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劳动权的多重意蕴
【英文标题】 The Multiple Denotations of Labor Rights
【作者】 冯彦君【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劳动权;意蕴;理念;性质;法益;机能
【英文关键词】 labor rights;denotation;notion;nature;legal benefit:mechanism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2【页码】 40
【摘要】

劳动权是劳动法学的核心范畴,强化对劳动权范畴的深层次探究,既是劳动法学学科发展的理论任务,也是劳动法制建设的现实需求。劳动权构造的“权利群”现象、主体利益需求的多样性以及义务对应的多元化都决定了劳动权属性的多重性、复杂性,也决定了劳动权必然具有多重的精神意蕴:生存理念与发展理念相并行;社会权属性与自由权属性相兼容;物质利益与人身、人格利益相统一;倾斜保护与平衡协调相结合。比较而言,劳动权范畴中的发展理念、自由权属性、人格法益、平衡协调机能往往被忽视,应该突出予以阐释和强调。

【英文摘要】

The concept of labor rights is the core category in labor law.Strengthen the in—depth research of labor rights has both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The fact that labor rights embody a group of rights,and whose subjects have diverse requirements of interests thus the obligations corresponding those rights are different determines that the nature of labor rights is various and sophisticated,and that the inner substance of labor tights is layered.The essence of labor rights should be the parallel notion of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the incorporating of societal natural and personal liberal nature,the integration of material benefits and individual dignity,the collaboration of favor protection and balance making.Comparatively,the notion of development,the nature of liberal rights,the benefit of dignity and the coordination mechanism in labor rights are often ignored,therefore,they should be emphasiz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266    
  劳动法学理论大厦立基于表征其学科独立与理论成熟的范畴体系基础之上,其理论体系的建构、发展与变革都离不开范畴的支持与引领。由此,范畴的提炼、解析、传播与践行,应为劳动法学研究的核心任务之一。客观地说,我国劳动法学的范畴研究仍为较薄弱的领域,范畴研究的相对滞后不仅迟滞了劳动法学自身的发展与繁荣,也阻碍了学科之间开展必要的沟通与对话。强化劳动法学的范畴研究,既是劳动法学科发展的理论任务,也是劳动法制建设的现实需求。
  劳动法学范畴体系应由那些范畴所构成,范畴之间具有怎样的逻辑关系?这是一个存有争议、尚需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不过我认为,在劳动法学的范畴体系中,“劳动权”应为核心范畴。以劳动权为核心范畴构建劳动法学的理论体系符合劳动法的历史使命,也契合当前这个走向权利的时代的精神底蕴。作为劳动法学核心范畴的劳动权,在广义上通常被阐释为与社会劳动紧密关联的一系列的劳动者的角色权益,在外延上含括就业权(工作权)、获得报酬权、休息权、职业安全权、职业教育权、团结权、民主参与权、社会保险权等。劳动权构造上的“权利群”现象、主体利益需求的多样性以及权利实现上义务对应的多元化都决定了劳动权属性的多重性、复杂性。过于简单地认识原本复杂的劳动权或对劳动权属性做出非此即彼的单元化定论,不符合认识发展规律和社会科学研究的真谛。[1]有鉴于此,不论是基于对象复杂性的客观原因,抑或出于方法论上的考量,都不宜过于简单化、片面化地解析和认识劳动权,而应该更为全面、完整地探究劳动权所蕴涵的多重意义。本文拟从理念、性质、法益、机能几个维度透视劳动权范畴所蕴涵的多重意蕴,以期以此为引玉之砖,与学界同仁携手谋求劳动法学研究之繁荣。
  一、劳动权理念的多重性:生存理念与发展理念并行
  劳动权维系生存也谋求发展。“劳动权不仅是公民获得财产的最基本途径,而且是公民实现自我价值和自我完善的基本方式。”{1}(P94)生存利益与发展利益是劳动者的双重利益需求,它们都需要通过劳动这种社会实践活动来实现,同时也须由劳动权来表征和确证。劳动权构造中的工作权、获得报酬权、职业安全权和社会保险权都具有共同的功能,即保障劳动者的生存与生活。确保劳动者安全、健康地生存且有保障、有尊严地生活是劳动权的生存理念。生存固然重要,但人类不仅要生存,更要不断发展,发展同样是人类日益强化的普遍需求,是文明社会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不发展,个体无法达致“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理想状态;不发展,社会就不会日益进步和昌明;不发展,人类就不能创造出日益丰富的辉煌文明。人的发展与社会发展是相辅相成、互为条件的。人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源泉和动力,社会发展为人的发展创造环境和条件。当代人的发展应该是全面的、突出素质的发展。人的发展需要诸多先决条件,在人格独立、行为自由、闲暇获得、经济支持、社会促进等方面,劳动权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保障功能。值得一提的是,在闲暇获得、经济支持和社会促进方面,劳动权的保障功能尤为突出。休息权为劳动者的全面发展提供可以自由支配的闲暇时间,劳动者获得了工作时间以外的自由时间,才能从事职业劳动以外的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活动,从而获得全面的锻炼、洗礼和提高,扩展个体行为自由的空间和领域,摆脱由于过度职业化造成的人的异化和单面性。正如马克思所说:闲暇时间的获得,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开始。对此,艾伦·布坎南也指出:“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摆脱劳作而扩大自由(即闲暇)比扩大消费更可取。”{2}(P39)劳动报酬权为劳动者的全面发展提供经济支持,劳动者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才能有物质条件从事学习、社交、旅游等活动,从而全面地提高自身的素质。职业教育权为劳动者职业素质提高提供了一种社会途径,劳动者通过系统的职业训练,可以扩大择业领域、提高竞争实力和劳动效率。总之,确保劳动者获得全面发展的机会与条件,是劳动权的发展理念。社会劳动不仅是“人作为动物”的生存方式,而且也是“人作为人”的一种生活方式。[2]保障“人作为动物”的生存是劳动权的初级理念,促进“人作为人”的发展则是劳动权的高级理念。保障生存具有不证自明的公理性,而促进发展则蕴涵时代的感召力。蕴涵生存与发展双重理念的劳动权不仅是对现实利益的满足更是对理想利益的导引,其不仅着眼于当下,也昭示着未来。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在保障生存的意义上来理解劳动权与劳动法,这并不为错,但仅仅从这一层面来认知劳动权与劳动法,就不仅淡化甚至泯灭了劳动权与劳动法的人文主义品格,而且不可避免地减失了劳动权与劳动法的发展动力与空间。当前我们的劳动权观念中严重缺失发展理念,其突出表现为:在对待权利的态度上忽视休息权、培训权、民主参与权这些与发展密切相关的权利,同时又常常将职业或工作单纯地视为“饭碗”。而往往忽略蕴涵于“饭碗”背后的对于人所具有的树立自信心和提供发展条件的深层意蕴。这样的理论缺陷应该逐步地予以消弥,从而还劳动权以理念上的“庐山真面目”。
  二、劳动权性质的多重性:社会权属性与自由权属性兼容[3]
  社会权与自由权并非两项具体的权利,而是一种时代观念的权利表征,是表达“类权利”的具体权利的上位属概念,是认识具体权利之属性的思维方法或维度。在历史时序上,先有自由权观念的诞生与畅行而后才有社会权观念的萌生与拓展。自由权的真谛是在国民自由的范围内要求国家的不作为的权利,是一种与“夜警国家”和自由国家的国家观相对应的基本人权,其基本功能在于排除自律性领域来自公共的干涉,确保主体能动性与创造性的充分展示与发挥;社会权的要义则是在社会上对经济弱者进行保护与帮助时要求国家的作为的权利,是一种与福利国家或积极国家的国家观相对应的基本人权,其作用在于消除伴随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产生的贫困和失业等社会弊病。{3}(P16)自由权是一种消极权利,原则上不具限界,不附条件,其根源于自然法;而社会权则为积极权利,以要求国家的积极行为及施策为其内容,附有限界及条件,其根源于社会实质正义的基本理念。{4}(P54—55)自由权与社会权虽然存有理念上的差别,但并非彼此不关联。一方面社会权是自由权的一种补充、一种保障,“在现代这个崭新的历史阶段中,为确保自由权体系能够存在下去并且能够有效地发挥其自身的作用,社会权就成了对自由权的一种补充物,一种必不可缺的新的法的规范。”{5}(P13)另一方面社会权又以自由权为基础,是在自由权的基础上所萌生的“类权利”。一项具体权利(尤其是体现为“权利群”构造的权利,如劳动权)的属性并非要么属于自由权要么属于社会权,二者并非非此即彼、不可兼容。着眼于权利体系中的某一项具体权利或者某一方面的权能,则可能具有自由权的属性或社会权的属性,但我们很难也不宜对一组权利在整体上做出归属于自由权抑或社会权的判断与抉择。
  现在学界一般认为劳动权是社会权,并且是典型的社会权。[5]当然也有学者在区分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基础上,主张把劳动权定位为自由权。我认为,劳动权既是社会权也是自由权,换言之,劳动权是一种兼容社会权属性与自由权属性的权利类型。首先,劳动权是劳动者基于拥有劳动力的所有权及其使用自由所产生的权利。从本质上说,劳动力的拥有与使用属于劳动者的私域问题。但由于劳动力的使用关系着劳动者的生存和社会的发展,国家对劳动问题不能不予以关注。更为重要的是劳动力的使用必须与物质手段(资本)相结合才能发挥出其创造性价值。这种结合有两种类型:自我结合(与自己所拥有的物质手段相结合)与他我结合(与他人所拥有的物质手段相结 人丑就要多读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谢彭程.公民的基本权利(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2}(美)艾伦.布坎南.伦理学、效率与市场(M).廖申白,谢大京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

{3}(日)大须贺明.生存权论(M).林浩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4}黄越钦.劳动法新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5}(日)大须贺明.生存权论(M).林浩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6}黄越钦.劳动法新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7}冯彦君.解释与适用——对我国劳动法第31条规定之检讨(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9,(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人丑就要多读书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2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