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退回补充侦查的程序控制
【作者】 胡飞【作者单位】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24【页码】 5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32    
  长期以来,我国实行逮捕与羁押合一的体制,羁押期限依附于办案期限,未决羁押带来羁押率高、羁押期限长等问题。法学界虽从细化逮捕标准、探索捕押分离等角度提出诸多有益探讨,[1]但关注视角多集中于侦查机关。一方面因为侦查机关为打击犯罪,实施审前羁押,存在问题较多;另一方面我国刑事诉讼一直“以侦查为中心”的导向使然。笔者选取某直辖市T区检察院2009年至2013年度五年间办理的部分公诉案件,考察在审查起诉阶段对未决羁押者适用退回补充侦查案件的提出、运行和处理结果,对退回补充侦查的程序控制作出探讨。
  一、退回补充侦查程序运行的现状考察
  修改后刑诉法实施后,该院在案件总人数无明显变化情况下,未决羁押人数有了明显下降。但检察机关适用退回补充侦查(以下简称“退补”)的情况并无相应变化,甚至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据统计,一退情况下审查起诉期限平均为90天至95天,二退情况下为140天至145天,最长达186天。可见,检察机关适用退补,可使得羁押者仅审查起诉环节羁押最长达五个月之久,被羁押者在“合理时间内”接受审判的权利未得到应有重视。
  二、退回补充侦查程序运行存在的问题
  从我国现有侦查水平、侦检关系、人员紧张等现实情况来看,退补制度在指控犯罪方面短期内不可或缺。但作为刑事程序的倒流,尤其对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来说,其系“刑事诉讼程序的非常态”。[2]因此,检察机关应本着谦抑态度,仅在确有必要情况下合理使用,且以一次使用为原则,并辅以必要监督制约机制。然而,调查数据显示检察机关很多时候并未遵循前述要求。
  (一)退补期限的僵硬化
  法律规定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以一个月为限,但实践中却变成以一个月为常态,“名退补,实不退”的互借审限现象突出。以一次退补为例,该院五年间,退补期限在20至30日比例分别为89.3%、87.6%、91.5%、84.4%、78.1%,而实际上,不同案件根据补侦内容多少、难易差别,时间应有区别。通过比对补侦提纲和报告,造成这一局面,一方面是由于检察机关在退补决定作出时,退补的目的性模糊、需补充内容含混,补侦方向不明确,且侦查机关捕后存在怠于侦查倾向,补侦报告常附简短工作说明便草草送回,加之检察机关无明确的补侦重报期限要求,导致九成左右案件均踩着“一个月”的时间点重报。另一方面是因为侦检双方以退补为幌子互借审限。如部分案件侦查机关尚未侦查终结,但法定羁押期限已届满,便欲借审查起诉期限、甚至是退补期限实施继续侦查。检察机关通过退补来借审限也较为普遍,甚至在退补理由说明书中直接列明“案件疑难,法定期限内无法审结,提请退回补充侦查”。[3]
  (二)退补提纲与补侦报告的格式化
  退补提纲作为补侦工作核心,检察机关制作时应秉持目的明确、条目具体、内容完整的要求,这不仅利于侦查机关快速、有效收集完善必要证据或进行漏罪、漏犯的补充移送,形成起诉有效引导侦查;也是检察机关有效监督侦查机关补侦工作质量的直接依据。经过对近五年的退补提纲进行整理发现,95%以上是围绕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展开,但内容过于含糊,目的也不明确,导致近1/3案件两次补侦提纲基本一样。由于侦查和起诉证据标准的差异,格式化的补侦提纲很难有效引导侦查,也很难获得侦查机关认可从而积极去开展补侦工作。另外,有的补侦提纲虽明确具体,但补侦报告却言之无物,检察机关有时不进行合理沟通,直接以二次退补要求侦查机关继续补侦,双方的互相推诿斗气时有发生,直接侵害了被羁押者的切身利益。
  (三)羁押必要性审查的虚无化
  补充侦查是由于追诉机关未能及时、全面收集指控犯罪的完整证据链造成的诉讼拖延,理论上应由追诉机关自身承担这种不利局面。而五年间,在退补过程中检察机关仅对6人变更逮捕强制措施,占被羁押总数的0.8%;而同期审判机关适用缓刑比例为4.4%,检察机关不起诉和侦查机关撤回处理比例3.3%,即至少该7.7%的人完全可以在退补时及时作出变更羁押处理。
  (四)退回补充侦查决定过程的行政化
  纵观五年的退补决定过程,一次退补全部由处长、主诉直接决定,二次退补全部由主管检察长直接批准,而关于案件证据特征、被羁押者状况、认悔罪态度等重要内容几乎无任何审查。另外,由辩护人提出退补调取证据的申请有20余人,仅1人获得许可。可见,作为检察机关实施的极为重要的一项诉讼行为,退补在司法实践中却未彰显“诉讼品质”,缺乏应有的参与、异议和救济措施。
  三、退回补充侦查程序控制模式之建构
  (一)退回补充侦查程序控制模式的价值遵循
  退补行为是公权力对私权利一种实体处分,秉持程序正义的要求,对其进行程序改造有着现实意义。
  一是有利于改进退补程序中各项权力的关系。退补几大问题产生之根源就在于侦查、检察、审判之间缺乏必要的分工、制约,若各司其职,程序便会正常流转,即使出现必要的程序倒流,检察机关有效引导、监督侦查,侦查机关积极补充侦查,审判机关坚守独立审判,完全可能在正义的诉讼中规范权力运行。二是有利于以程序公开确保检察机关独立行使退补权的实质公正。若将退补进行诉讼化改造,以公开的程序作出,辅以必要的侦查引导、羁押审查等,不仅易于被侦查机关接受,积极开展补侦工作,也使得利害关系人更易接受和尊重处置结果、减少抵触,[4]最终赢得公众认同,提升司法公信力。三是有利于以私权参与监督压缩冤假错案存在的空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3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