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网约车未取得营运资质擅自从事客运构成非法营运
【作者】 王岩郭寒娟
【作者单位】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分类】 市场经济管理法【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2【页码】 4
【摘要】

【裁判要旨】网约车属于出租汽车的一种,其从事客运经营活动需要取得营运资质,否则将构成非法营运,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依据地方性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对其客运活动进行监管和处理。 □案号一审:(2017)沪0115行初426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792    
  【案情】
  原告:孙某。
  被告:上海市交通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交通委)。
  被告:上海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
  孙某诉称:国家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已于2016年11月1日正式实施,意味着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以下简称网约车)已经合法化。虽然其驾驶的滴滴网约车当日确实未取得网约车营运证,但既然《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出台,市交通委应当按照该办法来对其进行处罚。而该办法只有对平台的处罚条款,并无对驾驶员的处罚条款。《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虽有对驾驶员作出处罚的补充条款,但该条例在事发当日还未出台,且网约车与出租汽车并不等同,市交通委不应依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处罚原告。被诉扣押决定适用法律不当,故被诉复议决定维持被诉扣押决定也属错误,请求撤销被诉扣押决定及被诉复议决定。
  市交通委辩称:《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从事网约车运营,平台、车辆和驾驶员均需要取得相应资质,但涉案车辆未取得营运许可,滴滴平台在事发时也未取得经营许可,孙某本人也无网约车的驾驶资质。孙某的行为违反了《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十四条第四款“本市车辆不得用于出租汽车经营活动”的规定,市交通委适用《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我我我什么都没做》的相关规定作出被诉扣押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职权依据充分,执法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孙某的诉讼请求。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1日,市交通委执法总队五支队与静安交警在静安寺周边地区对非法客运进行整治。上午9时29分许,执法人员在南京西路华山路路口拦下一辆牌照为沪AZG689的车辆进行检查。车辆上有驾驶员孙某和一名女性乘客,二人称互不认识。执法人员经过询问孙某、查验孙某和乘车人手机发现,涉案车辆未办理上海市出租汽车营运许可证件,乘客通过滴滴出行软件预约了上述车辆,从上海虹桥元一希尔顿酒店上车,前往南京西路的越洋国际广场,乘客到达目的地后会通过滴滴出行软件支付车费。因查处时乘客还未到达目的地,故车费尚未产生。市交通委于当日依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作出编号为NO.3150109643的扣押决定书,并当场送达孙某,孙某拒绝签字,见证人在扣押决定书上签字。该扣押决定认定孙某所驾车辆未取得营运执照,擅自从事出租汽车经营,决定对涉案车辆予以扣押,扣押期限为30日,并告知孙某如对该行政强制措施不服,可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交通运输部或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6个月内直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孙某不服该扣押决定,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受理后,经通知其补正,在法定延长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上述扣押决定。孙某仍不服,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上述扣押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
  【审判】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孙某驾驶的车辆从事网约车营运,而其所驾车辆不具备出租汽车营运证件和资格,故市交通委依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对其作出被诉扣押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市交通委先立案调查,经现场检查和询问等程序后作出被诉扣押决定,执法程序合法。市政府依法受理孙某的行政复议申请,经审查并经依法延长审理期限,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被诉行政复议决定,符合法定程序。根据《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应当遵守该办法。若存在违反该办法规定的违法行为,有权机关可以按照该办法的罚则进行处罚。网约车营运也是出租汽车经营的一种形式,孙某当庭确认其本人和车辆均未获得营运资质,故孙某主张网约车不同于出租车,市交通委适用《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对其进行处罚系适用法律错误,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遂驳回孙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孙某未提起上诉,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是一起涉及网约车非法营运的行政处理案件,主要存在两个争议焦点:一是孙某驾驶网约车载客的行为是否构成未经许可擅自进行出租汽车经营的行为;二是交通行政主管部门是否可以依据《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对网约车驾驶员作出行政处罚或者对涉案车辆采取行政强制措施。
  一、网约车是不是出租汽车,地方性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能否作为对其监管的规范依据
  网约车收费搭载乘客行为与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有着本质的区别,主要表现在:(1)出行信息的发布者不同。网络预约私人小客车合乘由合乘服务提供者(即车主)先行发布出行信息,再由合乘者(即乘客)选择驾驶员、车辆合乘出行;网约车收费载客则是网约车驾驶员根据乘客在互联网平台公司提供的智能手机应用软件上发布的出行信息,应答接单并按照乘客意愿提供运送服务,以实际运行的里程和时间收费的行为。(2)服务的目的不同。合乘服务的目的旨在分摊出行成本或者纯粹地免费互助;而网约车载客则是以营利为目的。(3)对服务提供者的资质要求不同。合乘服务对服务提供者的要求门槛较低,只要取得准驾车型的机动车驾驶证的驾驶员均可提供合乘服务;而网约车如果进行经营性客运活动,那么其本质是出租汽车经营的一种形式,营运车辆和驾驶员除了需要满足一定的基本条件外,还应取得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员证。
  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7月26日下发的国办发[2016]58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请你喝茶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79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