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民事再审程序的思考
【作者】 王晨光【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3年
【期号】 4【页码】 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2869    
[编辑提示]
  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在司法适用中有很多需要明确的问题,本期特别策划以民事再审问题为对象,以对再审的宏观法理思考开篇,然后以阐释学的视角分析了再审事由的类型化问题,最后由最高法院的资深法官就再审审查程序的若干问题和检察监督的若干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4篇文章的内在逻辑是:从一般问题的理解到具体问题的应用,相信我们的民事审判法官和读者能够从中获得启发。]
  民事再审程序历来是民事诉讼法立法和修法中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为什么它能够成为关注的焦点?为什么它总处于不断的变动之中?答案不能仅仅从再审制度本身的内在逻辑是否周严或其程序是否衔接的角度来寻求,而是应当从更广泛的司法制度的基本理论和社会环境因素来探索。本文思考缘此而来。
  一、民事再审程序的目的及再审制度的设计
  现实告诉我们,不论诉讼制度制定得如何完备,总会有一些案件的判决结果不为当事人所接受,其中也确实会有少数案件的判决确有事实认定或法律适用上的错误,甚至会出现徇私枉法、违法裁判的情况。这就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判决正确,而一方甚至双方当事人或多或少地对判决不满的情况。为消解当事人的不满,各地法院通过加强与当事人的沟通(如判前或判后释法和答疑)等各种措施来实现当事人服判息讼的目的。另一种是判决确有错误,当事人寻求改变判决的情况。为解决判决错误的问题,民诉法就有必要建立正常诉讼程序之外的特殊程序和制度。因此,很多国家都制定了民事再审程序和再审制度。[1]
  我国民事诉讼制度历来包括再审程序,其设立目的也十分明确,即“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因此,我国《民事诉讼法》从1982年以来虽已经历4次修改,但一直都以“认为确有错误”作为提起再审的基本依据。纠正有错误的判决是再审程序设立的最明确的目的。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诉讼难(包括申诉难)的问题成为社会的热点问题。[2]这一考虑直接导致《民事诉讼法》在2007年的修改,并给再审程序增设了另一个目的,即保障“当事人行使申请再审的权利”。此外,再审程序还有第三个目的,即作为审判监督程序,它通过对生效判决的监督,规范和“保障审判人员能够正确依法进行审判”。[3]
  综上,我国民事再审程序的目的有三,即纠错、维权和监督。这三个目的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但也不排除出现冲突的情况,因此对再审制度进行设计时需要对它们进行综合考虑。例如,为了保障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权利,应当为他们行使这一诉权提供更多的制度保障。但是,再审制度并非常规的诉讼程序,而是在“两审终审制”之外的一种特殊的纠错程序。从当事人角度考虑,不论判决是否正确,只要当事人不满意,就可以提出再审申请。而从现实司法资源角度考虑,如果所有不满意判决的当事人都进入再审程序,就不但会在实际上突破“两审终审制”这一基本制度,而且会带来诉讼泛滥。因此我国民诉法对再审的事由进行了明确而详尽的规定,只有符合这些规定事由的案件才具备进入再审程序的法律根据。这种对再审事由的规定就是在纠错和维权两个目的之间进行权衡的结果,同时对于规范法官公正审理也提供了更加明确的标准。在这三项目的中,纠错应当是最主要的目的,在该项目的的指引下,才能够更好地实现维权和监督的目的。
  再审制度的设计还要考虑案件公正性(正义性)的实体要求。纠错是再审程序的主要目的。但是,“确有错误”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需要通过再审程序进行纠正的判决应该是指具有较大错误而影响公正性的判决。民诉法有关再审事由的规定和相关的司法解释较好地从法律上规定了需要通过再审程序纠正的判决错误的范围。例如“适用法律有错误”的规定被司法解释的具体规格进一步明确,即包括:“适用的法律与案件性质明显不符”、“确定民事责任明显违背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适用已经失效或尚未施行的法律”、“违反法律溯及力规定”、“违反法律适用规则”和“明显违背立法本意”的五种情况。如果是对法律规定的具体解释有所不同,例如对于“消费者”概念的解释不同或“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理解不同,就不构成需要进行再审的法定根据。在其他违反程序正当化要求和实体真实性要求的事由中,也存在这类不需要通过再审纠正的错误。也就是说,由于人的认知能力和客观环境的局限,人们在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适用上永远存在一定的局限。在一定程度上,事实和法律的不确定性确实存在。“明察秋毫”是一种理想和努力方向,但“基本事实”清楚和“适用法律正确”则是应当在每一个案件中都必须达到的最低标准。司法制度不可能杜绝所有错误;那些不影响司法公正性但又存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错的判决是可以和应当接受的。公正性为再审制度的范围提供了原则的指引。当然,可以接受是指在程序上可以容忍,而绝不意味法官不需要认识和反省错误,不需要进一步提高审判素质和能力。这种反省和提高不应通过再审程序而应通过法院内部的职业能力和道德规范评价机制来实现。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在设计健全的再审制度时,不仅需要明确再审程序的目的,而且还要实现这些目的的客观条件。如果司法资源允许,所有案件都经历再审程序,即建立三审终审制度,杜绝任何判决中的错误,确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是由于前述主观和客观条件的局限,加上司法资源(司法人员、时间、资金和设备等因素)的局限,理想也要受现实的制约。例如,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正案为了确保当事人的再审诉讼权利和解决原审法院对再审持保留态度的问题,明确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应当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但是在实施4年后,这一修正却带来了当事人诉讼的不便和上级法院(主要是高级和最高法院)再审案件数量的激增的结果。案件的激增实际上消弱了上级法院认真深入地审查和再审案件的能力,消弱了再审程序纠正判决错误的目的。基于良好目的的设想受到了现实条件的制约。作为补救,2011年《民事诉讼法》再次修改,规定“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或者当事人双方为公民的案件,也可以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可见,与我国现阶段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制度应当是有条件的再审制度,而非理想的三审制度。其他国家在诉讼制度的设计上,莫不考虑诉讼成本与社会效益之间的关系。小额诉讼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这种考虑而设计的程序。
  二、再审程序的性质、特点和程序
  再审程序是特殊的纠正确有错误的判决的诉讼程序。这一性质已在前面经明确提到。既然是特殊纠错程序,其启动的权力由法院为主的司法机关掌握就确有必要。在一般的民事诉讼程序中,当事人具有完全的诉权,并可以行使其诉权,提起并启动一审和上诉审的诉讼程序。但是,特殊程序不同于一般程序。一是它的目的具有特殊性,即纠正生效判决中的错误;二是它的适用范围小,仅仅适用于少数有可能存在错误判决的案件,而非所有民事案件。基于这两个特点,又有另外两个特点产生,即启动它的决定权不在于当事人,而在于司法机关;以及申请再审的权利与一般程序中的诉权不同。
  启动再审程序的渠道包括法院依职权提起的再审、通过检察院抗诉提起的再审和诉讼当事人提起的再审申请。但是真正能够启动再审程序的决定权则掌握在法院和检察院手中,即法院的再审决定和检察院的抗诉必然引起再审程序的启动;而当事人的再审申请则只是启动法院和检察院决定再审和抗诉的动因,并不一定能够实际启动再审程序。这种再审制度一直频遭批评,即没有贯彻“当事人主义”,而是以“职权主义”为主导,从而违背了“现代民事诉讼中当事人处分权的原理”。[4]确实,当事人的诉权是其自主处置的权利,这在一般程序中不会有任何疑问,但是,在特殊程序中是否也要以“当事人主义”为主呢?恐怕未必如此。因为再审程序是对已经发生效力的确有错误的判决的补救程序,而判决是否有错误应当基于法律规定的客观标准来确定。人们一般都相信自己判断的正确性,尤其是没有达到诉讼目的的当事人往往会认为判决“确有错误”。如果严格按照当事人主义的要求,当事人认为有错误的就必须启动再审程序,其结果就会是把作为特殊程序的再审程序变为实际上的“三审程序”,无限扩大再审的范围,由具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当事人[5]来决定判决是否“确有错误”。比起由司法机关(一般是由没有利益关系的院长和审委会或其他没有参与原审理程序的法官)来决定是否确有错误,当事人以行使其处分权而具有的再审决定权显然更缺乏合理性。
  其次,从司法权威的角度看,已经生效的判决具有司法的既判力和终局性。如果不经过特殊机构的特殊审查程序就可以由当事人来颠覆其既判力和终局性,就会导致司法权威的弱化,增加判决执行的难度。在市场化和国际化的进程中,我国法院已生效判决的既判力和终局性常常遭遇挑战。因此在生效判决的终局性和再审产生的非终局性之间,我们必须作出权衡和明智的决策,制定完备的制度来限制再审案件的范围,从而维护司法权威和生效判决的终局性,消除社会上尤其是海外社会对我国生效判决终局性的怀疑。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再审程序中当事人不宜具有启动再审程序的决定权,而应当由司法机关来掌握这一决定权。把“当事人主义”机械地搬入再审程序不过是缺乏理论和实践基础的简单化做法。其实很多外国的再审程序也把启动再审程序的决定权赋予法院。就拿美国民事诉讼法来说,第60条“判决或裁决的解除”(Relief from a Judgment or Order)规定了法院可以解除判决或裁决的6种情况。[6]也就是说,最推崇当事人主义的美国诉讼制度也没有在再审程序中适用绝对的当事人主义。为什么要由法院来行使启动再审程序的决定权呢?美国法理的解释是:美国的诉讼法是建立在当事人双方的对抗基础上的程序制度,如果双方当事人已经通过法定的程序进行对抗,并得到法院的最终判决,该判决就具有终局的既判力(res judicata);普通法看重的不是实体正义,而是程序正义;判决是否有实体错误不能否定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28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