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论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性
【副标题】 以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保护为视角
【英文标题】 The Legal Subjectivity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AI Products
【作者】 许春明袁玉玲
【作者单位】 上海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上海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
【分类】 人工智能【中文关键词】 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著作权;权利归属
【英文关键词】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egal subject; copyright; ownership of rights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9)02-0001-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1
【摘要】

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保护的核心问题就是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性问题。以现有法律为认定标准,人工智能不具法律主体资格,其生成物不构成作品;抛开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性,人工智能生成物符合作品构成要件,可以认定为著作权法上的作品。现有技术条件下人工智能不具有法律主体资格,未来超人工智能也不应具有法律主体资格。基于激励理论,人工智能生成物应当受著作权法保护,其核心问题是权利归属,著作权应归属于开发者、所有者或使用者。

【英文摘要】

As for the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AI products, the core issue is the legal subjectivity of AI. Based on the existing laws, AI does not have the qualification as legal subject, and its creations cannot be regarded as works. Re- gardless of the legal subjectivity of AI, AI creations satisfy the constitutive requirements and can be identified as works according to the copyright law. AI does not have the qualification as legal subject under the existing technical conditions, and supe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the future should not have the qualification as well. Based on incentive theor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products should b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law. The core issue is the ownership of rights, and copyright should belong to developers, owners or us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6553    
一、人工智能的主体性决定了人工智能生成物的作品认定
  (一)以现有法律为认定标准:人工智能不具法律主体资格,其生成物不构成作品
  从实然角度,以现实的法律作为认定标准,著作权法对作品的认定明确规定了作者主体要件。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条规定:“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外国人、无国籍人的作品根据其作者所属国或者经常居住地国同中国签订的协议或者共同参加的国际条约享有的著作权,受本法保护。”可见,依照著作权法规定,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其创作者需要有法律上的主体资格(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即创作者的主体资格是创作物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前提条件之一。简言之,“作品”必须是人类的创作成果{1}。在著名的猕猴自拍照案中,美国法院就认定猕猴不是《美国版权法》意义上的“作者”,因而相关自拍照不受美国版权法保护{2}。
  人工智能并非自然人,也不具有法律拟制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主体资格。因此,依据现有法律规定,以人工智能生成物为完成的最终呈现者,其并不能被认定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不受现有著作权法保护。此观点并非我国独有,美国国家版权局在其工作手册中也特别说明,版权局不会登记由机器独立完成,且缺乏任何人为创造性投入或参与的作品{3}。不论国内还是国外,创作物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都对创作者的主体身份给予了极大关注,这既是传统法律理论的根基所在,也是科技发展与传统理论的冲突所在。
  (二)抛开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性:人工智能生成物符合作品构成要件,可以认定为著作权法上的作品
  抛开现有著作权法律规定的约束和思维局限,可以从应然角度评价人工智能生成物是否应该被认定为作品。人工智能不具有法律主体资格,那么在相同内容源自于人类创作的情况下,该内容在表现形式上是否构成作品?[1]我国《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文艺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创造成果。作品反映作者的思想情感及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一种以语言文字、符号等形式所反映出的智力创造成果。只要作者的思想观点等内容通过一定方式独创性地表达出来,不论是何种形式,均受著作权法的保护{4}。
  1.人工智能生成物在外在表现形式上能反映一定的思想情感或认识
  从现有技术角度而言,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力还没有达到具有人类思想或者近似人类思考的程度。一些媒体新闻在宣传新型机器人时,宣称某些机器人有了近似于人的思维,例如首个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索菲娅。索菲娅在面对记者提问“你会毁灭人类吗?”这一提问时,回答了“是的,我会毁灭人类。”然而,在面对另外一些随机提问时,索菲娅机器人颇有些答非所问。可见,让人类颇为忧心的“毁灭人类”的言论,其实不过是设计团队的提前设定,而且设计团队自己也承认索菲娅目前并没有自我意识,没有思想和情感。索菲娅机器人被授予了“公民”身份,但在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层面,索菲娅并没有很大的突破,这也是证明了对其授予“公民”身份也不过是一场借着人工智能由头的炒作行为{5}。
  目前技术水平下的人工智能并不能自主进行思考,但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生成物不能反映一定的思想情感或者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仅从人工智能生成物的外在表现形式评判,其与传统作品没有实质性区别,均是一类对一定思想情感或者认识的表达。两者可能的区别在于生成物所反映的是谁的思想情感和认识。传统作品所反映的是人类作者的思想情感和认识;人工智能生成物所反映的人工智能的思想情感还是人工智能设计者或者所有者的思想情感?这本身还有待研究探讨。因此,抛开人工智能的主体性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在外在表现形式上能反映一定的思想情感或认识。
  2.人工智能生成物在外在表现形式上也能符合独创性要求
  所谓独创性,指作品是独立构思而成的属性,作品不与或基本不与他人的作品相同,即作品不是抄袭、剽窃或篡改他人的作品。对此,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解释是:独创性是指作品属于作者自己的创作,完全不是或基本不是从另一作品抄袭来的{6}。对于人工智能生成物而言,并不存在抄袭的主观动机;对于其生成物的个性而言,抛开人工智能的主体性问题,以适用于传统作品的个性判断标准进行判断,不排除人工智能生成物符合个性标准。不能因为人工智能生成物不能完全符合独创性标准,进而完全否定其具有独创性的可能性。其实,人类的创作物也并不总是具有独创性,并非所有的创作都能享有著作权法上的保护。人工智能生成物不具有主观上的抄袭,个性认定又是需要个案认定,因此,人工智能生成物具有符合独创性要求的可能。综上所述,抛开人工智能的主体性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在外在表现形式上是能够符合作品的全部构成要件的,即从应然的角度而言,其中部分生成物可以被认定为作品[2]。
  二、人工智能被拟制具有法律主体资格的可能性
  已有一些文献探讨人工智能应该具备法律上的人格[3]。也有部分国家起草了以机器人为主体的法律文件,探索在制度层面认可人工智能的人格属性[4]。
  但就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而言[5],人工智能并非真正的智能,还尚未发展到需要法律人格的程度,因为智能的内核是“主体的自由”以及主体对这种自由的自我认知和主动应用{7}。
  (一)现有技术条件下人工智能不具有主体资格
  就现有技术而言,虽然人工智能在某些结果层面已经表现出了一种高级智能,但不代表其满足拥有法律上主体地位的要求。目前人工智能的形态也仅仅只是一种高级的算法。虽然他的产出不直接受到人的控制,但也并不是人工智能独立的思想指导下而完成的成果。人工智能生成物的产出究其根本,是人类和机器合作的产物。人类没办法操控到直至作品最后产出,人工智能没办法理解整个过程及其背后的含义,而人类本身编辑了程序,却也无法清晰得知程序的运行,以及最后得出既定目标的缘由。
  Prisma[6]是一款曾经在网络上很火的修图软件,可以将输入的图片变换成多种风格。这种风格的转变不同于其他修图软件,只是在画面上增加一点点滤镜效果,而是人工智能在后台学习了某些知名的画家或者艺术流派的作图风格,将输入的照片进行风格性的大转变。从技术角度说,就是把一张输入图和选择的风格图在CNN(卷积神经网络)中进行分层处理,迭代到最后一层,即输出了具有输入图内容以及风格图特征的一张新的图片[7]。该修图软件的创始人Alexy Moiseenkov也给出了解释,Prisma的服务器上主要有三张人工神经网络,每一张网络背后是不同的算法和任务,通过人工智能持续学习绘图大师和主要流派的艺术风格,把照片在一张空白的素描基础之上,根据不同画派风格重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不同于以往机器对创作行为的介入方式,如今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方式和结果,是能够独立抓取相关素材并以一定创造性的方式加以重新表达,而不再局限于对信息的抓取和整合{8}。人工智能似乎脱离了仅仅作为工具而存在。人工智能能够在没有预先设定的情况下,因其内置的“机器学习”,可以通过主动学习来解决问题{9}。但作为编程者,在人工智能输出结果之前,也并不能准确的预测出最后的输出结果是什么。但是即使编程者不能完完全全地预测,但是运用该软件,输入相同的图片,选择同一个效果,最终出现的结果是一致的。这种相同的输出,说明虽然编程者不能完全把握最终出现的效果,但是人工智能会一以贯之地运用其神经网络学习到的内容对输入内容进行编辑。因此,这种人工智能产生的效果,依旧是在按照最初设定时候的程序在完成效果,而不是因为人工智能任何一点的所谓的“主观”的因素。相同的输入最终会得到相同的输出,就是一种纯粹的技术手段。主观上给人认为是“人为”创作的结果,并不代表着人工智能在真实地创作。这种看似人工智能创作性的表达最多也只是基于数据库数据加工的一种选择。
  目前技术条件下的人工智能不应该认定为具有法律主体资格。现阶段人工智能在内容产出更多是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内容生成的过程也不属于一种创作行为。“如果说工业化时代的机器(无论是不是人形的)所取代的只是人的一部分体力劳动,那么作为工业化升级版的人工智能则是这个过程的自然延伸,它旨在取代人的一部分脑力劳动。”{10}虽然并不能预见到具体的产出,但是人工智能产出的具体内容最终的依据依然是最初的设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迁,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五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23.

{2}王迁,论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在著作权法中的定性[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5):154.

{3}熊琦,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认定[J].知识产权,2017(3):4.

{4}吴汉东,知识产权法(第六版)[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46-47.

{5}张盖伦,遭遇“大神”质疑,索菲娅会“凉凉”吗[N].科技日报,2018-1-15(8).

{6}许春明、张玉蓉,知识产权基础(修订本)[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8:24.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7}金观涛,反思“人工智能革命”[J].社会科学文摘,2017(11):32.

{8}熊琦,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认定[J].知识产权,2017(3):4.

{9}熊琦,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认定[J].知识产权,2017(3):6.

{10}郑戈,人工智能与法律的未来[J].公民与法,2017(10):79.

{11}安东尼·吉登斯、斯科特·拉什,自反性现代化[M],赵文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74.

{12}梁志文,论人工智能创造物的法律保护[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5):162.

{13}张平,关于“电子创作”的探析[J].知识产权,1999(3):13.

{14}梁志文,论人工智能创造物的法律保护[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5):159.

{15}袁曾,人工智能有限法律人格审视[J].东方法学,2017(5):5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65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