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实施情况报告
【作者】 郭莉王东海【作者单位】 国家检察官学院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
【分类】 检察院【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24【页码】 4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28    
  刑诉法第九十三条确立了我国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基础框架,《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规则》)对其作出了相应细化的规定,使这一制度雏形渐成。但该制度的实践运行效果并不理想。笔者通过对C市羁押必要性审查实施的基本情况进行走访调研和问卷调查,提出改进完善建议。
  一、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实施现状掠影
  羁押必要审查纳入刑诉法实施已两年有余,这一旨在减少审前羁押率的措施在司法实践中的实施状况备受学界和实务界关注。从数量和比例上看,2013年和2014年C市检察机关受理审查逮捕案件分别为17662件22519人、15406件19805人,批准和决定逮捕16004件20119人、13562件17031人,批捕率为89%、86%。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分别为769人、540人。审查后维持羁押决定417人、243人,维持率为54%、45%;建议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352人、297人,被采纳340人、281人,采纳率97%、95%。粗略统计,两年来,捕后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人数占逮捕总人数的比例分别为1.69%、1.65%。
  从启动方式和审查方式上看,2013年和2014年依职权启动512人、360人,占66.58%、66.67%;依申请启动257人、180人,占33.42%、33.33%;以书面审查方式为主,公开听证审查方式的数量和比例较小,分别为10人、12人,占1.3%、2.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我国当前的羁押措施适用状况依然没有摆脱“一押到底”的司法顽疾,审前羁押率高、捕后变更强制措施少、一捕到底等问题仍旧存在。可以说,羁押必要性审查在司法实践中实施的效果并不理想。
  二、司法实践中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不足
  从调研情况来看,羁押必要性审查这一制度在实践中实施并不理想是由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制度自身的原因,二是外部环境的原因。
  制度自身的不足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审查方式与内容不明,究竟是采取诉讼化的审查模式,还是采取行政化的单方审查模式,抑或是采取听证式的审查模式,刑诉法和《规则》都没有明确规定。是否需要对原逮捕决定进行审查,是否需要对犯罪嫌疑人的身体状况、家庭关系进行审查等审查内容的不确定,也给该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带来了困难。二是审查期限不定。法律并没有规定检察机关应当在逮捕后何时进行审查,给实践操作带来诸多难题。三是证明机制缺乏。羁押必要性审查的证明对象是什么,证明标准如何确定,证明责任如何分担,这些关乎是否需要继续羁押的一系列问题在刑诉法和《规则》中都没有明确。造成了当前司法实践中对象不明、标准不定、责任不清的现象。四是救济程序缺失。对于检察机关依法审查后作出的维持羁押决定,被羁押一方有异议的,没有相应的救济渠道。
  外部环境的不足也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错误理念干扰。社会公众乃至公安司法人员对羁押功能的不科学认识,给检察机关推进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导致检察机关在司法实践中对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开展畏首畏尾。二是存在案多人少的情况。庞大的羁押基数与基层检察机关案多人少的矛盾相交织,使得基层检察机关特别是城区的基层检察机关没有时间和精力对如此众多的羁押人员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三是替代措施适用不力。目前,审前羁押率过高与缺乏逮捕之外的保障诉讼顺利进行的替代性措施有直接关系。四是法制宣传疲软。了解权利的内容及行使方式是行使权利的前提,然而,绝大多数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却并不知道其有权提请检察机关对其羁押必要性进行审查这一权利。除了侦查机关未告知的情况,看守所关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舍房和提讯室也没有相关的告知提醒。在对C市两家看守所120名管教人员进行问卷调查时发现,89%的管教人员不了解羁押必要性审查这一制度。
  三、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实践完善
  (一)更新思想理念
  1.科学合理的认知。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的顺利开展,需要纠正社会公众和公安司法人员对逮捕和羁押的不科学认识。首先,要加大法治宣传教育的力度。让社会公众特别是公安司法人员深刻地认识到,羁押只是为了保障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不能赋予其惩罚、预先定罪等附加内涵,通过宣传教育,为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实施提供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其次,公安司法机关应调整执法理念。在司法实践中,必须要摒弃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的旧观念,在追诉犯罪的同时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维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使对在押人员的权利救济得到落实。特别是侦查机关和法院应改变单纯追求诉讼便利的考量习惯,给检察机关提供更多的支持。再次,强力推进工作落实。各级党政机关和公安司法机关应勇于面对当事人的不理解,要以强力推进的工作方式引导民意向着理性的方向发展,不能因为被害人的上访等原因就不推动工作,更不能因为被害人的上访而对相同的案件做出不同的处理。
  2.规范正确的法律解读。根据刑诉法和《规则》关于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的相关规定,检察机关对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从调研情况来看,多数检察机关规定只对罪行较轻的案件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对于严重暴力犯罪、危害国家安全等犯罪,以及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行严重的案件,则不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应当说,这种做法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精神,也与制度确立的根本目的不符。并且,从司法实践来看,涉嫌故意杀人等严重暴力犯罪案件、重大犯罪案件、不易查明真相的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有的动辄被关押数年,这些案件更需要纳入审查范围。
  (二)健全制度机制
  1.明确审查方式和内容。从审查方式上来看,诉讼化的审查模式、行政化的单方审查模式与听证式的审查模式各有利弊,而司法实践中的案件也各有不同,因此,对于采取何种方式进行审查不能一概而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2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