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弱势群体权利法律保护的理论逻辑
【英文标题】 the Theoretical Logic of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the Vulnerable Group's Right
【作者】 吕建高【作者单位】 南京工业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弱势群体;应然逻辑;实然逻辑
【英文关键词】 the vulnerable group;the logic as it ought to be;the logic as it i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6)01—010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106
【摘要】 弱势群体是指在社会生活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人群的总称。在当代中国的社会转型期,该群体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对弱势群体的权利给予法律保护是政府的义务。应然逻辑从制度、价值、伦理和效用等方面要求政府必须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实然逻辑要求政府建构以宪法为核心、立法为基础和司法为手段的弱势群体权利网络化的法律保护体系。
【英文摘要】 The vulnerable group refers to these who are in the disadvantaged conditions in social life.In the period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 in modern China,the existence of the group is unavoidable.It is the duty of the government to offer her legal protection to the right of the vulnerable group.The logic as it ought to be requires the government to protect the right of the vulnerable group in such aspects as institution,value,ethics and efficiency.The logic as it is requires the government to frame the network of legal protection to the right of the vulnerable group,which is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protection as its core,legislative protection as its foundation and judicial protection as its mea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34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生活发生了几次重大转向: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向;经济制度从单一的公有制向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转向;分配制度从单一的按劳分配向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转向;政治体制从高度集中向民主化、法治化转向,政治民主生活逐渐建立与完善,特别是在党的十五大明确提出了“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并在随后写入宪法修正案;社会本身也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迈进;同时,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中国政府成功地在本世纪初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一系列的转型过程一方面带来社会的巨大进步,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本身的分化和各种利益的重组。弱势群体的产生就是这一过程的必然产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弱势群体是现代文明演进过程中制度性因素的牺牲者[1],是改革成本的主要承担者。因此,对弱势群体的权利给予法律保护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文拟从政府为什么以及如何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两个逻辑层面展开法理上的分析。

一、应然逻辑:政府为什么要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

弱势群体的存在是普遍的现象,但其在中国社会转型期的存在又具有自己的特殊性。从制度、价值、伦理和效用等方面分析,政府都具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对弱势群体的权利给予法律保护。

(一)制度原因:客观事实

在我国现阶段,社会的急剧转型加速社会分化,产生贫富两个阶层,导致弱势群体的存在,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在很大程度上,弱势群体是社会转型过程中制度的主要牺牲品,是社会制度设计、政策、利益的分配机制的调整造成的,与整个不合理的社会结构密切相关。这具体表现为:其一,经济体制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新技术的运用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使就业机会相对减少,产生了大批剩余职工,大量的工人下岗,使失业人口数目剧增,新的弱势群体产生。据有关资料显示,1994年我国登记失业人数为467.4万人,登记失业率为2 8%;而到2001年底,失业人数达到681万人,登记失业率为3 6%[2];其二,城市化的推进,导致农民土地的丧失,农村劳动力大量剩余,很多人“被迫”进城打工。据不完全统计,到1996左右的高峰时期,我国农村劳动力外出的人数大约有7000万人,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15%。这部分人进入城市后,无论是其生存、发展,还是基本的社会保障都处在弱势的地位,处在城市化的边缘地带。其三,中国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必然带来竞争的加剧,既包括就业市场的竞争,也包括行业之间的竞争,新的弱势群体出现不可避免。据国外预测,加入WTO,中国会有4000万人变换工作,农业可能会减少1000万的就业机会,国有企业还会有2000万人下岗,非公有制企业在调整中也可能会影响1000万人的就业,大量失业人员的出现在所难免{1}。其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客观上也导致弱势群体的存在。该政策的设计初衷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帮助大家共同富裕,从而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然而,问题在于,一部分在充分享受了政策的优惠富裕之后,并没有很好地带动大家共同富裕。相反,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最后,一些现有的制度也客观上造成弱势群体的存在,如户籍制度、就业制度、社会保险制度、社会救助制度、教育制度、分配制度等。

必须说明的是,笔者在此并非否认社会转型过程中制度安排本身的科学性、合理性、进步性,及其对社会发展的巨大促进作用。事实上,自改革开放以来,这些制度安排在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等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是有目共睹的。笔者意在说明,弱势群体的存在与这些制度安排有着必然的联系。弱势群体是体制转型中社会代价的承担者,因此,从逻辑上看,政府有责任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

(二)价值原因:正义诉求

正义是现代法治的重要价值。正义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如何处理好弱势群体的权利保护。任何社会的资源是有限的,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占有不等的份额是客观存在的不平等。对经济和社会活动中的弱者,如果法律不加以适当保护,一个社会就失去了起码的正义基础,难以长久安定地发展下去{2}。所以说,追求正义是政府保护弱势群体权利的理论价值诉求。任何社会制度的价值基础都应该是正义。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义的一般观念是:“所有社会基本善——自由和机会、收入和财富及自尊的基础——都应被平等地分配,除非对这一些或所有社会基本善的一种不平等分配有利于最不利者。”{3}这就是说,社会正义的一般观念要求社会的基本权利和利益分配(社会基本善)臻于公平合理,首先是保障每个人平等的自由权利,以保证每个人在人格和尊严上的平等不受侵犯;其次要给每个人以公平竞争的机会,以便促进人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减少不平等的差别;最后,如果社会出现不平等,就必须把它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即一种不平等的后果必须对每个社会成员,尤其是社会最不利者带来最大的利益{4}。可见,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为如何解释当前社会的不平等以及如何解决这些不平等提供了思考的路径,为我们如何解决当今中国社会转型期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提供了理论上的支撑。

(三)伦理原因:以人为本

社会发展的目的是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既包括人的自身发展,也包括为人的发展而提供的各种条件。人是万事万物的尺度,人始终是目的而不能仅仅作为手段。因此,把人作为社会发展的目的,要求我们的理论和实践都要以人作为出发点和最终归宿。我国政府对这一点有充分的认识,并努力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各种条件。毛泽东同志根据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明确阐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继承和发展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并把“三个有利于”作为衡量工作得失成败的标准;江泽民同志顺应时代的发展要求,创造性地提出了“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在新时期,我们在更深的理论高度提出了科学的发展观和建立中国的和谐社会。笔者认为,所有这些理论的基础和根本出发点都在于以人为本,处处体现政府对人的根本关怀。政府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正是在人类终极意义上符合了历史发展的潮流,符合了人类生活的最高道德准则{5}。此外,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国家有责任保护弱势群体的权益,以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从而实现人的价值,谋求社会共同进步。这关系到改革的成败和社会的稳定。最后,保护弱者和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是人类文明的标志,是人类道德意识的体现,是对政府的道德要求。

(四)效用原因:追求效率

从理论上看,保护弱势群体权利的力量来源有三:政府力量的保护、社会力量的保护、弱势群体自身力量的保护。笔者认为,在当今中国的社会转型期,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只能依靠政府力量发挥主导作用,辅之以社会力量和弱势群体自身力量的保护。这样,才能发挥对弱势群体权利保护的效用最大化。这是因为,与政府力量相比,社会力量还显得相对薄弱。政府和社会的整合模式有四种:强政府和强社会、强政府和弱社会、强社会和弱政府、弱社会和弱政府。传统文化的自然积淀导致了中国政府与社会的整合模式是强政府与弱社会。因此,政府理应发挥主导作用。而且,目前我们的社会支持体系对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还不完善,一些制度设计还不充分。另一方面,弱势群体自身的特点,如经济上的贫困性、生活质量上的低层次性、承受力的脆弱性、社会生活的边缘性、政治上的弱性等都决定了其依靠自身的力量无法改变目前的现状,只有依靠外力才能从根本上加以改变。毫无疑问,这种外力的主导力量应该是政府。

二、实然逻辑:政府如何对弱势群体的权利进行法律保护

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方式多种多样,如政策保护、精神支持、道德援助等。但要从根本上保护弱势群体的权利,笔者认为,只能求助于法律。这是依法治国的必然要求,体现了宪法

夫妻本是同林鸟

和法律的公平原则,也体现了法律的正义本质。完善弱势群体权利的法律保护体系,对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人权保障、法治建设等都有着基础性的意义。

(一)宪法保护:核心

弱势群体权利的宪法保护,是指通过宪法明确规定弱势群体所享有的基本权利,从而对弱势群体的权利提供保护。这是弱势群体权利法律保护的根本方式,具有最高的效力,处于弱势群体权利法律保护体系的核心地位。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发展,宪法在社会生活中所起的作用日益凸显。因此,对弱势群体权利的保障决不仅仅是普通法律的任务,宪法更要发挥积极的作用,使其所确认的基本权利得到全面、充分的实现,使宪法真正成为“权利的保障书”。

应该说,我国宪法对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有充分的体现。例如,宪法4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要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国家和社会保障残疾军人的生活……。国家和社会帮助安排盲、聋、哑和其他有残疾的公民的劳动、生活和教育”;第46条规定公民的受教育权;第48条规定妇女的权利;第49条规定妇女、老人、儿童的权利。除此之外,一些宪法性法律也对弱势群体权利的保护作出了特别规定,如《残疾人保障法》(1990年)、《未成年人保护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夫妻本是同林鸟
【注释】                                                                                                     
【参考文献】 {1}丁伟明.加入WTO对弱势群体的影响(J).求实,2003,(6):189.
{2}朱应平.论弱势群体权利的宪法司法保护(J).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03.(3):70.
{3}罗尔斯.何怀宏,等译.正义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292.
{4}戴桂斌.正义究竟是什么:公平、权利还是美德(J).襄樊学院学报,2001。(5):5.
{5}崔建周,白海彦.伦理学视角下政府救助弱势群体的原因分析(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04,(8):36.
{6}李占华.弱势群体权利保护的宪政关怀(J).人大研究,2003,(12):24.
{7}覃有土,韩桂君.略论对弱势群体的法律保护(J).法学评论。2004,(1):62.6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3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