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的创新发展
【英文标题】 The Evolution of the Russian Federal Code of the Criminal Procedure
【作者】 尹丽华【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辩论式;非法证据;价值理念;辩诉交易;司法审查
【英文关键词】 adversary;illegal evidence;the idea of value;plea—bargaining;judicial review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4【页码】 136
【摘要】

俄罗斯于1960年通过的刑事诉讼法典在苏联解体后虽经频繁修订,最终被新法典所取代。联邦宪法所确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刑事诉讼的民主原则在新法典中获得创新与发展,其辩论式诉讼模式、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和被告人认罪的特别审理程序等项内容的确立,反映出俄罗斯在刑事诉讼价值观念上的重大转变。新法典中体现的多元诉讼价值理念,对各诉讼主体权利义务范围作出的明确规定,所选择的刑事证据立法模式和确立的证据规则,为充分保障人权所建立的广泛司法审查制度,借鉴美国辩诉交易而设置的速决程序等,对我国刑事诉讼法的再修正与完善都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

【英文摘要】

The Criminal Criminal Code of Russia adopted in 1960 and often revised thereafter Was supplanted finally by the Russian Federal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The new code makes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providing the principle of democracy in criminal procedure and the rights and freedom of citizens that have been fixed in Russian Federal Constitution.Establishment of the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concerning adversary proceeding mode,exclusive rule of illegal evidence and the particular procedure of confession of the accused,all showed the up—to—date sense of value of Russian legislators.Plural sense of value,the explicit prescription about the scope of the litigant’s rights and duties,the mode of the evidence of the criminal procedure and the rule of evidence,extensive judicial review to safeguard the human rights and speedy trial proceeding following the plea—bargaining in USA and so on.all have the active to the revision and perfection of the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27    
  
  2001年11月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新的《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以下简称新法典)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法典中有关诉讼模式的转换、证据的可采性与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确立、证人拒证权范围的扩大、被告人认罪的特别审判程序和复权制度的增设等,构成刑事诉讼法新的亮点,尤其是对公民诉讼权利和自由保障的优先性考虑,对程序公正与诉讼效率的双向追求,成为支撑新法典的全新价值理念。俄罗斯法律曾对我国的法制建设产生过重大影响,如今我国也处在法律的大变革时代,刑事诉讼法的再修正问题已成为诉讼法学界探讨和关注的热点。在此背景下了解俄罗斯新法典在其价值理念和内容上的重大变化和发展,对于拓宽我国学者的理论研究视野,近一步完善刑事诉讼立法,将会具有借鉴和启迪作用。
  一、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立法概况
  俄罗斯历史上先后通过了五部刑事诉讼法典,最早的一部法律为《俄罗斯帝国刑事诉讼条例》,颁布于1864年。苏联成立后,俄罗斯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宪法》和《苏联及各加盟共和国刑事诉讼立法纲要》是各加盟共和国制定刑事诉讼法典的依据。俄罗斯的第二部和第三部刑事诉讼法典分别制定于1922年和1923年,全称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典》,即《苏俄刑事诉讼法典》(以下简称苏俄法典)。{1}(P3)这是俄罗斯历史上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法律,对我国五十年代的刑事诉讼法学研究、立法观念的形成和司法实践都产生了重大影响。第四部法典通过于1960年,苏联解体后仍沿用至2002年6月。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俄罗斯成为独立的联邦国家,国家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是俄罗斯并没有因此宣布原有的法律失效,而是一方面沿用原有法律,另一方面为适应新的政治和经济形势的需要,营建新的法律环境进行司法改革和重构新的法律体系。就刑事诉讼法而言,到新法典生效前俄罗斯仍然沿用解体前的法律体系,甚至连名称都没有改变,但是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对该法典的内容进行了高频率的修改。苏俄法典“从1961年1月日起实施至1995年6月3日止,这段期间内共计修订了54次;其中在1991年至1995年6月的三年半期间里进行了22次修订,平均每年修订和补充6次多。”{2}(P5)俄罗斯于1993年12月以全民公决的形式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宪法》(以下简称联邦宪法)更对刑事诉讼法典的修改和完善产生重大影响。苏俄法典以1993年宪法为根据,通过不断进行修订和调整以期与宪法精神相统一。应当说随着诉讼文明的进步和世界各国刑事诉讼法发展潮流的冲击,使频繁修改的俄罗斯刑事诉讼法较多地吸收英美法系的合理成分,比之以前的法典增加许多民主的原则和内容。但在基本结构形态上仍然保留解体前的基本框架,一些内容还带有较明显的职权主义色彩。第五部法典正式定名为《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北大法宝典》,它于2001年11月通过并于2002年7月1日生效实施。新法典颁布后“又于2002年5月15日和6月10日通过了两个法律文件,对新法典作了79条修订。另外,还同时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关于施行(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的联邦法律》,共15条,国家杜马5月15日通过的《关于修订和增补(关于施行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的联邦法律)的联邦法律》又对该法中的6条进行了修订和增补。”{3}而在2003年6月21日国家杜马再一次通过了对新法典的修改,{4}俄罗斯新法典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经几次修改和补充,说明它所规定的一些内容尚未成熟,而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今后可能随着新法典的实践检验还会有所改变。这也反映出俄罗斯法治国家的建设之路还有一段很长的历程,尤其是法律观念的转变更是一项艰苦的阵痛过程。
  二、新旧法典间的承继与创新
  将新法典与旧法典[1]两相比较,我们既可以从中看到法律上的承继特点,更可以发现它的重大创新与发展。
  从新旧法典的体例结构来看,新法典[2]的规定更为细化,也更科学,尽管从条文上与旧法典相比,增加条文的数量并不多,但是每一条所包括的内容特别详细,绝大多数的条文都设有若干款,有的一条竟多达十几款,款之下又设有若干项。而且在结构设置上与旧法典相比调整很大,突出了诉讼中控辩双方的平等对抗,确定了法院居中裁判的权威地位,有权对诉讼程序的合法性和涉及人身权利和自由等问题进行司法审查。在俄罗斯由内务部等行政机关及其公职人员作为诉讼中调查机关和调查人员参与诉讼活动,对部分案件进行调查,并具有决定提起刑事案件,调查收集证据等职权,一直是俄罗斯刑事诉讼体制的传统。新法典在保持该司法传统的同时,在审前程序中调整了侦查程序与调查程序的顺序,主要规定刑事侦查程序,而将调查放在侦查程序之后,并修改了调查机关的划分体系,缩减了其职权调查的范围,以减少诉讼中的行政化色彩。另外新增复权制度、刑事诉讼领域的国际协助和被告人认罪的特别审判程序及其他诉讼程序等。相比之下新法典结构更为合理,程序设置更加民主。
  在法典的内容上,1993年的联邦宪法成为俄罗斯法制建设的重要转折点,也是俄罗斯走向法治国家道路的新起点。它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宪法为样本,加大了对公民个人权利的保护,确立了“人和人的权利与自由是最高价值”的原则(第2条),其中与刑事诉讼活动直接相关的特定人的权利和自由得到联邦宪法的首次确认,如受无罪推定保护权利;被告人没有义务证明自己无罪;不被剥夺由法定法院和法官审判的权利和要求陪审团审判的权利;不得对其缺席判决的权利;自被拘留、羁押或者被控告时起有获得辩护人帮助的权利;上诉、请求赦免或减轻处罚的权利等等。同时联邦宪法还规定了一系列旨在保护公民权利的刑事诉讼原则。与此相适应,俄罗斯加紧刑法刑事诉讼法的修订工作,并随着司法改革的进行,逐步确立法院在整个司法体系中的核心地位,联邦宪法中具有民主色彩的诉讼原则和保障公民权利的内容,由旧法典一一吸收并不断地加以扩展和完善。但就总体而言,俄罗斯刑事诉讼制度仍然以原法典为主,在坚持其原有法律传统的基础上,适当地吸收英美法系的一些做法,保持着明显的法律继承性。
  新法典继续沿着保障人权和确立民主科学的诉讼程序这条主线,在保留和承继这些民主的诉讼原则基础上,接受和融合了诉讼中多元的价值理念,使俄罗斯联邦在法治国家的道路上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俄罗斯《警察》杂志副主编B·A·瓦西里耶夫指出:“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的通过是俄罗斯通往法治国家道路上迈出的重要步伐。”{5}(P117—122)与旧法典的内容相比,新法典既完善了已有的诉讼原则和制度,又创新发展了一些诉讼程序和制度。
  1.选择辩论式的诉讼模式
  联邦宪法第123条规定:“刑事诉讼应建立在当事人双方的辩论和平等原则的基础上。”但是旧法典只在第14条规定了一切公民在法律和法院面前一律平等原则,而这里的公民显然不包括作为控方的国家机关。在有关陪审团审判程序的第429条规定:“预审和陪审庭诉讼程序应建立在辩论原则基础上。”因此人们认为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平等和辩论原则,也仅在法庭审理阶段被承认。这就使得宪法所确立的平等与辩论原则大打折扣,其诉讼形态仍具有很强的职权主义色彩。新法典根据联邦宪法精神,于第15条中首次使用诉讼职能的概念并对控、辩、审三方的职能和任务给予明确划分,由此确立辩论式诉讼形态,改变了俄罗斯传统上职权式的诉讼格局。在新的诉讼模式下检察长、侦查员、调查机关和调查人员的地位不再比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更优越,只是与之相对的控方当事人。为保证控辩双方的平等地位,新法典在基本原则中取消了“检察长对刑事诉讼程序监督”这一几十年不变的条款,在审判监督审程序中,新法典规定控辩双方都有权向法院提出对生效裁判重审的申请,同时为保证法院的中立地位,取消了法院院长的提起权力。为了保证被告方真正地实现诉讼中与控方的平等对抗,新法典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更为广泛的诉讼权利和制度保障机制,如侦查讯问中的律师在场权;对审判组织的选择权;生效裁判的重审不得恶化受审人的地位;取消法院将案件退回检察长补充侦查的规定等等,都为辩论制诉讼和双方平等对抗提供了程序和制度上的保障。
  2.进一步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旧法典第69条第3款规定:“违反法律所取得的证据被认为没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控诉的根据和用于证明本法典第68条(即证明对象)所列举的情况。”该条款被认为是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新法典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确立了证据可采性和非法证据的排除规则。“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早在1995年10月31日的决议第16条指出:如果证据收集和确认程序,以及如果收集证据的不是具有此种权力的人员和机关,或者证据的收集是通过非诉讼立法规范所规定的行为,证据就被认为是非法收集的,是不具有良好品质的(不可采信的)。”{6}(P158—161)根据联邦宪法第50条第2款的规定和最高法院的决议精神,新法典于第7条刑事诉讼法制原则中规定:“法院、检察长、侦查员、调查机关或者调查人员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违反本法典的规范所取得的证据不具有可采性。”第75条第2款又明确了不允许采信的证据范围:(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没有辩护人在场时,包括他拒绝辩护人的情况下于审前程序中所作的,在法庭上没有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确认的陈述;(2)被害人、证人基于猜测、假设、传闻所作的陈述和无法指明其信息来源的证人证言;(3)违反本法典要求取得的其他证据。第88条还规定:法院、检察长、侦查员、调查人员有权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请求或者主动认定属于第75条第2款规定的证据不具有可采性,不具有可采性的证据不得列入起诉结论或者起诉书中。同时为了保证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实施,新法典规定了第一审预备听审程序,以认定该证据是否具有可采性。而按照旧法典的规定,即使犯罪嫌疑人改变了侦查阶段没有律师在场时所作的认罪口供,并不禁止检察长将其作为指控根据和法院认定有罪的根据。现在则明确规定缺乏律师在场所获得的在法庭上不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确认的陈述都为不可采的非法证据,不能作为控诉方指控根据。从俄罗斯新法典所规定的可采性规则和排除规则来看,其排除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法典中“关于证据不允许采信的规定,使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认为收集证据时的任何违法,都会导致在审理时将它们排除证据的清单。”{6}(p158—161)如此宽泛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俄罗斯也产生了不同反响,许多学者认为对该条款应进行修改,缩小排除不可采信证据的范围,也有人提出“第75条第2款第1项的规定不仅与法制原则、自由评价证据原则相矛盾,也和被告人的辩护权原则、公开原则相抵触,而且也与法典自身规定的可采性概念相矛盾。”{7}(P94—125)尽管在俄罗斯对证据的可采性规则和排除规则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但是新法典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陈述的排除规定的现实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它强调被法院直接采纳的被告人陈述具有一定的优势,在法庭上被告人的陈述才是最可信的;有利于保障审前程序中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询问的合法性,保障审前程序中获得有效的律师帮助,从而有效遏止违法行为的发生。
  3.拒绝作证特权规则的补充与完善
  新法典进一步扩大拒绝作证权的范围。第56条第3款规定了不得作为证人被询问的人员:(1)因参加办理该案件而可能知悉的有关情节的法官、陪审员;(2)因参加诉讼而可能知悉有关情节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3)因提供法律帮助可能知悉有关情节的律师;(4)因接受他人的忏悔而知悉有关情节的神职人员;(5)由于行使职权而可能知悉有关情节的联邦委员会委员、国家杜马议员除非本人同意也不得作为证人受询问。第4款第1项专门规定:“证人有权拒绝就对本人、自己的配偶和本法典第5条第4项规定范围内的近亲属不利的情况作证。”证人拒证特权最早是英美普通法上的一项规则,现在已成为各国普遍确立的证据法规则,尽管各国特权范围有所不同。相比之下,俄罗斯证人拒证特权的范围比较宽泛:不仅上述不被作为证人询问的范围较之其他国家要宽,而且证人因亲属关系所享有的拒证特权也宽于其他国家,如美国仅对配偶间拒证特权进行保护,而俄罗斯除配偶外还包括证人与被害人的父母、子女、收养人、被收养人、亲兄弟姐妹、祖(外)父母、孙(外孙)子女,如果证人、被害人的陈述涉及对自己、配偶及上述之近亲属不利情况,都有权拒绝作证。
  4.设置被告人认罪情况下特别审理程序
  新法典专门规定了被告人认罪情况下的速决程序,它是对美国辩诉交易的借鉴与改造,不妨称之为俄罗斯式的辩诉交易程序:在被告人同意控诉方指控的情况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Z).黄道秀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2}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Z).苏方遒,徐鹤喃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3}陈光中.《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简介(EB/OL).http//www.procedural.law.com.cn,2003—02—25.

{4}□□□□□□2003r.N92□《O□□□》.(EB/OL).http//kalinovsky—k.narod.ru/b/popravka.htm.2003—07—10.

{5}□□□□□□(“□□□□□□”).□□□□□□,2002,N07.

{6}[俄]M.A.科瓦廖夫,□.□.乌里扬诺娃.俄罗斯联邦新刑事诉讼法典中的证据法问题(J).黄道秀译.中国法学,2002,(5).

{7}H.B.□□□□□□□□□□□□□(□)□□□□□,2002,No10.

{8}程荣斌.外国刑事诉讼法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9}刘向文,宋雅芳.俄罗斯联邦宪政制度(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10}[俄]□·米哈伊洛夫斯卡娅.个人权利是俄罗斯刑事诉讼法典中新的优先权(EB/OL).赫瞳译.http://www.lawsky.org.2003—08—02.

{11}陈瑞华.陪审团制度与俄罗斯的司法改革(J).中外法学.1995,(5).

{12}子明.俄罗斯新刑事诉讼法中的辩诉交易(EB/OL).http://www.lawintme.com.2003—07—1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2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