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寓教于审的少年刑案审理模式
【作者】 张凌颖【分类】 刑事诉讼法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3
【页码】 2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2128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惩办与教育相结合的立法原则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少年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中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应注重“教育、挽救、感化”的宗旨,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多年来将此寓于审理少年刑事案件的全过程,通过大胆的实践、总结、再实践,不仅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庭审教育方法,即“寓教于审”,而且不失时机地将“寓教于审”工作向前向后延伸,初步形成了以下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审理少年刑事案件的司法模式。
  追根寻源的分析教育
  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必须亲自品尝,要想审理好少年刑事案件,有针对性地提高庭审中“教育、感化、挽救”失足少年的力度,必须进行社会调查,追踪少年以往的成长轨迹;寻找罪错的主、客观原因;瞄准教育的感化点;策划教育挽救的有力措施。实践中,我们深深体会到《北京规则》第16条规定的审理少年刑事案件实行判前社会调查报告制度,《若干规定》第20条规定的审判人员在开庭中应当进行必要的社会调查,对少年法庭的工作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未成年人其固有的生理、心理特点和认知、感知、辨别事物能力的不足,以及家庭、学校、社会环境等多方面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熏陶,勾勒出了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各自不同的生活习惯、生活目标、道德品质观念和行为规范准则,乃至形成其特有的各不类同的成长轨迹。这一时期的少年,由于他们的个性、心理特征尚处于未成型的、可塑性较强的阶段,因此,人生观、道德观、法制观等都显得似懂非懂,朦朦胧胧,一旦受到来自家庭之学校、周围环境或社会任何一方的各种引导不当、教育不力、不良因素等影响或侵袭,偶遇机会或被人唆使就会走上罪错的歧途。除少数外,未成年人罪错一般历史较短,主观恶性较浅,在教育、感化得法的措施下,挽救其悔过自新的成功率较大。近年来,社会调查成了少年法庭“教育、感化、挽救”失足少年的必经程序。少年法庭受理案件后,通过向地区、家庭、学校及少年最信赖的人或最好的朋友、同学等各方面全方位地了解失足少年的生活环境、个性智能、兴趣特长、优点劣处、行为规范、遵纪情况及教育和接受教育的情况等等,找出失足少年的思想、行为的演化过程。据统计,由于家庭教育不当或教育失控居未成年人犯罪诸多因素之首。如失足少年毛×共同盗窃一案,在预审时,他供述的盗窃数额远比实际参与的盗窃数额高。他与同监人说,随便判多少年刑无所谓,反正不想回家。毛×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反常的心理状态,几次提审无果。经社会调查才得到了答案。原来毛×幼年时父母离异,后随父亲生活,对父亲不检点的生活很反感,曾几次到里委、派出所求助,怎奈其父亲一如既往,在反对无力的情况下,毛开始游荡在外,到同学家过夜,直至伙同他人在外多次盗窃。摸清了毛×从失去家庭信任感到厌倦家庭,乃至宁愿多判刑也不愿早日回家等内心深处不愿吐露的心病后,这就为寓教于审奠定了基础。随后,少年法庭将“自强自立”作为寓教于审的重点,并通过各种途径将少年毛×改由其母亲监护,使其解除了心灵隐患,增强了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信心。
  不同类型的分类教育
  不同类型的少年刑事案件,各有其特殊性,因此少年法庭逐渐意识到,进行少年刑事案件的分类审理,开展有针对性的分类教育已势在必行。据统计,少年刑事案件主要以盗窃、抢劫、敲诈勒索、伤害、性犯罪为多见,这些不同案件之间除了犯罪动机、手段、危害程度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外,上海籍少年和外埠少年之间也有一定的差别,主要表现在:
  盗窃案件,上海籍少年一般由高消费观念、小偷小摸等不良行为演化而来;外埠少年一般由于环境的巨大变化,心理、思想准备不足,消费观念的转变和见钱眼红导致犯罪,也有个别少年由于一时找不到工作,为生活所迫而致。上海少年以共同作案为多,大多事先有盗窃目标;外埠少年以单独作案为多,没有预先的目标,多为一时起意,发现目标,立即实施。
  抢劫、敲诈勒索类案件,这类案件多发生于上海籍少年,大多是以强凌弱、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地进行抢劫、敲诈,且作案动机简单幼稚,常带有游戏性、刺激性甚至恶作剧性。外埠少年则以主观恶性明确的抢劫、敲诈为主。
  伤害案件,明显有别于成年人案件之处是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并无过结,更不曾有冤仇,有的还是好朋友、好同学,也有的彼此并不曾相识,仅为一句话或偶然琐事冲动,一时失手而致。这些少年有的属于主观性强,较偏激,易冲动;另一类则固执,倔强,平时少言寡语。
  性罪错案件,也与成年人的此类案件有则。这类失足少年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对异性产生生理上的好感,如遇不适当的环境,或观看黄色淫秽书刊、影视等,原有的好奇心理逐渐转变为模仿、跃跃欲试的探摸心理,在缺乏性知识和法律观念差的情况下,极易造成罪错。这类案件中,上海籍的男性失足少年为多,外埠则以少女为钱财而被害为多。
  对于上述不同类型案件,如不具体分析,开展针对性教育,显然不能起到“教育、感化、挽救”之目的。实践中,少年法庭主要采用分类教育的方法,即除了进行上述兼有的教育内容外,对各类案件均根据其不同特性,附以各有侧重的教育。
  盗窃案件,着重揭示不劳而获思想的腐朽性和盗窃作案给社会带来的严重危害性的教育;解决贪图他人钱财,或高消费的价值观念。如失足少年杨××连续7次在某大学寝室实施盗窃,涉及100多名学生,造成校园学习、生活的不安定,产生了极坏的影响。为此,少年法庭组织了题为“莘莘学子和盗窃少年”庭审教育活动,当被害人述说被窃学生大多来自农村和山区,为立志建设家乡,节衣缩食千里迢迢到上海求学、想不到在这文明大都市的校园中却屡屡被窃,有的被窃学生只能将一日三餐改为两餐,以致引起血糖偏低昏倒在课堂上。在莘莘学子求学心切和自己不劳而获思想的对比之下,少年杨××震动了,深深地低下了头,再三恳求法定代理人帮助如数退赔赃款。在他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之后,几次给被害人写信,一再表示忏悔之意。
  抢劫、敲诈勒索案件,着重挖掘分析失足少年的作案动机;解决失足少年因思想、心理、行为偏差导致的犯罪。如失足少年陈××、谈××、王××抢劫一案。陈××的抢劫心态,是因为年幼时曾被大少年欺负过,为报复而设想转换角色,重演幼年时的一幕;谈××是陈××的好朋友,为了满足刺激的欲望,设想小同学对着自己哭求,会有一种趾高气扬的“风度”;王××的抢劫心态,多是为了“帮助”同学赔偿因打伤他人而需要的医疗费。不同的作案动机,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一次得手,连连作案,最终构成了我国刑法严厉打击的抢劫罪。对于这类因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多欺少而犯抢劫罪的失足少年,我们认为不同于刑法意义上的抢劫犯罪。类似这样的“强索”案件,应注重“双保护”的原则,即《北京规则》提出的,注重保护青少年合法权利和注重保护社会秩序。因此,对失足少年作案动机的挖掘分析是“教育、挽救、感化”这类失足少年的前提、其次才能根据各个案件的失足少年在思想、心理、生理、行为等方面的不同偏差进行不同的矫治和教育。此外,对抢劫、敲诈勒索类案件、根据刑法严厉打击的指导思想,着重加强社会危害性和应受惩罚性的法制教育。
  故意伤害案件,着重道德品质、素质修养、互相尊重等方面的教育;解决唯我独尊、不肯吃亏、缺乏爱心等不良思想和习惯。如少年许×系回沪知青子女,由于语言、环境、经济等方面突如其来的变化,又缺乏家长的正确引导,从一个活泼、性格外向的孩子,一下子如掉进了深渊,变得压抑、孤独,带有怪僻心态,把自己封闭起来,置身在老师、同学之外。一次,因同学出言不逊,即用自来水管猛击该同学头部,致使对方造成重伤。诉讼中,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赔偿人民币12万元。许×的父母因从新疆回沪无正常工作,又求借无门,急得其父心急如焚,不幸患了脑中风半身不遂。少年法庭虽然经过千辛万苦,通过各种渠道和社会力量圆满地审结了该案,但是,矫治失足少年许×那固执、怪僻、唯我独尊的心态,则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教育活动,二步步沟通许×的心灵,如设法使其回到学校,感受老师、同学的关心爱护;为其寻找工作,通过接触、了解并认识社会;在失足少年中开展“奉献一片爱心,融会人间真情”捐助活动,使其体验到人与人之间的真博和爱心;还有参加成人意识教育活动,使其认识到自我价值和人生的真正价值。
  性罪错的案件,前期着重以解除失足少年思想顾虑、畏惧心理及抵触厌烦情绪为主;后期着重以道德法律观念和对社会、对被害人造成的严重危害性为主;并加以分析失足少年性罪错的主、客观原因,提高对中华民族的性文化、性观念的认识;此外不可忽视的还有家庭教育责任。从近年来审理少年性罪错案件的分析,95%的家庭有不可推卸的教育责任。如失足少年殷×,结识了赌气不想回家的幼女,经幼女要求将其带回家中,并称是自己的女朋友。殷×的父亲明知少男少女同居一室的利害关系,却视而不见,这分明是亲手将孩子推上了被告席。又如少年吴×,经常出入舞厅,看黄色碟片,其家长却不闻不问,只要求在外不打架、不闯祸就可以了。随着吴×在外的不慎交友,又多次接触淫秽影视,跃跃欲试的吴×最终走了性罪错的道路。
  经过有的放矢的分类教育,针对性强,失足少年悔过自新的成效明显。
  各有侧重的合力教育
  为使寓教于审达到预期的效果,庭审教育是重要阶段。因为:(1)这时的失足少年经过预审、起诉、提审时的行为规范分析教育和庭审中的法庭调查、质证、辩论,对自己的行为有了一定的认识,情绪基本稳定,能静下心来;感情上因较长时间脱离家庭,有的对家庭思念之情迫切,有的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家庭教育的逆反心理,法庭教育能沟通失足少年与法定代理人的距离;特定的法庭环境和气氛有利启发失足少年未泯的良知,促使悔改之心的萌生。(2)参加庭审的教育者集中,内容集中,能从各个角度对失足少年进行深入浅出的分析教育。此外,审判长驾驭庭审的能力在法庭教育阶段也再次得到充分的施展,将寓教于审引向高潮,形成法、理、情教育交响曲。
  根据《若干规定》,法庭教育的内容主要为:(1)犯罪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性和应受惩罚的必要性;(2)导致犯罪行为发生的主观、客观原因及应当吸取的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21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