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美国的国家实验室
【英文标题】 National Lab of the U.S.A.【作者】 刘阳
【分类】 科技法学【期刊年份】 2000年
【期号】 2【页码】 11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518    
  
  美国联邦政府拥有720多家实验室,包含1500个独立的R&D设施。这些机构的建立旨在完成联邦机构的使命,比如国防、农业发展、疾病治疗,食品生产和科学及工程研究。联邦实验室及其设施是美国R&D体系中的第二大部分,从事价值约250亿美元或美国全部R&D工作的大约14.4%。它们从事大约全部基础研究的18%,全部应用研究的16%和全部技术开发的13%,总共雇佣lO万名科学家和工程师。联邦实验室在规模、使命、组织机构和管理上均存在很大的不同。多数规模较小,且技术领域窄。拥有技术和资源能力从事技术转让的仅有100多家实验室,包括美能源部下的全部多目标实验室,国家航天局(NASA)的大部分野外中心,农业部的研究设施和国立卫生研究院以及国家标准技术局的实验室。
  一、联邦实验室管理的三种类型及其R&D开支
  多数联邦实验室为政府拥有和运营的设施。通常用英文缩写GOCO表示。其雇员和管理者均为政府雇员。第二类设施被称为由联邦资助的研究与开发中心(FFRDC),它们根据联邦政府的要求和在国会的授权下设立,由合同单位管理,其大部分设施属于合同单位所有。FFRDC的雇员和管理者不是政府职员。此外,FFRCD中有一部分实验室由政府拥有,由合同单位运营,它们被称为GOCO。多数COCO实验室由能源部管理。
  由于GOCO实验室和FFRDC中心多在政府的人事和合同体系之外运行,因此不受很多GOCO实验室规定的限制。而由于这种特殊地位,FFRDC常常被委托去完成需要迅速启动的新的联邦研究与开发计划。
  联邦实验室将二分之一的经费用于研究与开发。如1994年,COCO实验室和其内部设施共获得172美元,FFRDC中心获得额外56亿美元。GOCO则从56亿中获得43亿,其它FFRDC得到13亿。
  二、联邦实验室按照使命的划分
  ·国防 国防实验室包括为军事服务的实验室,以及能源部的三大核武器实验室。
  ·国防部实验室 国防部和海陆空三部共拥有和运行81个GOCO实验室。在1994财年,国防部和其支撑机构共支持了价值356亿美元的R&D活动,但仅有88亿或总投资的25%由这81个实验室完成。绝大部分工作由外部的私人公司、大学和FFRDC中心完成。国防部支持的基础科学主要通过大学来完成,其自身的实验室主要从事探索开发性工作。
  冷战结束后,国防部的实验室面临日趋被削减的压力。近几年,空军和陆军部对其实验室结构进行了调整,组建了一些超级实验室。但是真正被关闭和砍掉的实验室和设施仅占极少数。
  能源部的三大军事实验室是联邦实验室中规模最大的。虽然经费已经有所削减,但是各实验室的年R&D总开支仍近10亿美元,雇佣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均在几千名。虽然面临着体系过于宠大的挑战,但是由于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管理核武器库的新使命,这些实验室不大可能遭到削减。
  ·民用实验室
  能源部 除三大军事实验室外,能源部还管理7大多目标实验室。它们是最大的GOCO实验室。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国家标准技术局 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国家标准技术局是GOCO实验室,雇员3200人,均为联邦雇员。此外,每年有1200名访问学者被吸引到那里工作。1994年,该局R&D预算的46%被用于支持内部的研究工作,几乎余下的全部经费被用于支持私营企业的R&D。
  国家航空航天局 国家航空航天局内部的R&D工作在其10个野外中心进行。除喷气动力实验室(JPL)为GOCO之外,其余均为政府拥有和运营的实验室。这些野外中心从事该局R&D工作的二分之一。除从事研究外,这些中心的一个重要职能是管理其合同单位,多是航空航天公司。这些公司从事该局资助的R&D工作的一半。
  国立卫生研究院 国立卫生研究院隶属于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由24个独立的研究所、中心和部门组成,1994年的总预算为100亿美元。1992年,联邦政府支持全国生物技术R&D的经费的80%的由该院拨出。该院仅保留政府全部拨款的11%支持自身实验室的工作。
  农业部 1994年,美国农业部用于R&D的总开支是14亿美元,其中9亿用于支持内部的研究工作,4.5亿支持美国高等院校的研究工作。该部农业研究服务局从事内部R&D工作的三分之二,并负责管理一些建立悠久的联邦研究设施。
  三、联邦实验室的技术转让机制
  近年来,联邦实验室在整个国家研究工作中的作用不断地被重新考量。关于国家实验室未来的核心问题是,国家安全使命在调整它们研发预算方面的重要作用。冷战的结束已经向国防部实验室以及能源部下属武器实验室及其任务承包者提出了新的问题。此外,冷战的结束也已经逐步削弱了支持公立研究与开发活动的政治共识。一些研究项目不断增长的开支与增加税收的矛盾也给进一步提高国家实验室的预算水平带来一定的压力。近些年来,大多数联邦实验室的预算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而且这种趋势将会持续下去。
  与这种趋势相比,在八十年代初期,政府鼓励联邦实验室扩大它们的研发活动。由于七十年代后期生产力增长的减缓,以及后来的来自国外的高技术企业带来的竞争压力,联邦实验室的任务之一是改进美国企业的技术水平。1980年出台的Steveson—Wydler法案给联邦实验室增加了技术转让的职能。
  从开发的技术而言,联邦实验室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包括开发的技术将最终被私营企业应用的实验室,比如农业研究中心,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标准技术局,以及能源部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这些实验室的技术转让有时被称为“垂直”方式。第二类指开发的技术多被联邦政府所用,从其转让出的技术多采用“平行”方式,即以产品或源生品出现。这方面最典型的实验室是国防和能源部的武器实验室。虽然后者并不以发展商业技术为目标,但是开发出的很多技术具有商业应用价值。
  技术转让主要是以转让技术许可证和合作开展R&D来实现。转让许可证是联邦实验室向企业转让技术的传统方法。合作研究与开发也可导致转让技术许可证。自1980年以来,联邦实验室与外部各界签署的非排他许可证转让数量和技术转让收入有明显增加。1994年,能源部占联邦政府全部非排他许可证转让数量的四分之三和排他许可证转让的二分之一。但从收入总量来说,国立卫生研究院在联邦各机构中名列前茅。
  在联邦技术转让法和合作研究与开发协议规定(CRADAS)出台之前,联邦实验室就已根据不同的法规与私营部门开展了合作。到1992年,联邦实验室与私营部门签署的二分之一的协议是以CRADA方式进行的,其中大多签署于1987年CRADA出台之后。1994年,估计有3500个政府与私营合作协议,其中能源部的数量最多,占总数的二分之一。相比之下,CRADA有几方面的好处。首先,它给予联邦实验室保护任何在协议下产生的思路和发明的权力;其次,它允许联邦实验室向私营伙伴提供人员和设备。CRADA既可以帮助联邦机构完成研究任务,同时又可以支持私营部门实现其目标。
  ·新起动或派生公司 在过去15年中,在能源部的带动下,从联邦实验室至少派生出250家新技术公司。其中有很多由前联邦雇员建立,被应用的技术也来自联邦实验室。当离开实验室时,他们同时也带走了思路和技术。与这些新起动的公司,联邦实验室一般接触不多,主要是怕引起利益冲突。不过近年来这种态度有所变化,变化最大的是国家航空航天局。
  ·信息传播 在过去几十年中,联邦政府围绕开发的技术建立了一些大型综合数据库。最大的数据库现由商业部国家技术信息服务局运营管理。该数据库提供15万个在研项目和由美国与外国政府联合进行项目的情况以及经费方面的信息。国家航空航天局管理着最大的技术咨询的信息网。该网由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5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