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成年后见制度的日本法观察
【副标题】 兼及我国的制度反思【作者】 李霞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分类】 比较法
【中文关键词】 禁治产;任意监护;后见;保佐;辅助【文章编码】 1009—8003(2003)05—0088—08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5【页码】 88
【摘要】

为适应新理念——维持身心障碍者生活的正常化及尊重其自我决定权,日本的新成年后见制度废除禁治产、准禁治产宣告,并以辅助、保佐及后见三种形式对意思能力不足的成年人予以救济,新设任意监护制度并优先于法定监护的适用。我国应借鉴日本的先进制度,转换新的理念,并以此构筑成年监护制度,引进意定监护,扩大受监护的对象,加强监护制度的公法化。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878    
日本国会于1999年12月1日通过了几部关于成年人后见(日本民法称监护为后见,即在背后看顾、照护之意)制度的法律,2000年4月1日起施行。[1]这次修法彻底废除民法总则编中原有的“禁治产、准禁治产制度”,刷新了原亲属编中的成年后见制度,另外创设了“任意后见制度”和“后见登记制度”,由此带来了大规模的法律制度改革。本文将介绍日本近年成年后见制度改革的一系列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反思我国的具体制度,以期更好地完善我国的成年监护制度。
  一、修改成年后见制度的背景
  在此次修改之前,成年后见制度规定在日本民法典第一编的总则第一章“人的能力”中,其适用的对象包括禁治产人与准禁治产人。所谓禁治产人(无行为能力人)即没有判断能力的人;而准禁治产人是指判断能力不充分的人(限制行为能力人)。禁治产制度旨在对弱者行为能力的救济,对欠缺意思能力或判断能力不足的精神障碍者补充判断能力,并维护交易的安全,保护第三人利益。具体实施上,经其近亲属申请,由家庭裁判所(法院)作出“禁治产人”或“准禁治产人”宣告,并在“官报”(日本政府公报)上公示,同时记载于本人的户籍上,以保护与之发生交易的第三人。根据精神障碍的不同程度,为其选任相应的后见人、保佐人。后见人、保佐人的法律职能为保护和监督。由于禁治产人本人完全没有判断能力,由其法定代理人——后见人或保佐人代为管理财产;而准禁治产人是因为判断能力不充分,因而本人所为的重要财产行为,需保佐人行使同意权方能生效。
  1896年制定的日本民法典至今已过一个多世纪,其间对禁治产、准禁治产制度从未修改过。随着日本社会的变化与发展,成年后见制度问题越来越多,已经不能适应当今社会。以下背景促成了对该制度的修改。
  第一,人口的高龄化为此次修法的主要动力源。二战以来,尤以上世纪60年代晚期以降,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社会人口的高龄化。民法典制定之初,日本人的平均寿命,男性为42.8岁,女性为44.3岁,而在2001年厚生劳动省(劳动与社会保障部)的最新统计表明:2000年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是男性为77.64岁,女性为84.63岁,65岁以上的人口高龄化的比率为17.9%,预计在2020年,人口高龄化的比率将达26.9%,其中,老年痴呆症雄冠高龄人群之首,2000年为155.8万,2010年可达225.6万,2020年将高达300万人。{1}在民法典诞生的百年间,日本人的平均寿命增加了一倍,6人中便有一个65岁以上的高龄人。[2]这是在民法典制定之始所未料到的,旧制度预设的空间过小,修改民法典并制定成年后见单行法是消解当代突出人口老龄监护问题的进路之一。
  第二,现代理念的引入。近年来,国际人权组织将关注的视野更多地投向残障者,并衍生出一系列新思潮,“维持本人(残障者)生活正常化”(Normalization)和“尊重本人的自我决定权”便是其中之一。“Normalization”系1959年丹麦一位智力残疾人的父母倡导。该理念认为:不应将身心障碍人视作特别的群体与社会隔绝,而应将其回复普通社会中与普通人一起生活、活动。即身心障碍人也是社会中之一分子,整个社会环境理应全方位地接纳。易言之,障碍者作为人有权如正常人般参与普通(normal)的生活、活动,这才是正常的社会。{2}在当今,Normalization的理念不仅适用于身心障碍者而且普适于高龄者,这一理念已为现代各国肯认并达成通念。{3}
  “尊重自我决定权”也是一个全新的理念。过去,出于维护交易社会之安全及第三人利益,对意思能力薄弱的残障者采强制的保护措施,即不问其行为能力存余程度不一,一概先行剥夺行为能力,采禁治产、准禁治产宣告,复为其设定后见人、保佐人替代其行为能力。但当今的高龄者,其判断能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次衰弱,若也一概分为无行为能力人和限制行为能力人两类则过于僵硬。{4}再者,依精神医学理论,几乎不存在完全丧失判断力的患者。因此,不剥夺各类障碍者的行为能力(不对其禁治产宣告),让其借监护人之手,依本人的意思融入普通人的正常社会,并有权对本人基本生活有自主决定权。这种决定权的效力还应及于本人对其将来在丧失判断能力之后(如年老痴呆时)的事务的决定权。这才是“尊重自我决定权”之精义。{5}
  第三,制度背景。首先,禁治产之称谓意味着禁止对本人财产的管理和处分,被禁治产宣告时,本人的行为能力被否定或限制,各个障碍者犹存的能力如亲属行为能力(婚姻能力、遗嘱能力)等广泛范围皆不得自主决定,由法定代理人为之,被宣告禁治产意味着本人的人格评价遭法律的贬损,交易地位受不利影响且株连本人的其他法律行为,如择业、营业自由、选举权乃至亲属名誉。其次,法律制度的设计上,禁治产与准禁治产的两分标准僵硬呆板有欠弹性。前者的行为能力被全部剥夺,本人不能实施有效设权行为,而一律由后见人代为实施;后者则限制本人的行为能力,其保佐人对准禁治产人的设权行为仅有同意权而无代理权、撤销权。因此,后见与保佐都不适用于老龄人。{6}另外,精神丧失、身心障碍的法定认定要件严苛,而那些未及此障碍程度的轻度痴呆、智力残疾和身心障碍者则无从得益于该制度的救济。最后,在实现方式上,按旧制,法定监护人的选任仅框限于一定的亲属范围,据此,高龄者的配偶为法定第一顺位监护人,而事实上,其配偶本身年龄亦高,无力胜任监护之职;若按法定以高龄者年迈之父母或祖父母出任监护一职则更不现实。而旧制度又无其他监护人供给保障制度,导致监护人资源配给的稀缺。
  二、新制度概观
  新制度由法定后见与任意后见两部分构成,其中前者彻底废除禁治产、准禁治产宣告制度,后者为新添设制度。在新制度中,重视本人的自主决定权,被后见人(禁治产人)对本人日常生活所作的决定受到尊重;废止了对宣告禁治产人登录本人户口的公示制度,而代之以新设计的监护登记制度及特别的公示方法,以尽可能地减缩不利影响,力求后见制度与保护交易秩序均衡,以保护被后见人身心障碍的隐私;在监护人的选任途径上,废止了被后见人的配偶当然地担任后见人的规定,并扩张监护人的范围,被后见人有权选任复数后见人,法人也可以担任监护人。此外,还进一步细化和丰富了监护事务诸内容。
  (一)法定后见制度
  这次的修改一方面废除原来的禁治产、准禁治产宣告制度,修改为:保护“因精神障碍,经常在欠缺事理认识能力的状态的人”的“后见”制度和行为能力显然不足的人的“保佐”制度;另一方面新设了对行为能力不足的人的“辅助”制度(民法第7条、第11条、第14条)。
  1.辅助(新设)。第一,辅助开始的决定。对轻度的痴呆、智力或精神障碍者,其判断能力虽然未及精神耗弱的严重程度,但是需要保护的,根据本人、配偶、四亲等以内的亲属、保佐人、监护人或检察官的请求,家庭法院可以作出辅助开始的决定。此种类型的保护人称为“辅助人”,被保护人称为“被辅助人”。家庭裁判所根据辅助申请作出辅助开始的时间,同时为被辅助人(本人)选任辅助人(第14条1款、第867条之6第1款),并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赋予辅助人代理权、同意权以及取消权,规定各种权利的范围,由一方或者双方行使(第1417条、第120条第1款、第876条之9)。第二,同意权。赋予同意权的对象只限于第12条第1款规定的各项内容,前提是本人的申请或者同意(第14条第2款、第16条第2款、第876条之9第2款)。另外,辅助开始的审判和赋予同意权、代理权的审判要一起进行(第14条第3款)。第三,代理权。对辅助人赋予一定范围内的法律行为代理权后,辅助人可以实行代理权。本人未经辅助人的同意不得为法律行为,对未经辅助人同意的单独行为,本人或者辅助人可行使撤销权(第16条第4款、第120条第1款)。但是,若本人单独所为行为不危及本人利益,而其辅助人对该行为不同意时,本人可以向家庭裁判所申请由自己代替辅助人为同意(第16条第3款)。有权申请辅助的人为本人、配偶以及四亲等以内的亲属。除本人外,其余的人为其申请辅助时得经本人的同意(第14条第2款、第16条第2款、第876条之9第2款)。第四,辅助的撤销。当辅助的原因消灭时,应请求权人或辅助人的请求,家庭裁判所撤销辅助的决定。
  2.保佐(准禁治产的修改)。第一,根据有权申请保佐人(本人、配偶、四亲等内的亲属辅助人、监护人或者检察官)的请求,家庭法院可以对精神耗弱者作出保佐开始的决定。这种保护人称为“保佐人”,被保护人称为“被保佐人”。需要注意的是,新保佐制度中,浪费人不再作为保佐的对象。第二,同意权和撤销权。被保佐人为下列行为须经保佐人的同意:如重大财产处分、受领或者利用本金、借贷或担保;设立、变更、消灭重要的动产、不动产权利关系;诉讼;赠与;承认或放弃继承;分割遗产;拒绝赠与或放弃遗赠;承诺附义务的赠与、遗赠的行为。除上述行为外,家庭法院还可以规定其他必须征得保佐人同意的行为(第12条第2款)。在被保佐人的行为未经保佐人同意或代行其职务的家庭法院的许可时,该行为可以取消(第120条第1款),不生效力。第三,代理权(新设)。在作出保佐决定开始后,根据请求权人或保佐人的请求,对上述必须经过保佐人同意的行为之全部或一部,根据家庭法院的审判,保佐人对一定范围内的法律行为享有代理权(第876第之4第1款)。另外,基于对自我决定的尊重,对本人以外的人申请家庭法院所赋予代理权,必须得到本人的同意(第876条之4第2款)。
  3.后见(禁治产制度的修改)。对处于精神丧失状态的人,根据本人、配偶、四亲等以内亲属、辅助人、保佐人、未成年人监护人或检察官的请求,家庭法院可以作出监护开始的决定。监护开始决定后的保护人称为“后见人”(在后面照顾、看护),被保护人称为“被后见人”。后见人的职责与原禁治产制度无异,如后见人对被后见人的财产,享有管理权、代理权(第859条第1款)、撤销权。值得注意的是,新法将被后见人日常生活的法律行为,如购买日用品等行为,从有效地利用本人的残存能力和“Normalization”的观点出发,规定为不得取消(第9条但书)。
  4.法定后见人的选任。修改之前的日本民法规定,一方配偶被宣告禁治产、准禁治产,另一方配偶当然地担任其监护人、保佐人,这次修改被取消。新的规定是:根据各案的具体情况,家庭法院选任最适当的人担任监护人、保佐人。在选任时,家庭法院应该考虑到该成年被后见人、被保佐人、被辅助人(以下统称成年被监护人)的身心程度和生活、财产等情况,以及后见人的职业、经历及同被后见人的关系,担任后见人的意见等(第843条第3款、第876条之3第2款、第876条之8第2款)。修改之前的民法规定,后见人只能是一人(旧民法第843条)。修改后,后见人不受人数的限制,可以选任复数监护人(第843条3款、第876条之3第2款、第876条之8第2款)。另外,法人也可任监护人(第843条之3、第876条之3第2款、第876条之8第2款)。
  5.日常生活照护义务和重视本人的自我决定。新制度规定,后见人的职责为照顾护养被后见人的日常生活以及财产管理的事务。这些事务中,监护人等应该重视本人的意思,而且要考虑到本人身心状态和生活的情况(统称“身上照护义务”,第858条)。但上述事务中包括日常生活的看护、护理等属于单纯劳动的行为。身上照护义务的具体内容是有关本人的疗养看护、护理,如住院合同、入养老院的合同、居家疗养服务合同等等。此外,新制度特别规定后见人处分本人的住宅不动产时,必须得到家庭法院的许可(第859条之3)。
  6.加强监护监督人制度。在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财产管理的监督机关的设定上,修改前的民法只有禁治产人的监护监督人制度(旧法第848—852条),修改之后,就后见、保佐以及辅助制度,家庭法院认为有必要时,根据一定范围内的人的请求或家庭法院的许可,可选任成年监护监督人、保佐监督人和辅助监督人(第849条之2、第876条之3、第876条之8),以加强监督职能。
  (二)任意后见制度
  以适应高龄化社会和充实障碍人福利为导向,为保护判断能力不充分的障碍人而特设的新制度——任意后见(意定监护),即由公权力机关对任意后见人实施监督的任意代理制度。因该制度跨越了民法的几个领域(代理、委托、监护等),在立法形式上,采用了民事特别法的设计形式——《关于任意监护契约的法律》(任意监护法)。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任意后见制度,是指障碍者本人在具有完全的判断能力时,依自己的意思能力任选监护人(并不限于法定的监护人)并与之订立委托监护合同,由本人将有关自己的监护事务(关于生活、疗养看护和财产管理的事务)的全部或部分代理权授予监护人,在本人因年老、精神障碍或其他丧失判断能力的事实发生后,合同生效。{7}任意后见人的监护职责根据委托监护合同的内容决定(任意监护法第2条)。为确保这种合同的合法有效性,任意监护合同必须公证,并由法定登记机关登记(新公证人法第57条之3)。在登记任意监护合同中还规定,本人的判断能力衰退时,依本人、配偶、四亲等以内的亲属或者被委托任意监护的人的请求,家庭法院选任监督人后,合同才生效。监督人监督任意监护人履行合同,向法院定期报告监护合同的履行情况,提交监护报告。
  任意监护人的选定是本人依自己的意思能力而为,在与法定监护的适用序位上,原则上前者优先于后者。但在法院认为“为了本人的权益有特别必要”时,可以优先适用法定监护制度(第10条第1款)。总之,本人以任意合同形式(意思自治)选任监护人后,另配之以家庭法院(公权力)的监督以确保意思能力的充分实现,两个原本毫无关联的制度对接起来形成了新的任意监护制度,以此来弥补旧制度之缺陷。{8}这是新成年监护制度以尊重本人自我决定为立法理念的结果。
  (三)后见登记制度
  成年后见登记制度普适于法定后见和任意后见,新的登记制度取代了旧制度中在本人户口上记载禁治产、准禁治产宣告内容的公示办法。其具体内容:
  1.登记所。法务大臣指定的法务局或者地方法务局办理成年监护的登记工作。
  2.程序。根据委托或者申请,登记官在用磁盘储存装置制造的监护登记档案上记录法定监护或者任意监护合同的内容(监护登记法第4—5条)。法定监护的登记,根据家庭法院的委托,在监护登记等档案上记录法律规定的登记事项(第4条),按每个监护开始的审判时间顺序,编成登记记录(第6条)。任意监护的登记,一种是在任意监护合同订立后,由公证人提出登记委托;另一种是在家庭法院选任监督人后,由家庭法院提出登记委托,由登记机关予以监护登记(第5条),按每个监护合同成立的顺序,编成登记记录(第6条)。此外,任意监护合同发生其他变更事项时,都应在登记机关进行登记。
  (四)其他修改
  在用词上,将禁治产、准禁治产的用词改为“后见开始的审判”、“保佐开始的审判”、“被后见人”、“被保佐人”、“限制能力人”。由于修法前的其他法律、法规中都有对被后见人行为能力的限制规定(欠格条款),给人们利用禁治产、准禁治产制度造成了诸多障碍。此次修改,在辅助人制度中取消了旧制度中所有欠格条款,改采能力审查程序,通过个案审查程序具体认定本人存余的相应行为能力。在程序法的设计上,新法添设了辅助制度、辅助监督人、保佐监督人,通过完善家事审判法、民事诉讼法,健全了配套制度。在对有权申请监护的规定上,为了从制度上保证对无依无靠的痴呆性老年人和身心障碍者及时地开始成年监护,在《老年人福利法》和《关于精神保健及残疾人福利的法律》中规定,市、町、村长(相当于中国的基层人民政府)也可以申请监护、保佐、辅助开始的审判。
  三、对我国成年监护制度的启示
  从明治维新开始法律建设的百余年来,除商法外,日本修改基本法的机会非常少。而这次修法,是从立法理念、内容到规模上对基本法所作的大的修改,尤以总则编的变动尚属一个多世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日本法务省民事局参事官室.成年后见问题研究会报告书(M).日本:财团法人金融财政事情研究会出版,1997.9.

{2}新井诚.高龄社会之成年后见法(M).日本:有斐阁,1994.93.

{3}(日)安永正昭.成年后见法改革の意义(J).民商法杂志(成年后见法特集),2000,121:463.

{4}(日)铃木.后见人解任审判前の保全处分(J).民商法杂志,2000,121:906.

{5}(日)矶村保.成年后见の多元化(J).民商法杂志(成年后见法改革特集),2000,4:476.

{6}(日)佐久间毅.代理法与法定后见、任意后见(J).民商法杂志(成年后见法改革特集),2000,122:496.

{7}白绿铉.日本修改成年人监护法律制度动态(J).法学杂志,1999,(3).

{8}张萍.日本婚姻与家庭制度(M).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6.249.

{9}(日)宇田川幸则.浅论日本关于成年人监护制度的修改(A).渠涛.中日民商法研究(第一卷)(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87.

{10}张俊浩.民法学原理(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117.

{11}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四册)(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12}黄少宽,林琳.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及其社区服务之对策(J).中山大学学报,2000,(6):115.

{13}邝穗雄.精神病人的责任能力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27.

{14}宁舟浩.给时间以生命(N).南方周末,2003—01—23.

{15}奚道贤.老年痴呆正成为时代病(N).齐鲁晚报,2001—09—16.

{16}张田勘.直面老年性痴呆(N).齐鲁晚报,2001—06—13.

{17}(日)中川善之助.新订亲族法(M).日本:有斐阁,1969.497.

{18}陈惠馨.禁治产人之监护(A).林东雄.民法亲属继承争议问题研究(C).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1.169.

{19}陈惠馨.德国有关成年人监护与保护制度之改革——德国联邦照顾法(J).法学丛刊,1993,(1):58—66.

{20}邓学仁.迈入新世纪之亲属法(J).(台湾)警大法学,2001,(10):40.

{21}刘得宽.成年监护法之检讨与改革(J).政大法学评论,1999,(6):231.

{22}王文玲.民法拟设成年监护制度(N).联合报,2002—02—01.

{23}(日)铃木初代.应尽量照顾被保护人的私人义务(J).陈同花,译.外国法译评,2000,(2):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8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