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也论犯罪现场重建
【副标题】 李昌钰博士“犯罪现场重建”之我见【作者】 蔡能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现场重建;理论;方法;实验;经验;局限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5
【页码】 45
【摘要】

犯罪现场重建是近年来侦查学问题研究中较为热点的话题之一,不少人对此进行过分析和论证,多数是将其作为一个形而上的理论问题进行探讨的。但现场重建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问题;现场重建主要依赖于科学的实验和重建人员丰富的经验而不是高科技设备;现场重建人员必须具备良好的职业操守。当然,现场重建也有其自身的局限性。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70    
  
  

犯罪现场重建是近年来侦查学问题研究中较为热点的话题之一,其基本概念和含义在不同的专家和研究者中的表述不尽相同,比如李昌钰博士认为:“所谓犯罪现场重建,是指通过对犯罪现场形态、物证的位置和状态以及实验室物证检验结果的分析,确定犯罪现场上是否发生特定的事件和行为的整个过程。犯罪现场重建不仅包含科学的现场分析、现场形态证据和物证检验结果的解释,而且包括对相关信息的系统性研究和整个事件的逻辑性表述。”[1]郝宏奎教授认为:“犯罪现场重建是指基于对犯罪现场的痕迹、物证的位置和状态及其相互关系的考察分析,以及对物证的实验室检验结论的利用,结合所获取的相关客观事实,合乎逻辑地以抽象、形象或实物模拟的方法,重新构筑犯罪现场所发生的犯罪内容和犯罪过程,并探明与之相关的犯罪行为的个人特点和犯罪条件的侦查活动。”[2]也有研究者认为:“犯罪现场重建是以犯罪现场勘查为基础,综合运用临场分析、物证检验、情报信息和侦查实验等多种侦查方法,科学地推断犯罪行为发生的有关情节,甚至犯罪行为发生的全过程的合乎逻辑的现场认知方法。”[3]可见,不同的专家、学者对什么是犯罪现场重建这一概念的解释和表述是有所不同的,但尽管如此,其基本含义还是大致相同,那就是:通过对现场上痕迹物证的形态、特征的研究,以及对各种侦查信息和实验室检验结果的分析判断,从而再现犯罪行为发生的经过以及痕迹物证形成的原因和过程,这样就可以帮助侦查人员确定案件的性质、推断犯罪行为的轨迹,从而明确侦查范围和方向,直至最终破获案件。

犯罪现场重建(crimescenereconstruction)本是一个外来名词,在我国,以往称之为犯罪现场再现或犯罪现场重现、犯罪现场模拟等,之所以能成为侦查学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笔者以为,这与美籍华裔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博士有关,近年来,李昌钰博士频繁来到我国各地讲学,每每提及现场重建这一概念,并以大量实例进行剖析,让听者无不感到受益匪浅,人们钦佩和崇拜他,誉他为“神探”、“当代的福尔摩斯”,其现场重建的理念也逐步深入人心,尤其是其著作:李昌钰博士《犯罪现场勘查手册》中文版的问世,可以说奠定了学界对此问题进行研究的基础,该手册首次系统地描述了对犯罪现场进行重建的诸多问题,比如现场重建的性质、基本原则、重建的步骤以及不同类型不同形态痕迹的分析和重建方法等,由此,在国内学界掀起了一阵研究现场重建问题的热潮,一段时间以来,诸多的文章得以发表,相应的研究项目也得以获批立项,也有相应的专著问世。但是,在轰轰烈烈了一阵之后,如今一切仿佛又复归了平静,现场重建的研究已经好多年过去了,但似乎并没有取得明显进展,也鲜有实用价值的研究成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现状。究其原因,可以找出很多,但笔者并无意在此就原因问题进行探究,而是想结合自己多次聆听李博士精彩演讲以及与李博士交往的感受中,对现场重建问题作一点小小解读,期望能给后来的研究者们提供一点点的参考。

一、现场重建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

纵观近年来的研究成果,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很多人都把现场重建当作一个形而上的问题来看待和进行研究,每每提到“现场重建”一词,总会用“现场重建理论”或“李博士的现场重建理论”来表述。关于“现场重建”的由来或渊源,从已有的研究文章中,我们仅能看到一些零星的介绍而鲜有具体详尽的描述,由此我们也就大概地知道了在我国,虽然至今还没有专门的机构或团体在开展现场重建问题的研究,但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已有运用现场重建方法并成功侦破了一些大案要案的事例。而在国外,我们也大概地知道,在美国有一个机构叫做“犯罪现场重建协会”,该机构成立于1991年,目前已有会员几百人。据称该机构专门在研究现场重建问题,但进一步的内容则未见详细介绍,因此,我们至今也不知道该专门机构多年来的研究成果到底有几何。目前在国内,研究现场重建问题的真正渊源,笔者以为,主要还是因为李昌钰博士的精彩讲演以及其著作《犯罪现场勘查手册》中文版的问世,也许是出于人们对“神探”的喜爱、钦佩、崇敬之情,抑或是学习李博士鉴识科学及其探究精神所致,人们关注起“犯罪现场重建”的话题,并将其称之为“理论”,在将问题当作理论进行研究的理念框架下,自然而然地就要在研究中对现场重建的概念进行抽象和比较、对其属性进行分析、对其应遵守的原则进行阐述、对其步骤进行讨论,总之,大多数的研究者将现场重建称之为现场重建理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在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林林总总的研究成果,大多是停留在对该问题的形而上的理论层面的探讨中,所以至今也未见有实质性的进展和突破,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笔者以为,那是因为一些研究者的立足点和方法有偏差了,现场重建其实只是一个操作层面的方法问题而不是一个形而上的理论问题,它是一个形而下的实践,是一种操作方法,这种方法,并不需要太多的理论支撑,因为它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论依据了,那就是洛卡德物质转移理论,李昌钰博士认为:“犯罪现场重建的理论基础建立在法庭物证检验的基本原理之上。洛卡德物质转移原理(Locardtheoryoftransfer)是所有法庭科学分析工作的根本基础。”[4]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李昌钰博士把洛卡德物质转移原理视为现场重建的基础理论,这就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现场重建只是一个在已有的理论基础指导下的实践问题,它不可能又再是一个理论,否则无法自圆其说,试想一下,如果现场重建是一个理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来表述:现场重建理论的理论基础是洛卡德的物质转移原理,或者说:现场重建理论的理论基础建立在法庭物证检验的基本原理之上,而法庭物证检验的基本理论就是洛卡德的物质转移原理。很显然,这样的描述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在逻辑上都是说不通的,因为一个理论同时又是建立在另一个理论的基础之上的说法,显然是非常滑稽和可笑的说法,所以说现场重建,既然它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论依据,那么其本身就不能再次成为另一个理论,它只能是一种在已有理论指导下的实践或者说是一种方法,而不是其他。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们也知道,人们通常在讨论现场重建问题时总将其与现场分析、现场实验等等进行比较,试图通过比较来证明现场重建与现场分析和现场实验相互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最后的结论是现场重建具有更多的优越性即:现场重建可以更好地揭示客观事实的发生、发展和变化的过程,从而更能令人清楚地了解和确信事实真相。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可以再回过头来看一看,现场分析和现场实验的含义是什么?众所周知的是,现场分析是指在现场勘查过程中对案件的性质和与案件事实有关的问题的推测和判断;现场实验则是为了确定案件的某种事实或现象是否发生而依照该事实或现象的发生在相似条件下进行的一种验证活动,这两者都属于侦查措施,是破案的方法,既然都是属于方法,它们相互之间才有了可以进行比较的基础和条件。而将现场重建加入此中进行讨论,也正是源于此道理,所以它们相互之间才可以进行比较。而如果说现场重建是一种理论,那么将这种理论与其他侦查实践方法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有可比性么?事实上谁也没有把现场分析和现场实验当成一种理论,它只是侦查实践当中的一种方法而已,同样,现场重建也只是一种方法,而只有方法与方法之间才有了相互比较的可能性,这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把现场重建看成是一种理论,那么在认识上就显然是陷入了误区,理论具有认识论上的意义,实践具有方法论上的意义,两者是不能进行横向比较的。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在我们的侦查学研究中,存在着太多的理论或学说,比如宏观方面的理论有: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和物质论,信息论、系统论和控制论等等;比较微观方面的理论有:同一认定理论,洛卡德物质转移理论以及痕迹论等等,所有这些理论,研究者们都是站在各自的角度,试图解释侦查学研究过程当中的诸多问题,但令人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哪一种理论能够真正合理地、令人信服地解释本学科研究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因为侦查学是一门法学的边缘学科,又是一门实践性极强的学科,相比较于其他法律学科来说,侦查学的研究对象就显得过于微观,而微观的研究领域又必然导致其研究的视阈相对狭窄,不可能产生宏观方面的理论,由此产生了诸多实用性的微观理论,这些微观理论当然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此同时,过多的把实践中的问题上升为理论或者说是试图往理论上靠,其实对指导实践并无益处,比如现场重建问题的研究就是如此。如果假定它是一种理论,那么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种种研究结果也只是对现场重建的概念、性质、原则、种类、步骤等等的空泛的理念上的阐释,而这种阐释并不具备有对犯罪现场进行重建的方法上的可行性操作指导和技术检验上的量化指标,显得十分的虚无缥缈。相比之下,李博士就务实多了,他不光是阐述了现场重建的概念、原则、类型、步骤等等基本问题,更是以大量的亲历案例详细讲解了如何进行现场重建的具体方法,这得益于他具有十分丰富的实战经验。而相比之下我们的研究者缺少的正是这种实战经验,因此无法对具体的案例进行重建的方法上的考量,所以只能进行抽象和概括,而这种抽象和概括因为没有了实践的支撑,所以它也就无法对实践进行具体和有效的指导,而只能沦为空洞之谈,而空洞的理论,对于侦查破案实践来说是没有价值的。可见,现场重建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种实践方法,这种实践方法是侦查破案中的一个过程,它与现场分析,物证检验等有关,相辅相成,共同发展,缺一不可。而如果要把它当成是一种理论的话,那么人们同样也有理由把现场分析、物证检验等等侦查措施看成是一种理论,或者想办法把它上升为理论,这显然是十分荒谬的事情。法宝

二、现场重建主要依赖于实验和经验而不是高科技设备

既然现场重建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种实践,那么,如何进行实践,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了。虽然说,高科技设施和科学技术检验手段对于现场重建实践来说很重要,但笔者以为,更重要的还是有赖于大量的侦查实验和办案人员的个人经验。实验需要技术设备的帮助,但并不一定是必须要高科技的,有时候,技术手段通常是很普通的、一般的甚至看起来是很原始的,但只要运用得当,就能起到满意的效果,比如使用探针、绳线、激光等等,我们看到李昌钰博士就常常使用这样的方法在进行现场重建,一些更普通的方法也是最常用的,比如观察、测量、计算等,这些普通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在重建工作中研究比如血迹的形态、喷溅的方向以及其他各种痕迹物证形成的原因、机理,还有痕迹物证与行为人动作之间的关系,进而帮助我们推断出作案人在现场活动的轨迹。这些普通的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也不属于高科技设备,侦查破案中也早就在应用。记得早在二十六年前即1985年夏,公安部委托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一个物证技术讲习班,笔者有幸参加了这个讲习班,该讲习班由首次来华的李昌钰博士主讲,围绕现场勘查中的诸多问题比如现场分析、物证检验技术等,当时的李博士就是在演讲中通过大量实例进行演示,其常用的方法就是测量、计算、探棒、拉线、镭射等等,尽管当时还没有“现场重建”概念的明确提法,而仅仅是作为进行现场分析和探寻痕迹物证形成原因的一些方法手段,但这些方法手段就是今天的现场重建的雏形,李博士的讲演听来令人信服,也可见今天所谓的现场重建,其中很多重建的方法其实是早已有之。后来,笔者又多次聆听了李博士的讲演,又有机会去了李博士的纽海文大学刑侦学院以及康涅迪格州刑事实验室,发现直到2000年以后,李博士才明确提出了犯罪现场重建的概念以及相应的操作内容,并在近年来的演讲中反复进行展示,可见,李博士的现场重建理念和方法是经历了一个很长的探索、发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8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