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临时继承人”制度研究
【英文标题】 A Study of the Legal Institution of Provisional Heir
【作者】 王强【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外国语学院
【分类】 继承法
【中文关键词】 遗产自行归属;临时继承人;最终继承人;遗产债权人;善意取得人
【英文关键词】 automatic accrual of inheritance; provisional heir; definite heir; estate creditor; acquirer in good faith
【文章编码】 1000-5242(2017)04-0081-1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4
【页码】 81
【摘要】 我国现行继承法对继承阶段划分模糊,继承开始至遗产分割时段被笼统而视,尤其是继承开始至继承人拒绝遗产(继承人身份明确)这一阶段被完全忽略,导致无法对继承人在该阶段行为定性,从而引发一系列问题。德国继承法不仅划分出上述阶段,赋予后来拒绝遗产的继承人在该阶段“临时继承人”的法律地位,且系统规制了其与最终继承人的内部法律关系及其与遗产债权人、遗产债务人、处分相对人、合同缔约方等当事人的外部法律关系。探究“临时继承人”制度的形成机制与运作机理,剖析德国继承法规制“临时继承人”与各方当事人关系的策略、技术,对我国继承法有重要借鉴价值。
【英文摘要】 In the current inheritance law of P. R. China, the whole inheriting process is unclearly phased. For example, the phase from the beginning of succession (accrual of inheritance) till the partition of the inheritance has been generalized as one phase without a precise subdivision. What’s more, the phase from the beginning of succession till an heir’s disclaiming the inheritance so that the identity of the (remaining) heir(s) can be finalized has been totally ignored in China’s law of inheritance, thus making it impossible to determine the legal nature of the disclaiming heir’s juristic acts in this phase, and leading to a series of further problems. By contrast, the German inheritance law has not only conceptualized the afore-mentioned phase but also given the heir in that phase, who disclaims the inheritance afterwards, the legal status of a provisional heir. Furthermore, the German law systematically regulates the provisional heir’s leg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concerned parties, for example, with the definite heir(s), so to say, from the internal perspective, as well as with the estate creditor(s), the debtor(s) of an estate claim, the counterpart(s) of the heir’s disposition(s) and with the contracting party/parties, i.e. from the external perspective. For the Chinese inheritance law, it is undoubtedly of high instructive and referential value to study the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legal institution of the provisional heir, the mechanism of its formation and function, and to delve into the strategies and legal techniques employed in the German inheritance law in regulating the provisional heir’s relationship with all the concerned part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8186    
  
  德国继承法实体法主要包括《德国民法典》(下文简称BGB)继承法编共464条(第1922-2385条),并直接或间接援用BGB总则、债务关系法、物权法、亲属法编相关条款。而我国目前单行继承法主要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下文简称《继承法》)3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下文简称《继承法意见》)64条构成。与系统缜密的BGB继承法相比,我国继承法对继承不同阶段界定模糊,有关规定存在漏洞:继承开始前对继承权之放弃,继承开始时构成遗产的财产和债务的总括性转移[1],继承开始后至接受遗产前对遗产之照管[2],接受遗产后至遗产分割前继承人对遗产债务清偿责任[3]及继承人对一个或多个遗产占有人的(共同)请求权[4],遗产分割时(多个共同)继承人内部彼此之间及继承人对外(主要是对遗产债权人)的权利、义务关系[5],应继份、特留份[6]、遗赠、先取遗赠、负担在遗产分割时的清偿与均衡[7]等内容,在我国继承法中均未做系统的实质性规定。
  尤其继承开始至继承人最终拒绝遗产阶段及继承人于该阶段的法律地位(包括权利、义务、法律行为、行为效力等),在我国现行继承法中几为空白。[8]德国继承法[9]则系统赋予后来拒绝遗产的继承人[10]在上述阶段中“临时继承人”(vorl ufiger Erbe)[11]的法律地位。一方面因“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悬而未决,不排除可能接受遗产或撤销拒绝遗产表示而成为最终继承人,抑或拒绝遗产或撤销接受遗产表示而放弃继承人身份;[12] 另一方面,即使继承人后来拒绝遗产,其此前身份又不同于和继承无关的局外人或继承开始前即放弃继承之人[13]。“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之特殊,关键在其拒绝遗产的意思表示具回溯效力(BGB第1953条)。“临时继承人”机制实质转捩点即在于此:“临时继承人”事后拒绝遗产,使其此前以继承人身份或被视为遗产标的所有人时完成的法律行为,在性质上有别于接受遗产的继承人在同一时段之行为,故须特别规制。和“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直接相关的是其拒绝接受遗产前的法律行为——包括负担与处分行为——对各方当事人的法律效力。对如何事先从宏观、综合层面而非事后以单向补充或追认来定性并规制“临时继承人”行为之效力,BGB继承法提供了周详的方案。
  本文绝非执著于“临时继承人”这一对我国继承法尚属全新的法学称谓本身。我国现行继承法采取当然继承主义,即继承开始瞬间,只要符合转化条件(被继承人已死亡并留有遗产,继承人未丧失继承权),依法推定的继承人就转化为继承人。[14]按该原则,继承开始后至拒绝继承前本属继承第一阶段。但我国继承法却未将其视为继承的一个阶段,致使无法对继承人在该阶段行为定性。[15]而德国继承法中“临时继承人”的法律地位及行为效力构建于具有较强操作性的法学机制上。按BGB继承法,“临时继承人”行为效力分为对内,即对其他(最终接受遗产的共同)继承人,和对外,即对遗产债权人、遗产债务人、合同缔约方、处分相对人(包括善意取得人)等当事人之影响。[16]本文分析“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的来龙去脉,在铺垫性探讨该法律地位形成机理(包括拒绝遗产的期限、方式、要件、效力)后,探究“临时继承人”作为行为人和行为对象所涉及要素及其相互作用。
  一、“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的形成
  (一)遗产自行归属原则
  被继承人死亡,继承随之开始(BGB第1922条第1款)。继承开始后,遗产自行归属于被指定继承人,即由继承人自动取得[17] (BGB第1942条第1款),依据为对被继承人遗产的总括继受原则(BGB第1922条)。而实质上并行发生的自动取得和全部继受,恰恰是形成“临时继承人”法律地位的首要基础——继承人自动获得包括权利(主要是财产)和义务(主要是债务)在内的全部遗产,无需作出接受遗产之表示(BGB第1942条第1款)。法律就继承所考虑之情势却远非仅限于此:法律赋予被指定继承人继承人地位的同时,又给予其自由决断空间,使其确认自动取得的继承人地位,即决定是否接受遗产。因为和取得遗产利益紧密相联的往往还有负担遗产债务,继承人是否愿以承担遗产债务为代价接受全部遗产,往往是接受或拒绝遗产之关键。[18]若继承人因债务负担(或其他原因)不愿接受遗产,法律使其能通过拒绝遗产并以回溯效力取消其在遗产自行归属时业已取得的继承人地位(BGB第1942条第1款、第1953条第1款):继承人可于知悉继承开始及被指定为继承人理由时起6周内拒绝遗产(BGB第1944条第1款)。继承人在完全失去继承拒绝权、成为正式继承人前,只是遗产的准受益人,即“临时继承人”,不仅从身份上,而且在行为效力上皆有别于正式继承人。
  (二)遗产拒绝权
  “临时继承人”机制另一要素为继承人的拒绝遗产权(BGB第1942条第1款,第1943条)。不论指定原因如何,所有被指定继承人,除国库外(BGB第1942条第2款),在遗产自行归属后都可拒绝遗产。[19]除一般意定和法定继承人外,德国民法中的受遗赠人(BGB第2176、2180条)[20]、后位继承人(BGB第2142条第1款)[21]均可在被继承人死后拒绝遗产。母体中尚未出生的胎儿,以活着出生为限,作为继承人(BGB第1923条第2款),[22]在被继承人死后,也可由法定代理人代行遗产拒绝权。[23]我国继承法虽也将活着出生的胎儿视为有继承权人(《继承法》第28条;《继承法意见》第45条),但未规定能否及如何行使胎儿的遗产拒绝权。
  遗产拒绝意思表示为非程序性要式行为,须向遗产法院明确表示,并须经遗产法院笔录或公证认证(BGB第1945条第1款)。拒绝遗产表示是否要式行为,我国《继承法》未规定。《继承法意见》第47、48条规定,放弃遗产,可书面向其他继承人或者口头向其他继承人(须拒绝人本人承认或有充分证据)或人民法院表示(须制作笔录并由拒绝人签名)。此外,《德国非讼事件法》(FGG)第72条进一步将遗产法院明确为区法院(Amtsgericht)[24],我国继承法则未明确拒绝遗产表示的对象机构。若按《继承法意见》第47条,以书面形式向其他继承人表示放弃遗产,该表示多大程度上具有法律效力,是否后来还要经法院认定,不得而知。从《继承法意见》第47、48条中只能推定出,向其他继承人(而非向法院)表示放弃继承针对诉讼前或不用诉讼之情形。但诉讼前或不用经诉讼之情形,究竟是指遗产被接受前,还是指遗产被接受后至被分割前,抑或指遗产分割中某阶段,亦不明确,易造成法律操作上的混乱。
  按德国民法基本原则,拒绝遗产作为须领受的、单方意思表示,可通过意定代理,但代理证书须公证认证(BGB第1945条第3款第1句)。若拒绝人为不完全行为能力人,包括未成年人,拒绝需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表示,因为拒绝遗产一般带来法律上的不利或损失(BGB第107条)。[25]父母代理未成年子女拒绝遗产时,根据BGB亲属法,须经家庭法院批准。[26]遗产拒绝权行使期间一般为6周(BGB第1944条第1款),对法定继承,从继承人知悉[27]继承开始及为何被指定为继承人算起;对意定继承,从遗产法院公布死因处分(且继承人已知公布内容)时算起(BGB第1944条第2款第1、2句)。若继承人在拒绝期限开始时生活在国外或被继承人死前最后居在国外,期限延长至6个月(BGB第1944条第3款),以保证继承人利益。我国继承法中无该期限规定,《继承法》第25条中仅规定可在继承开始后至遗产处理前放弃继承(第1款)。这一立法格局导致在遗产处理前的特定期限内无法确定完全继承人的身份。继承人在遗产处理前始终可拒绝遗产,且其他当事人,如继承人、遗产标的处分相对人、遗产债权人等,缺乏参照时点难以准确做出决断,继而他们很可能因缺乏足够时间难以从新的责、权性质与新的责、权分配角度,对继承人拒绝遗产的法律效果做出反应。我国继承法本身缺乏行之有效的机制来规制身份未决时的“临时继承人”的责、权及其行为对上述当事人的效力,最终会引发多个节点上的不确定性。[28]
  为突出权利继受的清晰性,BGB第1950条禁止继承人部分拒绝(或接受)遗产,即仅拒绝(或接受)所继承遗产中某些标的[29]或部分份额。[30]但BGB第1948条第1款允许同时被指定为继承人的法定继承人拒绝意定继承而按法定继承接受遗产,[31] 其针对继承人就一个继承标的出于多个理由被指定;而BGB第1951条则针对继承人就多个应继份(即继承标的)出于多个理由被指定之情形:同时被指定继承多个应继份的继承人,在指定基于不同理由(第1款)[32]或被继承人经死因处分许可时(第3款),可对理由不同的每个及/或每几个应继份(第2款)分别接受或拒绝。BGB第1948条和第1950、1951条实质上分别针对拒绝或接受遗产的质的和量的可分性。出于法律安全,拒绝遗产时不允许附条件或期限(BGB第1947条)。[33]遗产拒绝权虽为继承人个人权利,但根据德国继承法(BGB第1952条第1款)可继承,这意味着若继承人在拒绝期限届满前死亡,其拒绝权将转移给其继承人,但拒绝权不得转让。[34]
  (三)遗产的接受
  遗产在继承开始后自行归属仅导致对遗产的临时取得,因为这一自行取得结果可因继承人在待定期/拒绝期内(BGB第1944条)拒绝遗产而取消(BGB第1942条第1款)。但法律又对遗产拒绝权加以限制:若继承人接受了遗产或在拒绝期满后仍未拒绝,则拒绝权消灭(BGB第1943条)。这两个拒绝权的消灭要件,实际分别对应最终成为继承人要求的明示方式和推定方式[35]。接受遗产和拒绝遗产不同,属非要式、无须领受的法律行为。接受人只需口头向遗产法院、共同继承人或遗产债权人中一方明示接受;接受遗产也可通过可推断行为表示,即从继承人相关行为,如申请继承证书、出卖某遗产标的或主张遗产债权中,明确推断其最终成为继承人之意思。但仍须考察有关行为是否仅出于保存、保护遗产目的,如下文“临时继承人”对遗产事务之处理,属拒绝遗产前的权利而非义务行为(BGB第1959条第1款),从中无法推断接受遗产。再如“临时继承人”从所继受商店内出卖易变质商品,也推断不出对作为商店之遗产的接受。[36]
  (四)遗产拒绝的撤销
  鉴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往往面临复杂情势,且6周拒绝期较短,易造成对遗产状况错误判断,[37] 德国继承法又规定了撤销接受或拒绝遗产表示的方式与前提(BGB第1954条以下结合第119条),使继承人在彻底拒绝或接受遗产前,可改正已作出的接受或拒绝表示。
  撤销表示,包括经意定代理之撤销,该形式和拒绝遗产相同(BGB第1955条、第1945条第1、3款)。撤销期间同为6周(BGB第1954条第1款),从继承人知悉撤销理由时起算;[38]若被继承人死前最后居所仅在国外或继承人知悉撤销理由时在国外生活,则撤销期间延长至6个月(BGB第1954条第3款);撤销权除斥期间为继承人拒绝或接受遗产后30年(BGB第1954条第4款)。
  撤销理由是撤销接受或拒绝遗产的关键,BGB继承法编在第2章第1节中未另行规定,而是援用总则(第3章“法律行为”第1节“意思表示”)中基于错误撤销意思表示之规定(BGB第119、123条)。德国继承法在这方面的有关定性、要件构成之规定与操作机制对我国继承法,乃至民法,都有很大借鉴意义。[39]撤销可基于以下理由:
  1.表示错误
  表示错误(BGB第119条第1款第2种情形),即拒绝或接收人的表示与内心意思不符,如(本来)向遗产法院表示拒绝遗产,将“不接受”中“不”字忘写,或意思表示时混淆对多个应继份的拒绝或接受。该错误在实践中很少发生。
  2.法律效果认识错误
  继承人拒绝或接受遗产,常出于对其法律效果认识错误。对错误认识是否构成撤销理由,德国继承法有严格标准,基本原则是:该错误为(BGB第119条第1款第1种情形中的)内容认识错误,即意思表示人错误认识拒绝或接受遗产行为直接、根本的法律效果,并因此错误认识其行为的法律属性。[40]但错误认识进一步导致的间接法律效果不足以构成撤销理由。[41]如拒绝人错误认为拒绝遗产后某人(即拒绝人通过拒绝遗产希望使之受益的第三人)将补其位成为继承人,并且其清楚通过拒绝本人将失去继承权。根据德国民法中通行但有争议[42]的观点,该认识错误非内容认识错误,而属于不能撤销的动机错误,法院判例否认其构成撤销理由。此类判例中,错误认识针对基于拒绝人希望产生的直接法律效果——放弃继承人法律地位——所导致的间接、非根本法律效果,而拒绝人并未错误认识直接法律效果,故拒绝表示不能撤销。
  就法律效果认识错误而言,区分直接和间接、根本与非根本法律效果是重点,也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一些难以区分的情形,尤其涉及应继份、遗赠、特留份等因素的错误认识,在德国法学界、司法界有争议。德国联邦普通法院(BGH)2006年7月5日的判决,[43] 为此提供了指导性参照。该案例中,一位有特留份请求权,但继承遗产时被(遗赠义务或其他负担所)负担的单独继承人错误认为,如拒绝遗产,也将失去特留份请求权。因此,他才接受了遗产。该继承人的错误认识恰与实际法律规定相反:根据BGB第2306条第1款,继承人可拒绝应继份(此处为全部遗产),但仍能取得特留份。巴伐利亚州高级法院原判认为,本案法律事实不符合BGB第119条第1款(第1种情形)的内容错误要件,但联邦普通法院驳回了原判,确认本案法律事实符合内容错误要件,允许继承人撤销接受遗产表示,判决核心依据为,本案中接受表示所产生的直接、根本法律效果,不仅包括取得遗产,还包括失去应继份。继承人正是基于错误认识了这一法律效果,才做出了接受遗产之表示。联邦普通法院的判决理由,一定程度上可作为判定此类意思表示能否撤销的代表性立场:[44]错误认识导致的法律效果是直接、根本的,还是间接、非根本的,须具体考量。
  上述两判例中,接受人因错误认为必须通过取得遗产来取得或至少不失去特留份请求权所受的影响,比拒绝人因错误认为谁将在其拒绝遗产后补其位成为继承人所受影响更关键。正因此,前者意思表示允许撤销。
  3.物的特性认识错误
  错误认识遗产作为物(BGB第90条)的特性,也可构成撤销拒绝或接受遗产表示的理由(BGB第119条第2款)。物的特性是物和世界全部的事实或法律关系,该关系基于物本身而存在,在交易中对物的估价具有重要意义。简言之,物的特性是所有构成物的价值的因素,而非物的价值本身。[45]遗产作为物在交易中的特性包括:应继份在整个遗产中的份额,指定新的共同继承人,执行遗嘱、后位继承、遗赠、负担等对继承人的限制及负担,被继承人有分割指示[46]等。就遗产特性而言,如继承人错误认识遗产实际构成,如(拒绝时)不知还有其他遗产资产而拒绝遗产,或(接受时)不知还有其他遗产债务而接受遗产,属于对遗产特性的错误认识。[47]但仅表示后又出现遗产债务、资产不一定足以构成撤销表示之要件,[48]因为按BGB第119条第1款(亦适用第2款)规定的意思表示撤销要件,如继承人已知遗产真实情形或合理评价遗产状况,就不会做出拒绝或接受之表示。例如,仅当新发现的遗产债务导致遗产基本不具资产价值,才可认定其符合上述撤销接受遗产表示之要件。且遗产资不抵债多大程度构成遗产在交易中根本特性,仍需具体考量。遗产作为BGB第119条第2款规定之物,指全部遗产。[49]
  综上可知:遗产(物的)特性并非取决于遗产价值本身,而取决(继承人)衡量遗产价值依据的根本基础。故德国继承法学界和判例[50]多认为,错误认识个别遗产标的价值,如(仅)不知某项或某几项遗产债务,不一定符合撤销接受表示的要件。[51]但若错误认识的(个别)遗产标的价值使遗产不再有资产价值或资产价值明显增加,则算错误认识遗产特性,应认为符合撤销接受或拒绝遗产表示要件。还有判例认为,符合撤销(接受表示)要件,非错误认识个别遗产标的价值,而是不知有或另有遗产债务存在,但仍以该遗产债务能导致遗产基本无净值为必要条件。此外,德国各级法院强调一个要件——继承人错误认识遗产构成和接受遗产存在的直接因果关系。[52]
  以上原则可由以下案例说明。案例一:单独继承人甲在父亲乙死后,向遗产法院表示接受遗产。几天后甲才得知,其父乙因生前和银行丙的保证合同还负债15万欧元,故乙的遗产实际资不抵债。按BGB第119条第2款,继承人甲可撤销接受表示,因为(新发现的)遗产债务作为消极影响遗产价值的(根本)因素,已构成遗产特性。案例二:继承人甲错误认为,从父乙处所继承土地价值不足以清偿遗产债务,故向遗产法院表示拒绝遗产。但实际土地远超出甲拒绝遗产时所认为的价值。本案中无BGB第119条第2款规定的对物(遗产)特性的认识错误,因为甲拒绝遗产时已认识到对确定遗产价值起关键作用的事实,即遗产中包括土地。甲虽错误认识土地价值,但并未错误认识衡量遗产价值所依据的根本基础——遗产中包括土地。类似于案例二中对遗产标的市值的错误认识,德国继承法学界不认为是对遗产特性的错误认识,而将其视为不构成撤销理由的继承动机错误。
  4.继承动机错误
  继承动机错误一般不构成撤销继承表示之理由。继承人错误认识应支付的遗产税税额,[53]错误估计个别遗产标的价格,如把建筑用地错当作耕地计算价格或拒绝遗产因不知遗产债权人已错过除斥或消灭时效期间而误认为遗产(仍)资不抵债,均属不能撤销的动机错误。若仅希望落空(如希望遗产中另有其他资产),亦不构成撤销理由。继承人明知想法可能落空,仍按不落空决定是否继承,故无错误可言。此外,动机错误还包括未预见价值的变动,如继承人拒绝遗产时误认为遗产中位于前东德土地价值不大,但其价值却因后来两德统一显著提高。但如拒绝人不知遗产中有位于前东德土地而接受遗产,则该错误认识可作为撤销理由。[54]
  继承动机错误和对物的特性的认识错误往往难以区分。不知遗产包括前东德的土地而接受遗产,应属后者。就BGB第2308条所规定认识错误,德国继承法学界有观点认为是动机错误,可构成撤销拒绝表示理由:[55] 有特留份请求权的继承人,若因BGB第2306条所规定限制或负担拒绝遗产,但负担在拒绝时已消失而其不知,则基于该动机错误之拒绝表示可撤销(BGB第2308条第1款);另有观点认为,该认识错误仍属对物的特性认识错误(BGB第119条第2款),拒绝表示按该基本规则可撤销。只有限制或负担占全部遗产价值比例微不足道时,才符合BGB第2308条第1款的撤销理由。[56]
  5.对逾期之撤销
  根据BGB第1943条,逾期未拒绝遗产视为接受。BGB第1956条规定,满足特定要件时,也可撤销逾期,效果同撤销接受遗产。构成撤销错过拒绝期间之原因包括: a)明知或不知的逾期:继承人虽知有拒绝期间,但在无主观愿意情形下——因时间计算等错误——错过期限或因不知拒绝期间而逾期。[57]b)因表示或内容错误(BGB第119条第1款)逾期:继承人不知拒绝期长短、逾期的法律效果等或误认为沉默即拒绝(实际正相反)[58];继承人错误认识拒绝的形式要求(BGB第1945条第1款)或不知拒绝须家事法院批准(BGB第1643条第2款第1句)或事后发现拒绝表示因违反BGB第1947-1951条而无效;[59]继承人新的法定代理人或获完全行为能力的继承人不知拒绝期限因相应事宜可重新起算而未行使拒绝权。[60]c)因(基于BGB第119条第2款的)特性认识错误逾期:继承人错误认识遗产根本特性作为撤销逾期之理由,要求以继承人因该错误认识而在明知有拒绝期的情形下错过拒绝期为必要前提。[61]
  (五)遗产拒绝效力
  被指定继承人经明确对继承态度即行使遗产拒绝权后,效力回溯至遗产归属时,(BGB第1953条第1款),[62]被拒绝遗产归属于离拒绝人最近之被指定继承人[63],即假如拒绝人在继承开始时未曾生存而被指定为继承人之人(BGB第1953条第2款):意定继承时为被继承人指定的替补继承人(BGB第2096条);无替补继承人时,由离拒绝人最近的(被继承人)法定继承人替代拒绝人;如拒绝人按法定继承指定,适用同一原则。受遗赠人拒绝遗赠后,遗赠归属于假如该拒绝人在继承开始时未曾生存被指定为受遗赠人之人(BGB第1953条第2款);后位继承人拒绝遗产后,遗产在无被继承人另行指定时,[64]留归前位继承人(BGB第2142条第2款)。因拒绝人拒绝而跟进之继承人,亦有接受或拒绝遗产权。[65]
  继承人拒绝遗产后,其应继份不再构成其债权人债权请求权给付标的。[66]同时,拒绝人将失去特留份请求权。特留份请求权存在,以继承人(晚辈直系血亲)经死因处分被排除在法定继承之外为要件(BGB第2303条第1款第1句)。而拒绝人原为被指定继承人,并未被排除在法定继承之外,显然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81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