  一、技术法规形态科技法产生的
  古代技术背景
  古代技术的发展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最早以火的使用和轮子的发明为标志,后来又以青铜器、铁器的相继问世为进步象征,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火药、指南针、印刷术和造纸更是举世瞩目的伟大技术成就。古代技术的下限大致到十八世纪中期,即高效蒸汽机问世和广泛使用之前[1]。
  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文化历史的文明古国。在人类历史上,封建社会科技文化的最高成就是由中国创造的。殷墟“龙骨”的发现证明,最迟到公元前1600年,我国就有甲骨文字;青铜得到了广泛使用,不但用作祭器,也用于战争和奢侈品以及用作代轮乘具的金属部件。商代已有初步的水利灌溉,酿酒业也很兴旺,缫丝渍麻也开始出现,手工业制造达到很高的水平。有名的司母戊鼎重1000公斤,如果没有三五百人的手工工场是很难铸造出来的。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由奴隶制发展到封建制度的国家。在春秋(公元前770~前476)和战国(公元前457~前221)之交,生产工具的改进和铁器的应用,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和奴隶制的瓦解。根据现有的考古发现,中国在商代已有用陨铁煅制成的铁刃,到公元前5世纪已能进行生铁铸造,使用可柔化退火制造可锻铸铁,并有了多管鼓风技术,还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炼钢术和淬火技术。
  铁器的应用引起了整个技术基础的巨大变化,使各个基础行业的技术获得了极大发展。春秋战国时期已陆续大兴水利,开凿了邗沟、鸿沟、郑国渠等著名运河和水渠。战国末期,秦国李冰父子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完成了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反映了当时高度的水利科学技术水平。战国后期已开始使用V型铁铧犁,用牛耕田,可以深耕,大大增加了农业产量。成熟于战国时期的《考工记》,对当时的工程技术进行了总结,形成了大量的技术规范,对于我国工程技术的后世传播及技术法规形态的科技法的形成奠定了有益的基础。
  古代技术的特征是不包含对科学知识的运用。实际上,在其存续的绝大部分时间里,科学根本还未产生,而在其最后时期,尽管科学作为17世纪里从哥白尼革命到牛顿革命的产物已然降势,但古代技术可以说尚不及运用已有的科学知识。
  古代技术作为技术的一种历史形态在远古的时代里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并在现代技术、当代技术不断产生巨大社会效应的同时,一同落人西方哲学转型后的所谓“后现代”的现象学存有论反思的对象。海德格尔提出,人作为此在,其原始的存在机制便是在世内“烦忙”[2]。这种烦忙在于与世内的存在者打交道,也就是对存在者进行操作。可见,“烦忙”是技术的活动[3],技术是人的在世方式。人作为技术活动者实际上起着“揭蔽”的作用,以技术建构视域,而自然存在者首先在技术敞开之域中才向人彰显,在这视域中作为原始现象显现[4]。
  古代技术的这一哲学本质几乎不可能被当时的人们所认识,但是在他们生存“烦忙”过程中却发现,很多技术活动是有规律,或者说是有步骤可以遵循的,如盖房子这项在古代人看来极其复杂的技术活动中,按照已经盖过房子的人的传授步骤,不会盖房子的人也能盖出房子来。可见,技术规范就是在远古时代,人们在技术活动中不断积累的制作技术经验。
  二、技术规范:技术法规形态科技法
  产生的雏形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技术规范,也称为技术标准,是人类由自然进入社会共同生活实践的必然产物。它随着生产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和生活质量的提高而发生、发展,受生产力发展的制约,同时又为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
  人类从原始的自然人开始,在与自然的生存搏斗中为了交流感情和传达信息的需要,逐步出现了原始的语言、符号、记号、象形文字和数字,西安半坡遗址出土陶钵口上刻画的符号可以说明它们的萌芽状态。元谋、蓝田、北京出土的石制工具说明原始人类开始制造工具,样式和形状从多样走向统一,建筑洞穴和房舍对方圆高矮逐渐提出要求。
  从人类社会第一次的农业、畜牧业分工中,由于物质交换的需要,要求公平交换、等价交换的原则,决定了度量衡单位和器具标准需要的统一,逐步从用人体的特定部位或自然物过渡到标准化的器物。当人类社会第二次产业大分工,即农业、手工业分化时,为了提高生产率,对工具和技术规范化就成了迫切要求,从古代遗址出土的青铜器、铁器上可以看到那是科学技术和技术标准化水平的发展,如春秋战国时代的《考工记》就有青铜冶炼配方和30项生产设计规范和制造工艺要求,如用规校准轮子圆周;用平整的圆盘基面检验轮子的平直性;用垂线校验辐条的直线性;用水的浮力观测轮子的平衡,同时对用材、周的坚固灵活、结构的坚固和使用等都做出了规定,不失为严密而科学的车辆质量标准。在工程建设上,如我国宋代李诫《营造法式》就建筑材料和结构做出了规定。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药物、特性、制备工艺的描述可视为“规范化药典”。宋代毕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运用了标准件、互换性、分解组合、重复利用等标准化原则,更是古代技术规范化、标准化的里程碑。
  可见,早期的技术规范是先民在各种技术劳动(最初的手工劳动)中,针对某项技术的操作步骤历经无数次试错、不断总结,逐渐形成的,是世代先民集体的智慧。在其形成过程中,特别是对器物的加工探索活动中必定有“流血牺牲”,或者无期望的成果出现,先民的后代才将操作规程的取舍作为教训而谨慎遵守。此外,手工工具的爱护、加工对象的节约使用以及加工技巧的把握等,都可能在先民及其后代的手把手地传授,以及口口相传中成为比较确定的规范。
  技术规范与技术法规不同。技术规范,也可称作技术标准。按照其产生来源看,技术规范就是从事某一技术产品制作的先民们,对其成功制作某一产品方法、步骤地总结和记录,以便后人可以成批、反复制作该器物。按照现代人的理解,技术规范是由公认的为产品或有关的工艺和生产方法规定规则、指南或特性的机构所标示,供共同或反复使用的、不强制要求与其一致的文件。不论对技术规范作何种诠释,技术规范都是人们以产品为核心,直接作用于自然后的一种经验性产物,不对任何人具有强制性[5]。
  同样,按照现代人的理解,技术法规是指规定产品特性或其有关的工艺和生产方法(包括应适用的管理规定),并强制要求与其符合的文件。根据此定义,我们可以看出技术法规是以产品为核心,以产品工艺和生产方法为主要内容,兼及有关适应性规定,并要求强制遵守的规范性文件[6]。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在远古时期产生的技术法规(即由统治者将产生于民间的技术规范直接上升为法律),还是现代由国家机关颁布实施的技术法规,都有两个如下特征:一是技术法规的技术性。技术法规主要规范的是产品的特性。包括产品的成分、大小、形状、颜色、质地、硬度、张力等内在特征和品质以及与之相关的特征,因而具有很强的技术特点。这就决定了技术法规与作为技术规范的标准有着密切的联系,需要正确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二是技术法规的法律性。技术法规是规定产品特性的一种强制性文件,这种强制性并非技术规范所固有的特征,而是法律赋予的,即技术法规实际上将一定的特性强行施加于产品之上,对此必须遵守,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技术法规本质上是一种法律规范,这就要求我们应注重从法律角度对技术法规加以分析和认识。
  三、科技权力:技术法规形态科技法
  产生的决定力量
  科技权力是在科技领域内由国家拥有或由统治者行使的一项国家权力。科技权力是一个随时代发展而具有不同内涵的概念。但在人类所历经的时代里,科技权力的公权力特征没有改变,它集中体现为科技领域内由国家拥有或由统治者行使的一项国家权力。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是到了现代社会,科技权力包含了十分复杂的内涵,并导致科技综合法形态的产生。有关这个问题,本文无法详尽论述。这里我们着重探讨,在科技法初始形态产生时期,科技权力的决定性特征。
  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中,科技权力的使用者就是国王。国王代表国家通过发布诏令将民间流传的技术规范上升为法律,科技法的初始形态即技术法规形态的科技法由此产生。它是科技权力适用的产物,是强调法定单纯义务观的一种法律规范。科技权力作为一项公权力为什么会通过立法介入民间技术领域呢?对这个问题的挖掘有助于我们了解最初科技法形态产生的内在动力。
  技术规范在民间的流传,是制作器物实际操作的需要,人们有自觉遵守的可能性与自觉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远德玉:《自然科学发展史概述》,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2}张云:“技术法规相关基本理论问题初探”,载于《标准化》2003年第3期。

{3}杨丽娟。陈凡:“科技法产生与发展的两大文化基石”,载于《科学学研究》2004年第4期。

{4}倪振茂:《科技法学导论》,四川: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5}赵震江:《科技法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69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