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数字遗产的法秩序反思
【副标题】 以通信、社交账户的继承为视角
【英文标题】 Reflection on the Legal Order of Digital Heritage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munication and Social Account Inheritance
【作者】 杨勤法季洁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
【分类】 继承法
【中文关键词】 数字遗产;社交账户;服务协议;权利界定;继承争议
【英文关键词】 digital heritage; social accounts; service agreement; delimitation of rights; inheritance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9)02-0074-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74
【摘要】

数据在不断资产化的过程中形成了诸多徘徊在法秩序边缘的产物—“——数字遗产”便是通信秘密与人格权博弈中衍生的焦点。较之于“传统遗产”,“数字遗产”具有虚拟性、期限性、占有双重性等特征。“通信、社交账户”作为重要的数字遗产,是网络实体的显性代码,承载了个人隐私、用户财产与人格等多重属性,故此,对于其背后继承问题的探讨更需要审慎把握。文章试图通过社交媒体的服务协议及隐私协议的分析来探讨当下通信、社交账户的基本属性认知,并基于此深入探究通信、社交账户继承的争议解决。

【英文摘要】

In the process of continuous capitalization of data, a lot of products hovering on the edge of the legal order have been formed -"digital heritage" is the focus derived from the game between communication secrets and personality rights. Compared with traditional heritage, digital heritage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virtuality, duration and duality. As an important digital heritage, "communication and social account" is the explicit code of network entities, which carries multiple attributes such as personal privacy, user property and personality. Therefore, the discussion on the inheritance behind it needs to be handled carefully. This paper attempts to explore the basic attributes of communication and social accoun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service protocol and privacy protocol of social media, and based on this content, to further explore the dispute resolution of communication and social account inherit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6550    
一、问题缘起:数据与案例引发的思考
  (一)数据:庞大用户数目背后的岁月消亡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成熟,网络延展度与便捷度更为显著,愈来愈多的人群选择通过注册通信、社交账户(以下简称“社交账户”)来参与当下的网络狂欢,分享新时代下的技术盛宴。社交账户在虚拟网络中替代着用户自身进行言论表达,从而形成了虚拟环境中的第二人格。然而,社交账户具有“分离属性”,其基于自身的电子技术性与用户的生理活动存在割裂,即当用户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时,社交账户并非即刻改变存续状态。故而,以“社交账户”为内核的“数字遗产”不断衍生,其背后引发着关于继承问题的探讨。并且随着用户注册数量的日益膨胀,这一问题愈发显著。
  Facebook和微信作为两类用户量庞大的社交媒体,二者日常的用户流量变化和用户年龄层次化发展,清晰地揭示出网络时代背景下岁月留置的数字遗产问题。Facebook目前是世界用户量最多的社交工具,根据Facebook2018年的季度报告显示,2018年4月平均每秒钟有5个Facebook账户被创建;截止2018年9月Facebook的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到22.7亿人次[1]。但是与庞大注册数量相伴而行的是生命变幻周期造成的死亡加剧:2011年Facebook的美国用户约40.8万人死亡,全球用户约178万人死亡{1};2012年美国约58万Facebook用户去世,全球约289万用户去世[2]。技术信息的代码介质剥离于用户体征的自然存在,注册账户在这一过程中逐渐成为网络环境中的遗留物,与此同时,众多的死亡数字背后隐含着相关账户继承问题的持续探讨。
  图1我国微信老年用户数量变化趋势图
  从用户年龄层次发展的变化分析,将易于捕捉用户老龄化的趋势延展,由此反映时间流逝背后的账户继承与发展问题。立足于我国微信这一大型社交媒体数据,自2015年至2018年微信老年用户数量变化趋势明显(如图1所示):虽然在2015年时,微信老年用户数量仅占总用户量的约1.70%[3],其比例较于年轻用户比例显著较低,但是立足于上亿量的微信用户人数,老年用户数量也已经达到近300万;2016至年2017年变化级距最为显著,随着微信功能的进一步完善以及智能手机年龄多元化普及,此期间老年用户数量实现飞跃性增长,从768万用户数量突破5000万{2}。截至2018年9月,微信55岁至70岁用户达到6100万{3}。随着时间与年龄的进一步推移,目前的用户群体老龄化程度将不断加深,更多用户群体将步入自然生理末期,由此将产生一个全新且庞大的用户数目停滞问题。
  与此同时,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引发我们的思考:一旦账户持有人死亡,其拥有的社交账户是否能够作为数字遗产遗留给继承人?其中账户内容是否可以公开给相关继承人?庞大注册用户数目背后是隐形的岁月消亡问题,更是自然的生命循环折射于网络的伦理与法学思考。
  (二)案例:国内外“社交账户继承”争议表1国内外相关案例汇总

┌─────┬──────────────┬────────────────┐
│国家   │案例            │争议焦点            │
├─────┼──────────────┼────────────────┤
│美国   │雅虎邮箱账户继承案     │邮箱账户及内容个人隐私性探讨  │
├─────┼──────────────┼────────────────┤
│德国   │Facebook账户及电子记录继承案│通信秘密是否可以继承      │
├─────┼──────────────┼────────────────┤
│中国   │QQ号码及邮箱账户继承案   │QQ号码所有权的归属争议     │
├─────┼──────────────┼────────────────┤
│英国   │Apple ID继承案       │Apple ID的遗嘱继承条件     │
├─────┼──────────────┴────────────────┤
│共性   │1.争议率先发生于运营方与用户继承人之间            │
│     ├───────────────────────────────┤
│     │2.数字遗产(社交账户)的法律定性存在争议            │
│     ├───────────────────────────────┤
│     │3.内在体现于继承与个人隐私的冲突矛盾             │
└─────┴───────────────────────────────┘

  社交账户继承问题在现实社会中不断显现,国内外相关案例及其处理也体现出问题的相似性和集中性。早在2004年,美国发生数字遗产第一案,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Justin在伊拉克战争中死亡,其父亲向雅虎公司要求希望获得儿子的账户,以下载其存放在雅虎邮箱中的照片等珍贵文件。雅虎公司回应称:“雅虎邮箱的规则是保持账户的私密性。”双方就此诉诸法院,最终,密歇根遗嘱检验法院命令雅虎公司将Justin存放在其邮箱上的文件刻录在光盘上返还给其父亲。
  “Facebook”案是德国发生的数字遗产案例。2012年,原告的女儿在柏林的一座地铁站受列车碾压死亡。死者母亲要求Facebook使其能够查阅女儿在Facebook账户中的活动和通讯记录,但Facebook出于对死者通讯秘密保护的考虑拒绝了这一要求。经过柏林州中级法院、柏林州高等法院与柏林州高等法院的审判,2018年7月12日宣布Facebook向原告开放死者的账户。
  2011年11月,沈阳市的王女士向腾讯公司索要亡夫的QQ号密码,以获取QQ邮箱中两人从恋爱到结婚期间的大量信件和照片。然而,腾讯公司以QQ号码并非用户的个人财产,其所有权归属腾讯公司为由拒绝。由此引起了“数字遗产”这一概念在中国普及和热议,且围绕着“数字遗产”的界定和继承等相关问题引发了业界的广泛讨论。
  在英国,数字遗产的纠纷则发生在苹果公司与用户的继承人之间,JoshGrant在其母亲去世后试图获取母亲生前使用的一部iPad的AppleID和密码,然而因“ActivationLock”的防盗限制,JoshGrant无法获取这部iPad的ID和密码。因此,虽然JoshGrant在母亲的遗嘱中获得了这部iPad的继承权,但却因遗嘱中未交待iPad的ID和密码而无法使用它,最终导致其与苹果公司就此事件的纠纷。
  可以看出,社交账户的存在不仅仅是用户“个人电子化人格”的代表,其背后更包含着超越财产性物质的价值所在:自身生活的记录以及亲人对其逝去的追思。在四起案例中,用户的亲人最先选取与社交账户的运营方沟通,但是案例中的四家公司无疑均对于该要求做出了拒绝的回应,因而导致对于社交账户继承争议的进一步关注和升级。对于运营公司拒绝的理由,主要概括为两方面:其一,用户对于账户不具有所有权,仅仅具有使用权,故账户无法成为可继承的内容;其二,公司出于对用户个人隐私和通信秘密的保护考虑,拒绝公开账户内容。因此,文章将主要分析社交账户与用户之间的权利纽带,以及隐私与继承冲突下的合理考量。爬数据可耻
  (三)文章论述的一个限定及结构安排
  “社交账户”是文章内容开展的主体词语,也是文章论述数字遗产法秩序反思的着眼点。在已有的多篇数字遗产及社交账户的研究中,不乏出现作者将“社交账户”与“社交账号”混为一谈的现象,在论述过程中时常将二者交叉使用,造成分析中的混淆。事实上,二者并非完全等同,而是一种包含关系,“账号”是“账户”一个重要的要素,“社交账户”不仅包含“账号”内容,更是用户在社交平台发布的文字、图片以及通信消息的集合体,因此本文选取“社交账户”这一主体词并作出明确限定,为后文的研究奠定基础,以减少词语殽杂造成的困惑。
  基于对上述数据和案例的陈述,文章指出多起案例共同的争议焦点:1.社交账户的权属问题;2.账户继承直击的隐私冲突。后文将继续围绕两点内容进行展开,针对权属问题的探讨,文章立足于本土法治土壤选取国内两大社交媒体(微信及微博)的“服务使用协议”,通过分析揭示当下国内运营方对于“通信、社交账户”权属内容的主要态度,指出在此权属认定下所产生的继承矛盾与冲突,最终落脚于数字遗产的法秩序反思。
  二、权利探讨:“使用权”抑或“所有权”?
  在网络化日益增强的时代,社交账户成为日常工作、生活学习的重要媒介,微信、QQ、微博等社交媒体成为人们沟通的重要桥梁,也成为获取资讯、分享生活的多元化途径。囿于不同的社交媒体的性能特征,拥有多种社交账户的用户不在少数,随着便捷性和个人偏好性的叠加选择,部分账户被日常使用,部分账户被逐步舍弃。但是,无论常用账户或者非常用账户,其内在信息都包含着用户的个人喜好、照片、定位等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和信息,尤其是在用户逝世后,两类账户的内容安全性与信息的公开性是否受到限制值得思考。是否从注册之时起,用户就掌握账户的所有权?抑或从始至终用户对于社交账户仅仅拥有使用权,真正的所有权人是运营方?根据我国《继承法》对于遗产范围界定的范畴,两种情形的继承思路将大为不同,因此权利的实质探讨是进一步对于社交账户继承问题思考的基础,也是文章对于上述案例所反映的争议的回应。
  (一)社交媒体“服务协议”中的权利界定
  基于本土化法秩序土壤的思考与探讨,文章选取腾讯公司推出的微信以及新浪公司推出的微博这两大国内社交平台进行分析,通过二者“服务使用协议”及“信息保护政策”等内容的比较,来揭示当下国内社交账户与用户之间的权利纽带,并基于此引发更深入的权利与继承内容的冲突与导向。
  微信用户在注册之时会在软件的提示下阅读《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腾讯服务协议》及《微信隐私保护指引》,并勾选“同意”选项最终实现新用户的成功注册。在《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之中软件规定了微信账号的权属,第七条“主权利义务条款”7.1.2规定“微信账号的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完成申请注册手续后,仅获得微信账号的使用权,且该使用权仅属于初始申请注册人。同时,初始申请注册人不得赠与、借用、租用、转让或售卖微信账号或者以其他方式许可非初始申请注册人使用微信账号。非初始申请注册人不得通过受赠、继承、承租、受让或者其他任何方式使用微信账号。”7.1.5中规定“用户注册微信账号后如果长期不登录该账号,腾讯有权回收该账号,以免造成资源浪费,由此带来的任何损失均由用户自行承担。”由此看出腾讯明确规定了微信用户对于微信号仅仅拥有使用权,并且用户不得将账号以继承形式供非初始申请注册人的第三人使用,并且长期不登录的账号将面临回收风险,联想用户逝世的背景之下,其相关亲属将面临难以获取账户内容的困境。
  与此同时,在第九条“知识产权声明”中,9.3内容指出“你使用本软件及服务过程中上传、发布的全部内容,均不会因为上传、发布行为发生知识产权、肖像权等权利的转移。与此同时,你理解并同意腾讯为实现产品目的,对你发布的特定公开非保密内容(如“视频动态”和“自拍表情”)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予以存储、向有关用户播放、供有关用户获取及再次使用等。”在账户发布的公开非保密性信息部分,微信作为运营方甚至可以获取相关内容进行再次使用。
  相较而言,微博虽然并未对继承内容进行明确规定,但是通过协议内容的分析,微博用户对于微博昵称或账号也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 NathanLustig.2.89m Facebook Users Will Die in2012, 580, 000 in the USA.https://www.nathanlustig.com/s=2.89m+Facebook+Users+Will+Die+in+2012%2C580.

{2}许倍.“微信55岁以上老年用户数达5000万2.7%老年人会屏蔽家人”.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726/16407984_0.shtml.

{3}陈宁.“6100万,微信老年用户增长22%”.http://wap.51ldb.com/ldb/node37620/n46061/u1ai419809.html.

{4}林旭霞.虚拟财产权性质论[J].中国法学,2009(1):88-98.

{5}孟勤国.物权二元结构论[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83.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6} Charles Blazer , The Five Indicia of Virtual Property , Pierce Law Review, Vol.5, No.1, 2006:137-161.

{7} Andrade, Norberto Nuno Gomes, Striking a Balance be-tween Property and Personality: The Case of the Avatars, Journal of Virtual Worlds Research, Vol.1, No.3, 2009:4-53.

{8} Charles Blazer , The Five Indicia of Virtual Property, Pierce Law Review, Vol.5, No.1, 2006:137-161.

{9}戴昱.论数字遗产继承的相关法律问题[J].法律适用,2012(5):87-90.

{10}王国强,狄伟杰.我国数字遗产继承现状研究[J].情报科学,2012(1):44-48.

{11}郑琳.数字遗产继承问题探析及对策[J].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15(8):11-14.

{12}胡安琪,李明发.网络平台用户协议中格式条款司法规制之实证研究[J].北方法学,2019(1):53-62.{13}陈树琛.信息保护“被同意”不能“一而再”[N].安徽日报,2018-1-9(05).

{14} Entrustet Acquired by Secure Safe . https ://www.nathanlustig.com/2012/04/16/entrustet -acquired-by -securesafe/.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65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