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析WTO框架内的国际劳工标准
【英文标题】 International Labour Standards in the WTO Svstem
【作者】 宗泊谭振波【作者单位】 河北政法职业学院
【分类】 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中文关键词】 WTO;国际劳工标准;争取;中国立场
【英文关键词】 WTO:international labour’standards;dispute;Chinese standpoint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6)01—015—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151
【摘要】

回顾了WTO与劳工标准问题的历史渊源后,进一步分析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此问题持不同立场的原因。认为将劳工标准与WTO联系起来是必然的趋势,中国采取坚决抵制的态度是不可取的,中国应充分发挥其在WTO的地位,在维护本国利益的前提下,积极提出自己的观点和主张。

【英文摘要】

After looking back the history of the WTO and the labour standards.the author analyses the reason why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the developing countries have the different standpoint.The author considers that it is an inevitable tendency to link the labour standards with the WTO.It is unwise to reject the’tendency for China.We should bring our own point of view to protect our interes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9    
  
  

一、国际劳工标准概析

国际劳工标准[1]是一个极其宽泛的概念,不同的国际组织或国家基于不同的认识和理解,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一般认为,国际劳工标准是国际公约中规定的关于处理劳动关系以及与之相关联关系和确定劳动条件的原则、规则和标准。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和建议书是其主要来源。联合国和某些地区性组织通过的国际条约以及国际劳工组织章程、宣言和决定中的有关规定也是国际劳工标准的内容{1}。

作为调整和处理劳动关系的专门性国际组织——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即ILO),其采取的标准与国际认可的工人权益最接近,这些标准在国际劳工大会这一多边论坛中意见是一致的,并且一些主要的ILO公约得到了许多国家的批准{2}。因此,其所制订的国际劳工标准最具权威性和代表性。

根据ILO公约和建议书,国际劳工标准主要包括基本权利,就业权利,社会保障,工作条件,特殊群体、工种和部门的保护等内容。根据各种标准的内容和性质的不同,我们认为,可以将这些标准分为政治性的劳工标准和经济性的劳工标准两大类。

所谓政治性的劳工标准是指超越国家发展水平、为各国所能合理遵守的劳工标准,这些标准往往也是基本人权的重要内容,这主要是指基本权利,包括结社自由与集体谈判权、禁止强迫劳动、禁止就业歧视和废除童工四项内容。这四项标准有的称之为“核心劳工标准”(core labour standards),ILO称其为“基本劳工权利”(fundamental ILO rights),ILO在调整这四项核心劳工标准的若干公约中确定了九项公约,称为“核心公约”。

所谓经济性的劳工标准是指与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紧密联系,并对商品的成本产生直接影响的标准。其包括哪些内容没有统一的认识,一般认为除了政治性的劳工标准(或说核心劳工标准)以外的标准都可称为经济性的劳工标准,其中最低工资是比较典型的经济性劳工标准。

二、WTO体制内国际劳工问题的争议与立场分析

GATT/WTO是世界上最大的多边贸易组织,对各种贸易保护主义的削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并且十分关注劳工、环境等与贸易相关的领域。

1948年建立国际贸易组织的《哈瓦那宪章》中包含有公平劳工标准条款,后因国际贸易组织流产而暂时替代的GATT未包括有关劳工标准方面的条款,贸易与劳工问题被暂时搁置。

1995年新成立的WTO取代了CATT。新组织的诞生成为贸易与劳工问题讨论的新一轮起点。1996年12月在新加坡召开的WTO首届部长级会议通过的部长会议宣言将“核心劳工标准”作为新议题明确列入宣言23个内容之中,并放在了显要位置。1999年12月,在美国西雅图召开的第三次WTO部长会议上,发达国家与许多发展中国家针锋相对,结果西雅图会议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2001年11月多哈第四次WTO部长级会议宣言中再次重申了在新加坡会议宣言中发表的观点,认为“全球化过程中的社会标准问题应该由国际劳工组织负责”。通过对WTO与国际劳工标准的历史溯源可以看出,劳工标准问题在WTO中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问题,“没人否认核心劳工标准的重要性,但现在的问题是它和贸易的关系以及讨论这个问题的场合”。赞成者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反对者主要来自于发展中国家。两大阵营的立场和观点截然对立,针锋相对。

发达国家认为,第一,发展中国家其企业的竞争力因不遵守某些工时、安全、健康的规则和原则而得到增强,具有了一种不公平竞争的优势{3};第二,低劳工标准会使高标准国家向低标准国家看齐,出现“竞相逐低”(race to the bottom),发展中国家大量低劳工标准商品的输入,给发达国家的相关产业造成冲击,同时,由于发展中国家低工资的吸引,发达国家的资本大量输出,这就大大减少他们国家内部就业机会,使发达国家一些非熟练工人面临失业的危险;第三,从人类道义的角度出发,认为对使用童工和其他剥削劳工等情况应该给予道德上的关注,并且认为贸易制裁是最有效的手段。

与此相对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则反对将劳工标准纳入WTO。他们认为,第一,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低,具有劳动力成本低这一优势是一种自然现象,它所形成的比较优势是国际分工的基础,发达国家将劳工标准与国际贸易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为了抵消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比较优势,达到其贸易保护的目的;第二,针对发达国家所提出的保护人权的主张,发展中国家认为,最基本的人权是生存权和发展权,只有经济发展了,才能改善发展中国家的人权状况,如果通过WTO规则强制执行劳工标准,低劳工标准的国家将会受到制裁,而这只能会加剧贫困和推延工作条件的改善,所以发达国家坚持将劳工标准与国际贸易相连,其实质是西方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倾销其人权理念和价值标准的借口{4};第三,各种劳工标准在发展中国家劳动密集型出口产品相对竞争优势中不是重要决定量。经合组织(OECD)1996年发表了一份《劳动标准与贸易》的报告,报告的结论是无法证明这些标准与全球贸易表现(或者外国投资)存在着实际的联系(empirical link);第四,同样不遵守核心劳工标准会造成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观点也无法实际证明;劳动力标准是一个历史范畴,它受到社会生产力、科学文化、宗教、习惯等各方面的综合影响,各国应制定适合本国的劳工标准,实现本国福利最大化,西方发达国家所提倡的在全球人为地制定统一的劳工标准来消除劳动力成本的国际差异,不仅没有必要,也不符合各国的实际情况。

三、国际贸易与劳工标准关系的经济学述评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解决好劳工问题首先需剖析问题产生的经济原因。表面上,贸易很少涉及劳工权利问题,劳工权利的保护似乎与国际贸易无关,但实际上两者相互作用,息息相关。

(一)劳工保护对国际贸易的影响爱法律,有未来

从经济学上讲,劳动力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劳动力资源的流动、配置直接关系到世界贸易的首要问题——商品价格。商品价格的基础在于商品的成本,商品成本包括生产成本和销售成本,而二者都包含了劳动力成本。劳动力成本的经济含义是指维持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一切必要费用{5},而劳工权利保护的高低直接影响着这些费用的高低。具体来说,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不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劳工权利保护上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的一个重要表现在于它们在劳动成本上的差异。按照古典自由贸易理论,劳动成本的国际差异并不排除贸易的互利,与此相反,贸易伙伴的经济差异越大,从贸易中的获利越大。

(二)国际贸易对劳工保护的影响

国际贸易对劳动力保护既有正面影响,又有负面影响。

就正面影响来说,从国际贸易理论来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若根据比较优势从事贸易,都能得益于生产率相对较高的部门,而且每一国家的劳动者的状况也会随之得到改善,专业化和自由贸易使得世界物质产量增加,劳动者的整体实际工资会较贸易前有所提高。经济学家的一致看法是:国际贸易对一国的经济增长具有积极作用,然而作用程度的大小和影响的幅度却有所差别{6}。国际贸易会产生赢家和输家,无论进口国还是出口国,其赢得的利益都大于他输掉的损失,所以国际贸易可以使各国(进口国或出口国)增加净收益,从而增加一国的经济福利{7}。

从负面影响上看,发达国家的竞争优势在于资金和技术,当其极具竞争力的高附加值产品输入发展中国家后,会冲击后者的幼稚产业和受保护部门;而发展中国家的优势在于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其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也会对发达国家劳动密集型产业及其非技术工人的收入和就业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因此,萨缪尔森指出,在完全竞争的劳动市场上,非熟练工人会随着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的降低而面临失业或工资福利降低的危险。另外一种负面影响还在于劳动力成本的直接压制。贸易商在国际贸易中获取利润的手段有两种:一是降低商品成本;二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商品质量{8}。而降低劳动力成本也就意味着相应的劳工权利保护水平的降低。从这一角度看,在国际贸易中,特别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领域中,低劳工权利保护意味着高竞争力,因此,为了获取更多利润而刻意降低劳工标准的现象就会发生。

总之,从经济学的角度,劳工权利与国际贸易之间存在着关联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在现实中,贸易也许并不能使每个人的状况变好,开放国际贸易是一种扩大经济蛋糕大小的政策,但也许会使一些经济参与者得到的蛋糕小了。这就可以解释,关于贸易政策的争论总是如此激烈,每当一种政策创造了赢家和输家的时候,政治斗争就登上了舞台{3}。

四、WTO框架内国际贸易与国际人权的理论分析

贸易中的劳工保护既涉及到经济问题,又涉及到道德问题,所以在WTO框架内能否将贸易与劳工标准相挂钩的争议,实际是贸易与人权发生了制度性的联系(冲突)。贸易与人权制度性冲突的表现形式是多方面的,或者说是多层次的。其最浅层次的冲突是一种权利性的冲突。就WTO对权利的影响而言,它增加了新的权利、扩大了权利的效力范围以及提高了权利的保护标准,这自然会对维护人性尊严的人权权利产生深刻的影响。通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对人权来讲,WTO体制都是一个扩张甚至是侵略性的制度,而人权却是防御性的制度,只能例外地限制贸易自由。或者说,在WTO体制内,由于自由贸易被各成员方所崇尚,人权保护只能是在必要性和科学性的基础上,最小程度地限制贸易自由,因此,所有国内和国际的劳工标准(同时包括环境标准和公共卫生标准)都得向自由贸易让步。

关于如何解决这种冲突,主流的观点有三个:即效率优先论、人权优先论、例外平衡论[2]。作者赞成第三种观点。尽管全球贸易体制和人权体制存在冲突,但前者从一开始就注重协调和后者的冲突,并且通过设定“例外条款”,承认在特定情形下,如果保护人权等价值和贸易价值发生冲突,前者应当优先,以此有效地平衡了两者的冲突。所以迄今没有证据表明WTO表现出来的灵活性不足以保护人权。所以,自由贸易与人权保护间发生制度性冲突表明国际社会的法律制度间的极端分立与不平衡发展。在经济全球化出现之前,这种分立与不平衡发展对国际社会的进步的影响还不突出;而经济全球化空前发展的今天,国家间和国际法律制度间的传统界限已经被打破,这种冲突就越发地显著。因此,如何实现制度间的整合与互动,这可能是未来WTO研究的一个全新的方向。

五、国际劳工标准纳入WTO的可能性和必然性

针对以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种种激烈争论,并通过上述分析,作者认为,将劳工标准与WTO联系起来有其可能性和必然性。

1.首先是关于WTO的最高准则及管辖权限。我们知道,发展是WTO工作的一个最高准则。在这个层次上,对WTO规则、建议或者政策的检验不应该只看它是否“扭曲了贸易”,而更应当看它是否“扭曲了发展”{9}。发展是最终目标,而削减贸易壁垒只是一个手段,所以消除发展阻碍的需要应该优先于消除贸易阻碍的需要。但是,我们还应当认识到,除经济发展外,环境和可持续发展也是WTO的最终目标。如《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序言所述,“我们坚定地重申我们致力于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我们相信,支持和维护一个开放的、非歧视的多边贸易体制的目标与为保护环境和促进可持续发展而采取的行动是能够而且必须是相互支持的。”所以说,就非贸易议题引入WTO的争论,发达成员完全可以藉此予以争辩。WTO及前身GATT制定的贸易原则(比如非歧视、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等)都是建立在商品贸易基础上,而商品贸易的一项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曾庆敏.法学大辞典(Z).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925.

{2}陈建国.WTO的新议题与多边贸易体制(M).天津大学出版社,240.

{3}周长征.全球化与中国劳动法制问题研究(M).南京大学出版社。65,154.

{4}赵莉.国际贸易中劳工权利保护的法律问题研究(D).26.

{5}阚敬侠.世界贸易中的劳动法问题(J).中国法学,1996,(4):96.

{6}赫国胜。等.新编国际经济学(M).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83.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7}(美)曼昆.经济学原理(M).机械工业出版社,2003.154.

{8}张宁.世界贸易组织劳动力问题的法律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1997,(9):51.

{9}王峰,肖光恩.WTO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中的非贸易议题(J).人大复印资料.2004,(11).

{10}刘笋.关于“与贸易有关的问题”及WTO调整范围的若于思考(J).法商研究,2003,(5):48.

{11}刘光溪.多哈会议与WTO首轮谈判(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115.

{12}刘超婕.全球化与中国劳动法制问题研究(A).苏州大学2002年硕士论文(D).14.

{13}李明甫.WTO中劳工标准之争的由来(J).劳动保障通讯,2000,(4):36.

{14}陈建.国际贸易与劳工标准——世贸组织焦点问题探讨(J).国际贸易问题,2000,(6):20.

{15}(美)Robert J Carbangh.国际经济学(M).机械工业出版社,2002.18.

{16}缪剑文.世贸组织劳工标准之争及其法律评析(J).国际贸易问题,1998,(12):46.

{17}周少青.论三重框架下的劳工标准问题(J).河北法学,2004,(11):1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