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检察》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规范化建设实践与反思
【副标题】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建设与使用”研讨会述要
【作者】 周绪平邱勇游若望
【作者单位】 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5年
【期号】 24【页码】 3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2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场所建设是司法实践中的一项新事物。2014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下发通知,要求严格规范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有条件的地方,要由市级检察院统一负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的建设。由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是修改后刑诉法新明确的一项强制措施,在具体场所的建设上,各地检察院并无现成的建设模式可供参考借鉴,上级检察院也无规范的建设指导标准,使得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建设成为司法实务中的一个难点问题。为进一步加强和推进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的规范化建设,日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与江苏省镇江市检察院联合主办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建设与使用”研讨会,以镇江市人民检察院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省苑”的建设与使用为样本,有关专家学者和实务界人士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研讨,围绕场所的建设与使用等问题积极建言献策。
  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法律属性
  修改后刑诉法新增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在原有的无固定场所之基础上,拓宽了“监视居住”的适用情形。对于这一条款,社会各界仍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有必要进一步认识和厘清其法律属性。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首先是刑事诉讼中的一种强制措施,不以嫌疑人“没有固定住处”为前提条件;其次,它不是强制措施中的羁押措施;再次,它本身具有一定的羁押属性,是一种附条件的监视居住,非常类似于软禁,与外国的“附条件的保释制度”相类似。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樊崇义指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临时性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是为了保证办案顺利进行而设置的一种临时性的法律措施。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定性,必须强调其临时性、法律性,是强制方法,而不是侦查手段。江苏省镇江市检察院检察长俞波涛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强制措施而不是侦查手段,但强制措施与侦查手段的功能并不能截然分开。一般来说,强制措施侧重于保障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而侦查手段则侧重于获取证据,其功能有着显著的不同,但两者也存在交叉重合。职务犯罪侦查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实施监视居住的同时,显然不能停止对案件的侦查;从刑诉法有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适用条件,特别是明确“有碍侦查”这一适用条件来看,兼顾打击犯罪显然也是立法规定的初衷之一。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龙宗智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属于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但是这个条款实际上是针对几种重大犯罪设置的,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正当程序,由于没有外界制约或者司法救济手段,与国际刑事司法基本准则不尽相符。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敏远则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一种“准羁押”,性质认定上存在“两难”。如果偏向于羁押,法律规定了长达六个月的期限,且由侦查机关自己决定,这容易导致在国际上受到质疑,而且与法治发展的方向也不符合;如果是非羁押措施,法律规定的有碍侦查的情形,好像又是从羁押角度进行的考量。
  二、当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建设与使用中存在的问题
  关于检察机关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场所建设以及措施适用中存在的问题与不足,龙宗智教授分析认为,目前在场所建设和措施执行中不规范的情况还一定程度存在,譬如在执行地点上各行其是,有的在宾馆、酒店等临时租用地点,有的在检察机关的培训中心、廉政教育中心等自有场所执行。一些检察机关甚至将其作为一种突破案件的手段,成为一种变相的羁押方式,剥夺人身自由的强度和看守所的情况基本没有区别。
  陈卫东教授认为,修改后刑诉法实施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使用量呈现出增长的势头,在检察机关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时也有相当的适用比例,适用中存在一些问题,如违反法律规定的适用条件、扩大其适用范围、不当采用场所、基本上是由决定机关即检察机关自己执行、缺乏有效的监督等。
  樊崇义教授认为,从全国的情况来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规范问题总体上是存在的。目前,什么是“指定居所”,建设成什么样子才叫做“指定居所”,学术界和实务界都没有一致认识。
  王敏远研究员认为,就全国范围来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案件总量不是很大,但是其影响很大。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所以引起很大争议,关键在于法律上和实践中的问题难以有效解决,这也是我国法治发展过程中“两难问题”的一个集中体现。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建明也认为,目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确还存在执行难、监督难、公信力不高等问题,个别检察机关在决定和实施的条件上有所放松和降低,审查程序比较简化,执行中的人权保障还不到位。
  三、正确把握“指定居所”的定位
  关于何谓“指定的居所”,陈卫东教授认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只要不违背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都是可以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实际运行中监视的程度是否达到了羁押的程度,是否和看守所的羁押相区别,是否实现了指定的居所与办公办案场所的有效分离,是否符合办案的实际需要等。
  俞波涛检察长结合具体实践分析认为,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指定的居所”应满足“一个禁止”和“三个条件”,即不得在看守所、拘留所、监狱等羁押监管场所以及留置室、讯问室等专门的办案场所、办公区域执行。同时,应当符合三个条件:具备正常的生活、休息条件;便于监视、管理;能够保证办案安全。如果在建设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所时严格执行了“一个禁止”的要求,并充分满足了三个条件,就可以认为这种场所建设与法律规范并不冲突,其合法性就不应受到质疑。
  龙宗智教授则认为,当前不需要过多考虑法律规定是否正确,那是以后修法的问题,按照现在的立法精神,像镇江市检察院这样建设一个专门的指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942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