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我国民法不应建立权利失效制度
【作者】 杨巍【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权利失效;理论依据;制度内容;存废研究
【文章编码】 1007-788X(2010)01-013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1
【页码】 135
【摘要】

权利失效,是德国在判例法上创设的一项制度,日本、我国台湾地区也通过判例确认了该制度。权利失效是以诚实信用原则、禁止权利滥用为理论依据,在司法实务上发展出来的一项制度。权利失效主要适用于时效期间过长、形成权未设除斥期间等场合。由于权利失效的适用有其特定的法律背景,我国现阶段不宜承认权利失效理论,更不应在民法典中以成文法形式规定权利失效制度。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938    
  一、权利失效的立法例
  依据德国学者拉伦茨教授的界定,权利失效(Verwirkung),是指如果权利人长期地不主张或行使自己的权利,像请求权、形成权和反对权(抗辩权),特别是当权利人对于有关的财产安排或对某种他本来可以用来保护自己不受损害的措施置之不理时,使权利的对方合理地认为权利人不再行使他的权利时,这种权利就可能失效。{1}
  大陆法系的德国、日本等国及我国台湾地区,均未在民法典中规定权利失效,而是在司法实务中以判例的形式确认了该制度。权利失效理论最早发源于德国,在该理论的确立过程中,信赖保护思想、诚实信用原则(法典第242条)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德国最高法院适用权利失效理论之案例甚多,而且该制度的适用不仅限于民法领域,还涉及诉讼法、公法等领域。{2}314-315在日本,最高裁判所也有以权利失效理论作为裁判依据的判例。我妻荣教授指出:“日本民法之下,失效的原则具有补充消灭时效和除斥期间的作用。对日本民法不承认消灭时效的基于所有权的物上请求权和同样的登记请求权,还有共有物分割请求权等,恰恰应该是失效的原则活跃的领域。再有,关于专利权和商标权等,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信赖、期待现实地出现的情况为多,所以应当诉诸失效原则的场合也多。”{3}409在我国台湾地区,有相当多的判例以权利失效理论作为裁判依据,例如1967年台上字第1708号判决(租赁合同权利失效)、1973年台上字第2400号判决(请求权失效)、1991年台上字第342号判决(解除权失效)等。{4}
  有疑问的是,《意大利民法典》中是否规定了权利失效制度?我国有学者认为,《意大利民法典》以成文法的形式规定了权利失效制度。{5}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意大利民法典》第六编第五章第二节“失权”(第2964条~第2969条)规定的所谓的“失权”制度,与德国法上的Verwirkung并非同一制度。第一,《意大利民法典》2964条规定的“失权”制度适用的若干情形,所针对的期间通常很短,与权利失效(Verwirkung)为弥补时效期间过长之弊端的目的不符。例如适用“失权”制度的第24条规定的提交退社声明的期间是3个月;又例如第2603条规定的提起诉讼的期间是30日;而最短的如第2797条规定的异议期间仅为5日。在这么短的期间内,显然不可能发生“长期不行使权利”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情形。第二,《意大利民法典》“失权”制度中,所“失去”的权利,大多属于形成诉权或程序上的权利。例如第117、119、120、122、123条规定的“提起婚姻无效之诉”的权利;又例如第802、804条规定的“提起撤销赠与之诉”的权利。但也有少数条款涉及的权利属于请求权的性质,例如第80条规定的“退还赠与请求权”、第81条规定的赔偿损失请求权。第三,《意大利民法典》2964条规定,“失权”制度不适用消灭时效中断、中止的规定。适用该制度的效果是,权利人不在一定期间内行使权利,权利即消灭,该期间是不变的。而导致权利失效(Verwirkung)的期间是由法官通过自由裁量权确定,该期间是可变的。第四,权利失效(Verwirkung)主要适用于法律对形成权没有规定行使期间的情形,而《意大利民法典》“失权”制度的适用情形,都是法律明确规定了期间的。第五,《意大利民法典》2965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失权期间。而权利失效(Verwirkung)制度中,权利人和义务人是不可能事先约定导致权利失效的期间的。第六,权利失效(Verwirkung)的理论依据是诚实信用原则或禁止权利滥用,而《意大利民法典》规定“失权”的2964条~第2969条中,没有任何涉及有关诚实信用原则、禁止权利滥用或信赖利益保护的内容。开弓没有回头箭
  因此笔者认为,不能将《意大利民法典》“失权”制度与我们熟悉的诉讼时效、除斥期间或权利失效(Verwirkung)等制度直接划上等号。该制度中,既包含有除斥期间的内容,也包含了一些立法者认为不应适用消灭时效的请求权存续期间,还包含了一些诉讼上和程序上的权利存续期间。我国学者之所以将《意大利民法典》“失权”制度误认为权利失效(Verwirkung),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流行的《意大利民法典》中译本{6}中,将该制度译为“失权”,致使一些学者将其误认为权利失效(Verwirkung)。其二,有学者从“权利失效”的中文字面涵义出发,赋予了该概念不同于Verwirkung的涵义。有学者认为:“广义上的失效包括消灭时效和除斥期间;狭义上的失效仅指除斥期间。”{6}并由此认为,《意大利民法典》、《澳门民法典》及有关国际条约,以成文法的形式规定了权利失效制度。笔者认为,该观点人为地扩大了权利失效的范畴,偏离了Verwirkung的本来涵义,将会导致语义上不必要的混乱。因此,本文仅在Verwirkung涵义的基础上讨论权利失效的问题。
  二、权利失效的理论依据和功能
  (一)权利失效的理论依据
  对于权利失效的理论依据,学者大多从诚实信用原则、禁止权利滥用、信赖利益保护等角度加以解释。但学者间对其理论依据的侧重点阐释有所不同。第一种观点侧重于诚实信用原则,认为:权利失效(Ver-wirkung)是一种来自于诚实信用原则对权利进行限制的制度,是诚实信用原则的具体化。第二种观点侧重于禁止权利滥用,认为:权利人不诚实地不行使权利也构成滥用权利,权利失效(Verwirkung)是一种禁止_滥用权利的具体情形。
  这两种观点虽无本质上的冲突,但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诚实信用原则与禁止权利滥用原则的关系如何?对此问题有两种学说。其一,重复适用说。认为诚信原则为指导权利人行使权利的原则,权利滥用为权利人行使权利违反诚信原则的法律后果,亦即行使权利如违反诚信原则即构成权利滥用。其二,重复适用否定说。认为诚信原则与权利滥用之禁止原则,各有其不同的适用范围。至于不同适用范围之划分,学者间亦有差异。有学者认为,诚信原则适用于债法领域,而权利滥用之禁止原则适用于物权法领域;有的学者认为,诚信原则适用于契约当事人间、夫妻之间及父母子女之间等特别权利义务关系,而权利滥用之禁止原则适用于上述特别关系以外的当事人之间的关系;有的学者主张将诚信原则的适用范围的特别关系扩及社会接触关系。{7}笔者认为,诚实信用原则的本质是建立了一种行为标准,行为人依该标准实施行为才合乎法律的要求。禁止权利滥用原则的本质是界定行使权利的界限,超越该界限行使权利的,不为法律所认可。此两种原则价值取向一致,而侧重有所不同。学者在对禁止权利滥用原则进行类型化时,也多以诚实信用原则为理论基础。因此,学者将此两种原则进行类型化、具体化时,难免产生一些重合的情形,也不足为怪。林诚二先生认为:“诚实信用之规定,应为行使权利及履行义务之原则,而权利滥用禁止之规定,应为违反诚信原则之效果,亦即权利滥用之法律基础,在于诚信原则之违反,并非此二项规定为个别法理。”{8}该观点较为允当,可资赞同。因此,权利失效的理论依据是诚实信用原则。依该原则的要求,权利人以消极行为的方式行使权利,也应当在诚实信用的限度内进行,否则就可能导致权利失效的后果。对于这种情形,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以判例的形式将其类型化为“违反诚信原则的具体情形”或“禁止权利滥用的具体情形”,则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二)权利失效的功能
  在德国、日本及我国台湾地区,权利失效主要具有如下功能:
  第一,弥补普通消灭时效期间过长的弊端。在德国债法改革之前,学界普遍承认,第195条规定的普通消灭时效期间(30年)对大多数实际需要而言显得太长了。在如此之长的时效期间的前提下,权利人在一些特定场合不行使其权利,确实有可能会使义务人产生合理的信赖,以为权利人不会再行使权利。但对于权利失效必须设置严格的要件。梅迪库斯教授指出:“如果法官可以在某个他认为是适当的期间届满后即宣布权利消灭,法律交易就会对这些嗣后才确定的期间无所适从。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以这种方式消除时效方面的上述瑕疵。否则,法律对消灭时效的规定便会形同虚设。法律虽然允许法官对法律规定作出校正,但同时为此规定了极其严格的条件,而在消灭时效的通常情况下,这些条件无疑是不具备的。”{10}115可见,德国法通过判例承认权利失效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修正普通消灭时效期间过长在某些场合下造成的弊端。
  第二,对法律未规定除斥期间的形成权和抗辩权,予以时间上的限制。由于法律并未对所有形成权和抗辩权规定有行使期间的限制,如果权利人在明显过长的时间经过后再行使权利,就有可能造成违反公平原则的后果。权利失效制度的作用之一,就是对一些形成权或抗辩权的行使全无时间限制导致不公平的情形,作出适当的修正。
  第三,实现诚实信用原则的具体化、类型化。《德国民法典》第242条规定了诚实信用原则:“债务人有义务斟酌交易习惯,依照诚实信用原则履行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上册[M].王晓晔,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09-310.

{2}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1册[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3}[日]我妻荣.我妻荣民法讲义I新订民法总则[M].于敏,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法小宝

{4}王泽鉴.民法总则[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559 -560.

{5}李求轶.消灭时效的历史与展开[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163 -165.

{6}意大利民法典(2004年)[M].费安玲,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786-787.

{7}李求轶.消灭时效的历史与展开[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

{8}梁慧星.民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299.

{9}林诚二.民法理论与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17.

{10}[德]迪特尔·梅迪库斯.德国民法总论[M].邵建东,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11}[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上册[M].王晓晔,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11.

{12}刘自正.论大陆法系民法之权利失效制度[J].武汉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5).

{13}阳朝锋.权利失效原则的适用范围与法律效力[J].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4(3).

{14}王利明.民法总则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244-2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93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