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体育赛事直播节自的版权问题析论
【作者】 丛立先
【作者单位】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体育赛事直播;版权归属;体育赛事网络视频直播;广播权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4
【页码】 9
【摘要】

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保护,应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结合个案的具体情况来分析权利内容,确定权利归属,认定是否侵权,而不可能类型化,更不能随意创立新规则。对于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未来的我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则应该作出必要的调整,以适应新技术对于版权制度的挑战。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7416    
  
  体育赛事版权直接关系着体育赛事组织者的收入。体育赛事组织者的收入来源包括电视直播(包括转播,下同)收入、赛事门票收入、赞助商与合作伙伴收入、赛事相关授权产品的开发收入等。其中,电视直播收入所占的比重最大,对于有影响力、受众需求很大的大型体育赛事来说尤其如此,有时占比可以达到总收入的40%。体育赛事的电视直播收入的关键在于版权(或者类似版权的权利)运营。一般说来,体育赛事版权竞争性谈判项目包括赛事公共信号制作服务报价、赛事境内电视版权竞购、赛事境内新媒体版权竞购、赛事境外全媒体版权竞购等。[1]当前,体育产业发展迅速,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问题日益突出,最近法院对于体育赛事网络视频直播节目相关案件的裁判[2]亦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争议。应该说,无论是学术界,还是实践领域,对于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问题存在着一定的误区。
  一、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可版权性
  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制作,大致包括如下几种情况:1.由赛事组织者自行统一制作赛事直播节目;2.由赛事组织者委托第三方的赛事节目制作方统一制作;3.赛事组织者提供信号和画面(通常由赛事组织者的固定机位拍摄),由赛事播出方编排制作;4.赛事组织者授权赛事播出方进入赛场,提供必要的物质、技术支持,由赛事播出方自行架设拍摄机位,制作直播节目。应该说,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制作过程中包括了多种民事权利,包括物权、信息财产权、知识产权等,在大众传播层面和体育赛事组织者的章程中都着重强调了上述权利中的版权。那么,根据体育赛事制作出来的体育赛事直播节目到底有没有版权呢?
  获得版权保护的前提是构成版权法上保护的作品。作品的构成要件包括两点:1.具有独创性;2.能以有形形式复制。复制性在这里不存在争议。对于独创性,版权法要求的标准很低,既包括低度的创新性的独创,也包括低度的编排整理上的独创。体育赛事本身是体育竞技比赛,并不是版权作品,但对体育赛事进行了编排加工的赛事节目,则达到了版权法上对于作品的构成要求。在体育赛事的报道中,赛事节目制作者要从大量的图像、摄像角度和特技效果(如特写、慢镜头和重放镜头)中进行选择、加工和编排,使声音、解说、画面融为一个整体,从而在视觉上达到赛事节目播放的标准,满足受众的视听享受。
  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整体的体育赛事直播节目可以构成汇编作品。汇编作品的构成既可以是受版权法保护的作品及片段,也可以是不受版权法保护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体育赛事直播节目汇编的是不受版权法保护的体育竞技比赛,其内容(比赛画面)的编排选择体现了一定的独创性。当然,如果体育赛事直播节目中加入了相对独立的赛事评论,则有可能形成相对独立的以口头语言形式表现的口述作品。需要注意的是,体育赛事直播节目不同于体育赛事画面,每一个相对独立的赛事画面并不能成为版权法保护的作品,它属于体育竞技动作,是版权法保护的例外情形,本质上区别于受版权法保护的杂技艺术作品,即杂技、魔术、马戏、滑稽等通过连续的形体和动作表现的作品。
  二、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归属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体育赛事直播节目,不同于一般的媒体节目,其核心的利益攸关方包括体育赛事组织者、赛事节目制作方和赛事节目播出方。通常情况下,赛事节目播出方需要取得体育赛事节目的版权权利人的授权方能进行直播,即所谓的“购买赛事版权”。实际上,商业竞购中的体育赛事“版权”,是一种包含了知识产权在内的“信号传输权”,这种信号传输权控制在体育赛事组织者手中,赛事节目制作方取得授权后,利用信号传输权当中包含的比赛内容,结合传播技术的应用形成了体育赛事节目,从而形成了版权。由此,按照版权法关于授权创作作品的基本规则,如果体育赛事组织者和赛事节目制作方就实际创作完成的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归属有明确约定的,从约定;没有约定的,版权由进行了实际创作的赛事节目制作方享有。
  现实中,体育赛事组织者的章程往往都规定有版权条款,例如《国际足联章程》在“比赛和赛事的权利”章节中规定:“国际足联、其会员协会以及各洲足联为由其管辖的各项比赛和赛事的所有权利的原始所有者,且不受任何内容、时间、地点和法律的限制。这些权利包括各种财务权利,视听和广播录制,复制和播放版权,多媒体版权,市场开发和推广权利以及无形资产如会徽及其他版权法规定的权利。”对于此类权利声明条款,因其规定于体育组织的章程中,所以只能约束该体育组织的会员单位,并不能约束和对抗第三方。所以,如果体育赛事组织者与赛事节目制作方不存在版权归属的协议,并不能依据此类章程当然地认为权利归于赛事组织者。并且,该类章程的规定也不能与被请求保护国的法律(主要是版权法)相冲突。
  需要注意的是,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制作者既可能是体育赛事组织者,也可能是受委托的独立第三方,还可能是赛事节目的播出单位。如果是体育赛事组织者,则版权权利归其所有;如果是独立的第三方或赛事节目的播出单位,则依据版权归属协议或依法进行。其中,在赛事节目的制作单位兼具播出单位的情况下,如果该类主体是广播组织(广播电台、电视台),那么该广播组织既可以享有版权,也可以享有邻接权:广播组织合法获取信号,自行组织制作的广播电视节目,形成的是版权权利;依据合同取得播放授权或者依据法定许可进行播放,就其播放的节目形成邻接权(相关权)。邻接权又称作品传播者权,是指作品传播者对其传播作品过程中所作出的创造性劳动和投资所享有的权利。邻接权与版权密切相关,又是独立于版权之外的一种权利。按照我国现行著作权法,邻接权主要是指出版者的权利、表演者的权利、录像制品制作者的权利、录音制作者的权利、电视台对其制作的非作品的电视节目的权利、广播电台的权利。[3]
  三、体育赛事网络视频直播节目的版权问题
  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问题原本就不简单,互联网及视频技术的发展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互联网传播的便捷性使得网络视频产业发展迅速,其中,体育赛事的网络视频直播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一种常见的文化娱乐现象,这种文化娱乐现象的消费核心虽然仍然是体育赛事直播节目,但因为传播主体的身份界定使得问题具有相当的特殊性。
  网络广播组织不是版权法保护的广播组织。回顾版权制度的发展史,广播组织伴随着广播技术的发展,呈现出一种不断扩张的趋势。1961年制定的《罗马公约》第3条第1款(6项)只将广播组织定义为无线广播组织,那是因为当初广播技术只限于无线广播。随着有线广播技术的出现,一些国家开始在版权法中保护有线广播组织。1974年,《卫星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741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