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警告民”案件的法理分析
【作者】 温辉【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学院
【分类】 行政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国家职务关系、公务员、民事赔偿、行政赔偿、警察权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4
【页码】 33
【摘要】

“警告民”是一种新型案件,对此我国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本文通过法理分析,对这类案件的可诉性提出质疑,认为“警告民”案件不但缺乏法律根据,不符合民事诉讼的要件,而且也与国家职务关系理论、平等原则、公平原则以及国家公安机关的职能相违。因此,这类案件在法理上难以成立。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9403    
  一、问题的提出
  据报载,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最近审理了三起“警告民”案件。三起案件案情相似,均由治安案件引发。其基本案情为:执行维持治安任务的民警,在执行公务、阻止当事人违法行为的过程中,被违法当事人所伤。违法当事人因阻碍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被检察机关以妨碍执行公务犯罪提起公诉。几位受到伤害的民警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其中两起通过调解已达成民事赔偿协议,民警得到赔偿;另一起调解未成功,法院尚未作出判决。目前,这类案件在我国的法律、法理上都没有明确的规范和界定,司法实践中也少有,案由难以确定,因此按照报纸报道,笔者将“警告民”案定义为:警察在执行公务过程中,被妨碍公务的违法当事人所伤,在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警察提出民事赔偿诉讼的案件。警察执行公务时被违法当事人所伤,是否可以提出民事赔偿,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在法理上,有如下问题值得探讨:1、作为被害人的警察,其经济损害是否存在;2、警察执行公务时,其身份是否是民事主体;3、警察获得民事赔偿是否公允;4、国家利益是否得到维护。
  二、“警告民”案件中警察的经济损害是否存在
  我国人民警察法2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
  作为传统行政权之一的警察权,在社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从摇篮到坟墓,每个人都离不开警察权;并且警察权作为消极行政,为了确保人身安全与生命,有时也要求采取积极的措施,如特种行业许可证的颁发、交通民警维护交通秩序等,与人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特别是治安警察,所从事的工作与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更为直接,不但辛苦且又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国人民警察法40条开弓没有回头箭规定:“人民警察实行国家公务员的工资制度,并享受国家规定的警衔津贴和其他津贴、补贴以及保险福利待遇。”同时该法第41条规定,人民警察因公致残、因公牺牲或者病故的,其本人或者其家属享受同现役军人及家属同样的抚恤和优待。警察在执行公务中受伤,享受公费医疗或保险。
  本案中作为原告的警察因公受伤,按照我国法律规定,享受公费医疗。因此,就警察个人而言不存在经济损害的问题。至于其中一位警察的眼镜被打坏,而要求赔偿被打坏的眼镜,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按照1984年8月公安部、劳动人事部联合颁发的《关于吸收人民警察的规定》的规定,被吸收为人民警察的人员,要符合“身体健康、机警敏捷、体型端正……裸眼视力一般在1.0以上”的身体条件。笔者认为,特别是从事治安管理的治安警察其视力的好坏直接影响其工作的效率与质量,视力不好的人员是不适合充当治安警察的。如果,该警察的眼镜是近视镜,那么公安部门明知其视力不好而让他从事治安外勤工作,就应该对其执行公务过程中眼镜受损承担补偿。如果,该警察所配戴的眼镜不具有矫正功能,只是平镜或墨镜,则其受损的眼镜就不应得到国家的补偿,这样他就存在实际的经济损害。存在实际经济损害是否意味着就一定能够得到赔偿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三、警察是否是民事主体
  附带民事诉讼,即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是指法院在审理被告人犯罪行为的同时,根据被害人或检察机关的提起,一并审判由该犯罪行为所造成损害的民事赔偿的诉讼活动。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虽然与刑事诉讼案件一并审理,但并不改变其民事诉讼的性质。民事诉讼是解决民事纠纷所适用的程序。据此,“警告民”案件成立的基本前提为这类案件是普通的民事争议。否则,即使警察的经济损害存在,如果他不是民事主体,也不能成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
  公民按照公务员条例的有关规定,符合条件,经法律程序被任用为国家公务员,即与国家生成国家职务关系。某人一旦进入国家行政机关序列,他就具有了双重身份;一为国家公民;二为国家公务员。他以不同的身份行使的行为,所产生的效力和责任是完全不同的。具有公务员身份的人只有以公务员身份实施的行为才是执行公务的行为,他以公民身份实施的行为不认为是执行公务的行为。本案中,警察的行为无疑为公务行为。警察执行公务的行为为国家行为,那么他们与违法当事人间的关系,在当事人行为尚不构成犯罪时是行政法律关系;在当事人行为构成犯罪时则是刑事法律关系。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不平等主体间的关系,而不是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如果认定两者的关系为民事法律关系,即是确认警察当时的身份为公民。这不但与警察在执行公务时的实际身份不符,而且也制造了矛盾:警察不是在执行公务,而仅仅是一个普通公民,那么被告的行为就不能认为是妨碍公务犯罪。
  那种认为警察和一般人一样,享有自我保护的权利,他们的权利受到伤害后,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来寻求赔偿的观点。不仅是对公务员双重身份理论的忽视,也是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片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北大法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94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