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西方政党法制化初探
【作者】 房震【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
【分类】 外国宪法【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12【页码】 9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8330    
  
  政党法制化是政党地位和活动规范化、制度化的过程。限于篇幅,本文只分析政党地位的制度化问题。西方政党法制化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例如直到19世纪末期,美国政党仍然被视为是社会组织的一种,没有什么法律法规来约束它们。随着政党逐渐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政府的改革者们开始制定相关的规章来规范政党的行为。[1]西方各国的政党基本上都经历了类似美国政党的法制化发展道路:最初政党以一个社团的身份在宪法、选举法等法律框架下运作,这时没有任何相关的法律对政党的合法地位给予明确承认,政党只是根据“结社自由”的宪法规则和“法不禁止即自由”的法律精神才得以在近代西方国家获得生存发展的一席之地。此后,随着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存在开始逐步受到立法者的关注,宪法、选举法等相应法律开始逐步加入了关于政党的一些规定,使政党在法律形式上成为了国家制度体系的一部分。
  西方政党早期的法律基础来自于结社自由的宪法条款或法律原则。如比利时王国宪法(1831年2月7日颁布)规定:“比利时国民有结社的权利,这一权利不受任何措施的妨碍。”荷兰王国宪法(1814年3月29日公布,1983年新版)规定:“法律承认结社权利。”在美国的宪法和修正案中没有结社自由的条款,最接近的应该是美国宪法1条修正案中提出的言论、出版和集会自由。有人提出结社自由的权利包含在这些规定当中。还有学者认为是美国建国初期的立宪者故意没有把结社自由写入宪法的。美国的开国元勋们认为拥有完善制度设计的美国政治不需要政党,所以没有把结社自由加人宪法,既不反对政党,也不鼓励政党,因此留下了一片空白。[2]事实上,即便没有明确写人宪法,结社自由仍然是美国公民的一项应有权利,正如美国宪法9条修正案所指出的,“本宪法对某些权利的列举,不得被解释为否定或轻视由人民保留的其他权利。”[3]还有一些国家把结社自由作为一种法律原则接受下来。
  结社自由的规定对于政党合法地位的确立具有重要意义。因为政党也是社会团体的一种,赋予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也就意味着从法律原则上允许公民自由组成政党。因此,结社自由的宪法规则是政党法制化的第一步,是对公民自由组织、参加政党活动的法律认可。后来随着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不断提高,一些国家的宪法和其他法律开始增加关于政党的条款,政党逐渐纳入了国家的正式法律体系当中。我们无法对这个渐进、琐碎的历史进程做出具体描述,并且这个过程到今天还在缓慢地发展着,因此,本文仅对截止目前政党地位的制度化程度作一个简单的概括。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公民权利的保证书,也是国家机构的权力分配表。因此,考察任何政治组织或国家机构在一个国家中的法律地位,首先要看宪法
好饿但是不想动
中的相关规定。从1787年最早制定的美国宪法到1992年为止颁布的27条宪法修正案,我们无法在美国的宪法文件中找到任何关于政党的条款。美国政党的法律地位是通过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确定的,这种判例为政党提供了宪法性质的保护。
  英国以其不成文宪法闻名于世。英国宪法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英国宪法包括具有宪法性质的各种法规。如1215年的《大宪章》、1688年的《权利法案》和1701年的《王位继承法》等。其次,英国宪法包括一些宪法惯例最后,英国宪法还包括一些具有宪法性质的法院判决。英国1688年的《权利法案》和1701年的《王位继承法》扩大了议会的职权,并迫使国王吸收议会当中的多数党领袖参加内阁,为政党政治的合法化提供了最初的法律依据。但是关于政党的法律规定并没有体现在一系列成文的宪法性文件中,而是作为一种宪法性惯例确定下来。英国宪法惯例中涉及政党的具体内容如下:“首相是多数党的领袖,是内阁首脑。”“新当选的首相,根据党的期望,将预定协助自己工作的内阁各大臣名单呈递国王,请求裁决,并由国王任命大臣。”“对于在野党和下议院或两院联席会议上的适当发言发表权,必须得到保障。”
  欧洲大陆绝大多数都是成文宪法国家。其中有些国家的宪法中只提出了结社自由,但没有关于政党的规定。如比利时、荷兰。葡萄牙宪法不仅明确提出了结社自由,而且认为结社自由包括组成政党的自由。还有一些国家的宪法中也明确规定了关于政党的单独条款,但内容都非常简单,如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西班牙。
  除了宪法之外,还有很多国家制定了一些有关政党的单项法律,但这些法律大多是镇压、反对工人阶级政党活动的。如俾斯麦于1878年10月19日向国会提出了一个反对、镇压社会民主党的“非常法”提案,叫《镇压社会民主党企图危害治安的法令》。美国联邦党人在建国初期曾经利用控制国会之际,以反法备战的名义制定了4项法律,通称“外侨与叛乱法”,打击亲法反英的民主共和党人还有美国1954年的共产党管制法、1798年的镇压叛乱法、1917年的间谍法、1950年的国内安全法等法律也都是用来反对、镇压进步党派及其进步活动的。至于成体例的关于政党的单项法规,全世界直到今天也不过区区十几部而已,并且大多是非西方国家制定的,如墨西哥、印度尼西亚、泰国、土耳其和俄罗斯等国家。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只有德国有一部专门的政党法。
  为什么西方国家大多没有关于政党的单项法律并且在宪法中也很少提及政党呢?西方政党的法制化为什么会显示出这种不完备、不健全的特征呢?一种说法认为这是资产阶级为了蒙蔽、愚弄人民大众而故意所为。这种观点带有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似乎不能让人满意。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既有历史形成的原因,也是由宪法、政党自身的特殊性所造成的。
  首先,西方国家宪法当中很少有关于政党的规定是由宪法和政党的历史发展、宪法早期功能和政党产生的特殊性以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83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