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制度若干问题研究
【作者】 钟良生【作者单位】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保险法【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5【页码】 8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8101    

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制度是政府依法通过强制手段迫使机动车所有人或利用人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制度。2004年5月1日起施行、2007年修订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七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为配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实施,2006年7月1日由国务院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开始施行,这是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法律制度建立的标志。该制度对于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依法获得及时有效的赔偿,促进道路交通安全及建设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但关于机动车强制保险制度仍存在一些问题,主要集中在机动车范围、受害第三者范围、受害第三者直接请求权、受害第三者救助基金制度等方面,亟需完善。

一、机动车的范围问题

在我国,机动车辆通常是指“包括汽车、拖拉机、摩托车等以机械为动力的各种公路交通运输工具”。{1}尽管目前在技术层面上对机动车的范围的认识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差异,但在法律制度层面上,从各保险公司的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合同的格式条款来看,这种差异是微不足道的。因此,2003年10月28日通过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从正反两方面于附则中对机动车下了准确的定义,试图统一机动车在认定上的范围。正面的定义表述为:“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反面的定义则从非机动车的概念出发,表述为:“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这个定义对于司法实践的主要意义在于明确地将电动自行车纳入了非机动车的范畴。且不论如此规定是否合理,但终究是解决了长期以来各方对于电动车到底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的困惑。另外,随后出台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还进一步规定:“挂车应属于机动车的一部分”。通过整合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以及各保险公司的格式合同条款,以列举法界定机动车,应当是指汽车、电车、电瓶车、摩托车、拖拉机及其类似的农用车、各种专用机械车、特种车辆等服务于各类交通运输事业的工具。

有学者认为,“凡是在社会上具有普遍性危险的机动车辆”,{2}均属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的范围之列,然而事实上,世界上很多相关制度成熟的国家和我国排除电动车一样,会将部分机动车排除在该法律意义上的机动车之外。这是因为可供上路行驶的机动车辆并非都具有危险性,况且,在交通事故发生后绝非任何机动车的使用方都没有足够充分的赔偿能力。例如执行公务的车辆,其使用人和所有者本身就是行使公权力的机关和个人,其财力有国家各级财政作后盾,不需要该险种来化解赔偿压力,如“美国的机车、政府用车、农业用车等通常不被纳入强制责任保险承保的范围”,{3}又如日本将公务用车、用于农耕作业的小型特殊机动车等没有纳入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的范畴,再如德国也将多种公法人用车、最高时速未超过每小时6公里的汽车及不须办理核准手续且最高时速低于每小时20公里的自力行进工作车等排除在强制责任保险之外。总之,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制度,其所处在的法环境(抑或说是基本国情)和可普及性与可操作性是立法者所应思考的首要问题。

从目前看来,我国的法律法规规定的机动车范围非常笼统,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是否凡属于技术层面的机动车都可以参保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严格依照现行法律回答的话,答案是肯定的,但这显然不符合我国的国情。实践当中并不是所有安装了发动机的运输设备都适用于该险种,这就导致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在对机动车范围大小的认识上存在较大的分歧,况且,承保面的过分延展也影响该险种在我国社会经济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笔者认为应当使认定标准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首先,从车速、车型上去制定标准,应当将最高时速在一定范围之内的慢速车辆,如工程施工使用的铺路机、压路机、挖掘机、推土机、铲车、低速农耕用车(履带式拖拉机)等危险性低的车辆排除在强制保险之外,当然自愿参保也是值得鼓励的。其次,从车辆的性质上设定标准,建立起完善的公务车辆肇事赔偿机制,对车不对驾驶员,只要车辆具有公务用车的性质,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受害方就可以到公务车肇事理赔机关获得更为快捷充分的赔偿,但是目前仍由公共机关出资购买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军用车辆不能一概而论。对于军用的卡车、吉普车、其他可快速转动的轮式车辆等,笔者认为仍应属公务车之性质,而坦克、履带式装甲车等很少上公共道路行驶的车辆应当排除在外。再次,针对拖拉机、收割机、摩托车等机动车,笔者认为凡是属于轮式车辆的,由于其速度上的技术指标多可达到时速30公里以上,与此有关的交通事故大幅度攀升,且多发生在广大农村地区或城市低收入者之间,肇事者赔偿损失和受害者承受损失的能力都非常脆弱,所以有必要将之强制纳入该险种的机动车范围。最后,至于电动车,目前的法律已将其明确排除在了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的门槛之外,但笔者认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国的电动自行车2009年的全国保有量已经达到1.2亿辆,年销售量在2000万辆左右,而且其动力系统日渐强大,速度甚至可以达到30公里的时速,而且驾驶员不需任何牌照手续即可驾驶,不遵守交通法规的情况较多,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目前涉及电动车的交通事故呈快速上升趋势。总之,合理确定机动车的范围,不仅要符合该险种的保险原理,更要符合中国国情。

二、受害第三者的范围问题

对于受害第三者的范围如何界定,尽管目前有关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所规定的“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的内容中可以推论,即受害第三者是指道路交通事故发生时机动车车载人员和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该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交强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对第四十二条进行分析,这里所指的驾驶员的构成要件有二,一为投保人的允许,允许有默示的,如其家人用车则视为允许,除非明示反对;也有明示的允许,如与驾驶员为租赁或雇佣关系。二为驾驶员的资格合法,即应当取得驾驶执照,但是如果车是未经允许被偷开或驾驶员无合法执照则另当别论。

目前世界各国各地区几乎无一例外地将被保险人和驾驶员排除在了受害第三者的范围之外,但对于第三者范围的细节界定上,总的趋势是扩大第三者的范围。日本法中的第三者在司法实践中形成的概念是指对车辆运行起直接、关键、显著、具体的支配性影响并因之获得其支配利益的车辆运行供用者之外的人。该第三者可以“包括行人、其他车辆上的受害人、事故当时未驾驶事故车的驾驶者或辅助驾驶者、同乘的家属、好意同乘者以及对运行起间接的、潜在的支配影响的共同运行供用者等”。{4}可见日本司法当中的第三者范围相当宽,这与日本是世界上汽车生产和使用首屈一指的国情相符合。我国台湾地区就该险种中的第三者尽可能采取广义的理解,几乎包括除被保险人和驾驶员之外的所有人。与日本相似,英国有关法律仅将驾驶员排除在第三者范围之外,将除司乘人员之外的乘客也列入了第三者范围之内。在法国、葡萄牙、北欧诸国等均已规定所有乘客可就其因交通安全事故遭受的人身伤害获得保险损害赔偿。

我国现行法律对于第三者的范围规定采取的是狭义上的概念,不利于对受害第三者的保护。笔者认为,对受害第三者的范围做广义上的解释是完善机动车第三者强制责任保险制度的解决之道,关键是要解决两类人的道路交通安全保护问题,一是车载乘客,二是被保险人及驾驶人。首先,目前我国法律将车载乘客拒之于该险种保护的大门之外,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近些年每年我国交通事故伤亡人数均在10万以上,其中乘客占25%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数目,如果该险种对这部分自始至终都不直接影响车辆运行的、实际意义上的第三者的合法权益忽视的话,不符合立法的宗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五次修改稿中曾明确规定:“客运出租汽车和从事营业性公路带履的机动车乘客责任强制保险适用本条例。”但最终未被采纳。笔者认为,应将车载乘客纳入受害第三者的范围,主要理由在于:第一,生命至上原则。每年数万人的健康与生命因交通事故而丧失,而其中投保商业险的少之又少,为保护生命,有必要将乘客列为第三者。第二,保险公司性质上多为国有企业,强制举办该险种也是其社会责任的体现。第三,商业险的赔付额度通常较低,且参保率低,除了商业客运以外的乘客很少参保,所以只有通过该险种才可以最有效地化解风险。北大法宝

其次,对于第二类被保险人及驾驶人,被保险人、驾驶人和受害第三者的范围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动态关系,对被保险人与驾驶人的解释过宽会导致对受害第三者范围的认定过窄,这使得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保障体系残缺不整。所以笔者建议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中重新修正被保险人和驾驶人的概念,并同时增加第三者的概念,其认定的指导思想是对被保险人采取严格的狭义认定,对第三者采取尽可能宽松的广义认定,而对保险公司在其相关业务确实严重亏损时可由国家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以稳定保险公司承保的信心与积极性。笔者认为,可以参照日本的做法认定第三者,即包括车外人员、其他车辆上的受害人、事故当时未驾驶事故车的驾驶者或辅助驾驶者、同乘的家属、好意同乘者,以及对运行起间接的、潜在的对车辆运行不起决定性影响的人等,驾驶员的概念仅限定在直接操作车辆的有驾驶资格的人即可。

三、受害第三者的直接请求权问题

目前,我国法律对是否承认受害第三者的直接请求权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具体见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与第三十一条。第二十八规定:“被保险机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81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