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论商业银行市场退出下金融安全与发展的法律完善
【英文标题】 Legal Perfection of financial security and development of The Market Withdrawal of The Commercial Bank
【作者】 王肃元【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
【分类】 银行法
【中文关键词】 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撤销;破产;法律完善
【英文关键词】 Commercial bank;Market withdrawal;Dissolution;Bankruptcy;Legal Perfection
【文章编码】 1007—788X(2008)01—0022—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1
【页码】 22
【摘要】

商业银行市场退出包括自愿型和强制型市场退出,后者具体包括撤销和破产两种方式。针对我国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法律制度存在的诸多不足,本文探讨了商业银行市场退出法律制度下金融安全与金融发展的平衡,亦提出了相应的完善对策:健全商业银行撤销和破产法律制度,建立商业银行的风险分散与补偿机制以及商业银行监管机制和风险预警机制。

【英文摘要】

Includes dissolution and bankruptcy concretely.Compared with country of market economy, China's existing legal system of forcing market withdrawal of the commercial bank also has much weakness.we should perfect the legal system of dissolution and bankruptcy of the commercial bank,perfect dispersion and compensation mechanism of the problematic bank,perfect supervision mechanism and risk warning mechanism of the commercial bank.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9796    
  保证金融安全和增进金融发展是商业银行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双重目标,要达到这一目标,就必须在实行金融市场自由化以提高效率的同时,加强金融监管以保证安全,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商业银行市场退出行为的实现必须遵循一定的行为规范和行为准则,受到一定的制度约束,因此,对商业银行市场退出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规范化的制度框架。
  当前我国对商业银行市场退出还没有权威的定义,《商业银行法》第七章中规定了商业银行的三种终止方式,即商业银行因解散、被撤销和宣告破产而终止。这里的终止实际上意味着商业银行从竞争市场中退出。可见,市场退出是运用法律手段终止商业银行法人地位的一种极端处理方法,是与商业银行市场准入相对应的一种习惯性表述。商业银行市场退出的方式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自愿型市场退出;另一类是强制型市场退出,此类是本文所着重研究的,包括撤销和破产两种具体方式,即因为法定事由的出现而由金融监管当局将商业银行撤销,或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产,商业银行因此退出市场。这里的商业银行均是有问题银行——因经营管理不善或因重大突发事件影响,已接近或已处于无流动性清偿能力,或无资本清偿能力的商业银行。
  一、商业银行市场退出的正负效应分析
  安全是一切法律的基本价值取向,“安全有助于使人们享有诸如生命、财产、自由和平等其他价值的状况稳定化并尽可能地持续下去。”{1}不同的法律追求有不同意义的价值安全。金融安全是金融法安全价值的集中体现,商业银行市场退出的法律制度,同样以金融安全为其价值目标之一。金融发展主要包括金融资产的发展、金融机构的发展以及金融市场的发展。{2}外部性以多种形式出现,有些是积极的,称为正外部性;有些是消极的,称为负外部性。金融市场上同样也存在着外部性问题:当某一银行机构经过研究开发出一种新型金融工具如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后,其他银行机构很快学着推出这种新型金融工具,并从中受益,但它们不必向最先开发这种新型金融工具的银行机构支付任何报酬,这就是金融市场的正外部性;当有问题银行出现挤提并传染给健康银行并导致健康银行出现损失时,受害的健康银行不能通过市场交易向有问题银行讨回损失,这就是金融市场的负外部性。
  金融安全是经济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经济中,整个经济运行是通过金融资金的运作来完成的;离开了金融,经济就无法运转。影响我国金融安全的因素有很多。资本的非法流出流入、国际游资的冲击、资本帐户的开放随时可能增加金融风险,冲击我国金融安全。在某种意义上,商业银行市场退出是有其危害性的,对于一个国家的金融安全存在着负面影响。运用市场退出方式处置有问题银行时,在已经出现或即将出现地区性支付危机的情况下,可能会引起支付危机的蔓延,最终可能影响金融体系和整个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另外,运用市场退出方式处置有问题银行往往会给包括存款人在内的债权人带来程度不同的损失,影响其对金融业的信心。
  但是,商业银行市场退出从总体上是有利于实现金融安全的。首先,依法强制有问题银行退出市场是银行体系的“自动稳定器”。由于银行体系的脆弱性,即使在最有效的监管体制下,也无法排除有问题银行的可能性,这些银行在挤提、倒闭的边缘行走,对整个银行体系的稳定性来说是莫大的威胁。银行业的特殊性导致一家银行倒闭的“波及效应”往往会对整个银行业产生“多米诺”效应;为保证市场的完整和信心以及金融体系的健康运行,必须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对有问题银行的市场退出进行规范。因此,强制有问题银行退出市场对整个银行体系而言起到了“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其次,并购是商业银行自愿退出市场的主要方式,而银行并购制度的依法运行有利于银行业风险抵御能力的提高。20世纪70年代浮动汇率制实施以来,国际金融领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动荡;80年代金融自由化、国际化浪潮席卷全球,各国政府为了使本国银行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纷纷放松甚至取消了金融管制。这一方面促进了国际金融业的大发展,另一方面又引发了金融危机和金融风险。在外资引进中,着眼点在于国内银行业结构、公司治理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改善。{3}
  伴随着金融创新,各种金融工具特别是衍生金融工具的迅速发展和广泛使用,金融领域的风险越来越大,很多金融机构为防范国际金融市场风险纷纷进行并购重组。这样就形成了业务收入来源的多样化,熨平了经济活动周期性变化的影响,减少了因金融业某些业务领域盈利下降所带来的损失,从而提高了金融机构的抗风险能力。{4}
  二、商业银行市场退出法律制度下金融安全与金融发展的平衡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市场的特殊性可以从银行业得到证明:银行的高负债率和银行出资人的有限责任;存款人资金的安全性和银行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风险性矛盾贯彻始终。{5}金融安全与金融发展具有一致性。金融发展是最稳定、最可靠、最持久的金融安全。金融市场反映信息的能力愈强,中央银行调控货币的能力愈强,金融机构竞争与创新力愈强,金融资产、信用和金融机构就愈安全。其次,没有金融安全作为基础,金融效率就不可能得到持续提高。如果人们对一国政府发行的货币和债券产生怀疑,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业务调控汇率、利率、货币供给量的能力就会降低;如果不良资产的比重过高,金融机构破产的可能性就增大,其竞争与创新能力就会下降;如果出现金融动荡,恐慌的市场反映信息的能力会打折扣。金融危机会降低一国经济的货币化程度。
  金融安全与金融发展之间也存在冲突。金融法的安全价值需求根源于金融机构及金融业务所内蕴的诸种风险。稳定金融体系,就意味着要实施金融管制,但过多顾及安全乃至实施过分的金融监管将影响金融机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在一定程度上束缚金融机构获取利润最大化的手脚,增大金融运行成本,削弱金融业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从而使金融效率受到侵蚀。处理这两者价值目标之间冲突的方法有二:一是侧重于统筹兼顾,力求协调;二是侧重于权衡或选择,视经济环境的需要而突出重点。{6}正如美国通货监理署1981年在确定其自身使命时认为:国家利益要求有一个安全与稳定的金融体系,该体系在竞争的市场上为公众提供尽可能多样化的金融服务。监理署为此利益而努力的手段是使下列关系保持适当的平衡:促进与保证全国银行体系各成员业务的安全与健全,要求它们高度遵守法律和各种规章制度;促进金融服务市场的竞争、效率、一体化与稳定。{7}
  在商业银行市场退出法律制度下,必须考虑金融安全与金融发展之间的平衡。特别是强制有问题银行市场退出的法律制度有一定的适用范围,它要求健康银行在整个银行体系中占主导地位。一般而言,强制有问题银行市场退出的时机取决于金融运行的总体环境和有问题银行风险的性质。如果国民经济整体运行平衡,国民经济呈现持续、稳定增长状态,金融体系总体运行状态良好,没有大的且带有普遍性的流动性风险;或者金融体系存在着体制性问题,但社会公众对经济和金融有着良好的预期和信任,那么对有问题银行的处理应把握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对有严重支付问题并且经营管理严重不善,已救助无望的商业银行,可以采取撤销、破产等强制性处置手段。反之,如果经济呈现持续衰退趋势,金融体系出现了较大范围的流动性风险,支付危机已经蔓延到某一区域的大部分金融机构时,首先解决的应是社会公众对金融机构的信任问题。应当采取多种措施,由多方出资共同恢复社会公众对金融机构的信任,而不宜采取撤销、破产等强制性处置手段。
  三、我国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完善
  (一)健全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的法律体系
  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是一项政策性、法律性、外部性很强的准市场行为,在其方式、手段选择上既要体现市场原则,又要防止金融风险而不得不借助政府力量。在市场退出过程中,涉及利益主体众多,对相关存款人、债权人、债务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都有很大影响。因此,商业银行强制型市场退出的实施客观上要求有缜密的法律体系作为支撑。(1)目前我国尚缺乏完善的商业银行破产法律制度。商业银行在社会经济领域中占有重要地位,其破产给社会所造成的震荡是一般企业无法比拟的。因此,市场经济国家有关商业银行破产的法律规范具有较强的独立性,在具体制度和措施等方面有诸多区别于一般企业破产制度。在新近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中虽首次专门就金融机构破产作出了规定,然而,新法正式施行尚需一段时间,且具体实施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就目前情况来看,适用于我国商业银行破产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数量虽不少,但比较混乱,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2)商业银行撤销法律制度亦需调整。《金融机构撤销条例》存在着下列问题:其一,撤销事由规定过于简单。《条例》第5条规定:“金融机构有违法违规经营、经营不善等情形,不予撤销将严重危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293.

{2}曹龙骐.货币银行学(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459.

{3}黎四奇.对外资并购中资银行法律制度之反思与建设(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7(4).

{4}李富有.中外金融业并购重组论(M).中国金融出版,2001:45—46.

{5}肖江平.特别市场规则制度的理论体系及其定位(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06(2).

{6}张忠军.论金融法的安全观(J).中国法学,2003:115.

{7}张亦春.中央银行与货币政策(M).厦门大学出版社,1990:344.

{8}李金泽.我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制度的局限性及其克服(J).法律科学,2003(1):114.

{9}郑沈芳.调整金融机构撤销条例完善金融机构市场退出机制(J).上海金融,2002(11):47.

{10}丁邦开,周仲飞.金融监管学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312.

{11}张忠军.金融监管法论——以银行法为中心的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272—273.

{12}马卫华.WTO与中国金融监管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1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97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