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随车主义还是随人主义:车辆出借后第三者责任险保险责任探析
【作者】 符望吴峻雪
【作者单位】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保险法【期刊年份】 2013年
【期号】 4【页码】 11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2886    
[案情]
  2010年9月8日,郑某为其车辆(以下简称“保险车辆”)向甲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以下简称“三责险”)以及三责险不计免赔。三责险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保险机动车在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员使用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对被保险人依法应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给予赔偿。”
  2010年11月8日,郑某将保险车辆出借给同乡潘某,潘某驾驶保险车辆在江苏省与案外人强某的车辆相撞,致两车损坏,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为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2010年12月17日,甲保险公司为强某车辆定损,确定损失金额为133, 738元。2011年9月9日,苏州市沧浪区人民法院就强某诉潘某、郑某及甲保险公司交通事故赔偿案(以下简称“交通事故案”)判决认定郑某无偿出借车辆,不承担赔偿责任;甲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强某财产损失2, 000元;潘某赔偿强某车辆损失131, 738元。潘某全额履行了交通事故案确定的义务后,被保险人郑某诉至法院,请求甲保险公司在三责险限额内赔偿保险金131, 738元。甲保险公司辩称,从保险条款约定看,保障的是被保险人依法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因被保险人郑某对外不承担赔偿责任,故甲保险公司不应给付保险金。[1]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要确定甲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三责险的保险责任及责任的轻重,郑某应首先证明其对第三者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因交通事故案已确定郑某无偿出借车辆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郑某要求甲保险公司赔偿强某的车辆损失的诉讼请求,既无合同约定又不符合法律规定,因此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甲保险公司应对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限内承担合同范围内的保险责任。本案系争三责险条款系《侵权责任法》出台前制定的格式条款,《侵权责任法》出台后保险责任的范围有所缩减,该条款成为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针对此免责条款,甲保险公司负有提示和特别说明的义务。由于上述原因,合同当事人对此格式条款在本案诉讼中产生两种解释,依照法律规定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二审中实际驾驶人潘某到庭认可郑某的起诉行为,并提供案外人强某的收条,证明已全额履行交通事故案的赔偿责任。故二审改判甲保险公司承担给付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131738元的责任。
  [评析]
  一、车辆保险的“随人主义”与“随车主义”
  在现实生活中,出借车辆给他人驾驶的情况非常普遍,随着第三产业的不断发展,甚至还出现了代客泊车这一商业行为、车辆代驾这一职业,租车行业也蓬勃发展,而系争保险责任条款则是目前各大保险公司通用的三责险保险责任条款。在这种保险条款制约下,是不是只能如保险公司辩称的那样,只要车主(被保险人)并非事故发生时的驾驶员,无需对外承担赔偿责任,则无法受到三责险的保障?
  笔者认为,分析这一问题,首先需要区分的是本案车辆保险是随人主义还是随车主义。“随人主义”是指车险的费率主要不是根据车辆的条件而定,是根据驾驶该车辆的人员的自身条件而定。由于车辆由不同的人驾驶,每个人的驾驶条件有年龄、性格、职业等多方面的差异,驾驶车辆的风险显然不同,因此保费因人而异。相应的理赔标准也是根据被保险人的责任来认定。发达国家多采用“随人主义”,比如日本的“汽车综合保险”(商业性险种,与强制性车险相对)即采用随人主义原则,如在特约条款中,若需对标准家庭(4口之家)18岁以上的人承担保险责任的话,保险费就十分明显地上涨。因为此时不仅夫妇要使用汽车,孩子在18岁以后只要取得驾驶执照也会驾驶汽车,而18-25岁年龄段的人驾驶风险较高。[2]从美国汽车的保单名称(personal auto policy个人汽车保险)来看,就更明显体现了随人主义的特色。一份标准的保单当中,主要包含了责任险、医疗险、无保险驾驶人险、车损险等四大部分。尽管保单首页记载了投保人拥有的车辆,但这一体系与投保人(包括投保人及其同住配偶)相关性较高,与车辆相关性较低。[3]第一,保单记载的投保人名下的车辆可以有多部,而非像我国采取的一车一单模式。第二,个人因素在保费中影响较大。保险费的多少与投保项目多寡、保额限度、自付额高低以及投保人的年龄、性别、驾驶经验、违规记录、抽烟与否、婚姻状态、居住地点和汽车价值等有直接关系。基本上,投保的项目越多,保费也越高;汽车的价值越高,保费也越高;而居住在交通拥挤的大城市,保费就比小城市或小镇要高得多。[4]第三,保险赔付也是与个人责任而不是与车辆相关的。比如,保单对于投保人投保后新购买的车辆(保单中未记载)或者临时驾驶的非保单记载的其他车辆,保险公司对其产生的责任亦予以赔付。
  “随车主义”是指根据车辆条件确定保险费率,出险时根据车辆投保情况确定是否理赔及理赔标准的原则。这一原则认为,驾驶车辆的风险主要与车辆情况相关,如车辆种类、使用性质等。保费费率基本根据车辆类型和车辆用途等基准系数确定,基本不考虑驾驶人员的自身情况。赔付也是根据车辆对外产生的责任而定。我国汽车保险行业目前采用的是随车主义的模式,从以下几个方面可以反映出来。1.从目前我国三责险保险费率核定方法看,主要根据车辆型号、购置费用及车辆用途等因素确定。即便将上一年违章记录、出险情况作为加收保费的原因,也以保险车辆为单位,而不论违章或出险时的实际驾驶人是否为被保险人。2.从保险合同的主要条款看,系争保险合同条款载明“保险机动车灭失或发生全部损失时,本保险责任终止”,明确保险合同关系是建立在保险车辆存在且有价值的基础上,无车辆无保险。在多个条款中,“保险机动车一方”这一称谓屡屡可见。3.保险合同还约定,“出险时,若保险机动车还有其他保险存在,不论是否由被保险人或其他人以其名义投保,也不论该保险赔偿与否,保险人按赔偿限额的比例分摊赔偿责任。”此条款在对被保险人方权利进行限制时并不仅局限于被保险人建立的保险关系,而是以“保险机动车”为单位,只要保险车辆有其他相同保险存在,保险人义务即发生减免。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应当说,随人主义与随车主义的产生,有各自国情基础。比如发达国家随人主义的优势是根据不同驾驶人的特定情况确定保险关系,精细化程度较高,但需要建立较完善的个人信息体系。而我国汽车保险业起步较晚,个人信用体系不完善,相应的保险条款相对于美国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汽车保险条款要简单和粗糙很多,对车辆相关风险的理解与涵盖不够全面和合理。但是,随车主义的好处在于根据车辆情况确定保险费用,计算标准一目了然,虽然保费厘定精细化程度不高,但投保效率相对较高。
  二、本案保险不能抛弃“随车主义”而采用“随人主义”原则
  根据上文对于随人主义与随车主义的区分,则可以清楚地得出本案巨大争议的根源:本案车辆保险合同采用了随车主义原则,投保人投保的是车辆的风险,涵盖被保险人指定的合法驾驶员驾驶车辆所产生的风险,因此可以理解为针对的是所驾驶车辆产生的责任,而本案理赔时则根据保险责任条款适用随人主义原则,针对的是驾驶员的责任,如果驾驶员并非保单写明的被保险人本人,则相关风险得不到涵盖。这一悖论引发包括本案在内的广大被保险人的质疑是理所当然的。笔者认为,这一悖论是由于我国汽车保险条款没有跟上立法的变化而导致的。
  (一)《侵权责任法》将交通事故侵权责任归责于驾驶员
  保险合同往往约定将“被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赔偿金额”作为赔偿依据。赔偿金额体现了交通事故侵权的对外责任,在具体交通事故中,并非依保险法确定,而系由侵权法律法规所确定。而这种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的认定经历了立法变化。在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颁行以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是确定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主要依据。关于责任的认定,该条款中采用了“机动车一方”一词,实际上解决的是机动车之间、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及行人之间外部的侵权责任认定,而未涉及机动车一方所有人与使用人之间的内部责任分配问题。[5]实践中,一般根据“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原则来确定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的责任,即实际驾驶人与车主对外对因交通事故受侵害的第三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这一连带责任,车主与实际驾驶人对外赔偿责任范围一致,故在2010年7月1日以前,保险人对车辆借用后发生有责交通事故其应承担保险责任并无争议。
  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这一法条明确了机动车所有人和实际驾驶人分离情况下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的分配问题,规定了此种情况下机动车所有人的责任从连带责任变为过错责任。对此,立法理由认为,驾驶行为所导致的机动车运行而非机动车本身是危险的主要来源,能够最有效地控制机动车所造成的危险的只能是机动车的使用人,在所有人已经丧失占有的情况下,再科以其难以实现的危险控制和危险防范义务,显然与危险控制理论相悖。[6]应当说,《侵权责任法》客观上造成了保险责任条款指向的“被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赔偿金额”范围发生了变化。
  (二)现有的汽车保险条款滞后于《侵权责任法》规定
  本案中的三责险条款为2009版条款,沿用至今。类似条款为绝大多数保险公司使用,虽然上述条款经过保险监管部门审批,但应当注意的是,2009版保险条款拟定时,《侵权责任法》尚未颁布,因此系争保险责任条款制定的法律背景和基础是被保险人与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承担连带责任。从这一点出发,条款原意应理解为被保险人依法应支付的赔偿金额就是保险车辆发生事故后机动车一方依法应支付的赔偿金额,即适用“随车主义”原则应无争议。
  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2886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