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腐败”概念的分析与刑法学思考
【英文标题】 Analysis and Consideration on the Concept of Corruption
【作者】 孙恒山【作者单位】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权力;腐败;刑法;职务犯罪
【英文关键词】 power;corruption;criminal law;occupational crime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1【页码】 99
【摘要】 “腐败”在不同的语境下往往被赋予不同的含义,在公众观念、规章禁止、刑法规范等不同视野下透视也会具有不同的内容。事实上,不同语境、不同视野下对“腐败”的理解并非截然对立,而是相互包含、联系和互动的。对“腐败”概念以科学、合理、清晰的界定,对正确的评估反腐败形势、有效展开反腐败斗争至关重要。“腐败”概念的认识应以法律作为基本出发点;“腐败”内容的确定要实现刑法规范与公众观念、规章禁止的有效对接;“腐败”的基本表现形式和严重形态是职务犯罪。如此去认识“腐败”,有助于突出刑法在反腐败中的统领地位,从而进而更好地发挥刑法在惩治和预防腐败中的特殊功效。
【英文摘要】 “Corruption”is granted different meanings under different contexts and different contents indifferent fields of vision such as public Sense,regulation—prohibitions,rules of criminal law and so on.In fact,the understanding of corruption in the situations mentioned above is not completely opposite,but,mutually blended,connected and promoted.Identifying the concept of corruption in a scientific,reasonable and clearway is important for estimating situation of anti—corruption correctly and developing anti—corruption campaign effectively.The recognization of the concept of corruption should be based on the laws as astarting point,and its content should achieve the effective connection among public sense,criminal rules and regulation.prohibitions.The occupational crime is the basic expression form and pattern of corruption,realizing corruption in this way will be helpful to stress the dominant status of criminal law in anti.corruption,thus,to perform its special effect better in punishing and preventing corrup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352    
  
  现象是认识的入门向导,概念是理论大厦的基石。“腐败”概念的准确界定、科学阐述直接关系到反腐败的对象和目标的确定,预示着反腐败的走向,决定着反腐败的策略和方法,也影响着反腐败的社会效果的评估。腐败现象古今中外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但对“腐败”概念的理解却是众说纷纭,没有一致甚至大体统一的观点。应该说,从不同视角对“腐败”概念予以揭不、以不同的方法对腐败的实质进行探寻是十分有益的,但“腐败”概念太过复杂、多变、模糊,容易导致反腐败针对焦点不实,甚至虚无;而“腐败”概念界定过宽或过窄又会影响反腐败对策的拟定和具体措施的选择。因而,合理界定“腐败”的概念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基于此,本文拟在对诸种“腐败”概念进行评析的基础上,提出自己对“腐败”的理解。
  一、现状:“腐败”概念的多样理解“腐败原意为腐烂,最早见于《汉书·食货志》:‘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定溢露积于外,腐败不可食。’后将腐败引申,泛指败坏,形容国家工作人员损害国家利益的不良行为。”{1}(P123)“腐败”一词在英语中的基本含义在字面上是“分裂成许多碎片”。{2}(P2)《现代汉语词典》对腐败的解释有以下几项:(1)腐烂,如食物的变质;(2)在精神领域,指思想陈旧,行为堕落,如思想行为变坏、生活腐化一类;(3)在政治、社会生活领域,指制度、组织机构、措施等的混乱、黑暗。{3}(P334)由此可见,“腐败”一词有着极其宽泛的内涵和外延,将其引申到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腐败”也就被赋予了更多的内容,进而使得“腐败”概念的认识和理解表现出多样性。
  (一)认识视角的多样性
  对于“腐败”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认识,而认识的角度不同,对“腐败”的界定也会同。从权力角度看,腐败表现为为私人目的而滥用公共权力的行为。如菲律宾监察专员公署副署长弗朗西斯科·维拉曾说:“腐败是误用和滥用政治权力和权威以谋求私利的产物。”从公职角度看,腐败是利用公职、官方地位和头衔政治的影响以谋取私利的行为。如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教授加里·柯普兰说:“腐败的最简单的定义是不正当利用公职蛮横无理取得私利。这种私利可能是财富或地位,也可能是为了个人好处或其他重要好处。”从利益角度看,腐败是为了特殊利益而违背共同利益,进而表现为对公共福利的不忠诚行为。从社会影响角度看,腐败是对社会运转的不正当影响。从道德的角度看,腐败是政治行动和经济财富之间的不正当交易,是在执行公务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人格堕落。从腐败行为人的角度看,腐败可以表现为公职人员以权谋私,也可以表现为私营企业雇员靠犯法捞取个人利益。{4}(P70)
  (二)分析方法的多样性
  不同学科、不同的人往往具有其自己的认识问题的方式和研究问题的方法,将不同的方式、方法运用到“腐败”概念的界定上,自然也会产生对“腐败”概念的不同理解。如经济学家倾向于从需求和供给、成本和利润、现实和预期,或从市场的角度界定腐败;政治学家倾向于从权力的行使运行机制、权力滥用的防控、权力异化对政权的危害和国家腐败现象对国际社会的影响等相关层面来界定腐败;社会学家倾向于从对社会接受的任务和福利的标准、社会民众的诉求和制度的要求和公职人员的代理行为违反其委托目的,破坏了秩序、稳定的社会关系等来界定腐败;法学家则倾向于从对法律规范的违反、法律规范的价值取向、法律规范的疏密以及应当上升为法律的一般行为来界定腐败。
  (三)理论与现实背景的多样性
  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文化背景会使人产生不同的意识,因此,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腐败”的认识也会出现多样性。从60年代至今,有关腐败的每项研究成果,都试图给腐败下一个既能表述清晰且能经受实证检验,又能使给定的“腐败”适用于不同文化的定义。然而,现实是非常残酷的。实际上,一个社会认为是腐败的行为可能在另一个文化背景下却被认为是无害的甚至是合适的。如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P·亨廷顿曾对腐败作过比较分析,他认为,在发达国家,腐败主要是指用金钱换取权力,而在发展中国家,占主导地位的腐败则是以权力换取金钱。{5}(P6)历史学家J·S·弗尼瓦尔根据大英帝国的标准来检验缅甸,他认为殖民地时的腐败是如此“腐败”,然而他总结说,在很多情况下,那些被外人看作“腐败”的行为,对缅甸人来说只不过是按照自己传统的正当行为办事而已。在资本主义经济中被极力推崇的一些行为——私人投资、交易、积累财富——在苏维埃式的共产主义经济中可能被称作“腐败”。{6}(P3)腐败在同一国家的不同的社会制度里也有不同的内涵。现在我们认为是腐败的现象,在历史上则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评价。例如,我国魏律中规定的“八议”制度,即皇亲、皇帝的故旧、有影响的人士、有大才干的、对国家有大功勋的、前朝统治者的后代等犯罪享有宽宥的特权,用现在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来衡量应属腐败之列。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官当”制度,即允许以官当徒,用官爵抵罪也是如此。
  (四)衡量标准的多样性
  一般来说,人们是按照公职人员的行为是否“适当”、“合法”来判断其行为是否腐败的,每一种关于“腐败”的定义确认的腐败行为也基本是以不适当或不合法为前提的。然而,一种行为是否适当、是否合法并没有明晰的、确定的标准。人们通常以公众对公职人员的行为的评价来确定适当与否,但由于“公众”究竟由谁来代表是不确定的,而不同群体对同一行为的适当与否的认识往往大相径庭,因而所谓公众对公职人员行为肯定或否定的评价难于科学、准确。另外,时空条件的变化也会导致衡量腐败与否的标准发生相应的变化。即使是基于法律规范的方法,把腐败定义为那些违反“保证公共职责正常执行”的特定规则和那些以政治权益“非法交易”谋取私人利益的行为,但由于法律本身也可能是模糊的,法律规范也会因国家的不同和所处历史阶段的不同而发生变化,加之经常易受有权势政客的操纵,从而使得“腐败”的衡量标准不可避免地呈现出多样性。{1}(P246)
  既然对“腐败”概念可以从不同的视角、采用不同的方法、基于不同的理论与现实背景和运用多种不同的标准予以界定,我们就必须在研究“腐败”问题时寻求合适的切入点,对诸多关于“腐败”概念进行选择和分析。
  二、分析:“腐败”概念的应有认识
  如前所述,“腐败”概念可以从多个角度、多个层面进行探讨。而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认识腐败现象无疑有助于我们全面地把握腐败的本质。但是,我们不是为了研究腐败概念而界定腐败概念,而是为了透过腐败概念的界定,推进反腐败斗争的深入。这样,腐败的界定一方面要注意范围合理,另一方面要与刑事法律规定有机结合。笔者认为,界定“腐败”的概念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一)腐败概念的界定要反映腐败的本质特征
  腐败认识的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腐败形式的多样性所决定的。在腐败问题的探讨中,人们对腐败的类型进行了多方面的归纳,如从腐败的程度、方式、性质上看,可分为严重的腐败和轻微的腐败,明显的腐败和渗透的腐败,流行的腐败和罕见(或孤立)的腐败,复杂的腐败和和简单的腐败,直接的腐败和间接的腐败,互相的腐败和单向的腐败,公开的腐败和秘密的腐败,明确的腐败和含糊的腐败,例常的腐败和少见的腐败,等等。而从内容上分类则更多,杰拉尔德·E·蔡登列举了20个类别60种腐败行为{5}(P83—84)。我国学者对腐败类型的划分也是其说不一,有的认为腐败可以划分为十种类型:一是交易性腐败,二是占有性腐败,三是行业垄断性腐败,四是流失性腐败,五是支出性腐败,六是挥霍性腐败,七是决策性腐败,八是经营管理性腐败,九是吏治性腐败,十是数字“掺水”性腐败(造假数字以求功绩)。也有的认为可以归人三大类,即:侵吞型腐败、交易型腐败和掠夺型腐败(乱收滥罚)是公职人员滥用权力,直接将其控制下的公共资源据为己有(或给予其亲友){7}(P198)。对“腐败”类型予以归纳和透析,虽然可以使人们清楚、直观地认识腐败的外部表现形式,进而深入领会腐败的本质,但界定腐败概念无疑不能止于此。腐败这一概念与其它概念一样,是由其本质决定的,因此界定腐败的概念必须透过腐败行为不同的外部表现,分析其基本特征,进而对腐败的本质属性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通常而言,腐败的本质特征在于对公共权力的非公共利用,即对正当权力的扭曲和滥用。正是由于滥用权力谋取私利,使得腐败行为严重败坏党和国家的形象,引起百姓对管理行为是否公平,法律是否能够得到公正的执行产生疑虑,从而污染社会风气,破坏国家和法律的尊严。而且,由滥用权力的特点所决定,腐败的主体应为法律赋予或国家、政府授予或公众给予行使某种公共权力的党政干部、国家公务人员以及受机关团体、国有企事业单位委托从事公共管理事务的人员。滥用权力的目的是为了谋取私利。这里的“私利”非常宽泛,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精神的;既包括本人取得也包括他人取得;既包括现实的也包括未来的;既包括既遂的也包括未遂的。既然腐败具有不同于其他社会消极现象的本质特征以及与本质特征相联系的客体特征、主体特征以及主观特征,腐败概念的界定就必须强调其滋生的特点。如此,才能将腐败行为与其他行为区分开。
  (二)腐败概念的界定要以法律为主要标准
  “腐败”的界定总要参照一定的标准。衡量腐败的标准不同,对腐败的理解和范围划定也自然会有所不同。在封建社会中,国家政权高度集中,国家权力与君权、皇权是一致的,显然不能以“以权谋私”这样的标准来判断君主、皇帝的行为是不是腐败;在西方发达国家和东方发展中国家,由于文化传统和法律规定的差异,对“腐败”的判断和理解自然会存在差异。可见,从一定的目的出发,选择比较客观的、统一的标准,对于界定腐败的概念、划定腐败的范围十分重要。尽管对腐败的界定应该综合考虑政治、经济、道德、文化等方面的因素,但从有效惩治和防范腐败的角度言,法律标准应是考虑的主要因素。
  所谓法律标准,就是按照法律的规定来判断、确认腐败行为。这里的法律应作广义理解,也就是说,一个社会所有的法律和法规都应涵盖其中。只要是法律或法规中有明确规定禁止的滥用权力谋取私利的行为都属于腐败行为。尽管由于各国文化背景和法律规定不一,以法律为标准界定腐败行为事实上会不一致,但法律标准至少为我们认定腐败行为提供了一个相对确定的标准。以法律、法规作为界定腐败的标准,一方面为划定腐败的范围提供了一个客观标准,从而避免将腐败现象泛化和扩大化;另一方面强调腐败的质特征,把政府部门发布的法规也作为认定腐败的依据,则有助于将构成犯罪的严重腐败行为与尚未达到犯罪程度,但已经达到违法程度的腐败行为都纳入腐败的范畴。应该说,腐败犯罪和腐败行为在产生原因与行为本质上具有很大的一致性,将二者均纳入腐败的范畴,有利于更好地约束公务员的行为,防范腐败行为的发生。
  (三)腐败概念的界定要服务于反腐败的目的
  如前所述,在关于腐败问题的研讨中,人们由于选取视角不同、分析方法多样、认识基点差异以及衡量标准多重,对腐败进行了多种多样的界定。毫无疑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赞恒扬.“腐败行为”论(J).河南社会科学,2002,(5).
{2}胡鞍钢.中国挑战腐败(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
{3}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4}刘志坚.论腐败产生的制度原因及法律对策(J).安阳大学学报,2003,(1).
{5}王沪宁.腐败与反腐败——当代国外问题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
{6}罗伯特·克利特加德.控制腐败(M).杨光斌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
{7}王明高.中国新世纪惩治腐败对策研究(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3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