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证券法苑》
日本奥林巴斯会计作假事件
【副标题】 兼论资本市场诚信与公司治理【作者】 吴祺
【作者单位】 上海证券交易所【分类】 金融法
【中文关键词】 奥林巴斯;会计作假;诚信;公司治理【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2【总期号】 总第7卷
【页码】 613
【摘要】

日本奥林巴斯公司的会计作假事件折射出日本公司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治理理念,都已不符合高度发达的证券市场的要求。本文旨在通过对奥林巴斯会计作假事件的深入分析,揭示日本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并借助日本对奥林巴斯事件的反思重塑我国公司治理理论体系,为资本市场诚信体系的建设提供参考素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990    
  据调查,日本最古老的企业距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百年老店”更是不计其数,当问到这些企业经久不衰的秘诀时,回答却是惊人的相似:“以信立业,以诚待人”。
  诚信是资本市场的基石,亦是上市公司的立命之本。良好的公司治理是建设资本市场诚信体系的前提,而资本市场诚信体系的建立又能促进上市公司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由此可见,资本市场诚信体系与上市公司治理结构是表与里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2011年8月,日本著名国际企业奥林巴斯公司(以下简称奥林巴斯)爆出重大会计丑闻,这家有百年历史的上市公司在过去二十年间一直欺骗市场及投资者,隐瞒了公司在泡沫经济时代遭受近千亿日元损失的重大事实。该事件曝光后,不仅奥林巴斯的治理结构受到了日本市场及海内外投资者的强烈质疑,整个日本证券市场的诚信度也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然而,此次奥林巴斯会计作假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前不久日本富士通公司总经理解聘闹剧以及大王制纸的百亿日元贷款事件都折射出日本公司治理结构存在严重的问题。
  东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东交所)在事发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修改了东交所上市规则,强化了上市公司中关于独立役员[1]的信息披露要求,意图挽回投资者对市场失去的信心。然而,市场失去的诚信绝非东交所或其他监管机构朝夕就可挽回的。奥林巴斯事件后,海外投资者集中抛售日本股票就是最好的佐证。
  本文旨在通过对奥林巴斯会计作假事件的深入分析,揭示日本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并借助日本对奥林巴斯事件的反思重塑我国公司治理理论体系,为资本市场诚信体系的建设提供参考素材。
  一、奥林巴斯会计作假事件全貌
  (一)会计作假事件调查经过
  2011年8月,日本《FACTA》杂志刊登文章举报日本著名国际企业奥林巴斯在国际及国内的收购项目中存在会计造假问题,涉案金额高达近千亿日元。该报道发表后,奥林巴斯公司隐瞒了近二十年的会计造假事件终于浮出了水面。
  迫于媒体及监管机构的压力,2011年11月1日,奥林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正着手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调查公司是否在收购GGP公司及国内三家公司的项目中存在会计造假问题。独立委员会由五名律师及一名公认会计师组成,其中独立调查委员的委员长曾经担任过日本最高法院法官,应该说独立委员会的独立性无可挑剔。
  2011年11月10日,奥林巴斯发布公告,称由于独立委员会调查发现公司过去的财务报告中存在重大会计问题,因此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11月14日)提交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另外,根据东交所上市规则第605条第1款13号a的规定,本公司将会被东交所指定为监理股份[2](确认中),提醒投资人注意风险。
  2011年12月6日,奥林巴斯公布了调查委员会关于会计作假事件的调查报告。根据报告显示,公司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投资有价证券形成了近1177亿日元的巨额亏空,为了将上述亏损分离出合并报表范围外,当时的管理层设计了以下的方案。首先,由奥林巴斯公司出资设立基金A,(根据日本会计准则,该基金无须与奥林巴斯公司一起合并报表)由该基金A将奥林巴斯持有的1177亿亏损金融产品按照账面价值购入,抵消奥林巴斯公司账面上的全部亏损。其次,为了归还基金A购买亏损金融产品支出的1177亿,(基金A购买1177亿亏损金融产品的资金是银行的贷款,并且奥林巴斯公司为其作了担保),经由第三方介绍,基金A选定了国内三家公司作为收购对象,分别以每股5万日元的价格收购了其中的ALTIS及NEWS CHEF,以每股20万日元的价格收购了HUMALABO。随后,奥林巴斯以每股约1100万日元的高价向基金A收购ALTIS,以每股约950万日元的价格收购NEWSCHEF,以每股2050万日元的价格收购HUMALABO,[3]通过上述操作将732亿资金输送给了基金A。
  除了上述国内公司的收购之外,奥林巴斯与财务顾问公司合谋,将收购英国GGP公司时支付给财务顾问的6.2亿美金(收购财务顾问持有的优先股,约合631亿日元)的资金输送给基金A用来归还银行的贷款。
  通过上述手段,最终奥林巴斯将1348亿日元的亏损全部处理完毕(1177亿日元的金融资产亏损加上为了掩盖上述亏损而支出的171亿日元的报酬)。
  调查报告书还指出奥林巴斯公司收购GGP公司及国内三家公司产生的商誉及之后进行的资产减值处理与事实不符,公司必须对上述商誉及资产减值的会计处理进行更正。
  2011年12月14日,奥林巴斯公司向关东财务局正式提交了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同日东交所解除了奥林巴斯公司监理股份(确认中)的措施,但该公司的股份依然是监理股份(审查中),还未完全脱离退市的风险。
  2011年12月15日,奥林巴斯公司发布更正后的财务报告,并与更正前的损益表中的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及净利润进行了对比,具体内容如下: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单位亿)

┌─────┬────┬───┬───┬───┬────┐
  │     │    │更正前│更正后│影响额│影响率%│
  ├─────┼────┼───┼───┼───┼────┤
  │2007年年度│营业利润│987  │987  │0   │0    │
  │财务报告 ├────┼───┼───┼───┼────┤
  │     │利润总额│762  │783  │21  │+3   │
  │     ├────┼───┼───┼───┼────┤
  │     │净利润 │478  │470  │▲8  │▲2   │
  ├─────┼────┼───┼───┼───┼────┤
  │2008年度财│营业利润│1126 │1128 │2   │0    │
  │务报告  ├────┼───┼───┼───┼────┤
  │     │利润总额│931  │973  │42  │+5   │
  │     ├────┼───┼───┼───┼────┤
  │     │净利润 │580  │546  │▲33 │▲6   │
  ├─────┼────┼───┼───┼───┼────┤
  │2009年度财│营业利润│346  │427  │81  │+24   │
  │务报告  ├────┼───┼───┼───┼────┤
  │     │利润总额│184  │257  │73  │+40   │
  │     ├────┼───┼───┼───┼────┤
  │     │净利润 │▲1148│▲506 │642  │    │
  ├─────┼────┼───┼───┼───┼────┤
  │2010年度财│营业利润│601  │612  │10  │+2   │
  │务报告  ├────┼───┼───┼───┼────┤
  │     │利润总额│451  │461  │10  │+2   │
  │     ├────┼───┼───┼───┼────┤
  │     │净利润 │478  │525  │48  │+10   │
  ├─────┼────┼───┼───┼───┼────┤
  │2011年度财│营业利润│354  │384  │30  │+9   │
  │务报告  ├────┼───┼───┼───┼────┤
  │     │利润总额│221  │232  │11  │+5   │
  │     ├────┼───┼───┼───┼────┤
  │     │净利润 │74  │39  │▲35 │▲48  │
  └─────┴────┴───┴───┴───┴────┘

  (二)东交所对公司采取的监管措施
  2011年11月10日,东交所发布公告:今日,奥林巴斯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提交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根据东交所上述规则第605条第1款13号a的规定,自今日起将奥林巴斯公司发行的有价证券指定为监理股份(确认中),如奥林巴斯公司无法在12月14日之前(超过法定期限1个月内)提交第二季度财务报告,东交所将勒令奥林巴斯公司退市。
  2011年12月6日,东交所发布公告,主要内容如下:奥林巴斯在今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中表示公司将对过去的财务报告进行更正,根据东交所上市规则施行规则第605条第1款第14项的规定,将该公司发行的有价证券指定为监理股份(审查中)。本所将根据公司对过去财务报告更正的范围及金额进行审查,最终决定是否给予该公司强制退市的处分。
  2011年12月14日,东交所解除了奥林巴斯公司监理股份(确认中)的措施,但仍然保留监理股份(审查中)的监管措施。
  2012年1月20日,东京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正式解除奥林巴斯公司监理股份(审查中)的措施,同时鉴于公司此次会计作假事件的严重性,向奥林巴斯征收1000万日元的上市违约金,并将该公司指定为特设注意市场[4]公司。
  二、分析与讨论—公司治理
  奥林巴斯公司会计作假事件涉案金额之大,历时之长,在日本国内实属罕见。特别是对于一家拥有百年历史,享誉国际的知名企业而言,发生如此重大的会计丑闻实在令人痛惜。与此同时,奥林巴斯公司能够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瞒天过海欺骗投资人却一直没有被发现,足以证明奥林巴斯公司的内部控制完全失效,治理结构存在重大缺陷。
  (一)日本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
  1.日本公司治理的历史沿革
  世界各国对“公司治理”(Corporate Governance)一词的理解都不相同。一般而言,公司治理包含以下两种探讨:第一,公司主权论。所谓公司主权论是指探讨公司属于谁;一般在讨论究竟是股东主权,还是企业员工主权时,会使用公司治理一词。第二,公司治理论。所谓公司治理论是指探讨如何监督公司的管理层;在讨论究竟是采取董事会模式还是监事会模式时,会使用公司治理一词。有学者将前者称为广义的公司治理,将后者称为狭义的公司治理,笔者认为狭义的公司治理取决于如何理解广义的公司治理(因为前者的答案会直接影响后者的选择方式),因此,本文所述公司治理时包含了广义与狭义两层含义。[5]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公司治理的历史可以简约为:强化监事会权力的历史。
  1950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首次修改商法。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商法修改在以监事会为监督核心的公司治理模式上引入了美国的董事会制度(战前日本的董事没有业务监督权,只有业务执行权。类似于我国公司法中的经理或高管)。众所周知,美国的董事会是公司的监督机构,负责监督公司管理层业务执行情况,因此董事会的监督职能与当时监事会的职能发生重合,在此情况下,日本将监事会的权限范围限定为会计审查,剥夺了监事会业务监督的权力。同时,将允许董事从事可能与公司利益相冲突的业务及参与董事与公司间诉讼的权限移交至董事会。如上所述,此次商法修改后,日本的公司治理呈现出与德国(关于德国模式后述)及美国均不尽相同的四不像模式。
  1974年,日本山阳特殊制钢等公司爆出重大会计丑闻,以此为契机,日本公司治理步入强化监事会权限的时代。
  同年,日本修改商法,恢复了大公司及中型公司监事会对于业务执行的监督权限,但是根据日本学界的通说,监事会对业务执行的监督仅限于合法性,业务执行适当性监督的权限依然属于董事会。除此之外,修改后的商法恢复了董事与公司间发生诉讼时监事会代表公司参与诉讼的权力,赋予了大公司和中型公司的监事对于子公司的调查权限及股东大会陈述意见的权利。
  1981年,日本修改商法,继续强化监事会的权限。主要内容包括:(1)监事报酬由股东大会决定;(2)监督费用由公司负担;(3)加强监事的独立性;(4)大公司必须设置数名常务监事。
  1990年及1993年的商法修改,赋予了监事检查公司设立时资本是否充足的权限,延长了监事的任期及要求大公司必须设置外部监事。
  2001年,商法修改,再度强化了监事的权限。主要内容包括:(1)赋予监事列席董事会并发表意见的权利;(2)延长监事任期;(3)赋予监事辞职时意见陈述权;(4)提高大公司外部监事资格的标准;(5)大公司选聘监事时,赋予监事会否决权;(6)当公司的董事被股东提诉,监事会可以否决公司作为被告董事方的诉讼辅助人参加诉讼等。
  2006年,日本新公司法实施。新颁布的公司法完全承袭了以前商法的规定,至今未变。
  2.屋上架屋式的监督体系
  此次奥林巴斯事件折射出日本公司治理存在的问题,在形式上体现为屋上架屋式的监督体系,但在本质上,落后的公司治理观念已经不能适应高度发达的证券市场的需求。
  从日本公司治理的历史可以看出,1950年日本引进董事会制度后,日本公司治理的监督体系从监事会模式转变为董事会模式,但监事会仍然承担部分监督职能。与此同时,董事会不仅是业务的监督部门,同时还是业务执行部门。上述治理架构已经显得十分混乱,雪上加霜的是,日本为了加强对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监督,居然在原有的治理架构上模仿美国的独立董事制度引进了外部董事的概念,使得日本的公司治理成为空前绝后的三重重复监督体系。首先,外部董事、监事以及董事会对公司管理层的业务执行都有监督权限,形成了三层重复监督,但各自监管的范围却又模糊不清。其次,日本的董事会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法律规定董事会是业务执行机构的同时,又赋予其业务监督的权力,如此的监督体系岂能不出问题?最后,监事会对公司的财务报告负有监督义务的同时,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还要经过公认会计师的审计。监事与会计师对于财务报告的监督又形成重复监督。
  多头监督的结果就是无人监督。奥林巴斯就是最好的例子。案发时,奥林巴斯董事会15名董事中3名是外部董事,监事会共4名监事中2名是外部监事。与保守的其他日本公司相比,奥林巴斯拥有的外部董事及监事的人数并不少,然而3名外部董事与2名外部监事却没有发现公司长期以来欺骗投资者的恶劣行径,究其原因,问题就出在多头监督造成监管缺位,多个机构拥有监督权限,但谁都没有履行监督的义务。
  3.落后的公司治理理念
  到目前
果然是京城土著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9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