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共犯关系的竞合
【英文标题】 Superposition of Joint Offence Relation【作者】 林亚刚赵慧
【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分类】 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共犯竞合;分工分类;作用分类
【英文关键词】 joint offence superposition;classification;classification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3【页码】 155
【摘要】

共犯竞合是指共同犯罪中共犯人兼任多种共犯形态的一种犯罪现象,它不仅存在于以分工分类的德日刑法中,而且在我国主要以作用分工的共犯理论中也现实存在。对于不同共犯理论中的共犯竞合,其解决的方法和机能存在差异。德日刑法中的共犯竞合在于从竞合的共犯形态中选择择一共犯人形态进行定罪量刑,而我国的共犯竞合理论仅是为研究、了解共犯人在共犯中的不同身份以及对共犯事实的作用大小,进而为认定各共犯人是否为主犯或从犯服务。

【英文摘要】

Joint offence superposition refers to a phenomenon of crime in which joint offender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offence simultaneously meets several forms of joint offence.It not only exists in German and Japanese criminal laws which are classified in division,but also exists in the joint offence theory of China which is mainly classified in role.For different joint offence superposition in different theories,there are divergences in resolving methods and functions.The joint offence superposition in German and Japanese criminal laws seek to select a form of joint offence from all forms which are superposed,so as to convict crimes and assess punishments.Whereas the joint offence superposition theory in China only seines to research and find out the different identifications in joint offence and the different roles in joint offence facts of different offenders,then identify whether the joint offenders are major or accessory offend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261    
  一、共犯关系竞合之厘定和类型
  (一)共犯关系竞合之厘定
  共犯关系的竞合(Zusammentreffen mehrerer Beteiligungsformen),是指“一人而兼数个共犯形态之情形,如共同正犯同时为教唆犯或教唆犯同时为从犯是”。{1}(P248)也有学者认为,对于一个行为导致了对几个行为的教唆或者帮助以及对正犯进行多次帮助的也是共犯关系的竞合。{2}(P187)共犯竞合包括同质共犯竞合与异质共犯竞合。前者如对正犯行为进行多次的帮助、教唆等,后者如教唆犯同时又为正犯者是。因而共犯竞合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共犯竞合包括上述情形在内,但对于狭义共犯竞合而言,仅指共犯人分担多种共犯中的形态而论。[1]对于同质共犯竞合,实际上属于是对同一行为或不同行为的观念竞合或是对同一行为的现实竞合。{2}(P187)对此,完全可以通过罪数问题加以解决。因此,我们在此讨论的共犯竞合仅指共犯人兼任不同共犯身份的情况。这种共犯竞合的存在以共犯人存在分工为基础。因为只有各共犯人存在分工,才能明确各共犯人在共犯关系中所处的地位,才可能出现某一共犯人在一个完整的共犯关系中具有数种不同共犯身份。由于正犯、教唆犯和从犯,都是以加功于基本构成要件之实现为其内容,通过自身以及其他共犯人的行为实现该共同犯罪体的目的。三者之间其罪质本无不同,仅于犯罪之形态有异,因而对于该共犯竞合,应合一地、概括地进行刑法评价。
  正是由于共犯竞合以存在共犯分工为前提,有学者认为共犯竞合概念的提出主要是为了补救以行为分工为基础的共犯人分类的不足而提出。因为在该种共犯人分类中,只要行为人实施一定的共犯行为就必然属于一定种类的共犯人,如果行为人同时或先后实施了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共犯行为时,行为人必然属于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共犯人,而刑法对共犯的处罚是以不同共犯人为基础的,每一种共犯人都具有不同的刑法处罚原则。因此当出现某一共犯人同时具有几种不同形态的共犯时,如何处理就成为了问题。由于不能对一个犯罪人同时施以几个不同的共犯人的刑罚,因此刑法理论提出共犯竞合概念来加以解决。并继而认为,由于我国刑法以共犯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大小将共犯人进行分类;而且认定共犯人的作用要综合考虑行为人在共犯中的主客观方面的各种情节,这就决定了每一个共犯人只能是某一共犯人而不可能同时是几种共犯人,因此,我国刑法不存在也不应存在共犯竞合现象,并同时对具体的共犯竞合问题进行了批判。{3}(P578—581)
  我们认为,共犯关系的竞合确实以共犯人存在分工为前提,但这并不意味着共犯竞合的存在是为了弥补以分工分类的共犯理论的不足,更不能得出我国刑法中不应存在共犯关系竞合的结论。在共同犯罪实现的过程中,各共犯人都有意志自由,能够根据共同犯罪的发展情况调整自己参与共犯的行为形式。这就意味着每一共犯人都存在实施几种不同共犯行为的可能,如教唆犯又为实行犯,帮助犯又为实行犯等。这种共犯竞合现象的存在正是共犯关系发展、变化的表现,是对共犯关系的科学概括。否认共犯关系竞合的存在实际上是将本身丰富多彩的、变动的共犯关系进行机械化观察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说共犯关系竞合以共犯人存在分工为前提,并不意味着共犯关系只存在以分工为基础的共犯人分类中。事实上,由于共同犯罪是由多次协力作用于特定犯罪事实而形成的犯罪统一体,在共犯中,为了促成共犯意思的实现以及共犯人个人犯罪意图的满足,共犯人一般都会在共犯意思的范围内自然而然形成一定的犯罪分工,有的甚至结成比较固定的犯罪组织来实施犯罪。共犯竞合的存在并不仅存在于以分工为基础的共犯人分类中,只要共犯行为人之间就共犯事实存在一定的分工,就能肯定共犯竞合的成立。如此而言,以我国刑法是以共犯人在共犯中的作用进行分类而否定共犯关系竞合的成立就没有理论依据了。另外,我国刑法中对于共犯人的分类并不仅以共犯人在共犯中的作用进行分类,而且还存在以分工分类的共犯人种类如教唆犯。事实上,组织犯、实行犯和帮助犯尽管不是法定的共犯人的分类,但该共犯类型在我国刑法谁敢欺负我的人中条文中是有所反映的,只是没有组织犯、实行犯以及帮助犯的概念,{4}(P540,P541)或组织犯、实行犯、帮助犯在刑法条文中已被内涵了。{5}(P54)由于组织犯是指在共犯中组织、领导犯罪集团或者在共犯集团中起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在共同犯罪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刑法明文规定按主犯进行处理。实行犯由于直接实施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或者利用他人实施犯罪行为,直接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造成侵犯,除情节轻微外,一般在共犯中起主要作用,应按主犯进行论处。教唆犯作为起意犯,使没有犯罪意图的人产生犯意进而实施犯罪行为,因此一般在共犯中起主要作用,有的国家如日本、德国甚至将教唆正犯处以正犯之刑,充分肯定了教唆犯作为造意犯在共犯中的重大作用。帮助犯通过实施犯罪构成要件以外的行为加功于正犯行为,使其行为易于实行,由于该行为并不直接侵犯法益,对共犯结果的发生仅具有单纯条件的意义,因此在共犯中所起作用不大。通过以上对各共犯人在共犯中所进行的行为进行分析,可以看出,各共犯人在共犯中的分工实际上与该共犯人在共犯中所起的作用存在一定的对应关系。同时,要认定各共犯人究竟在共犯中所起的作用为何,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各共犯人在共犯中所处的地位,而这种共犯地位的定位实际上还是要通过各共犯人的行为来加以表现,即以共犯人在共犯中的行为分工为基础。否则,对共犯人在共犯中作用的认定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因此,在我国引进西方的共犯竞合理论不是使我国刑法理论变得混乱,{3}(P581)而是深入研究我国共犯理论的必然要求,也有利于我们更好地研究共犯人在共犯中的角色变化,从而为正确认定各共犯人在共犯中的作用,更好地在共犯中实行罪刑相适应提供事实和理论依据。
  (二)共犯关系竞合的类型
  由于德日刑法对共犯人的法定分类为正犯、教唆犯和从犯,而共犯竞合是指共犯人兼任不同共犯形态之情形,因而共犯关系的竞合一般分为三种,即教唆犯同时为实施正犯(共同正犯)、教唆犯同时为帮助犯(从犯)以及帮助犯同时为实施正犯。{6}(P292,P293)如泉二新熊认为,“在同一犯罪之下,同时不得有两个以上之共犯形式相竞合。(一)为正犯者,不得就同一犯罪为教唆犯或从犯,诚以教唆犯从犯,为正犯不成立之补充的共犯,是故教唆犯从犯进而为共同正犯时,仅以正犯处断。(二)为教唆犯者,不得同时为从犯。夫从犯之规定,专限于不得以正犯教唆犯论罪之场合,可得存在,而于正犯教唆犯之关系,有补充的性质,是故从犯进而为共同正犯时,仅负正犯之责。为教唆者,日后为帮助正犯之行为时,除以正犯论罪外,别不任从犯之责”。{7}(P700,P701)但也有学者认为,共犯竞合仅指教唆人同时也进行帮助行为和教唆人也参加实行的共同正犯的情况。{8}(P187)我们认为,共犯竞合既然是指共犯人兼任不同共犯形态而论,德日刑法又明文规定共犯人的种类为正犯、教唆犯和从犯,在理论和实践中,同一共犯人,既有就正犯行为、教唆行为以及帮助行为三者兼而有之者,也有于这三者之间兼有其中两者而为之者。故我们认为,德日刑法中的共犯竞合可以分为如下四类:(1)正犯、教唆犯与帮助犯的竞合,如先有教唆他人的行为,又有事前帮助行为,进而在正犯实施犯罪时积极加功于共犯事实的行为者;(2)教唆犯与正犯的竞合,不管是先进行教唆后实施犯罪或先实施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进而进行教唆,都构成本类共犯竞合;(3)帮助犯与正犯的竞合;(4)教唆犯与帮助犯的竞合。
  在我国刑法学界,有学者根据我国刑法中明文规定了主犯、从犯、胁从犯和教唆犯的事实,认为我国刑法中的共犯竞合有如下五种情形,即先为胁从犯后为从犯;先为胁从犯后为主犯;先为从犯后为主犯;先为教唆犯后为从犯以及先为教唆犯后为主犯。{9}(P163)我们认为,这种共犯竞合的划分虽然有利于我国对各共犯人在共犯中的角色转换有所帮助,但其合理性还值得商榷。首先,教唆犯是按分工分类的共犯人种类,如何实现与按作用分类的主犯、从犯以及胁从犯的竞合存在问题。同时,根据我国《刑法》第29条的规定,教唆犯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蔡墩铭.刑法总论(M).台北:三民书局,1995.

{2}李海东.刑法原理入门犯罪论基础(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3}张明楷.犯罪论原理(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

{4}马克昌.犯罪通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

{5}高铭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1.

{6}韩忠谟.刑法原理.台湾:雨利美术印刷有限公司,1981.

{7}刘阳,王觐.中国刑法论(M).北京:中华书局,1933.

{8}(日)福田平,大塚仁.日本刑法总论(M).李乔等译.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6.

{9}李光灿,马克昌,罗平.论共同犯罪(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87.

{10}郭君勋.案例刑法总论(M).台北:三民书局,1988.

{11}(德)李斯特.德国刑法教科书(M).徐久生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2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