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政府治理与公民社会参与
【英文标题】 The Governmental Administration and Civil Society Participation
【作者】 郭道晖【作者单位】 中国法学会
【分类】 行政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公民权;公民社会;政治参与
【英文关键词】 citizentship;civil society;politics particip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6)01—0012—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12
【摘要】

社会主义的本义要求以“社会至上”为主义,公民、公民社会参与市政管理和建设,是社会主义本质应有之义。宪法上的人具有“私人”与“公人”的双重身份和人的“私权利”与“公权利”的双重权利。与之相对应的,社会也可以分为“私人社会”与“公民社会”。公民权或公民的公权利,主要是参与国家政治的权利,是公民的政治参与权和政治防卫权。公民社会既参与、支持又监督、制约政府行使权力,是推进政府治理的基本动力。

【英文摘要】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socialism is to put the society above everything else.The citizen and civil Society participating in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and construction is the due meaning of“private”and“public”,double right of“private right”and“public right”.Correspondingly,the society is divided into“private Society”and“civil society”.Civil right or civil public right which mainly means the right of participating in national political,are the government control and political defense right.Civil society participating,sustaining,supervising and restricting the government,is the foundation power to promote the governmental administer.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8    
  
  

一、公民参与的宪政地位

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中,强调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一个方略是“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特别是社会主义民主宪政的一个通则;也是建设法治政府、改进政府管理与执法的重要原则之一。

在形成国家与社会的两元化格局下,公民与公众参与是体现国家的民主化和社会群体和社会组织的地位与功能作用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政府管理、服务、执法能否达到“政通人和”境地的重要途径。

现代“社会法治国”已不同于早期西欧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的“自由法治国”,那时的国家、政府不像现今要面对和解决极其复杂的经济与社会问题,政府不干预人们的私人权利和私生活,只是充当邮差、收税官和警察(“守夜人”)就可以了。而现在则要求对国民“从摇篮到坟墓”都要提供可靠的福利保障和良好的服务。市政管理和执法固然主要是政府的职责,但单靠政府这个“看得见的手”去包办是难有作为,也办不好或不应插手的。单靠政府的执法队伍,也可能会顾此失彼。特别是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本义是要求以“社会至上”为主义,亦即社会主体——人民至上,以人为本,而不是“国家至上”或政府权力至上。公民、市民和公众参与市政管理和建设,是社会主义本质应有之义。“人民当家作主”不只是抽象意义的“主权在民”,而也要通过大众千万只手和耳目的直接参与来实现。

我们在强调要支持和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时候,较多地从作为整体上的人民着眼,强调我国的根本的或基本的政治制度,如人大、政府、政协、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等等制度的作用。这固然是重要的、主要的;但却往往忽略了宪法2条第3款所确认的,人民还有权“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这里,作为主体的人民,就包含了民众、公民等群体和个体。他们通过各种直接参与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活动,也是“当家作主”的重要途径和形式。

这就要求正确看待公民、公民权、公民社会在国家与政府管理与建设中的意义、地位和作用。

(一)什么是“公民”

这首先要求我们树立正确的公民观。

我认为,人们对公民的认知,通常有三种的片面性:一是认为公民就只是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而不强调公民的本质是有公民权的人。有国籍只是国民,只是作公民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譬如,古希腊雅典城邦,妇女和奴隶就排除在公民之列。法国国民公会1793年就宣布儿童、精神病人、未成年人、妇女和恢复权利之前的罪犯,不是公民。法国妇女直到1944年以前都没有选举权。早期美国黑人、印地安人虽也是美国国民,却没有公民资格。新中国建国初期,地主阶级受管制,没有任何政治权利,也只是国民而已。

二是公民的本质是享有公民权的资格。而我们在政府管理和执法过程中,往往把公民只当成是义务主体,而不是权利主体;只是行政权的相对人,只是服从行政决定和命令的客体,而不是政府服务的对象,不是对政府进行监督的主体。

三是我们有些干部对当今社会法治不彰、道德滑坡的严重现象,往往责怪群众缺乏公民意识;在强调要对人民群众进行“公民教育”时,又往往偏重于要强化公民的义务意识、守法意识和道德修养。前些时一些学者和社会名流还发布了《第二届中国公民道德论坛宣言》。加强对公民的道德教育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应当是提高公民权利意识、参与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意识。否则,把公民只当道德教育、守法教育对象,就可能不自觉地把广大公民当成了潜在的不法分子,乃至刁民或罪犯。这种公民教育难免陷入旧时代臣民、子民意识教育的窠臼,甚至因而造成群众对政府的逆反心理。

那么,什么是完整意义上的公民呢?

亚里斯多德早就认为,公民的本质,或“全称的公民”(指完整意义上的公民——引者注)是“凡得参加司法事务和治权机构的人”,或“凡有权参加议事和审判职能的人。”{1}也就是拥有参与国家(城邦)事务的政治权利的人。英文citizen,字义本是“属于城邦的人”或组成城邦的人,中文译为“公民”,也有寓意“公人”、有权参与公共事务的人的意思。

在国家与社会一体化转变为二者相对分离的二元化格局的时候,按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两分法,马克思把社会中的人概括为“私人”与“公人”的双重身份和人的“私权利”(private right)与人的“公权利”(public right)的双重权利。他指出,公民即“公人”;“私人”即作为市民社会的成员。后者所享有的生命、自由、财产、平等和安全这些权利,是“私权利”,这种权利是建立在人与人、个人与社会共同体相分离的基础上的权利,即作为封闭于自身、不受社会和国家干预的权利,属于私人利益范畴;而公民权的内容则是“参加这个共同体,而且是参加政治共同体,参加国家。这些权利属于政治自由范畴,属于公民权的范畴{2}。

我国现行宪法第二章所列出的各种“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以“公民”来泛指有中国国籍的人,不完全指作为“公人”的人,也包括作为“私人”的人;其权利不限于政治权利范畴(特定涵义的公民权),即不只是参与政治国家的“公权利”(第3435条和第1条,共3条),而包括个人的“私权利”(第36—40条和第42—50条)。

把公民权这个属于宪政范畴的、“参与国家”的政治权利,同广义上的“公民的权利”不加区分,即把公权利同私权利混为一谈、合二为一,就会忽视公民的政治参与权在民主宪政建设以及政府治理中的重要地位。

(二)公权利与公权力

公民权或公民的公权利,主要是参与国家政治的权利,如选举权、被选举权,参与政府政策的听证、论证、制定等权利,批评、建议、检举、控告政府的权利(即监督权),等等;运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以及学术文化等等自由,提出对国是的主张,献策献计;或接受政府委托,协助政府管理社会事务;或志愿举办和参与公益事业,为公众谋福利,化解社会纠纷和矛盾等等。

公民的“公权利”是对应于国家“公权力”的。它体现公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使公民对于国家意志的形成能发生影响,能“参与法律秩序的创立的权利”(凯尔森:《法律与国家》)。

公权利又是对抗公权力的武器,是人民和公民以及社会组织“以公权利制衡国家公权力”的主要凭借。它既是对国家权力的政治参与权,也是抵抗国家权力侵犯的政治防卫权。

(三)私人社会与公民社会

国民具有公民和私人这双重身份和公权利与私权利这双重权利,与之相对应的,社会也可以分为“私人社会”与“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一般指相对独立于政治国家与市场组织的公民结社和活动领域,是享有公民权即有权利能力和政治行为能力、能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公民群体和社会组织,包括政党(非执政党)、非政府组织(志愿性社团、非营利性公益组织、中介组织等等)、基层群众自治组织、非官方的公共领域和社会运动等几个基本构成要素。

公民社会中的公民,同一般公民和自然人还有所区别(如不满18周岁的公民无选举权,还不能直接参与政治)。通常所称的民间社会和市民社会的概念,其涵盖面要大于公民社会,因为它还包括私人社会和无政治行为能力的公民。

私人社会是享有权利能力的自然人个人、群体和拥有私权、从事私人活动的社会组织(包括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组织)。它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自发形成的;公民社会则是在市民社会的基础上,通过公民和非政府组织的政治参与活动而逐步构成的。

在自由法治国时代,私人社会是力图与国家相分离,反对国家权力的侵犯,是国家权力的禁区;在现代社会(福利)法治国,则同时还要求国家公权力积极为合法的私权利服务。

至于公民社会,则力图参与国家,参与政治,分担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任务,参与社会管理与服务,同时也监督国家权力,推进国家政治与政府的改革。

按照“社会主义是以社会至上为主义”,国家以社会为基础,社会既支持又制约国家,也就是要运用公民社会的主体——公民和社会组织的社会权力,来支持、协助和制约国家权力。

公民社会的重要性,可以从今年联大有史以来首次与公民社会团体举行对话会议体现出来。第59届联大专门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多个公民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举行会议,听取他们对即将在9月份举行的联大首脑会议讨论的议题的意见。公民社会团体的地位与作用由此可见[1]。

综上,公民权、公权利、公众和公民社会参与国家政治民主建设的权利,具有崇高的宪政地位。在政府管理与建设中应当明确和把握这些理念,充分尊重和保障这些权利;并懂得充分调动公民行使这方面权利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使之成为政府治理和建设的助手。

二、公民和公众参与城市管理与建设的途径与形式

(一)公民社会的社会权力与国家权力的关系

在当代世界各国,市场经济迅速发展,国家一社会二元并存,多元利益群体日益形成的局面下,出现了权力多元化和社会化的趋势。国家权力不再是控制社会生活的唯一手段与资源。作为社会主体的公民和社会组织,开始拥有自己的一些物质与精神资源,从而也能运用这些资源。对社会与国家产生很大的影响力、支配力。这就是公民社会的社会权力。它同国家权力是并存和互补互动的。

由于经济和科技的迅猛发展,社会利益诉求极其多样化和复杂化,政府的资源与能力有限,信息有时不免失灵,政府权力鞭长莫及,加上官僚主义和腐败,留下许多未能做或不便做的公益事项,也有必要通过公民和社会组织自动地运用它们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权力去弥补和救济。

(二)公民社会的结社自由与非政府组织

现今世界发达的民主国家,自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已进行了一场号称“结社革命”的运动。各种非政府组织(NG0)在近20年来如雨后春笋般飞速发展。如1968—1984年间,英国皇家自然保护协会的会员由28万增至200万人。1971—1994年间,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协会的会员增加了13倍,现在已超过工党、保守党、自由民主党这三大党的总和,达86万人。美国是一个高度分化的多元化社会,各种社会组织无所不在。1945年只有9.95万个非营利组织,到1995年共有116.4万个。法国有志愿社团50—70万个。德国有18—25万个。这两个国家44%—45%的成年人都是某个社团的成员。迄今联合国确认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就有1500个。1975年在墨西哥城召开世界妇女大会时,只有144个NGOs参加。到20年后在北京举行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时,则有3000多个NGOs参加,另有3万多人出席了NGO论坛。

在亚洲,过去大多数国家由于高度集权主义专制和经济不发达,民间社团缺少生存和活动的空间,作用不显著。但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已有一些发展。如印度全国非营利的社会组织有一百万之多,新加坡200万人口就有4600个(多为官办或官方特许的社团)。在日本,90年代以前,人们认为社会公益组织无多大必要,公共服务本应是政府的职责。到90年代中期以后情势大变,据统计,截至1996年10月1日,经政府认证的公益法人共有2.689万个,其中6815个为全国性组织。未经政府认证的组织有55.6万个。加上社区组织,则总数超过100万个[2]。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亚里斯多德.吴寿彭译.政治学(M).商务印书馆,1983.109—113

{2}马克思.论犹太人问题(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436—443.

{3}安杰—福尔默法治国家与市民社会的发展(A).中德行政法研讨会论文(C).1999.

{4}蔡岩红.李毅中:问题矿须停实关死(N).法制日报,2005—08—16(1).

{5}郑少华.公众参与:循环型社会参与机制之确立(Z).会议论文.

{6}民政部.二00四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三(EB/OL).www.mca.gov.cn.2005 06—30.

{7}詹萍萍.奥运志愿服务考验北京(N).参考消息:北京参考,2005—06—07(4).

{8}鞠靖.南京城建:在“辩论”中进步(N).南方周末,2005—06—02(B1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