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冲突理论视角下的谣言问题研究
【副标题】 以杭州“5?10事件”为例【作者】 马强郭冯宇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分类】 法律心理学
【中文关键词】 谣言;社会冲突;冲突理论【文章编码】 1673-1565(2014)04-0137-06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4【页码】 137
【摘要】

谣言是一种非官方的信息来源,是公众就重要而模糊的社会议题进行互动的产物,能够产生真实的效果。在杭州“5?10事件”中,谣言的产生和传播是社会矛盾凸显期这一结构性因素、环境保护这一重要的社会议题和相关信息的缺乏三个因素综合作用所导致的。谣言在这次社会冲突中发挥着促进社会成员的意识觉醒和合法性撤销,刺激社会冲突升级的作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313    
  谣言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不仅直接影响着社会舆论,而且在社会成员的集体行动中承担着独特的功能,“从未有一场暴乱的发生不带有谣言的鼓动、伴随和对激烈程度的激化。”{1}谣言贯穿于集体行动的全过程,引导和动员着这一制度外政治行为的酝酿、发生和发展,给公安机关承担社会管理职能带来了挑战。对谣言现象本身及其在集体行动中的作用机制进行分析和解释并提出有效的应对策略,对于在新形势下维护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一、谣言的概念与特征
  谣言是一种十分常见但又异常抽象的社会现象,“人人都相信自己能够分辨谣言,但却无人能给谣言下一个令人信服的定义。”{2}在谣言研究历程中,不同时代下抱有不同研究目的、运用不同学科范式的学者都从各自的角度对谣言概念进行了独到的界定。20世纪50年代,在战争谣言四起的美国,谣言研究的先行者纳普、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从对谣言进行控制的现实需要出发,将谣言界定为缺乏真实性的命题,运用心理学的方法从个体的社会成员身上寻找谣言得以传播的原因;20世纪60年代,在批判“谣言控制学说”的个体化倾向及研究中存在的偏见的基础上,社会学家西布塔尼提出“谣言是一群人在议论过程中产生的即兴消息(improvised news)”{3},并旗帜鲜明地指出:谣言并非是个人心理机制的衍生品,而是群体中的社会成员之间进行“集体交易(collective transaction)”的产物;20世纪80年代,卡普费雷沿着西布塔尼的谣言研究道路,提出谣言“是在社会中出现并流传的未经官方公开证实或者已经被官方所辟谣的信息,”{4}强调了谣言的非官方性,认为“谣言是对权威的一种返还”,是一种“反权力”,甚至将其称为“第一自由广播电台”。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因谣言所引发的集体行动不断增多,谣言现象日益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持“传统谣言观”的学者在界定谣言现象的过程中强调“动机”在谣言形成中的作用,例如周晓虹在区分谣言和流言这一对概念时指出,“谣言(rumor)与流言(gossip)都是大众在社会中相互传播的无根据、不确切的信息,但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有意捏造的,后者是无意传讹的。”{5}胡泳提出了一种“另类谣言观”,指出“谣言常常作为一种社会抗议而出现”{6},继承和发展了卡普费雷的观点。
  本文采用卡普费雷的观点,认为谣言是一种非官方的信息。之所以采用这一定义是基于以下的考虑:一方面,相比在研究之前就给谣言扣上“虚假”、“病态”、“别有用心”的帽子,采用一种不带价值判断的定义有助于避免谣言研究中的偏见,从而有利于增进对于谣言现象一般规律的理解。另一方面,中立的概念能够在从法律上规制利用谣言为害社会的行为的同时保护言论自由,这对于中国警务执法实践有着特殊意义。目前我国法律对于与谣言相关的违法犯罪行为的规定均是将散布谣言行为所产生的结果而非行为作为定罪的依据[1],这有效避免了公民在适当范围内行使言论自由权利的法律风险,在惩治违法犯罪的同时保障了公民的合法权益。
  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总结了谣言传播的基本法则,即:R~i×a
  其中,R表示一则谣言的流行程度,i表示该谣言内容所涉及社会议题的重要性,a表示该谣言内容所涉及社会议题的模糊性。这一公式所表达了两方面的含义,首先,只有当一个社会议题同时具有重要性和模糊性时与之相关的谣言才会传播;其次,谣言的流行程度与其所涉及议题的重要性和模糊性相关。这一经典公式得到了谣言研究者的普遍认可,为研究谣言传播机制奠定了基础。根据谣言的定义和谣言传播公式可以总结出谣言所具有的一些基本属性和特征:
  首先,就产生方式而言,谣言是“集体交易(collective transaction)”的产物,是制度外的意见表达渠道。谣言总是处于不断的建构当中,其在人际间的流动不仅是一个信息传播的过程,更是一个社会成员进行互动以修正谣言、达成一致的过程。“谣言将(抽象的)敌对意识具体化为一种社会‘事实’……谣言的作用不仅在于使社会成员心目中的敌对意识更为清晰和明确,而且是一种将敌对意识付诸实践的过程,是一种对相关社会成员所感知到的社会‘事实’进行证实的过程。”{7}对于群体而言,谣言是对群体成员所共同关注但又存在模糊性的关键问题进行合理解释的行动,是消除社会生活中的不确定性的社会行为;就个体而言,谣言是其在认识所及的范围内进行理性选择的结果:一方面,对群体中的社会成员而言“凡是群体一致认为是真实的,便是真实的”{8};另一方面,认同群体所做出的解释有助于个体成员避免独立于其所归属的群体之外而导致的风险和有可能为之付出的成本。
  其次,就内容而言,谣言反映了重要的社会议题。具体来说,这一功能是从两个方面达成的,一方面谣言文本所涉及的具体社会事件对社会成员具有重要性;另一方面,谣言具有象征性,谣言所承载的信息暗示了公众对于与人类基本需求相关的议题的关心,其中,人类自身的安全问题是最为重要和最为突出的问题。从微观角度而言,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Need-hierarchy theory)”指出,个体的安全需求仅次于生理需求居于最基础的地位,“有机体处于以安全为唯一取向的行为机制主导之下,竭尽全力维护自身安全。”{9}。从宏观角度而言,洛克认为“安全和保障是原先建立公民社会的目标,也是他们(人民)参加公民社会的目标”{10}。无论是从宏观角度还是从微观角度而言,安全都是人类最基础的需求,因而也是极为重要的社会议题。谣言中所隐含的信息在日常交往中不易察觉,但却反映了谣言所要表达的核心意义,因而在谣言传播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第三,就作用而言,谣言为模糊的社会议题提供了符合公众逻辑的解释。谣言是信息“黑市”,是一种制度外的信息来源。在社会成员的互动中自发生成的谣言是与大众传媒等制度内的信息来源相异的制度外信息来源。在人类历史上,口传媒介不仅一直是极为重要的日常信息交流渠道,而且在人类理解世界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将复杂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简化为公众可以理解的、秩序的世界。在大众传媒承担起制度内信息提供者的角色后,谣言成为公众提供非官方信息的“黑市”。当大众传媒提供的关于社会议题的大量碎片化信息无法令公众理解和信服时,信息“黑市”就会兴盛起来。
  第四,就影响来说,谣言能够产生真实的效果。无论谣言本身客观上是否具有真实的依据或可靠的来源,其总能对公众产生实在的影响。一方面,“如果一种情境被认为是真实的,那么它们在实际效果上就是真实的。”{11}如果社会成员认为谣言所提供的信息是真实的,那么在其进行行为的决策时就会以此为依据。另一方面,“即使人们不相信谣言,也会受其影响。”{12}谣言在不相关的事物之间建立联系,给人们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象,这种印象不会因对谣言真实性的否定而消失,甚至还会因不断重复的辟谣而加深。
  二、社会冲突的过程
  虽然马克思、韦伯和齐美尔以及其后的达伦多夫、科塞等对冲突理论做出突出贡献的社会学家在对社会冲突进行分析和解释时的重点和方向各不相同,但是冲突理论依然有着清晰的发展脉络以及作为这一脉络基础的对于社会冲突的基本认识,正是这些基本认识构成了社会学中的社会冲突范式。乔纳森?特纳在对传统社会冲突理论进行总结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具有普遍性的冲突过程模型,这一模型将社会冲突的过程划分为九个阶段:1.社会系统形成;2.资源不平等分配;3.合法性撤销;4.对客观利益的最初觉悟;5.被剥夺者的情感唤起;6.周期性的集体爆发;7.激烈性程度的升级;8.组织化的努力;9.公开的冲突。这九个阶段构成了一个由冲突酝酿到社会冲突到秩序重建再到冲突酝酿的社会冲突循环(见下图)。
  (图略)
  具体来说,社会系统中,资源的不平等分配导致了群体的分化,获得资源较多或者制定资源分配规则的群体即是马克思所称的统治者,而在资源分配中处于较低层次的即成为被统治者,马克思所指的资源主要是经济基础,而韦伯所指的资源则包括权力、地位和声望,但马克思和韦伯都认为资源分配的不平等是社会冲突产生的根源。在冲突酝酿阶段,对现有的社会资源分配体系合法性的撤销是社会冲突过程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合法性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中介变数,没有它就无法预见由特权或权力分配不平等引起的敌对情绪是否会导致实际的冲突。”{13}下层群体中的社会成员意识到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并由此产生对现有制度的质疑是社会冲突产生的必要前提。“冲突过程经常以个人与集体的情感和挫折的爆发为标志。系统中的社会控制机构寻求对这些爆发的压制时,常会导致冲突。”{14}警察和军队等社会控制手段对“集体爆发(collective outburst)”的压制会增强群体内部的团结,而当群体意识到其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时会更倾向于使冲突升级。当一次激烈的社会冲突结束,社会归于平静时,新的资源分配规则基础上的社会秩序重建起来,在新秩序的控制下社会保持稳定,直到下层群体再次否定现有秩序的合法性。来自北大法宝
  三、社会冲突中的谣言:对杭州“5?10”事件的分析
  由于对新建垃圾焚烧项目在其附近选址不满,2014年5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中泰乡及附近地区的人员发生规模性聚集事件。部分不法分子堵截干线公路、打砸过往车辆、围攻执法管理人员和无辜群众,扰乱了社会秩序。在该事件的酝酿、发生、发展过程中,不断演变的谣言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杭州“5?10”事件发生过程[2]
  杭州“5?10”事件发生的过程具体参见下表。

┌───────┬─────────────────┬───────────┐
│时间     │事件               │谣言         │
├───────┼─────────────────┼───────────┤
│2012年8月   │新建垃圾焚烧项目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成│谣言1:垃圾焚烧项目会 │
│       │立。               │提高附近地区癌症发病率│
│       │                 │;          │
│       │                 │谣言2:垃圾焚烧项目在 │
│       │                 │储运和处理垃圾过程中会│
│       │                 │造成二次污染;    │
│       │                 │谣言3:与垃圾焚烧项目 │
│       │                 │配套的垃圾运输车会加重│
│       │                 │当地交通压力。    │
├───────┼─────────────────┤           │
│2013年10月  │新建垃圾焚烧项目公司成立。    │           │
├───────┼─────────────────┤           │
│2014年3月29日 │市环境卫生专业规划公示,新建垃圾焚│           │
│       │烧项目名列其中。         │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奥尔波特,等.谣言心理学[M].刘水平,等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2003.141.

{2}{4}{8}{12}卡普费雷.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M].郑若麟,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1-2.15.57.164.

{3} Pamela Donovan. How Idle is Idle Talk? One Hundred Years of Rumor Research [J]. Diogenes,2007(2):59-82.

{5}周晓虹.风险社会中的误言、流言与恐慌[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6):413-417.

{6}胡泳.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J].传播与社会学刊,2009,(9):67-94.

{7}Knopf, Terry Ann. Rumors, Race, and Riots [M]. New Brunswick: Transaction Books, 1975:159.

{9} A. H. Maslow. 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 [J]. Psychological Review, 1943,(50):376.

{10}洛克.政府论:下篇[M].叶启芳,翟菊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59.

{11}The Unadjusted Girl. With Cases and Standpoint for Behavioral Analysis. W. I. Thomas. N. Y.: Harper & Row,1967:42.转引自 The Thomas Theorem and the Matthew Effect. Robert K. Merton. Social Forces, December 1995,74(2):379-424.

{13}科塞.社会冲突的功能[M].孙立平,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22.

{14}{18}乔纳森?特纳.社会学理论的结构(第六版)[M].邱泽奇,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187.188.

{15} Robert H Knapp. A Psychology of Rumor [J].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1944(Spring):22-37.

{16}乌尔里希?贝克.风险社会[M].何博闻,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4.15.

{17}张云龙.理性的批判与重建——从普遍语用学的角度[J].浙江社会科学,2009(8):67-73.

{19}罗德尼?斯达克,罗杰尔?芬克.信仰的法则[M].杨凤岗,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1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31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