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对被告应诉行为的定性分析
【英文标题】 A Qualitative Analysis of Defendant's Appearance
【作者】 赵钢【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民事被告应诉行为定性分析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6
【页码】 51
【摘要】

在民事诉讼中,被告的应诉行为究竟是对诉讼权利的行使,还是对诉讼义务的履行,乃是一个颇有争议而未有定论的问题。在此问题上,由于现行立法的含糊和诉讼理论的混沌,致使诉讼实践中形成了难以自愈的种种病症。为此,显有必要从诉讼理论上对被告的应诉行为作出科学、合理的定性分析,并在此基础上完善现行立法中的相关制度,以便借此正确地指导诉讼实践。本文认为:被告提交答辩状的行为乃其庭审前应诉行为之基核,被告进行言词答辩的行为乃其庭审中应诉行为之主干,前者属其应尽的诉讼义务,后者为其享有的诉讼权利。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777    
  
  从某种意义上讲,民事诉讼的演进乃是经由当事人双方的诉讼行为彼此之间的互动以及它们同人民法院审判行为的交替运作来推动的。其中,当事人双方诉讼行为的实施对于人民法院审判行为的进行无疑起着制约性、甚至决定性的作用,并进而成为整个民事诉讼程序合成、演绎的基石。[1]而且,民事诉讼立法在程序设计和制度安排上之良■与得失亦完全可以从其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行为尤其是对被告的诉讼行为之规范与约束中找到判别的基本依据。[2]据此,本文拟对被告诉讼行为(应诉行为)之实施究竟应属诉讼权利之行使还是应属诉讼义务之履行作出尽可能科学、合理的定性分析,以期借此消除诉讼理论在这一问题上的混沌状态,为完善现行立法中的相关规定和正确地解决诉讼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奠定必要的学说基础。
  一
  从语义学的角度来看,所谓被告的诉讼行为,其实乃一集合概念,它是对民事诉讼过程中被告所实施的能够产生诉讼法上之一定效果的一系列行为的泛指或统称。[3]
  众所周知,民事诉讼的全过程是由若干个相互衔接的具体诉讼阶段组合而成的。因此,所处之诉讼阶段不同,被告所实施的诉讼行为在表现形态上亦就各异,且其内涵及其所要达到的直接目的更是各不相同。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否认:被告所实施的各种具体形态之诉讼行为均在客观上具有直接或间接地回应原告诉讼行为之特质。究其原因,这主要是由于被告在民事诉讼中自始至终都在扮演着“防御者”这一角色所决定的。当然,在某些特定的民事案件中,被告可以依法提出具有独立的诉的形态之反诉,故而似乎带有“攻击性”的韵味,但在实际上这丝毫也不能障碍或阻却上述论断的成立,其理由在于:(1)反诉这一话语本身即从根本上奠定了它的回应性基调;(2)反诉之目的仍在于抵销、吞并或者排斥原告在本诉中所提出的诉讼请求,简言之,也即旨在以攻为守;(3)我国民事诉讼中并无强制反诉之规制,[4]故是否提出反诉只能取决于被告自己的意愿,且被告完全可以就此另行起诉,对此不得横加干预;(4)反诉乃一独立之诉,在该诉中,本诉被告虽已在程序意义上置于原告的诉讼地位,但仍然缺乏用同一范式对反诉程序中的攻防态势进行分析的相应基础。
为。根据现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前者主要有委托诉讼代理人、收集(提供)证据以及按期提交答辩状这三种应诉行为,除此之外被告所实施的其他应诉行为均可归结为庭审中的应诉行为,而被告在庭审中所为的应诉行为自然均需以其到庭为前提。应当明确,不论是庭审前之应诉行为还是庭审中之应诉行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被告的诉讼行为简括为应诉行为。[5]
  一如前述,被告的应诉行为均具有回应原告诉讼行为(更为具体地讲是直接或间接地回应原告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之特质。这种回应直观地表现为承认(含部分承认)诉讼请求与反驳诉讼请求这两种样式,但在更多的场合下体现为后一种样式,此乃民事诉讼之本质要求使然。其实,对于被告的诸多应诉行为,我们大抵可以将其分为庭审前所为的应诉行为与庭审中所为的应诉行为,均绝非整齐划一的同一层面之行为,而是具有核心应诉行为与非核心应诉行为之明显差别。质言之,被告按期提交答辩状之行为显然应为庭审前应诉行为之基核,而庭审中的应诉行为则无疑应以被告的言词答辩行为为主干。至于其他的应诉行为,皆须服务于这两种应诉行为,或受其规制,或直接为其服务。之所以得此结论,部分是由于这两种应诉行为最为直接地彰显了被告关于实体争议方面的诉求与陈说,部分是由于它们系被告同原告的“直接对垒”与“正面交锋”,尽管采取的是不同的“对话”方式,但更主要的是由于被告这两种应诉行为的实施与否直接关涉到民事诉讼程序能否有序进行以及民事诉讼之目的最终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实现的重大原则问题。因此,在一定层面上,被告所实施之一切应诉行为之性质均可从其提交答辩状与言词答辩这两项具体的应诉行为中得到体现。基于此理,以下仅就这两种应诉行为进行定性分析,以期“窥豹一斑”而得其全貌。来自北大法宝
  二
  显而易见,被告所提交之答辩状乃是其针对原告在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中所提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的一种抗辩文书,提交的目的在于以此抵御原告的攻击,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此,从一般意义上讲,被告提交答辩状之行为无疑是对其诉讼权利的行使。然而,如果对此作更深层次的考虑,则问题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这是因为,被告是否按期提交答辩状固然是其对自身诉讼权利加以处分的表现,但它实际上还直接关涉到原告一方是否能够借此及时地了解被告的抗辩要点并据此进一步做好相应的出庭准备,尤为重要的是,它更关涉到受诉法院能否迅速及时地确定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争议焦点从而为正确地指挥诉讼以及提高庭审效率奠定坚实的基础等更深层次的问题。在此意义上,笔者认为,与其说被告按期提交答辩状是其所享有的一项诉讼权利,毋宁认为它是被告应尽的一项诉讼义务。
  然而,从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第113条第二款的规定来看,立法上显然只是将按期提交答辩状片面地视为被告享有的一项诉讼权利,而绝少对其应有的刚性约束。[6]与此同时,诉讼理论之通说亦认为,“提交答辩状是被告的诉讼权利,是否行使该项权利由被告自己决定。[7]
  正是由于现行立法对被告提交答辩状的行为缺乏应有的刚性规制,加之诉讼理论在此问题上的以讹传讹,故而直接导致审判实践中出现诸多弊端。从我国当前的民事诉讼实践来看,被告一般均不按期向受诉法院提交答辩状。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有相当数量的被告,或是担心按期提交答辩状将会使自己的答辩内容在开庭前即被原告所掌握,从而有可能使自己因此而在庭审中处于被动境地,或是出于玩弄诉讼技巧,向原告封锁自己的答辩内容,以便在庭审过程中实施“诉讼偷袭”并借此获得“攻其不备”的诉讼效果。事实上,这样做的结果,不仅会无谓增加庭审负担,大幅降低庭审效率,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它使原告一方因此而丧失了作为诉讼当事人原本均应享有的对对方当事人诉讼主张的了解权,不当削弱了原告的攻击力量,从而使其处于与被告相比显然并非公平的诉讼境地,直接有违民事诉讼法所确立的当事人双方诉讼权利平等之基本原则。由此观之,如欲彻底革除以上弊端,除应在诉讼理论上拨乱反正以外;显然有必要适时完善现行立法,强化对被告按期提交答辩状之行为的约束力度,并直接明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7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