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也论法的本质
【副标题】 Also on the Innate Character of Law【英文标题】 也论法的本质
【作者】 王福祥【分类】 法理学
【期刊年份】 1988年【期号】 5
【页码】 5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51    
  
  马克思在谈到资产阶级法时指出:“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象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1]长期以来,人们在理解这段话时,普遍认为这是马克思对资产阶级法的本质的深刻揭示,对认识一切类型法的本质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并据此对法的本质作了进一步概括:法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对此种理解和概括,笔者不敢苟同。笔者认为,法是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体现。把法的本质归结为统治阶级的意志,不仅理论上不科学,而且实践中也有害。下面,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
  一、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在理论上的错误
  以往,人们在研究法的本质时,习惯在意志的定语上作文章。如法所体现的意志不是被统治阶级的意志,也不是统治阶级中个别成员的意志,而是政治上、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那个阶级的整体意志等等。唯独对什么是意志,意志属于什么范畴等问题,不作研究或较少研究,以为这是不言自明的。其实,问题的要害恰恰在意志自身的性质上。
  心理学表明,意志属于意识的范畴,是人的一种心理活动。这种心理活动是在认识的基础上形成的。它与意志主体所要达到的目的及克服某种困难直接相关。意志的基本功能,就是对行为进行自觉调节。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发动,即推动意志主体去从事达到目的所必需的行动;二是抑制,即制止与预定目的相矛盾的愿望和行动。意志主体可以是理智健全的自然人,也可以是集团、政党、阶级、国家等组织。在意志调节下进行的活动是意志活动。意志活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必然在客观上产生某种结果。这种意志行为客观化的结果,当然体现着行为主体的意志。
  法是统治阶级在自己意志支配下制定的,是统治阶级意志行为客观化的结果,当然体现着统治阶级的意志。所以,问题不在于法是否体现统治阶级意志,而在于法所体现的这个意志是不是法的本质,在于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是否科学。
  笔者认为,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既使这个意志的内容是由统治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的,不是随心所欲的,它在理论上也是错误的,这是由意志自身的主观性质决定的。
  第一,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本质是事物的根本性质,是事物存在、发展和变化的根据。还认为法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意志属于意识的范畴。两者都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上,并由该经济基础决定。如果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则表明统治阶级的意志是法存在、发展和变化的根据;上层建筑(法)的本质存在于意识(意志)中;我们要理解和掌握法的本质,应透彻地理解统治阶级的意志。这便是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而逻辑地得出的结论。然而,常识告诉我们,法的根本性质并不取决于统治阶级的意志,法的存在、发展和变化也不根据意志,而根据经济关系。法的本质只能存在于经济关系中,而不是意志。对此,马克思早就告诫我们:“法的关系正象国家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2]马克思所说的“理解”当然指对法的本质的理解,所说的“人类精神。当然包括意志。可见,在意志领域、精神领域寻找法的本质是错误的。
  第二,事物的本质是深刻的,这种深刻性表现在,我们只要掌握了本质,就能透彻地理解这一事物。体现在法中的统治阶级意志,并不具有深刻性,它并不能帮助我们深刻地理解法。须知,意志和法属于同一层次的事物,它不仅不能从根本性质上说明法,而且就连它自身和法一样,也要靠统治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说明。
  第三,事物的本质是稳定的,这种稳定性是相对于现象而言的。事物的现象易动、易变,事物的本性则相反。本质的稳定性为我们认识它提供了可能。体现在法中的统治阶级意志,并不具有稳定性。因为意志是主观的,它不仅受统治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的决定和制约,而且也受诸如阶级关系、政治思想、文化水平、民族习惯、历史传统、国际关系等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因而是一个变量,不定因素多。这样的意志是不能真正揭示法的本质的。反而会把法的本质掩盖起来。以资产阶级法为例,1789年法国的《人权宣言》第6条规定:“法律是公共意志的表现……”。如果意志是法的本质,恰好证明资产阶级法的本质不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意志的体现,而是全民意志的体现。资产阶级正是用这种形式上的、现象上的公共意志,来掩盖其法的本质。最能深刻说明资产阶级法的本质的,恰恰不是资产阶级意志,而是资产阶级利益,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剩余价值。我们在批判资产阶级法的虚伪性、欺骗性,不正是从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入手的吗?
  第四,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毫无理论意义。因为统治阶级任何活动,如制定政策、发动战争、召开会议等等,都是意志活动,客观上必然产生某种结果。哪一结果不体现统治阶级意志呢?如果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那么,由此推论,政策的本质、战争的本质也是统治阶级意志了。须知,法的制定与制定出的法的本质是两圈事,前者与统治阶级意志有关,后者则无关。笔者认为,由意志所创造的任何事物的本质,都不是意志自身。法也如此。法是统治阶级意志制定的,它与体现在自身中的统治阶级意志是一回事,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罢了。问法的本质是什么,实际上等于在问体现在法中的统治阶级意志的本质是什么,因此,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并没有真正回答法的本质是什么。
  错误理论应用于实践,必然造成危害。长期以来,法的本质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一理论,不仅统治着我国法学界,而且也支配着法律实践,造成很大危害。
  法单纯为阶级斗争服务便是危害之一。
  前文讲过,意志是一个变量,不定因素多。尤以政治的影响最大。统治阶级的意志一旦为“左”的思想和政治目的所左右,必然制定出体现统治阶级“左”的意志的法来,法必然以阶级斗争为纲,成为单纯为阶级斗争服务的工具。因为法的本质决定法的作用,法的作用体现法的本质。法的本质是“左”的政治意志,决定法的作用必须体现这种意志,并为这种意志服务。多年来,我们的法远远偏离了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正确轨道,而单纯用来搞阶级斗争,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法学研究脱离实践便是危害之二。
  法的本质是意志,于是,学者们将大部分精力花在统治阶级意志上,把意志局限在现行法律上进行孤立研究。人们以统治阶级意志为转移,用这个意志去解释法、说明法,甚至作为衡量现行法律好坏的标准.从而使法学成为注释法学、赞扬式法学。这种法学研究既不能走在现行法律规定之前,即不能走在统治阶级意志的前面去研究统治阶级应该立、改、废什么法;也不能落在法律规定之后,即法律一旦立、改、废,便紧紧抓住体现在法中的意志,研究为什么立这个法,为仟么修改、废除那个法,论证这样的立、改、废如何体现了统治阶级的意志,具有哪些好处和意义等等。至于现行法律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科学,是否具有消极作用等与实践密切相关的问题,则无人问津和质疑。这样的法学研究必然脱离实践。
  二、法的本质应归结为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
  把法的本质归结为意志,理论上有错误,实践中有危害已如上述。那么,法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它应归结到什么上呢?回答这个问题,借鉴一下马克思的思想与方法,是十分必要的。
  马克思对待社会现象(包括法律现象)的基本思想,就是作历史唯物主义的考察和分析。他把一切社会关系分为思想社会关系和生产关系,并把思想社会关系归结到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到生产力的高度,来认识和把握社会诸现象的本质。我们探讨法的本质,丝毫不能偏离马克思的上述思想和方法。只有把法同经济关系联结起来考察,才能真正认识和掌握法的本质。
  唯物史观认为,由人的自然属性决定,人类的第一个历史性活动就是生产;由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任何生产都是社会的生产,人们只能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进行生产。在一定生产关系下生产出各种物质资料,以满足人们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要。这种在一定社会经济形式(生产关系)中,满足主体物质需要的一定数量的社会劳动成果,就是物质利益。
  物质利益与生产关系密不可分。生产关系一方面体现着物质利益,每一个社会的经济关系首先是作为利益表现出来。”[3]另一方面又决定、制约着物质利益。人们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不同,决定了人们所获得的物质利益的性质和多少的不同。
  总之,生产关系本质上是一种物质利益关系,在生产关系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切社会关系都与物质利益有关。
  法这种社会现象,建立在生产关系基础上,与物质利益有着内在的必然联系。
  首先,“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4]统治阶级也不例外。他们的统治活动大都为了获取和保护自身的物质利益。直接的经济活动不必说,就是那些政治活动和立法活动最终也是为了物质利益。统治阶级的活动尚且离不开物质利益,其思想和意志更可想而知了。因为“‘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5]在这种意志支配下而制定的法,就是以实现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为己任的,为保护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而存在和发挥作用的。离开物质利益,便无法可言。因此,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才是法存在的内在根据。
  其次,任何统治阶级都十分清楚,他们的物质利益不是孤立存在的,其实现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必然要遭到被统治阶级的反抗,自己成员的破坏等等。为了对付这些异己力量,统治阶级便凭借法这种最为有效的工具,把现存的有利于自己的物质利益关系,直接上升为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取得全社会一体遵行的效力。可以说,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就是法的主要内容。法就是以权利、义务的形式对统治阶级物质利益的肯定。这一点,古今中外的法律概莫能外。马克思指出:“法律应该是社会共同的、由一定物质生产方式所产生的利益和需要的表现……。”[6]“无论是政治的立法或市民的立法,都只是表明和记载经济关系的要求而已。”[7]“从某一阶级的共同利益中产生出的要求,只有通过下述办法才能实现,即由这一阶级夺取政权,并用法律的形式赋予这些要求以普遍的效力。”[8]“但是国家一旦成了对社会的独立力量,马上就产生了新的意识形态。这就是说,在职业政治家那里,在公法理论家那里和私法法学家那里,同经济事实的联系就完全消失了。因为经济事实要取得法律上的承认,必须在每一个别场合下采取法律动机的形式,而且,因为在这里,不言而喻地要考虑到现行的整个法律体系,所以,现在法律形式就是一切,而经济内容则什么也不是。”[9]显然,马克思、恩格斯在这些地方并没有把法归结为统治阶级意志,而是归结为统治阶级的利益、经济关系、经济事实、经济内容。当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关系发生变化时,法必然也随之变化;当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关系向前发展时,法必然也随之发展。因此,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才是法发展、变化的根据。
  再次,前文讲过,物质利益是生产关系,特别是所有制关系的体现。物质利益的性质与生产关系的性质是一致的。因此,由生产关系所决定的统治阶级的物质利益,可以说明法的根本性质。看一种法是剥削阶级法还是社会主义法,不取决于统治阶级的意志,而取决于法所体现的统治阶级物质利益的性质,最终取决于生产关系的性质。
  根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