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关于我国公司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构建的思考
【英文标题】 Consideration on Founding the System of the Appraisal Right of Corporation's Dissenters in China
【作者】 谢乃煌【作者单位】 嘉应学院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公司;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 Key words:corporation;dissenters;the appraisal right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4)01—0072—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1
【页码】 72
【摘要】

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作为一种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中其理论和实践均已较为成熟的制度,在我国《公司法》中尚无反映。参照各国(地区)有关立法理论,构建我国的公司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势在必行。

【英文摘要】

The system of the appraisal right of dissenters,which is mature relatively in the west,has not been stipulated in the law of corporation in china.In the light of the theories of legislation of other countries and regions,it is urgent to found our country’s system of the appraisal right of dissent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728    
  一、问题的提出
  案例:甲系注册资本为1800万元的华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董事长。华建公司成立时效益良好,但自1996年以来,效益急剧滑坡。1997年2月,在股东年会上,甲提出与某鞋业进出口公司合并,理由是该公司隶属于外经贸部,且效益一直不错,与其合并可拓宽公司外贸业务渠道,改善公司经营效益。该合并方案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2/3以上多数通过。但乙、丙、丁、戊等4位股东认为,与该鞋业进出口公司合并前景并不乐观,该公司经营方面存在许多隐忧,故不同意合并。在合并方案通过后,乙、丙等4位股东向公司提出退股要求。甲认为,《公司法》明确规定,股东出资后不得抽回其股本,故乙、丙等人只能向外转让其所持股份,不得退股。纠纷遂起。
  本案涉及的即是公司合并过程中的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问题。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the appraisal right of dissenters)又称异议权、估价权、异议估价权、解约补偿权或退出权,是指股东大会作出对股东利益关系有重大影响的决议时,对该决议表明异议的股东,享有请求公司以公平价格收买其所持有的股份,从而退出公司的权利。
  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源于美国,现已被英国、加拿大、意大利、德国、西班牙、日本、韩国以及欧盟等国家(地区)和国际性组织立法所采纳,成为公司实务中的一大景观。我国现行《公司法》并未规定这一制度,但公司实践已对此提出了迫切要求。应实践之需,证监会(证券委、国家体改委)在其颁布的《上市公司章程指引》(以下简称“《指引》”)和《到境外上市公司章程必备条款》(以下简称“《必备条款》”)中确认了类似的制度,但与前述国家(地区)、国际组织立法相比,尚存在颇多缺陷。在我国《公司法》的修改正紧锣密鼓进行的背景下,研究这一问题具有特殊的意义。
  二、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的理论基础  (一)期待权理论
  期待权理论来源于“公司契约说”。早期的公司法学者认为,公司是以公司章程这一契约化载体为中介组合而成的股东之间、股东与公司以及股东(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契约。有关公司的组织结构、股权结构、章程条款等重大文件均系该契约的当然内容,对于该契约的全面、实际履行,每一位股东均有期待的权利和利益。换言之:
  “一个特定的公司总是有自己的一系列特征,如果一个人在某个公司购买了股份,他就有权期望自己作为这个公司的投资者的身份得以延续,无论谁都不能强迫他变成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企业的投资者。”{1}
  正如在Wright v.Oroville,Sliver & Copper Mining Corporation一案中的法官所主张的那样:
  “股东的权利包括不可侵犯的要求公司继续从事商业经营———如同公司在过去所做的那样———的权利。”{2}
  因此,股东一旦加入某公司,即可合理地期待该公司按其加入的状态运行下去,公司结构、章程条款等均不得未经其同意擅自更改,否则,即会导致其期待权的落空。当公司考虑其经济环境而必须改变策略时,必须对享有期待权的股东给予适当的救济,股东评定补偿权是此种重要的救济手段之一。
  (二)衡平理论
  在19世纪以前,基于前述期待权理论,各国(地区)对于公司重大事件的变化均采用“全体同意规则”,即凡系有关公司合并、分立、收购、章程的修改以及全部或重要资产的出售等重大变化,均须全体股东一致同意,方能行动。十九世纪下半叶,为使公司能灵活地经营决策,为多数股东谋求最大利益,“全体同意规则”逐渐为“资本多数决原则”所取代。即有关公司重大事务的决策,仅需公司简单多数或2/3以上表决权同意即可。例如,美国特拉华州1899年公司法案规定,如公司得到2/3股东的书面同意,即可实施兼并行动。{3}
  “资本多数决原则”可以弥补“全体同意原则”过于僵化而导致公司经营低效率的缺陷,但其最大的弊端是可能衍生“多数资本的暴政”,从而在增强公司经营效率的同时,对少数派的异议股东造成压力、贬损公平。为维护法律意义上的公平,各国纷纷赋予异议股东以评定补偿权,使得不愿意接受多数股东决策的弱势投资者能获得公平补偿。因此,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具有衡平法上的紧急救助功能。正如德国Wiedemann教授所认为的那样:
  “在这种情况下,解约补偿权作为一项紧急救助措施,考虑到了双方的利益;大股东可以实现其计划;小股东则保留退出公司获得补偿的权利。如果某股东只拥有微不足道的股份,公司基础的变化不会因为其持有、保留异议而受阻,但该股东有权重新支配其投资。”{4}
  (三)团体的可分解性理论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按传统大陆法系国家(地区)公司法理念,股份公司是一种典型的资合公司,其股东大会的运作贯彻“资本多数决原则”,股东即使有异议,亦不得请求公司收买其股份,而只能以“用脚投票”的方法在证券市场上抛售股票,退出公司。这是因为,学者认为:
  股份公司与合伙企业等人合企业最大的区别在于其资合性,即不容许投资人退股或退还出资。如果允许异议股东行使评定补偿权,不但会加重公司的财政负担,而且会使“股份公司合伙化”,此与传统公司法之本质相违背。{5}
  但是,当公司的经营结构和营业政策发生重大变化时,证券市场上的理性投资者可能会拒绝意欲退出者“用脚投票”。这样,异议股东势必被强留于公司,形同坐牢。那种认为股东可以通过证券市场成功实现退出的理论就成了“空想的理论”。基于此,有学者主张以“团体的可分解性理论”取代僵化的“股份公司的资合性理论”,从而为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的构建奠定了另一理论基础。该理论认为:尽管股份公司强调资合因素,但其本身亦系特定股东为实现特定的目的而构成的人合团体,股东构建该团体的共同意愿无法避免事过境迁、人事已非的待遇。故有拉丁法谚云:“没有团体是永远的”,“任何人皆不负有违反其个人意旨,而留于团体中之义务。”因此,对于本于私法自治而构建的团体,应适用“合则来,不合则去”的原则。在公司基于多数决议而将发生结构或营运政策的重大变化,法律自不能强迫异议股东继续留在结构和权利已发生改变的公司之中。{6}
  由此,赋予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也就顺理成章了。
  (四)经济分析法学理论
  按有些国家(地区)早期的公司立法,若公司内部存在某种不公平的损害,致使公司和股东之间的关系陷入僵局,公司无法开展有效经营,股东加入公司的期待权和利益亦可能落空,则该股东可以诉请法院强制公司解散。美国zllinois和Pennsyvania州1933年公司法最早对此进行规定,其后英国1948年公司法案和美国1950年标准商事公司法亦作出了类似规定。然而,强制公司解散救济主要适用于某些具有合伙性质的公司,对资合公司并不普通适用,尤其是,从经济分析法学的角度观察,此种救济是一种过于严厉和成本高昂的补救措施,过多采用,不仅不利于股东权益的保护,而且亦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因此,在股东遭受不公平行为损害的情况下,英美法庭往往会放弃解散救济,而是采取其他一些替代性的合理措施来指导、规范和调整公司事务。异议股东的评定补偿权即是此种替代性措施之一。
  因此,从经济分析法学的角度而言,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当建构在对异议股东的各种救济性措施的成本———效益分析基础之上的。
  三、各国(地区)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的立法体例
  就立法体例而言,各国(地区)有关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的代表性模型主要有两种:
  (一)集中型立法例
  即在有关立法(主要是公司法)中专设一章集中规定各种类型的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此以美国《示范公司法修订本》为代表。该法第十三章设为“不同意见者的权利”,共分三部分(不同意见者的权利以及取得对股票的支付、行使持不同意见者权利的程序、股票的司法估价),以14个条文集中规范了包括公司合并的各种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的问题。
  《特拉华州公司法》亦采集中型立法例,在该法第九章“合并与联合”中,专设一节“估价权利”,以12个条文对异议股东的评定补偿权进行了规定。
  (二)分散型立法例
  即在有关立法的不同章节多处规定异议股东的评定补偿权,此以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的规定较为典型。该法首先在第五章“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三节“股东会”部分,以3个条文(即少数股东之股份收买请求权、请求收买股份之期限及价格、股份收买请求权之失效)对公司合并以外情形下的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作出了规定;其次,该法又在该章第十一节“解散及合并”部分,以一个条文专门规定了公司合并时的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
  四、我国公司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的构建
  (一)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的现状及其缺陷
  在我国,公司异议股东评定补偿权制度当处于萌芽阶段,现行《公司法》对该制度并无任何规定,只有《指引》和《必备条款》这两个规范性文件中有零星规定。《指引》第173条规定:
  “公司合并或成立时,公司董事会应当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反对公司合并或者分立的股东的合法权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罗伯特·C·克拉克(著),胡平(译).公司法则(M).北京:工商出版社,1999.

{2}{3}徐明,郁忠明.证券市场若干法律问题研究(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4}{6}梁慧星.民商法论丛(第12卷)(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5}李哲松(著),吴日焕(译).韩国公司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7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