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我国立法中的惩罚性赔偿制度
【英文标题】 Legal System of Purlitive damages in China
【作者】 关淑芳【作者单位】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惩罚性赔偿;欺诈;消费者
【英文关键词】 punitive damages;fraud;consumer【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3
【页码】 82
【摘要】

惩罚性赔偿,是加害人给付受害人的实际损失之外的金钱赔偿。本文在评析我国现行立法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主张:如将其适用范围扩充;在对行为人的主观恶性的要求上,要包括欺诈、重大过失下的不实陈述、滥用权利等恶劣心态;就惩罚性赔偿的数额,应无上限规定,而应由法官结合具体情况予以自由裁量。

【英文摘要】

Punitive damages are damages on an increased scale awarded to the plaintiff over and above what will barely compensate him for his property loss.So they are also called“exemplary”or“vindictive” damages.or“smart money”.The author pay more attention to reality of China.NPC adopted Protecting Consumer’s Rights and Benefits Act in 1993.There is content about punitive damages,which embraced in§49. The clause gives people remedy to defend one’s right,and it also gives people motive to struggle against fraud. But it is not perfect so that the same case can’t acquire same result.The author analysis reason about this.Finally,a conclusion is reached,which is to enlarge the applied scale of punitive damages,to reduce the limitation on punitive damages,and othe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263    

一、我国现行立法中的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内容分析

惩罚性赔偿,是指基于加害人特定的不法行为,而由加害人向受害人给付的在受害人实际损失之外的金钱。在我国现行立法上,公认的承载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法律条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第49条。该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获准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下面对该条所涉相关问题作简要分析。

(一)关于《消法》49条立法目的的考量

在大陆法系,民事责任的承担通常须以填补损害为必要,也即“无损失即无赔偿”。那为何《消法》会认可英美法上具有代表性的这一制度呢?

笔者认为,之所以规定了49条的“双倍赔偿”,是我国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必要。建国后长期的、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既严重束缚了市场民主的思想,也扼制了正常的市场交易道德的发展,商品经济与生俱来的平等、自由诚信的要求在一段时期几乎荡然不存。因而,在政府开放市场时,古人所云的“商人之奸”便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起,名虽称为市场,实可称为“杀场”。在此情势之下,用法律手段鼓励消费者同制假售假的经营者作斗争,已是维护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所必需。无法想像,在一个假货不“假”的社会中,何谓公平,何谓正义?通过惩罚性赔偿制度的规定,立法者企求督促经营者诚实经营,否则将以承担加重的责任为代价,并鼓励消费者同经营者所为的不诚实经营行为作斗争,检举、揭发经营者的不法行为。{1}(P319)市场经济的发展、消费者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不完善的市场中的弊端为惩罚性赔偿制度在中国的生成提供了现实基础。

(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的法律适用条件

对49条的适用,通说认为其需要具备以下要件:

1.消费者的行为须是生活消费

《消法》2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也即,从本条规定看,似乎只有为生活消费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人才是适用《消法》的消费者,其他为生产需要或为其他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接受服务者,都不再是《消法》中所称的消费者。司法实践也多次肯认了这种理解,如关于王海的后来几次知假买假的案件,法院都不再认为王海是受消法保护的消费者。梁慧星教授认为,在确定适用于消法的“消费者”范围时,应遵循民法解释学的一项原则:无论采用何种解释方法,其解释结果都不得违背法律条文可能的文义。根据文义解释,消法中的消费者不包括超出了“生活消费需要”而“知假买假”者和为生产消费和其他目的的“不知假而买假”者。而且,判断何为“生活消费的需要”,要依靠经验法则,以一般人的社会生活经验为判断标准,如买一部手机者为“消费者”,而购买多部手机者即不为“消费者”,商品房的购买人也不能成为消费者,理由之一仍然是其不合乎一般人的社会生活经验。{2}(P400—406)

2.经营者须存在欺诈

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颇具中国特色。因为其仅认为在经营者有“欺诈行为时”,才可能产生双倍赔偿的责任。对已为国外立法和判例所认可的其他经营者有主观恶劣心态的情形,如重大过失、置他人权利于不顾、滥用权利等,未予规定。而且,就该条中的“欺诈”,消法也未进一步明确其含义。这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经营者的“欺诈”,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一种观点认为,消法的立法目的,就是动员群众打假,知假买假是消费者的事,不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动机和目的如何,经营者只要卖了假货就构成欺诈,就应该依法承担双倍赔偿的责任。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应严格按照传统民法中的欺诈行为来对消法第49条进行理解,《民法通则》第58条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中的“欺诈”、《合同法》第5254条中的“欺诈”、与《消法》49条中的“欺诈”,必须采取同样的文义、同样的构成要件。{2}(P400)

3.消费者须因欺诈而受到损失

尽管从法律规定上看并无此字眼,但有学者解释说“《消法》49条是加倍赔偿民事责任的规定,该损害赔偿规定的根本目的在于填补受害人所受损害,其适用条件是必须有损失。从民法原理上看,‘无损失则无赔偿’;从该条文规定的表述上看,其中明确有‘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字样。因此,消费者因受欺诈而遭受损失是适用《消法》第4.9条的又一必备条件”。{3}(P240)

4.须由受欺诈的消费者提出双倍赔偿的要求

民事纠纷遵循“不告不理”的原则,故只有受害人提起诉讼时,才有适用《消法》49条之可能。消费者保护协会不能要求经营者双倍赔偿消费者所受损失,法院也不能主动追究经营者双倍赔偿的民事责任。

二、对我国现行立法中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反思

《消法》49条虽说有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但不同地区的法院对相似案件常会有截然不同的判决结论。这折射出当前立法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故笔者将在下文中对我国现行立法的相关规定予以反思。

(一)对“消费者”概念界定的反思

1.《消法》究竟应保护哪些消费者

按照《消法》规定,适用此法的消费者仅为“为生活消费之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人。生活消费是与生产消费相对应而言的,是消费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生产之消费往往是为了满足人们生活之消费需求,反过来,人们的生活消费需求又促进了生产之发展,两者密不可分。遗憾的是,《消法》却人为地将消费者分割为生活消费领域内的消费者和生产消费领域内的消费者。如果这种人为的区分是对大多数民众日常生活中所受到的欺诈和其他不公待遇而作出的补救,并对不法行为人更有效地处罚和吓阻之目的而设,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民事责任的原则是损害赔偿,有了损害方有赔偿,不能为了惩罚不法行为人而过多地超越这个界限。但问题是:何为“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中的消费者,何为“生活消费领域内非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消费”中的消费者?打个比方,某女士逢有新装上市,常购买数套悬挂于衣橱之内,却很少上身,这是《消法》上的消费者吗?还有,文人雅士常有癖好,喜收藏名人字画,其购买字画的行为是《消法》予以保护的消费行为吗?如果是,那么这些人士根本不是为了传统意义上的消费;如果不是,其行为该称之为何?这种概念上的矛盾本是可以避免的,然立法却人为地制造这种混乱。原因不得而知。

笔者认为,消费,是“为生产或生活需要而消耗物质财富”,消费者,当是为生产或生活需要而消耗物质财富的人。英文中“consume”为“use(sth)up”,“consumer”为“person who buysgoods or use services”,直译过来为“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人”,也即凡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人均应为消费者。如果不能对将消费者区分的理由作以说明的话,就应该一视同仁。民法上所有的行为都是以平等为前提和基础的,没有充分的、正当的、足以说服人的理由,就不能改变这一前提和基础。《消法》49条明明是以平等主体间的财产关系作为调整对象的,既然同为消费者,就不应将其分为三六九等,而要一视同仁,即同等地予以法律保护。《消法》既以打击生产生活领域内的制假售假之徒为追求,何不让打假的队伍浩荡起来呢?

2.购房者可否为受《消法》保护的消费者

房地产业是近年来我国迅猛发展的一项产业,然由于法律法规欠缺,政府恣意更改规划,商人唯利是图,让不少购房人伤透了心。购房人处于无助之境,要么是被坑蒙拐骗,缺斤短两,要么是被久拖不办理房产证,要么是为维权而受到与房产商沆瀣一气的物业管理公司之殴打,不得已上了法庭,却又被不少的人士指称其不属于消法中的消费者。这不仅让人发问:购房人不是生活消费者,难道住房是生产消费吗?

有学者认为,《消法》不适用于商品房买卖合同。理由在于:其一,法律制定当时,所针对的是普通商品市场严重存在的假冒伪劣和缺斤短两的社会问题,所设想的适用范围的确不包括商品房在内。同时制定的产品质量法

明文规定不包括建筑物,可作参考。其二,考虑到作为不动产的商品房与作为动产的普通商品的差异,即使商品房买卖合同上出卖人隐瞒了某项真实情况或者捏造了某项虚假情况,与普通的商品交易中的欺诈行为不能等量齐观,商品房质量问题通过瑕疵担保责任制度可以得到更妥善的处理。其三,商品房买卖合同金额巨大,判决双倍赔偿会导致双方利害关系严重失衡,不合情理。{2}(P406)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李昌麒,许明月.消费者保护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2}梁慧星.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的解释适用(A).民商法论丛:第20卷(C).香港:金桥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1.

{3}牟瑞瑾.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的适用条件(A).民商法论丛:第15卷(C).香港:金桥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99.

{4}首例终审生效的商品房双倍赔偿案具有突破意义(EB/OL).http://house.sins.con.cn,2003—04—02.

{5}杨滨.商品房欺诈照样适用“双倍赔偿(N).北京晚报,2002—04—02(11).

{6}谢次昌.消费者保护法通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4.

{7}何建志.惩罚性赔偿金之法理与应用(J).台大法学论丛:第31卷第3期.

{8}Sebert,John A.Jr.Punitive and Nonpecuniary Damages in Actions Based Upon Contract:Toward Achieving the Objective of Full Compensation(J).UCLA L.Rev,198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2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