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理论体系与创新价值
【作者】 褚国建
【作者单位】 浙江省委党校(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党内法规与政党治理中心{主任}浙江省法学会党内法规制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后}
【分类】 理论法学
【中文关键词】 全面依法治国;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法治理论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3
【页码】 3
【摘要】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执政兴国的高度上,围绕全面深化依法治国,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这些论述构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理解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关键是把握其理论体系和创新价值,可从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根本立场出发,由党对法治的基本理论认知和领导法治的基本方式展开,区分四个理论层次、把握十二大核心观点。同时,以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视角,提炼理论之于实践和理论发展内在的创新价值。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90171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执政兴国的高度上,围绕全面深化依法治国,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这些论述构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的建设理论和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丰富和发展。新时代以来,国内学界有关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已有大量的研究,[1]然而总体上仍以理论重述为主,体系性的研究相对较少。[2]笔者认为,把握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精髓要义,关键是把握其理论体系,就是要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立场去把握观点与观点之间的联系、把握观点背后的时代新意与深意,进而在此基础上去分析理论之于实践和理论自身发展的创新价值。

一、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形成过程和理论内涵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中央在多个场合、以多种形式系统论述社会主义法治建设问题,逐步形成了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论述,这是体现党中央新一代领导集体智慧的最新理论成果。

(一)形成过程

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是新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过程中形成发展的法治理论。可以六个重要时点的重要提法勾勒其形成脉络:2012年11月15日党的十八届一中全会选举产生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习近平当选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部署全面深化改革的同时提出了“建设法治中国”的重要目标,强调“建设法治中国,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3]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专题研究法治建设的重要全会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总抓手并将之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中;[4]2017年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明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强调“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构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5]2018年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明确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并以“十个坚持”明确基本内容;[6]2019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切实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和人民权利”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十三个显著优势之一,强调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7]

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论述主要体现于习近平同志的系列重要讲话、文章、批示之中。就理论渊源的地位而言,讲话无疑是最为重要的形式,其中又以习近平在党中央召开的重要会议和中央政治局举办的集体学习时发表的内容最具权威性和系统性。[8]择要而言,习近平在党中央召开的重要会议上发表的讲话,主要包括:(1)2012年12月4日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集中阐述了牢固树立宪法权威、全面贯彻实施宪法的思想;(2)2013年11月15日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主要阐述了法治中国建设的目标任务和关键举措(;3)2014年1月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集中阐述了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总体思路和关键举措;(4)2014年2月17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重点阐述了法治与改革的理论关系问题;(5)2014年9月5日在庆祝全国人大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系统阐述了自觉坚持制度自信、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6)2014年10月23日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点问题的决定》说明,集中阐述的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目标任务和战略举措问题;(7)2015年2月2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的理论关系和提高领导干部法治思维和依法办事能力的问题;(8)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政治报告,集中阐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内涵和基本方略问题,明确全面依法治国是“八个明确”“十四个坚持”的重要组成部分;(9)2019年1月15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讲话,重点阐述了加快推进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问题;(10)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上作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集中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十三个显著优势”和“十三个坚持和完善”。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发表的重要讲话,[9]与法治直接相关的主要包括:(1)2013年2月23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行第四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实现路径问题;(2)2015年3月24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就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保证司法公正进行第二十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坚持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深化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问题;(3)2015年6月26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就加强反腐倡廉法规制度建设进行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反腐倡廉法规制度建设的重大意义和基本要求;(4)2016年12月9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就我国历史上的法治和德治进行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法治与德治的关系问题;(5)2018年2月24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就我国宪法和推进全面依法治国举行第四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加强我国宪法实施和监督的问题;(6)2018年12月13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就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举行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持续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和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问题;(7)2019年9月24日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就新中国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形成和发展进行第十七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主要阐述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问题。[10]除此以外,习近平同志在历次中纪委全会、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委员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上的讲话也是研究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理论素材。重要批示中,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习近平对2016年全国党内法规工作会议所作的批示,明确了加快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的重大意义和目标任务。[11]

(二)理论内涵

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论述已经具备丰富的理论内涵、严谨的理论体系和重大的实践影响,目前仍处在不断发展完善之中。其中,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理论内涵的核心表述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12]这一最新理论表述的鲜明特质就是将“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和“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结合起来了,与党的十五大首次正式提出并为中国共产党历届中央委员会所继承的依法治国概念[13]相比形成了一种继承与创新关系。

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位主要由治理的视角和理念阐发法治建设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政治领袖。他认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国家治理能力则是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包括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各个方面”。[14]在此基础上,习近平沿着一条“树立制度权威(尤其是树立党章、宪法的总规矩、总章程地位)”“完善制度体系”“强化制度实施执行”的理论主线,不仅形成了治理现代化的完整理论体系,同时也揭示了法律作为一种正式制度与治理的内在紧密联系。同时,就继承和创新社会主义法治的基本价值立场与理论传统看,坚持“人民民主”、社会公平与强调个体自由、竞争效率的资本主义法治构成了重大理论区别。新时期以来,我们党之所以突出强调依法治国就是“逐步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一方面体现了对于社会主义法治基本立场的坚持和继承,对于民主与法治辩证统一关系的深刻理论认识,同时也反映了对于改革开放之前新中国法治建设曲折历史的深刻反思,那就是,我们必须走出以往的“大民主”、运动式民主,走向制度化、法律化的民主。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由治理的概念切入,秉持坚持党的领导、以人民为中心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核心理念,紧紧围绕新时代我们党如何更好地依法执政、国家政权机关如何更好地依法施政(履职),人民群众如何更好地依法管理国家、社会和自身事务三个基本问题,系统阐述了我们党依据党章党规从严治党、依据宪法法律治国理政的基本思路,明确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总抓手,实现了中国共产党党建理论和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又一次认识和实践新发展。

二、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理论体系

理解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关键是把握其理论体系,把握其观点与观点之间的紧密联系,把握其核心观点背后的新意和深意,这应当成为深化相关问题研究的一个新方向。作为新时代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法治理论体系,我们可以由理论层次的严谨性和理论观点的创新性展开阐发其思想要义。

(一)理论层次

就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理论层次的划分而言,目前各界并未形成统一认识。官方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1)六分法。比如中宣部编辑出版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即采用这种划分并将其提炼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司法公正;在党的领导下依法治国、厉行法治;领导干部要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等六个方面;[15](2)八分法。比如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的《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采用这种划分并将其提炼为:“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根本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要推进科学立法,完善以宪法为统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要严格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要坚持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要增强全民法治观念,使尊法守法成为全体人民共同追求和自觉行动;要建设一支德才兼备的高素质法治队伍;全面依法治国,必须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等八方面内容。[16](3)五分法。比如中宣部在十九大以后编辑出版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三十讲》[17]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均采用这种划分,但是具体标题上略有区别[18]。上述提炼实际上主要是沿着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战略方向、战略目标、实现路径、工作格局、队伍建设、干部要求、党的领导的实践逻辑展开的,从便于党员干部原汁原味地学习掌握其论述要点而言是十分有意义的,然而就阐发其体系结构和创新价值而言尚有深化的空间。

就学术界而言,主要的研究集中于其思想内涵、理论特色和重大意义等问题,前揭张文显教授和李林教授的论文提出了理论体系问题,然而其最终的提炼依然采用一种观点重述的形式。笔者认为,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理论体系可以由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根本立场出发,由党对法治的基本理论认知和领导法治的基本方式展开,可具体区分为四个理论层次,同时在每个理论层次上考察若干核心观点,阐明其新意深意,以此更有利于把握其理论体系的严谨性和理论观点的创新性。

(二)核心观点

1.关于社会主义法治一般问题的观点创新

这是一个表明中国共产党对于法治基本理论认知的前提问题。就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发展史而言,马克思清晰而严谨地阐明了阶级对立的前社会主义阶段和阶级差异消失之后的共产主义社会法律发展的一般规律,然而对于社会主义社会法治建设的一般问题则缺乏一个系统而完整的理论说明。[19]同时,社会主义国家,无论是前苏联还是新中国前三十年,均在不同程度上经历了法治建设的重大实践挫折,这与法律工具主义、法律虚无主义的思想认识偏差有相当关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深刻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不断深化了关于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一般问题的理论认识,确立了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和依法执政的基本方式,逐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一般理论体系。[20]正如习近平指出的,“经验和教训使我们党认识到,法治是治国理政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要实现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会公正、生态良好,必须秉持法律这个准绳、用好法治这个方式”。[21]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聚焦于法律(治)的概念、地位和作用三个核心问题展开系统论述,进一步深化了中国共产党关于法治建设一般问题的理论认知。(1)关于法律(治)的概念,习近平提出,“法律是什么?最形象的说法就是准绳。用法律的准绳去衡量、规范、引导社会生活,这就是法治”,同时强调“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法是党的主张和人民意愿的统一体现”。[22]这些概念认知兼具了法的形式特征(规范性)与实质价值(公正性)的双重意蕴。(2)关于法律(治)的地位,习近平提出“法律是治国理政最大最重要的规矩”“法律是治国之重器,法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23]同时强调法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与自由、平等、公正一起构成了社会层面的价值要求。这一概念认知不仅表明了法治的工具性价值(治国理政基本方式),更张扬了新时代法治的实体性价值(法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3)关于法律(治)的作用,提出“要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强调要发挥“立法的引领、推动和保障作用”“更好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保障作用”。[24]就观点新意而言,习近平上述关于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一般问题的核心观点与我们改革开放前主要将法律作为统治阶级意志(工人阶级意志)的体现、阶级专政的工具和保障中心工作作用形成了鲜明的对照,[25]为全面深化依法治国,推进社会主义国家法治建设奠定了更加扎实的思想认识前提。

2.关于新时代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谋划

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重要论述的另外三个理论层次是基于党的领导的三种方式依次展开的。党对法治的领导首先是政治领导,主要体现在我们党谋划和推进法治战略的政治能力水平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深刻总结新中国法治建设的经验教训,作出了“扩大民主、健全法制,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党的十二大党章明确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党的十三大提出“我们必须一手抓建设和改革,一手抓法制。法制建设必须贯穿于改革的全过程”,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到本世纪末初步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党的十五大确立了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进一步提出到2010年建成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奋斗目标,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确立了依法执政的基本方式,这充分表明了我们党法治政治领导能力的不断加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紧紧围绕新时代法治中国建设的战略地位、战略方向、战略目标三大核心问题展开系统论述,形成了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战略。(1)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地位,习近平通过将全面依法治国纳入“四个全面”的战略,将法治作为新时代我们党执政兴国、治国理政的核心战略的相关论述,进一步拉高了法治工作的战略地位。习近平指出,“每一个‘全面’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发展是时代的主题和世界各国的共同追求,改革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和时代潮流,法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保障,从严治党是执政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必然要求。四者不是简单并列关系,而是有机联系、相互贯通的顶层设计”。[26]习近平强调:“没有全面依法治国,我们就治不好国、理不好政,我们的战略布局就会落空。要把全面依法治国放在‘四个全面’的战略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9017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