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证据的适格性探析
【副标题】 以民事证据为视角【英文标题】 Analysis on Qualification of Evidence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visual angle of civil procedure evidence
【作者】 蒲一苇【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证据适格性;证明力;证据属性;可采性
【英文关键词】 qualification of evidence;evidential effect;characteristic of evidence;admissibility of evidenc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5)05—0082—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5
【页码】 82
【摘要】

证据的适格性是判断诉讼中的某项证据是否具备法定资格的依据,其判断标准是合法性和关联性,其作用是确定证据调查的范围,并为进一步对进行证据证明力的评价和判断提供必要前提。证据适格性虽与英美法中的证据可采性属于同一范畴的概念,但实质内容并不完全等同。

【英文摘要】

The function of the qualification of evidence rule is to determine whether any evidence satisfies legal requirement for re— striction,So it may ascertain the scope of investigation of evidence and provide precondition for evaluating evidential effect.As the criterion of qualification of evidence is legality and relevancy,it is actual different to admissibility of evidence in common law although both the conceptions belong to same categor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885    
  
  

在我国的证据法学中,长期以来一直很少使用证据适格性、证明力等概念,关于证据的判断标准通常是从证据的特征或者属性的角度进行研究的,并且是作为证据概念的延伸来论述的。因此,在我国的证据理论中,证据属性、证据的特征、证据的构成要素、证据的形成条件、证据的判断标准等等,其实都是等义的说法{1},颇为含混。近年来,随着证据法学研究的深入,证据的适格性和证明力以及与之相关的“可采性”等概念逐渐引起了学者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但囿于我国相关证据理论研究的滞后和传统证据法学观念的长期束缚,对证据适格性的认识尚欠深入,有必要进一步进行研究和探讨。

一、证据适格性的基本内涵

(一)证据适格性的含义

证据适格性,又称为证据资格、证据能力,对其含义我国学者主要有两种理解。多数学者认为证据的适格性这一概念表达了证据在法律上的特征,揭示了证据的法律属性,是法律对事实材料成为诉讼中的证据在资格上的限制和要求,是事实材料成为诉讼中的证据的标志{2}{3}。也有学者认为证据的适格性是指证据在法律上可作为定案根据的资格和条件{4}。具有证据能力,就是“证据经审查判断后被认为符合客观性、关联性与合法性的要求,因而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5}而这两种理解都有失偏颇。

第一种观点将证据适格性视为区别事实材料和证据的界限,显而易见受到了传统证据理论的影响。我国的传统证据理论普遍将证据的属性视为证据概念内涵的具体化表现,也即是判断某物是否为证据的标准,是区别证据和证据材料的分水岭{1}。这样的观念很自然地映射到了与对证据属性密切相关的证据适格性这一概念的理解上,学者由此将证据的适格性视为区分事实材料与证据的标志,实际上是把不适格的证据排除在证据的范围之外,陷入了“不适格的证据非证据”的逻辑矛盾。而事实上,一项材料是否能成为证据,取决于其是否被提交到诉讼中作为证明的依据,而并非取决于其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合法性、关联性等判断标准。所谓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其实属于法院审查判断证据标准的范畴,将其视为证据的特征是值得商榷的[1],故而以此为视角来界定证据的适格性是不妥当的。第二种观点将证据适格性理解为区别证据与定案根据的界限,显然混淆了适格证据和定案根据这两个概念。证据的适格性与定案根据是两个层次上的概念,前者考查的是证据的法定资格,即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能否被法律容许而在具体的诉讼中作为证据被采用;而后者的决定因素主要是证据的证明力,即适格的证据与待证事项的关联程度及可信度,是否足以使审判人员形成内心确信而将其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具备证据能力只是使证据具有成为定案根据的可能性,而具有证明力才能将这种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二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由于当事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纷繁复杂,并非都具有进行证据调查的必要,因而在审查认定其对待证事实的证明效果之前,有必要先对这些证据进行一定的审查,看其能否满足诉讼活动对证据的基本要求,并将那些不合乎法律要求的证据予以排除,以缩小证据调查的范围。证据的适格性起到的正是这样的作用。“某种有形物可作为证据方法的法律上的正当性叫做证据能力,无证据能力的有形物不准作为合法的证据进行调查,即使调查其结果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资料。”{6}因此,所谓证据适格性,是判断诉讼中的某项证据是否具备法定资格的依据,是指“某证据符合有关法律对证据的基本要求,适合作为该项证明活动中的证据。”{7}概言之,作为证据的“准入资格”{7},证据的适格性是审查证据的第一个关口,其意义在于对当事人提出的所有证据依照一定的程序进行“筛选”或者说“过滤”,排除不合格的部分,从而将其中合乎要求的部分转化为适格证据。从这个意义上说,证据的适格性区分形式证据与适格证据的标志,而不是区分证据与非证据或者证据与定案根据的分水岭。

(二)民事证据的适格性与证明力

证据的证明力,或称证据力,是指某项证据对待证事实产生证明作用的实质价值或效果,它与证据适格性一起构成认证活动的客体,是大陆法系证据学领域的两个重要概念,大陆法系证据法上审查判断证据的各种规则,实际上就是有关证据适格性和证明力的规则。

证据的适格性与证明力不仅内涵各异,而且在证据的审查判断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前者是确定证据是否具备法律对证据的基本要求,后者是确定适格的证据对特定待证事实的证明作用的大小。证据能力是一个法律问题,而证明力是一个事实问题,证据能力多由法律加以消极的限制,必须依一定的证据规则进行判断;而对证日月力的判断则委诸法官的自由心证。正如陈朴生先生所言,证据能力是指允许作为证据加以调查,并得为认定事实的裁判基础,与证据的证明力所指的证据在证明某种事实上具有何等实质的价值的性质不同{8}。尽管如此,二者也存在着紧密的联系,二者不仅互为条件,而且有时在法律上还可能相互转化。证据适格性是证明力的基础,凡证据须具备证据资格才有证明力可言,而有证明力的证据,其证据能力均具有适格性。“证据必须先有证据能力,即须先为适格之证据,获可受容许之证据,而后始生证据力之问题,因此学者有谓证据能力系自形式方面观察其资格,证据力系自实质方面观察其价值。”{9}换言之,证据的适格性确定了证据调查的范围,并为进一步对证明力的评价和判断提供了一个必要前提。因而,从理论上说,诉讼证明程序其实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证据适格性的审查,判断证据是否具备法律所规定的证据资格;后一阶段是证据证明力的审查,判断具备证据能力的证据对具体待证事实的证明价值。

二、证据适格性的判断标准

我国学界对证据适格性的两种不同理解,直接影响着对证据适格性判断标准的确定。按照多数学者的观点,证据适格性反映证据的合法性,而证明力则反映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事实材料符合法律上的形式及要件要求,才可作为证据加以采纳;而证据是否与案件事实相联系,联系的紧密程度如何,决定证明力的大小{2}{10}{11}{12}{13}。而持第二种观点的学者则认为证据能力是从多个层面上反映证据特征的,而不仅仅是合法性,合法性只是反映了法律对证据的形式、内容、提供主体、取证方式等问题上的要求。某项证据只有同时具备了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这三个证据属性,才具有证据能力{5}{14}{15}。而这两种观点均有失偏颇。第二种观点认为证据适格性涵盖了证据的“三性”,实际上是将适格的证据与定案根据相等同,如此一来,证据的审查判断的全过程实则仅仅是对证据适格性进行审查,证据的证明力已为适格性所遮蔽而无存在余地,其荒谬之处自不待言。第一种观点虽是学界的主流见解,但将证据适格性仅仅是指证据的合法性,显然有失偏颇,试分析如下:

首先,证据的适格性是法院判断证据是否具备法定资格、能否采纳而进人证据调查程序的标准,如果将证据的适格性视为证据的合法性的话,则意味着合法的证据即为适格的证据,证据适格性实则成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另一种表达,只能起到排除非法证据的作用,这不仅难以实现对证据调查范围予以限制的目的,而且缺乏说服力。因为按照这种理解,不合法的证据不具备证据资格,不能被采纳,而与待证事实没有任何关联性的证据却具有证据资格,可以被采纳,这样的结论显然是难以令人信服的。更何况二者如果等同的话,直接使用证据合法性这一概念岂不更为清楚和简便,理论上何以要多此一举地使用证据适格性、证据能力、证据资格等术语呢?

其次,学者们对证据适格性和证据概念的理解存在着难以协调的脱节和矛盾。一方面,学者将证据的适格性界定为事实材料成为证据的法定条件,如果认为证据的适格性即为合法性的话,必然得出合法的事实材料即为证据的结论。“对于一定的事实与材料,法律上允许其为证据,即符合法律上的形式及要件要求,才可作为诉讼证据加以采纳。”{1夫妻本是同林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汤维建.关于证据属性的若干思考和讨论——以证据的客观性为中心(J).政法论坛,2000,(6).

{2}柯昌信,崔正军.民事证据在诉讼中的运用(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8.86.

{3}王建成,祁建建.“认证”之议,应当慎行(A).何家弘.证据学论坛·第四卷(C).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42.

{4}樊祟义.证据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46.

{5}段厚省.民事诉讼认证制度研究(A).何家弘.证据学论坛·第四卷(C).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88

{6}(日)兼子一,竹下守夫.白绿铉译.民事诉讼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5.100.

{7}何家弘.试论认证的概念、内容和方式(A).何家弘.证据学论坛·第四卷(C).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34,33.

{8}陈朴生.刑事证据法(M).台北:三民书局,1970.249.

{9}刁荣华.比较刑事证据法各论(M).台北:汉林出版社.1984.5.

{10}李莉.论刑事证据的证据能力对证明力的影响(J).中外法学。1999,(4).

{11}李和仁,晏向华.证据制度:诉讼法学研究新热点(J).人民检察,2001,(3).

{12}卞建林.证据法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52—56,5 4.

{13}毕玉谦.民事证据法及其程序功能(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31.

{14}李蓉.证据能力与证明力辨析——兼与李莉同志商榷(J).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5).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15}何家弘.新编证据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103.

{16}何文燕,廖永安.民事诉讼理论与改革的探索(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306.

{17}李浩.民事证据立法与证据制度的选择(J).法学研究,2001,(5).

{18}(美)乔恩·R·华尔兹.何家弘,等译.刑事证据大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10.

{19}李学灯.证据法比较研究(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2.472.

{20}洪源.刑事判断证据标准论(M).北京:现代出版社,1992.18.

{21}沈达明.比较民事诉讼法初论·上册(M).北京:中信出版社,1991.26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8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