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教育研究》
我国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的反思与创新
【英文标题】 On Reflection of Modes of Practical Teaching of Law and Innovation
【作者】 陈治【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反思;创新
【英文关键词】 practical teaching of law, mode, reflection, innovation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第六卷)
【摘要】

法律的实践性决定了开展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但既有的实践性教学模式在教学规划、教学评价、教学参与、教学运行方面存在明显弊端。应当明确法学实践性教学的目标、内容、指导思想并借鉴其他国家的有益经验,在此基础上,对我国高校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进行创新,并提供有力的保障机制。

【英文摘要】

The necessity and importance of carrying out the practical teaching of law is obviously depended on the practical nature of law itself. However, existing practical teaching modes have such problems as dispersed teaching, pure formal teaching, lower participation of students, and the closed operation. The aim, content, and the guiding principles of the practical teaching mode should be outlined and useful experience from abroad should be learned so as to establish a reliable and innovative practical teaching mode for legal educ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3094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美国实用主义法学派代表人物霍姆斯的这句名言不仅揭示出法律的实践性特征,而且为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开展提供了理论依据。自上世纪60、70年代以来,在英美国家针对纯学院式、理论性教学进行的课程改革,开启了以训练学生实践能力为主旨的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序幕,其教育理念与教育方式的转变对其他国家法学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我国法学实践性教学体系的形成与此大背景息息相关,同时也是对我国过于注重概念与形式的法学传统教育进行反思的结果。应当说,学界关于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必要性及重要性问题已无争议,但究竟如何理解法学实践性教学,现有法学实践性教学的模式有无弊端,是否及如何创新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学界对此尚缺乏系统探讨。笔者拟就上述问题进行研究以求教于大方。
  一、既有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的反思
  法学实践性教学泛指与法学理论传授或法律规则注释相对立的旨在培养学生实践能力的教学活动。其具体模式不拘一格,既有早期的以私相授受方式训练学生法律实践技能的学徒制教学模式,也有目前最常用的案例教学、法庭观摩或模拟法庭、专业实习、法律咨询、社会调查等教学模式,还有近年来在少数高校引进的法律诊所教学模式。
  尽管这些实践性教学模式有利于建立法律理论、法律规则与法律运行之间的有机联系,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在我国长期存在的形式化、教条化教学与法律实践相脱节的矛盾,但是它们是否真正提升了学生法律实践的水平与能力,学生在从事法律实务工作时所运用的法律知识、技能乃至思维方法在多大程度上是受益于学校的实践性教学,实践性教学的当事人双方——师生对这项教学活动的投入与反馈如何等等,却存在相当大的疑问。总的来看,目前实行的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存在以下弊端:
教学分散,随意性大,缺乏系统规划与资源整合
  现有的实践性教学大都由教师自己组织和安排,分散进行,实践性教学的目标与内容的设计缺乏统一标准,实践性教学的具体方式、教学时间基本由任课教师自行裁量决定,随意性大。尽管学校管理层在宏观层面对实施实践性教学持鼓励和肯定态度,但较少提供实践性教学的系统规划,各种实践性教学模式在运行中或者各自为政、互不影响,没有形成合力,对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作用有限;各种模式之间受重视程度也存在明显差异,导致实践性教学的过程实际上演变为某种单一模式的运用。比如在法学专业课实践性教学中备受青睐的案例教学几乎占据了教师在法学理论和规则传授之外其余的教学时间,而所选取的教学案例往往是剥离了具体事实仅就法律条文适用进行分析的人为“加工”或“简化”后的材料,难以避免传统概念化、形式化教学的窠臼。若无其他实践性教学模式尤其是可以直接面对真实案例情境的模式补充并对既有教学资源进行有效整合,显然无助于提升学生的实践能力。当然,近年来在一些高校兴起的法律诊所式教育是我国在国外相关机构资助下引进的一种新兴教学方式,旨在通过让学生直接面对当事人和真实案例情境,培养学生处理现实问题的一种能力。但诊所式教育是在课堂之外由专门的教师指导完成的,容易受到资金、场地、教师经验等各种限制,诊所式教育的开展尚有完善的必要。
  (二)流于形式,缺乏教学绩效评价与激励、约束机制
  从现实情况来看,教师对于从事实践性教学的积极性并不高。在目前关于法学理论与法律规则的讲授课时尚显紧张的背景下,教师不得不疲于应付完成教材上的知识体系的讲解,而无法顾及实践性教学课程的设计,加之教师自身实践能力的局限性,在课堂上进行的实践性教学非常有限,往往流于形式。课堂之外进行的诸如专业实习、社会调研等实践性教学活动也大都是走马观花,实效不大,甚至不乏直接从网络复制粘贴调研报告的情况,实践性教学的形式化倾向非常明显。导致实践性教学流于形式的原因,除了课时安排和教师自身素质局限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学校管理层缺乏严格、科学的实践性教学绩效评价与激励、约束机制,无论是课堂上还是课堂外的实践性教学,由于缺少对教学过程、教学效果的评估进而无法对实践性教学本身是否需要改良作出反馈,无法对教师提供教学激励与约束,因此实践性教学在现实运行中呈现低水平简单重复的格局。
  (三)学生参与度低,变被动为主动的教学宗旨难以实现
  实践性教学的宗旨一直强调激发学生主动参与的热情,变传统的被动灌输型教学为学生主动参与条件下的教学,并以学生亲身参与为主,教师指导为辅,通过实际的工作或模拟的实践活动让学生掌握主动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具体问题的能力。{2}然而在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实际运行过程中,学生参与度较低,从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内容设计、教学手段的选择到教学效果的反馈、教学方案的改良等各个环节,学生在总体上都是处于被动接纳者和服从者的地位,较少积极主动地从教学过程中发现法律知识上或者是教学本身的问题,即使存有疑问,也基本会按事前拟定好的程序和方案完成教学过程。比如观摩庭审,亲历一个特定个案的庭审现场,会让学生直观地感悟法律程序的现实运作过程并接触到相关法律适用的实体问题,如果充分调动学生的参与热情,为他们创造发现问题、分析问题的条件和机会,并提供庭审后师生互动、师生与庭审法官间的对话交流,则观摩庭审将是一次成功的实践性教学;相反,如果只是事前简单组织旁听,没有事中对学生们的疑问进行记录整理,没有事后的讨论互动,那么学生也只是作为众多旁听者的一员不能从庭审中真正受益。
封闭式运行,跨学科、开发式的教学实训环境尚未形成
  既有的各种实践性教学模式在总体上呈现封闭运行的状态,法学内部各学科之间以及法学与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等学科之间缺乏沟通对话,法学研究与教育(无论是理论教育还是实践性教育)成为一种封闭和孤立的运作体系。这种状况与长期主导法学界的理论思潮——分析法学派有着紧密的关系。分析法学派将法律看成是由其内在逻辑性所决定的封闭规则体系,不需要也不应当向外部环境开放,法律本身并不从它对外部环境的影响获得其正当性基础。受此影响下的实践性教学,学生所面对的是一个抽去了复杂事实的单纯的法律背景,跨学科、开放式的教学实训环境并未形成,学生“就像是仅仅研究过剪下的花朵的园艺师,就像是仅仅学习过建筑图片的建筑师,就像是仅仅接触过玩具绒毛狗的育狗师”,{3}而无法具备在真实环境下进行法律执业的能力。这种形式化的实践教学模式受到了社会学法学派和现实主义法学派的抨击,他们提出了法学教育改革的建议。比如庞德提出法律是社会控制的工具,法律必须与社会追求的目标相适应,他呼吁法律教育者进行社会学、政治学与经济学的训练以造就新一代的法律人。而从现实来看,伴随着法律作为社会调节的工具在国家干预过程中得到越来越多的运用,法律向社会其他制度开放的必要性更加凸显,法的作用、法的功能、法的解释与根据都必须在与其他社会制度的相互关系中进行确定,以此判断法律制度是否促进了社会正义的实现。{4}在此前提下,法学实践性教学应当引入法学之外多学科的知识,积极寻求不同学科领域的知识对话与资源共享。
  二、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创新的理论与现实基础
  (一)法学实践性教学的目标与内容
  要克服现有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的弊端,并进行模式创新,必须首先界定法学实践性教学的目标与内容。法学实践性教学的目标定位是培养具有法律实践能力的受教育者,其教学内容包括三个层次:法律知识、职业技能、法律思维。教学内容的三个层次形成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完整系统,是实现教学目标的有效手段和途径。
  1.法律知识的传授。明确法律原理、法律规则体系、法律关系主体的权利与义务是进行法学实践性教学的逻辑起点,并通过教学实践过程在现实具体情境,比如特定个案或者某个具体的社会事件中得到印证。
  2.法律职业技能的训练。成功的实践性教学培养的学生不仅仅了解法律条文,还应当具有分析综合复杂的事实材料的能力、与各种有关人员打交道的技能、写作法律文书的技能、出庭发表法律意见的技能等等。
  3.法律思维能力的培养。按照王泽鉴先生的观点,法律思维能力即依循法律逻辑,进行价值取向的思考、合理论证与解释适用法律。{5}相对于静态的法律知识与有限的法律实践技能而言,法律思维能力是一种动态适应法制社会发展需要与自我探索、不断提升实践水平的综合素质与能力,是法学实践性教学的核心内容,也是受教育者从实践性教学中获得的最大财富。经过法律思维能力的系统训练与培养,受教育者能够建立应对各种纷繁复杂的现实法律问题的有效框架,迅速搭建法律知识与生活实践之间的沟通桥梁,缩小理论与实践的差距,形成理论与实践的良好互动。
  (二)法学实践性教学的指导思想
  对法律制度本身的理解将影响法学教育的基本模式与发展走向。法学实践性教学的提出与实施是对法律制度本身的理解发生改变的现实背景下的产物,其已经超出一个单纯教学方法革新的意义范畴。法学教育不仅仅是一个教育学的问题,{6}更在深层次上涉及法律制度是什么、法学教育如何回应社会转型与经济快速发展所带来的挑战的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质言之,应当在根本上明确以什么样的观念或思想指导法学教育。
  法学实践性教学的指导思想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法律制度本身的实践性,二是法学教学对社会现实的回应性。应当首先对法律制度的实践性持有正确的认知,在此观念指导下开展法学实践性教学。法律制度并不是一个封闭、孤立的规则体系,尽管在很长一段时期(整个19世纪)分析法学派主导了法律的理论认知,无论是大陆法系国家对立法的注释性教学还是英美法系国家实行的案例教学{7}无不受此观念影响,但进入20世纪以来法律理论思潮的转向与变迁为我们认知法律提供了新的视角,也为法学教育的改革提出了新的课题。经过现实主义法学派与社会学法学派的理论论证,人们已经认识到简单将法律归结为科学并不全面。尽管法律作为“西方科学原型之一”是西方法律传统的基本内容,{8}但现代法律已经很难简单套用一般科学的形式逻辑与社会实验的方法,也并非一套完全客观、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影响的规则体系,进而无法由一个单纯的法律家阶层仅仅依靠法律分析就能真正理解其真正意义。法律同时是科学和技能,法律是一种哲学也是一种职业,既需要抽象理论的阐释与注解,也不能缺少现实具体的操作与实施。而作为一种职业技能并诉诸于具体操作实施的特性就是法律制度的实践性。在承认法律制度本身具有实践性的基础上,法学教学应当以回应性的姿态积极面对经济社会的现实发展,将经济社会问题适时纳入法学教学范围,即使它本身并不是一个法律问题,但可以基于法律的角度对其作出分析并对现有法律制度作出全面客观评价,以此培养学生对现实社会敏锐的洞察力与较高水准的分析、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
  (三)国外法学实践性教学的经验模式
  相对于大陆法系国家一贯注重法学教育的概念化、系统性、科学性,英美法系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法学教育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科学化与形式化的案例教学之后,迅速推出了形式多样的法学实践性教学课程。全美律师协会开展的两个实践性教学项目产生了广泛影响:{9}一是由福特基金会资助、由全美律师协会组织实施的“诊所式法学教育课”,该课程以真实当事人为对象,由法学院教师指导和学生参与;二是由全美律师协会在1971年成立的全国初审辩论研究所,训练在法学院讲授法庭辩论相关课程的师资。美国的诊所式法学教学课不仅包含真实的案例环境,而且指导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定位清晰明确,教师的实践教学能力也有坚实的保障,使其诊所式法学教学成为一种典范。日本在引入诊所式教学模式的基础上,进行了切合本土需求的类型化改造,将法律诊所教育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典型诊所模式,学生在法学院中办理真实的案件,并且可以得到法学院所聘请的或与之合作的诊所教授的细致指导,日本一些高校还进一步将法律诊所划分为一般民事法律诊所、家事法律诊所、刑事法律诊所、外国人法律诊所、劳动法律诊所、宪法诊所、性别法律诊所等;二是外派实习模式,将学生派往律师事务所、中央或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国际组织和公司企业的法律部门进行实习;三是“模拟训练”模式,学生通过学习一些经过修改的真实案件材料,通过角色扮演的方法进行模拟训练,类似于在我国高校中广泛采用的模拟法庭模式。同时在日本的诊所式法律教学的师资队伍中还引入法律执业者,以此确保教学质量。{10}日本对源自英美国家的诊所式法学教育进行的类型化、精细化改造与创新对于同样具有形式化、概念化教学传统的我国而言无疑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四)国内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创新实践
  国内高校对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也进行了一定创新实践,比如针对社会热点事件开设的讨论课或者师生互动论坛;在学校之间或学校与实务部门之间开展的各种调研合作;借助互联网拓展法律诊所教学空间,实现网上与当事人适时互动;各种形式多样的志愿者行动、法律援助行动等等。这些模式或者对既有课堂教学的内容进行了极大丰富,或者充分借助课堂外的各种社会资源、平台,比如实习基地、对口帮扶单位或组织等开展实践性教学。
  三、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创新的路径选择
充分挖掘课堂实践性教学资源
  课堂实践性教学是法学实践性教学的基础环节和主要阵地,其主要形式有案例教学、社会事件讨论、制度运行的模拟{11}等,具有教学形式简化、教学程序灵活、教学效率高的特点。课堂实践教学是其它实践教学的基础,为理论教学与其他实践教学搭建联系的桥梁。{12}没有课堂实践教学的基础性训练、帮助学生熟悉法律最简单的实践运作方式,学生将难以形成最基本的法律实践观念与意识,若盲目投入其他法律实践性活动,则结果可能事倍功半、适得其反。因此,要创新法学实践性教学模式应当充分挖掘课堂实践性教学的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30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