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美国贸易法特别301条款分析与对策
【英文标题】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 on the Special 301 of U.S trade law
【作者】 汪涌【分类】 比较法
【期刊年份】 1996年【期号】 1
【页码】 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7085    
  
  1994年6月30日,美国贸易代表(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以我“知识产权执法不力、侵权行为失控”为由,宣布将我国列为严重违反其贸易法特别301条款(Special 301)的“重点国家”,并对我发起为期6个月的所谓“调查”。1994年12月31日,美国贸易代表坎特宣布,因磋商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将对我国实施贸易报复,并公布了一份价值28亿美元的报复清单,对我输美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随后,我国外经贸部公布了反报复清单。围绕特别301条款展开的中美两国有关知识产权争论和谈判及其可能引发的贸易报复战,不仅在中美两国国内,而且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两国谈判代表的努力下,更重要的是,基于两国政府对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政治意愿,中美就知识产权问题达成了协议,在贸易报复即将自动生效的前刻,避免了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
    一、特别301条款的立法背景
    特别301条款是从1974年美国贸易法案301节演变而来。针对许多国家在从事国际贸易时都有相当程度的政府介入或补贴,削弱了美国贸易的竞争能力,早在1962年,美国企业界便成功地游说国会通过了“贸易扩张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l962),直接给予总统若干授权,可以直接对侵害美国贸易利益的外国政府采取报复性的措施。到1974年国会对美国的贸易政策进行全面检讨和修改时,便将企业向政府寻求救济的程序予以制度化。这便是“301条款”的由来。以后经过1979年的贸易协定法(Trade agreement Act of 1979)以及1984年的贸易及关税法(Trade and Tariff Act of 1984)的修正,这套程序更加完整。根据1984年的修正案,行政部门在受理企业的申诉后,即应在一定期间对有关的外国政府是否在履行贸易协定或制定贸易政策时有不合理、不正当或歧视性的行为予以调查认定,并采取适当的措施(包括报复等)。
    进入80年代,由于美国经济开始走向衰退,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国际收支的债权国变成了最大的债务国,再加上连年不断的贸易赤字,美国的许多企业在极端沮丧之余,开始积极寻找造成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并希望通过政府的协助来为企业谋求出路。因知识产权牵涉国际贸易问题,很容易把贸易赤字与知识产权的侵害划上等号,也给政府及企业界领袖提供对经济衰退及贸易赤字推卸部分责任的一个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把知识产权的保护列为其整体贸易政策的一环,终于在1988年,经过进一步的协调后,通过了《综合贸易与竞争法》,该法经里根总统签署生效,成为美国迄今最完整的贸易法规。
    1988年贸易法的通过,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在美国的贸易政策下的角色奠定了里程碑。当美国贸易谈判的策略逐渐从有关关税的障碍转移到非关税的障碍时,传统上仍是以倾销、反衡平及政府补贴等行为为主(301条款的内容)。而对于把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列为非关税障碍的一环(特别301条款的内容),无论是对美国的行政部门或其谈判对手而言,都属于全新的领域。然而事实证明,在过去的六、七年中,知识产权的问题,确已成为当前美国贸易政策的核心问题。每年特别301条款调查、谈判等活动,及可能采取的报复措施,已达到行政部门的最高层次。除由美国贸易代表总司其责外,其它各部门人员均有介入。而一旦准备对某个国家采取报复性的措施时,则势必要经过总统的批准方可。
    301条款和特别301条款给予美国的企业或团体,至少在和商务或贸易有关的问题上(尤其是知识产权保护),可直接通过自己的政府向其他国家进行制裁或要求对方让步的途径。时至今日,以这种单行国内立法而达到影响国际贸易体制、干涉他国经贸、法律制度的作法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且其针对的对象主要是其重要贸易伙伴。1988年贸易法的通过,激起了许多国家的强烈反感,一些大的贸易伙伴(如欧盟)甚至将之诉至关贸总协定(GATT),认为该法有违“国民待遇”原则,强烈要求废止或修正该法。
    二、特别301条款的基本内容
    特别301条款实际上是包括贸易法第182条、301条、302条、30条在内的总称,因是对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修正而沿用下来。根据特别301条款的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应在每年4月30日前指认(1)拒绝对知识产权给予适当及有效保护的国家;或(2)未公平合理地给予依靠知识产权保护的人开放市场(Market Access)的国家。其中最严重的国家,其政策或措施对美国产品造成事实上或潜在的严重损害后果的,必须被列为“重点国家”(Priority foreign Countries)。
    一般而言,一旦这些国家被指认,美国贸易代表署即应在30日内依据第302条B项的规定对“重点国家”展开为其6个月的依第301条所定的调查程序。必要时,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有可能对这些重点国家,展开“特别”的301条款调查,加速调查程序。此外,美国贸易代表还视对美国知识产权侵害的程度,制定了“重点观察国家”名单(Priority watch list)及“观察国家”名单(Watch list)。以表明美国对该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关注和不满。
    在下列情况下,美国贸易代表(USTR)不得将一个国家列为重点国家:(1)该国正与美国进行善意的磋商,或(2)在双边或多边协商已有显著的进展,有希望达成协议,提供适当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
    特别301条款还对协商过程和时间作了相当具体的规定,从收集资料、调查、确定名单到磋商、达成协议及监控协议执行等,都规定必须在一定期限内完成。之所以规定明确期限,一是使协商必须在某一日期前完成,以免旷长日久,久拖不决,便于贸易代表及美国总统作出最后决定,二是有意制造紧张气氛,在期限截至前,迫使对方摊牌,无论如何要有某种程度的结果。这种策略适用,造成指控者有利的地位,只容许对方有限的时间与空间协商,若在期限内不妥协,则造成严重后果,美方以贸易报复对付。
    特别301条款,以美国广大的市场作为条件,要求贸易伙伴切实保护知识产权,不能有不公平不合理的贸易措施。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以报复手段(主要是征收惩罚性关税)对付,使国外产品无法或极为困难进入美国市场。因此,对那些依赖美国市场的国家,如韩国、巴西、中国等,最为有效。这也是近年来中国政府及企业感受到特别301条款压力的主要原因。
    三、特别301条款的协商程序与策略
    特别301条款的协商程序是“全时间”(fucl time)的程序,每年周而复始,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运作。从收集资
    料、确定名单、协商到监控协议的执行情况,一环扣一环,节奏非常紧凑,给对方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特别301条款的整个程序,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重要阶段:
    1、通告收集资料
    每年一月,美国贸易代表署在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上发出通告,要求个人及企业界提出意见报告。对外国政府未能良好或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政策、措施等事实,在2月中旬截止日期前,作成书面文件提交贸易代表署。与此同时,贸易代表署也通过大使馆及联邦各部门驻外人员等各种渠道主动收集有关资料。
    2、工作小组研判
    资料汇集后,贸易代表署从2月中旬开始,不断召集由各部门人员组成的知识产权特别301工作小组会议,审查各界所提资料,并初步听取各部门意见,决定那些国家应列为今年的特别301条款名单。在这个阶段,企业界及提出书面文件者可以进一步补充资料,说明损失数据估计方法。
    3、双方磋商
    当事国政府,在未被正式宣布为“重点国家”前,向贸易代表署或通过当地大使馆提供说明资料,并开始进行磋商,对美方的指控作出解释,说明在提高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所取得的成效,提出具体改进措施及行动方案。
    4、提出全国贸易预估及外国贸易障碍报告
    根据1988年贸易法的规定,贸易代表署需在每年三月底向总统、参院财政委员会及众院拨款委员会,提出外贸障碍报告书,其中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可以作为独立的严重的障碍提出,是决定特别301条款名单的重要参考。
    5、决定特别301名单
    特别301条款名单,经工作小组拟定,并经贸易政策幕僚委员会及贸易政策审查小组(由USTR召集,各部门领导参加)的认可,如有争议交国家经济政策委员会(Economic Policy Counoil)核定,否则交给白宫,经总统批准后,由USTR在四月三十日以前,公布“重点国家”、“重点观察国家”及“观察国家”名单。1993年的部分重点观察国家(如中国),限定在相当期限内改进知识产权执法不力的状况,否则可能列入重点国家。
    6、调查、协商或报复
    名单公布后,对“重点国家”将发起为期6个月的调查。调查期间,双方协商,若经协商取得共识,签订备忘录或协定后,即中止调查程序。否则进行贸易报复。
    7、签订协议及监控协议执行情形
    所签订的协议大致包括具体改进知识产权保护的内容及期限。备忘录或协议签订后,贸易代表署即开始监控对方是否切实履行协定的义务,根据监控所得结果,或依据306条款采取报复行动,或作为次年特别301条款名单的参考。
    在策略的运用上,以贸易代表署(USTR)负责主导,权责分明;通过不同的小组及委员会,由商务部、国务院、著作权局、专利局等部门参与决策,长期合作与负责。同时,由企业界出面指控,提供资料及建议,充分利用企业界的人力与资料收集资料。给USTR经常提供301条款意见书的美国主要厂商及有影响力的协会有: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IPA)、商业软件联盟(BSA)、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美国电影协会(MBA)、商标协会(USTA)、微软公司(Micros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知识产权

期刊年份=1996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

期刊号=1 总第31期

页码=11

标题=美国贸易法特别301条款分析与对策

英文标题=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 on the Special 301 of U.S trade law

副标题=

英文副标题=

作者=汪涌

作者单位=

摘要=

英文摘要=

关键字=

英文关键字=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内容=1994年6月30日,美国贸易代表(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以我“知识产权执法不力、侵权行为失控”为由,宣布将我国列为严重违反其贸易法特别301条款(Special 301)的“重点国家”,并对我发起为期6个月的所谓“调查”。1994年12月31日,美国贸易代表坎特宣布,因磋商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将对我国实施贸易报复,并公布了一份价值28亿美元的报复清单,对我输美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随后,我国外经贸部公布了反报复清单。围绕特别301条款展开的中美两国有关知识产权争论和谈判及其可能引发的贸易报复战,不仅在中美两国国内,而且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两国谈判代表的努力下,更重要的是,基于两国政府对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政治意愿,中美就知识产权问题达成了协议,在贸易报复即将自动生效的前刻,避免了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

一、特别301条款的立法背景

特别301条款是从1974年美国贸易法案301节演变而来。针对许多国家在从事国际贸易时都有相当程度的政府介入或补贴,削弱了美国贸易的竞争能力,早在1962年,美国企业界便成功地游说国会通过了“贸易扩张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l962),直接给予总统若干授权,可以直接对侵害美国贸易利益的外国政府采取报复性的措施。到1974年国会对美国的贸易政策进行全面检讨和修改时,便将企业向政府寻求救济的程序予以制度化。这便是“301条款”的由来。以后经过1979年的贸易协定法(Trade agreement Act of 1979)以及1984年的贸易及关税法(Trade and Tariff Act of 1984)的修正,这套程序更加完整。根据1984年的修正案,行政部门在受理企业的申诉后,即应在一定期间对有关的外国政府是否在履行贸易协定或制定贸易政策时有不合理、不正当或歧视性的行为予以调查认定,并采取适当的措施(包括报复等)。

进入80年代,由于美国经济开始走向衰退,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国际收支的债权国变成了最大的债务国,再加上连年不断的贸易赤字,美国的许多企业在极端沮丧之余,开始积极寻找造成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并希望通过政府的协助来为企业谋求出路。因知识产权牵涉国际贸易问题,很容易把贸易赤字与知识产权的侵害划上等号,也给政府及企业界领袖提供对经济衰退及贸易赤字推卸部分责任的一个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把知识产权的保护列为其整体贸易政策的一环,终于在1988年,经过进一步的协调后,通过了《综合贸易与竞争法》,该法经里根总统签署生效,成为美国迄今最完整的贸易法规。

1988年贸易法的通过,为知识产权的保护在美国的贸易政策下的角色奠定了里程碑。当美国贸易谈判的策略逐渐从有关关税的障碍转移到非关税的障碍时,传统上仍是以倾销、反衡平及政府补贴等行为为主(301条款的内容)。而对于把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列为非关税障碍的一环(特别301条款的内容),无论是对美国的行政部门或其谈判对手而言,都属于全新的领域。然而事实证明,在过去的六、七年中,知识产权的问题,确已成为当前美国贸易政策的核心问题。每年特别301条款调查、谈判等活动,及可能采取的报复措施,已达到行政部门的最高层次。除由美国贸易代表总司其责外,其它各部门人员均有介入。而一旦准备对某个国家采取报复性的措施时,则势必要经过总统的批准方可。

301条款和特别301条款给予美国的企业或团体,至少在和商务或贸易有关的问题上(尤其是知识产权保护),可直接通过自己的政府向其他国家进行制裁或要求对方让步的途径。时至今日,以这种单行国内立法而达到影响国际贸易体制、干涉他国经贸、法律制度的作法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且其针对的对象主要是其重要贸易伙伴。1988年贸易法的通过,激起了许多国家的强烈反感,一些大的贸易伙伴(如欧盟)甚至将之诉至关贸总协定(GATT),认为该法有违“国民待遇”原则,强烈要求废止或修正该法。

二、特别301条款的基本内容

特别301条款实际上是包括贸易法第182条、301条、302条、30条在内的总称,因是对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修正而沿用下来。根据特别301条款的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应在每年4月30日前指认(1)拒绝对知识产权给予适当及有效保护的国家;或(2)未公平合理地给予依靠知识产权保护的人开放市场(Market Access)的国家。其中最严重的国家,其政策或措施对美国产品造成事实上或潜在的严重损害后果的,必须被列为“重点国家”(Priority foreign Countries)。

一般而言,一旦这些国家被指认,美国贸易代表署即应在30日内依据第302条B项的规定对“重点国家”展开为其6个月的依第301条所定的调查程序。必要时,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有可能对这些重点国家,展开“特别”的301条款调查,加速调查程序。此外,美国贸易代表还视对美国知识产权侵害的程度,制定了“重点观察国家”名单(Priority watch list)及“观察国家”名单(Watch list)。以表明美国对该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关注和不满。

在下列情况下,美国贸易代表(USTR)不得将一个国家列为重点国家:(1)该国正与美国进行善意的磋商,或(2)在双边或多边协商已有显著的进展,有希望达成协议,提供适当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

特别301条款还对协商过程和时间作了相当具体的规定,从收集资料、调查、确定名单到磋商、达成协议及监控协议执行等,都规定必须在一定期限内完成。之所以规定明确期限,一是使协商必须在某一日期前完成,以免旷长日久,久拖不决,便于贸易代表及美国总统作出最后决定,二是有意制造紧张气氛,在期限截至前,迫使对方摊牌,无论如何要有某种程度的结果。这种策略适用,造成指控者有利的地位,只容许对方有限的时间与空间协商,若在期限内不妥协,则造成严重后果,美方以贸易报复对付。

特别301条款,以美国广大的市场作为条件,要求贸易伙伴切实保护知识产权,不能有不公平不合理的贸易措施。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以报复手段(主要是征收惩罚性关税)对付,使国外产品无法或极为困难进入美国市场。因此,对那些依赖美国市场的国家,如韩国、巴西、中国等,最为有效。这也是近年来中国政府及企业感受到特别301条款压力的主要原因。

三、特别301条款的协商程序与策略

特别301条款的协商程序是“全时间”(fucl time)的程序,每年周而复始,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运作。从收集资

料、确定名单、协商到监控协议的执行情况,一环扣一环,节奏非常紧凑,给对方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特别301条款的整个程序,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重要阶段:

1、通告收集资料

每年一月,美国贸易代表署在联邦公报(Federal Register)上发出通告,要求个人及企业界提出意见报告。对外国政府未能良好或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政策、措施等事实,在2月中旬截止日期前,作成书面文件提交贸易代表署。与此同时,贸易代表署也通过大使馆及联邦各部门驻外人员等各种渠道主动收集有关资料。

2、工作小组研判

资料汇集后,贸易代表署从2月中旬开始,不断召集由各部门人员组成的知识产权特别301工作小组会议,审查各界所提资料,并初步听取各部门意见,决定那些国家应列为今年的特别301条款名单。在这个阶段,企业界及提出书面文件者可以进一步补充资料,说明损失数据估计方法。

3、双方磋商

当事国政府,在未被正式宣布为“重点国家”前,向贸易代表署或通过当地大使馆提供说明资料,并开始进行磋商,对美方的指控作出解释,说明在提高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所取得的成效,提出具体改进措施及行动方案。

4、提出全国贸易预估及外国贸易障碍报告

根据1988年贸易法的规定,贸易代表署需在每年三月底向总统、参院财政委员会及众院拨款委员会,提出外贸障碍报告书,其中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可以作为独立的严重的障碍提出,是决定特别301条款名单的重要参考。

5、决定特别301名单

特别301条款名单,经工作小组拟定,并经贸易政策幕僚委员会及贸易政策审查小组(由USTR召集,各部门领导参加)的认可,如有争议交国家经济政策委员会(Economic Policy Counoil)核定,否则交给白宫,经总统批准后,由USTR在四月三十日以前,公布“重点国家”、“重点观察国家”及“观察国家”名单。1993年的部分重点观察国家(如中国),限定在相当期限内改进知识产权执法不力的状况,否则可能列入重点国家。

6、调查、协商或报复

名单公布后,对“重点国家”将发起为期6个月的调查。调查期间,双方协商,若经协商取得共识,签订备忘录或协定后,即中止调查程序。否则进行贸易报复。

7、签订协议及监控协议执行情形

所签订的协议大致包括具体改进知识产权保护的内容及期限。备忘录或协议签订后,贸易代表署即开始监控对方是否切实履行协定的义务,根据监控所得结果,或依据306条款采取报复行动,或作为次年特别301条款名单的参考。

在策略的运用上,以贸易代表署(USTR)负责主导,权责分明;通过不同的小组及委员会,由商务部、国务院、著作权局、专利局等部门参与决策,长期合作与负责。同时,由企业界出面指控,提供资料及建议,充分利用企业界的人力与资料收集资料。给USTR经常提供301条款意见书的美国主要厂商及有影响力的协会有: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IPA)、商业软件联盟(BSA)、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美国电影协会(MBA)、商标协会(USTA)、微软公司(Microsoft)及美国任天堂(Nintendo)等。近年来,特别301条款的重点国家、重点观察国家及观察国家名单,大致不超出各企业或协会所建议的范围,美国与各国所签订的协议内容,也都反映各企业的要求。

特别301条款不以报复为目的。其目的是借助此种压力,软硬兼施,迫使各国适当与有效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公平合理开放市场给依赖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人。只定对侵害美国利益最严重的国家,又无切实可行的改进行动,才实施贸易报复。特别301条款启动以来,贸易报复的例子极少。

以过去四年的重点国家来看,特别301条款实施的效果大致良好,虽然并非每个重点国家都遭受调查,至少被美国特别“盯住”的重点国家,无法脱身。(见下表)

1991—1994重点国家名单

1991 1992 1993 1994

中国 巴西 中国

印度 印度 印度 巴西

泰国 泰国 泰国 印度开弓没有回头箭

四、对策和建议

近年来,中国政府与企业界为应付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和美国特别301条款的压力,所耗费的人力与物力,相当巨大,还仍有被人挥鞭追赶之感。

政府与企业虽然不断努力,但目前看来仍然无法完全化解特别301条款的压力。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无法面对现实,把法律问题与政治、经贸问题混淆,没有制定务实而长期的策略。这些,政府与企业都有责任。美方主导特别301条款调查和谈判的虽是贸易代表署,但若没有企业组织的协助和资讯,以贸易代表署一百人左右的编制将无法完成任何双边或多边磋商,更莫论监督协议执行了。

(一)提高保护知识产权的认识

自从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达成《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以来,标志着知识产权已成为国际经贸体制的组成部分,而非一个专门领域的技术问题和法律问题。可以说,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国际间科技、经济合作与交流的环境和基本条件,也是国际经贸谈判与斗争的工具和手段,知识产权与经贸关系紧紧联在一起。我们常指责说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小题大作,借题发挥,其实不然,处于国际贸易关系中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已远远超出其原有的范围,实在是一个大题目,只是我们把它看“小”了。

(二)面对与承认现实

解决知识产权保护及特别301条款问题,首要之事,必需认清及面对下列事实,这些事实许多不是不知,而是忽略或不肯承认。

1、中国外贸顺差大多来自美国。虽然两国统计口径不一样,对顺差的数字差距很大,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是较多的。尤其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如制衣、玩具制造等,对美国市场依赖颇深,因此就感到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在美国目前政策不变的情况下,中国要么调整企业结构、改变出口产品结构,以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要么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以免祸及无辜。

2、保护知识产权已是国际趋势,对中国未必没有好处。换个角度看,特别301条款的压力客观上推进了我国知识产权法制建设。

3、我国知识产权法制尚有不健全之处,执法效果不好。前一段时间,假冒商品、盗版CD四处泛滥,国内企业及个人已深受其害,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4、地方保护主义严重,跨部门、跨地区执法难。虽然认识到这个问题,但目前尚无良方根治。

5、侵害知识产权确实给美国企业造成了较大损失。

6、克林顿总统上任后,注重科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贸易代表署执法更严。民主党中期选举失利后,克林顿受到党内压力和企业界压力更大,对我国更为严厉。

7、适当的磋商与改进保护知识产权,可以缓解特别301条款的压力。今次达成协议就是一个例子。

8、美国企业团体或协会对301条款有相当大的影 响力。应与这些企业团体或协会保持联系,不妨听听它们的意见和反映。

(三)分别法律与政治

知识产权保护,美国有意把它与贸易及外交问题混为一谈,以便可以从多方面向对方施加压力,迫其就范。但是站在我国的立场,应把法律问题尽力分开,因为法律问题可能比政治、外交、经贸问题单纯,而且有法理、法律、判例可循,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据理力争。在磋商法律问题时,政治性及情绪化的言论尽力避免。从今年谈判所提的问题,至少以下应可以属于法律的范围:

1、扫荡盗版CD、对严重侵权者给予刑事处罚;

2、合理使用原则;

3、海关实施边境保护;

4、制定植物新品种保护法、集成电路保护法;

5、法律、法规、执法体制的透明度等。

中国与美国有关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除法律问题外,还有法律执行问题,及非法律问题。这次谈判的重点就是法律执行问题——判刑不重及未采取有效措施扫荡盗版、打击侵权行为,对于法律执行问题,有事实可考,可以提出数据作为协商依据,可以订行动计划和时间表逐步改善;非法律问题,则不宜过多纠缠,以免扩大事端。

(四)近期和长期策略

近期策略是为一事一议,针对美方所提要求相应采取措施,以解决迫在眉睫的特殊301条款调查。

欲收近期策略之最佳效果,首先是要认清对象与角色,分清主次。特别301条款应付的主要对象有四个:(1)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2)国会议员;(3)企业与企业组织;(4)律师事务所或顾问公司。其中USTR和企业界扮演决定性的角色,二者一唱一和,互相配合,互相支持,基本上可左右特别301条款调查。因此,对二者共同提出的指控,必须设法改善,提供有效方案。像此次谈判,USTR和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商业软件联盟(BSA)对我国CD盗版和软件盗版极为不满,列为谈判的重要问题,应优先予以解决,以化解最大压力来源。

其次要了解指控事实、原因与来源。特别301条款的指控主要来自企业与企业组织,他们向贸易代表署提供对每一国家的具体指控事实、损失数字及依据。对指控的事实、理由和来源要仔细分析。依照研究分析的结果,分别接受、承认、说明或反驳。对方所提要求合理,不妨接受不要拖延;若提的事实证据确凿,应该承认不要姑息;若一时尚无法解决,应作出说明及解决方案;对于误解及曲解事项,应加以澄清或提出证据反驳。

最后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切断根由解除指控。只要盗版、假冒猖獗不断,特别301条款的压力就不会消除。从这次谈判来看,我们至少须在一些重点地区采取坚决措施扫荡CD盗版,使这些地区的市场明显得到改善。

保护知识产权已是势不可挡的国际潮流。美国目前贸易政策的重心,一是市场准入,另一个就是知识产权。在这种情况下,USTR的功能得到加强。特别301条款将在较长一段时间象“达摩克利斯剑”悬挂在中国人头上。对此,我们须有务实而长期的策略,即使在未被列入重点国家的年度,也不能松懈。要有计划、有步骤消除本身缺点,才能做到据理力争。平时就应踏踏实实去做,而不是敷衍一番,实况依然没有改变。

长期的策略应建立在对现实的理性分析上,至少以下几个问题应予仔细研讨:

1、为什么对方提出如此要求,是否合理?

2、美国法律如何规定?

3、国际上法理(尤其是TRIPS)及美国与其它国家的协定如何界定相同或相似问题?

4、如果答应要求,能否做到?是否有后遗症?

5、如果不答应要求,有没有其他替代方案?

6、美方能否接受替代方案?

7、不能答应对方要求的理由,有什么不利?

8、答应对方是否会激起国内不良反应?

9、我方反应是否合理?

10、不答应对方要求的后果如何?

11、为什么对方提出超国际标准的要求?是否有超国际标准的问题存在?

特别301条款是长期性问题,美国有特别301条款工作小组,由贸易代表署牵头,各部门人员均有参加,从事事务性工作。而我国则不然,只在谈判时方才从事协调整合工作,平时各部门各自为政,还常有矛盾,易被美国抓到把柄。去年,国务院成立了负责统筹协调全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办公会议制度,若能切实发挥功效,对我国以后特别301条款谈判将大有助益。

此外,为增强我国应付特别301条款压力的能力,需尽早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将中美双边争议提交多边体制内解决,以免孤军奋战,如此对增强我谈判地位将大有帮助。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70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