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物权行为构成的理论探讨
【英文标题】 Theoretical Analysis on Construction of Juristic Act of Right in Rem
【作者】 皮锡军【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物权【中文关键词】 物权行为;物权公示;物权变动
【英文关键词】 juristic act of right in rem;public:summons for real right;real right changing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4—0087—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4
【页码】 87
【摘要】

萨维尼在创立物权行为理论时,并未明确物权行为的概念,故人们对物权行为的概念及构成要件存在着很大的争论。在物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上,就物权行为的标的、物权行为的当事人、物权行为的意思表示以及物权行为的形式要件做一些理论探讨,以供商榷。

【英文摘要】

As Savigny,founder of the theory on juristic:act of right in rem,failing to make clear in concept contributes to a heated debate for a long time,the objects, the parties,the declaration of will and substantive requirements of the act tale expound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80    
  
  

一、引言

一般认为,物权行为理论最初是由德国法学家、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萨维尼通过对古罗马法的形式主义特征和中世纪德国普通法学进行充分分析和研究后创制出来的{1}。他在《当代罗马法制度》一文中系统地阐述了物权行为理论。该理论被《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所接受,并成为该法典的立法理论基础。德国学者将这一理论一般概括为三项原则:即区分原则,物权变动的形式主义原则和抽象原则{2}。物权行为理论问世后,便受到了各国学者的严厉批评,其中“最激烈的批评均来自德国法学家”{3},但对物权行为理论的批评也并非从未停止过,即使在德国“中间也有一段时间几乎完全销声匿迹,30年代又重新出现。”{4}随着我国物权立法的迫切需要,我国学者对物权行为理论也正进行着激烈的争论。而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物权行为的无因性问题及物权行为的立法价值问题上面,本文不打算探讨这些问题,而是以中立的态度探讨一下物权行为理论的基础性问题,即物权行为的基本内涵及构成要件,这是评价和研究物权行为理论的前提和基础,无论支持还是反对物权行为理论,都无法回避这一问题。我想它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尽管如此,对这一问题学者们却很少进行过全面地系统地研究。正基于此,本文打算就物权行为的定义及物权行为的标的、当事人、意思表示、形式等构成要件做一些理论探讨,以供商榷。

二、物权行为的定义

要弄清物权行为的构成要件,首先要对物权行为的定义有一粗略的了解,当然对物权行为的科学定义又依赖于对其构成要件进行研究。学者们对物权行为大概有以下四种定义:第一种定义认为,物权行为是以物权之设定、转移、变更或消灭为目的的法律行为{5}。这种定义是通过对物权行为的目的以及与原因行为(债权行为)的关系作出的界定,它突出了物权行为与债权行为的区分原则,但缺乏对物权行为本身的基本内涵进行确切界定,所以这种定义不可取。第二种定义认为,物权行为是由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与登记或交付相结合而成的要式行为{6}。这种定义它强调了物权行为的形式要件,认为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必须与登记或交付等公示形式相结合才能构成物权行为。由于这种定义更注重了物权行为本身的基本内涵,所以这种定义方法较之前种更具有科学性。尽管如此,该定义仍存在一定的缺陷,即它没有把物权行为的当事人纳入到物权行为的定义之中,它没有看到当事人在物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1]。第三种定义认为,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包括物权合意)本身即为物权行为(单独行为与物权契约),登记或交付为物权行为的生效要件{7}。这种定义与第二种定义针锋相对,认为登记或交付并非物权行为的成立要件而是生效要件。至于登记或交付到底应该是物权行为的成立要件还是生效要件,我在物权行为的形式要件部分再作探讨。但不管怎样,这种定义存在着与第二种定义同样的缺陷,它也没有把当事人纳入物权行为的定义之中。第四种定义认为,物权行为是以意思表示为要素,旨在设立、变更和终止物权关系的合法行为{8}。这种定义主要是强调物权行为的合法性。我认为,物权行为是否应具有合法性完全可以交给法律行为去界定,而现在学者们对法律行为是否应具有合法性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争论。物权行为的合法性命运与法律行为的合法性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不必单独对物权行为的合法性进行规定。由此可见,以上四种定义都有失偏颇,我认为从物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人手应该这样定义:物权行为是指行为人以交付或登记为形式,将物权变动的意思公示于公众的法律行为。这一定义包含了物权行为的四个构成要件,即物权行为的标的,物权行为的当事人,物权行为的意思表示和物权行为的形式要件。下面我就分别探讨一下物权行为这四个构成要件。

三、物权行为的标的

物权行为的标的是指物权行为的客体。在上面我提到的五种关于物权行为的定义中,不管采用哪种定义,它都离不开物权行为的标的(客体),这个标的就是物权。

那么,什么是物权呢?这并非一个简单的问题。各国学者对物权有不同的定义。对此,陈华彬在《物权法原理》一书中归纳为三种学说:第一类,对物关系说。认为债权关系乃人与人之关系,物权关系乃人与物之关系。第二类,对人关系说。他们以一般权利的通性为论据,认为由法律所确定的各种权利,无论其性质如何,所涉及者莫不为人与人之关系。第三类,折衷说,认为物权有对人、对物两方面的关系,其支配一物之方法及范围,不仅为事实问题,同时也有法定的法律关系{9}。在梁慧星主编的《中国物权法研究》一书中将各种物权的定义归纳为四类:第一类,着重于对物的直接支配性的定义。第二类,着重于直接支配与享受利益的定义。第三类,着重直接支配与排他性的定义。第四类,着重于直接支配、享受利益与排他性的定义{10}。另外,孙宪忠还将物权区分为法律物权与事实物权{2}。不但物权的概念很复杂,而且物权的客体——物的概念也很复杂。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物权的客体只限于有体物。第二种观点认为,物权的客体不仅包括有体物,而且还应包括无体物{11}。

在有关物权的各种定义中,做为物权行为客体的物权应该是什么样的物权呢?这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许多否认物权行为的学者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偷换了物权行为中物权的概念,来达到否认物权行为的目的。比如,有学者提出,法国、日本等国不承认物权行为独立性及无因性理论,却也无妨{12}。但我们都知道,法国、日本所使用的物权与我国及德国所使用的物权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所以学者们在津津乐道地争论哪种物权变动模式更优越的时候,却往往忽视了各种模式是建立在不同的物权概念的基础之上的。下面我就各种模式及其物权的概念做一个简略的探讨。

(一)绝对意思主义{13}。是指物权的变动仅依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效力,这种效力的发生不以公示为要件。实际上在这种模式下所讲的物权,纯粹是一种人与物的关系,它不是一种对世权,所以也就无所谓公示的问题。这种立法例今日已没有国家采之{13}。

(二)相对意思主义{13}。又叫债权意思主义{14},是指物权变动仅依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效力,但未经登记或交付不具有对抗效力。从本质上讲该模式下的物权仍属于人与物的关系,只不过做了一定的变通,即经公示后可以产生对世权的效力。该立法例以法、日为代表。

(三)物权形式主义{15}。是指物权变动只能由以登记或交付为形式的物权合意而产生效力。形式主义立法之所以要求物权变动必须公示,其根源就在于它认为物权是一种对世权,公众是义务主体,任何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必须向公众进行表示,而不仅仅是物权转让人和受让人之间进行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所以公众是物权行为的一方当事人,即物权行为的相对人。该立法例以德国为代表。

(四)折衷主义{10}。以瑞士立法例为代表。瑞士民法与德国民法在动产权利移转时要求物权契约,但并未进一步采无因原则{16}。折衷主义认为物权行为成立与生效是分开的,物权行为的效力受到债权行为的制约。但在该模式下,物权仍是一种对世权。该模式的基本观点是:承认物权行为的独立性,否认物权行为的无因性。

(五)债权形式主义{10}。以奥地利为代表。许多学者把债权形式主义与折衷主义混为一谈{13},前者不承认物权行为,后者承认物权行为。有学者认为,在形式主义内部,还存在债权形式主义、物权形式主义与折衷主义之分{17}。债权形式主义认为,公示只是一种事实行为而不是法律行为,更不是物权行为,公示必须与债权行为相结合才能引起物权变动。一方面,债权形式主义承认物权是一种对世权,物权变动必须公示;另一方面又否认公示本质上是一种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把公示仅看成是事实行为,在逻辑上是矛盾的。因为公示之“示”即“展示”“表示”,表示什么呢?当然是物权变动的意思。正如董安生所说:“交付行为也好,登记行为也好,其中必然包含着意思因素”{18}。以交付为例,如果交付本身不含有意思因素,那么交付做为一种公示的手段,怎样达到公示的目的?是不是在每一次交付的标的物上都贴上债权合同?另外,如果交付只是一项事实行为的话,就无须考虑当事人的意思能力。但实际上,无行为能力人是无法完成交付的。

综上所述,我认为做为物权行为标的的物权首先应该是对世权,做为对世权的物权是物权行为的逻辑起点,反过来物权行为又成了对世权之物权的一种逻辑选择,其他任何否认物权行为的物权变动立法模式都是与物权的对世权特征相抵触的。

四、物权行为的当事人

物权行为的当事人是目前物权行为理论研究中最薄弱的环节。至今我未见有关于物权行为当事人研究的文章。虽然也有学者在著述或论文中提到当事人的概念{8},但是与物权行为当事人的研究相去甚远,只是随意地套用当事人的概念,并且错误甚多。甚至大多数人都认为,物权行为当事人就是物权行为的行为人,即物权转让人与物权受让人,完全把物权义务主体排除在外。这是目前在物权行为理论研究中对物权行为意思表示的独立性问题、物权行为的形式要件问题始终存在争论,而无法辩论清楚的一个主要障碍。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在法律行为中,即使是单方法律行为,也存在两方或两方以上的当事人。这是许多人无法理解的。单方法律行为是指在民事法律关系中仅凭一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就能成立的民事法律行为。它是指行为人只为当事人一方,但是行为人之行为的成立却需要双方当事人。因为法律行为本质上是一种意思表示,意思表示必须有表示的对象,即另一方当事人,也叫相对人。如果没有相对人,其意思就无处表示,法律行为不能完成。下面我就物权行为的当事人做一些探讨。

物权行为的当事人是指与物权行为有利害关系一是民事主体。所谓利害关系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指民事主体与物权行为的成立与否有直接关系,比如,没有行为人就不能引起物权行为的发生,没有相对人,物权行为的意思就表达不出来,物权行为同样不能完成。二是指物权行为生效后将使该民事主体的权利义务发生变化。比如,物权转让人将丧失物权,而物权受让人将取得物权。根据当事人地位不同,物权行为的当事人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行为人。行为人是指能够通过自己行为引起物权变动的当事人,他的行为直接影响物权行为的成立与生效,他在物权行为中始终处于主动地位。二是相对人,相对人是指除行为人以外的,行为人意思表示的对象,他在物权行为中始终处于被动地位。也可以说相对人是行为人的行为指向的对象,即意思表示所指向的民事主体。也许有人会认为,行为人指向的对象应该是物,即某人处分了某物,与相对人无关。这显然是不对的,因为某人处分的不是某物,而是物权,物权关系本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在处分物权时,其行为必然要指向相对人。比如,我在抛弃某物的所有权时,实际上这一行为是在告诉所有的相对人(公众):“你们的义务解除了。”

也许有人会认为,只有物权行为的行为人才是当事人,为什么要把相对人作为当事人呢?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一问题。在侵权行为中,比如某甲打伤了某乙,甲为行为人,乙为相对人,但毫无疑问某甲、某乙都应是当事人[2]。物权行为也是如此。任何物权行为都不可能只有行为人而无相对人,否则他的行为会因失去对象而毫无意义,他也不知道他的意思表示向谁表示,因而意思表示不能完成,物权行为也不可能成立。物权行为要成立,离不开相对人。所以我认为,相对人是物权行为的当事人,只不过他不像行为人那样积极主动,而是处于消极、被动的状态。所以,行为人的意思表示必须传到相对人,才能让相对人承担物权变动的后果,物权行为才能成立。下面我分两种情形谈一下当事人的范围。

1.单方物权行为的当事人。单方物权行为是指仅凭当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就能成立的物权行为,如抛弃所有权的行为。在单方物权行为中除行为人以外的所有民事主体(公众)都是相对人。为什么公众是相对人呢?这是因为物权是对世权,拥有物权的人就是权利主体,而不拥有该物权的人都是义务主体。当权利主体处分物权时,公众就成了行为人行为指向的对象,即意思表示所要指向的对象。如果没有相对人(公众),权利人就物权变动的意思就会因缺乏指向的对象而无法表示出来,物权行为不能完成。比如,我买了一台新彩电,想抛弃原来那台黑白电视机,于是我在一张纸条上写道:“这台黑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孙鹏.合同法热点问题研究(M).北京:群众出版社,2001.82,109,110,110.

{2}孙宪忠.论物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163—164,63—65.

{3}孙宪忠.德国当代物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69.

{4}(意)弗兰克,费拉利.田土永译.米健校.从抽象原则与合意原则到交付原则——论动产物权法法律协调之可能性(J).比较法研究,2001,(3):85.

{5}史尚宽.物权法论(M).台湾:台湾荣泰印书馆,1989.17.

{6}姚瑞光.民法物权论(M).台湾:台湾宇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5.14.

{7}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五(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7.

{8}赵勇山.论物权行为(J).现代法学,1998,(4):24,27—29.

{9}陈华彬.物权法原理(M).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1998.2—3.

{10}梁慧星.中国物权法研究·上(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17—18,178—179,178—179.

{11}高富平.物权法原论·中(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336.

{12}田士勇,王萍.物权理论研讨会综述(J).中国法学,1998,(4).

{13}彭诚信.我国物权变动理论的立法选择·上(J).法律科学,2001,(1):74.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14}梁慧星,陈华彬.物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92.

{15}王轶.物权变动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26,88.

{16}苏永钦.物权行为的独立性与无因性(A).民法经济法论文集(C).台湾:法学丛书编辑委员会,1988.

{17}孙鹏.试论物权行为理论之构成(J).云南法学,2001,(2):30.

{18}董安生.民事法律行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165.

{19}李开国.民法总论(M).西南政法大学内部教学用书,2001.239.

{20}(日)我妻荣.物权法(M).日本:岩波书店,1983.192.

{21}(德)K·茨威格特,H·克茨.孙宪忠译.“抽象物权契约”理论——德意志系的特征(J).外法译评,1995,(3).

{22}(日)田山辉明.陆庆胜译.物权法·增订本(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33.

{23}(日)三和一博,平井一雄.物权法要论(M).青林书院,1998.2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