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诉讼中“证据占优势”标准的可行性分析
【英文标题】 Probe into the Question of the Feasibility about“Having an Advantage in Evidence”in Our Country
【作者】 王圣扬孟庆保【作者单位】 安徽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证明标准;举证责任;法律真实;意思自治;证据占优势;可行性
【英文关键词】 Standard of Proof;Duty of Putting to the Proof;Legal Truth,Desire Self—gov—ernment;Have an Advantage in Evidence,Feasibility.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1)05—0072—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5
【页码】 72
【摘要】

文章对三大诉讼的证明标准进行了比较分析。在此基础上对“证据占优势”证据标准加以理性剖析,认为其体现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普通性举证责任原理,体现了达到“法律真实”的证明任务的要求,体现了民事诉讼中的民事意思自治原则和诉讼经济原则;从理论层面、制度背景、法律规定、公民诉讼观念的转变以及司法实践等五个方面对“证据占优势”证明标准在我国的可行性进行了探讨。

【英文摘要】

The author has analyzed the standard of proof about the Three Procedural Laws comparatively;dissects the standard of proof of“having an advantage in evidence”rationally on the above base,and think that it embodies the universality principle of the duty of putting to the proof,“Who advocates,who has to put to the proof”,and think that it embodies that it reaches the dem nads of task of proof about legal truth,embodies the principle of the civil desire self—government and economy effect of law suit in the civil action;probe into the feasibility of the standard about“having an advantage in evidence”in our country from the five aspects:the theory respect,the sys tem background,the regulations provided by law,the change of the citizen’s Lawsuit sense,the judicial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673    
  
  诉讼,是指审判机关作为中立的裁判者,对诉讼双方的争议,经过审理作出裁决的活动。审判机关作出裁决的依据是事实和法律,用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在认定事实的基础上正确地适用法律。那么用证据来证明案件事实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即证明标准如何,一直是诉讼理论界和实践中讨论热烈的论题。学者们对我国关于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三大诉讼长期采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一元制证明标准纷纷提出质疑,并主张对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分别采用不同的证明标准,对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应该采用低于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采用“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1~2}。笔者赞同这一占理论主流的观点,并就该观点在我国的可行性问题谈点拙见。
  一、三大诉讼证明标准的比较分析
  所谓标准,是指“衡量事物的准则”{3}。因而证明标准应是衡量证明主体的证明活动是否达到证明要求及具体达到何种程度的准则和标尺。诉讼中的证明标准是指诉讼中各诉讼主体提出证据对案件情况等待证事实进行证明应达到的程度(要求)。但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各自要求达到的证明程度并不相同。英美法系国家在传统上对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采用不同的证明标准,民事案件采取“或然性权衡”或称“盖然性居上或占优势”(Proof on a balance of probabilities)的证明标准;刑事案件采用“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或称“按情理无可置疑”(Proof 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证明标准。英国著名的法官丹宁先生指出:“在刑事案件中,法官经常告诉陪审团说,原告有责任提出‘无可置疑’的证据。在民事案件中,它将是在‘可能性的天平上’……根据我们的法律,刑事案件要比民事案件要求一种更高的证明标准。”{4}
  在大陆法系国家,其证据法对刑事、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原则上没有区别,两者都要求达到“高度的盖然性”。这种盖然性要求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接近必然发生的程度{5}。但事实上,其刑事诉讼中的证明要求仍高于民事诉讼,至少在某些类型的民事案件中,其证明要求低于刑事诉讼,例如交通事故、产品责任、医疗纠纷、环境污染等诉讼中,为了减轻原告举证上的困难,德国最高法院规定了“表见证明”这种经验推定的证明法{6}。而这种方法在刑事诉讼证明中是不可以采用的。
  我国的三部诉讼法对证明标准的规定比较零散、不明确,又加上我国诉讼法学界对证明标准的研究起步较晚,于是,有的学者认为,我国三大诉讼的证明标准是一样的,即都是指证据必须确实、充分。这一证明标准既包括对证据质的要求,也包括对证据量的要求。主要指:(1)据以定案的证据均已查证属实;(2)案件事实均有必要的证据加以证明;(3)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得到合理排除;(4)得出的结论是唯一的,排除了其他可能性。这四点必须同时具备,也即证据的质和量都符合要求,才能认为证据已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行政诉讼概莫能外{7}。前面笔者已提到,对于三大诉讼采用同一的一元制证明标准,学者们纷纷提出质疑,主张三大诉讼应该采用不同的证明标准,对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应该采用低于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即采用“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这种观点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学者及实务界人士的共鸣。有的学者主张“行政诉讼的证明标准应当低于刑事诉讼,高于民事诉讼。”{8}笔者对此观点也基本赞同。为了论述的方便,笔者在本文中仅就民事诉讼中“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进行探讨。
  二、对“证据占优势”证明标准的理性剖析
  (一)“证据占优势”体现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普遍性举证责任原理
  “证据占优势”也可以表述为“优势证据”。“优势证据的含义是这种证据在考虑和比较与之对立的证据时具有更强的证明力,而且使你相信证明事物为真的可能性大于为假的可能性。换言之,用‘优势证据’证明一个诉讼主张就是要证明该主张更可能为真。”{9}
  举证责任分配原则最古老最普遍的公式就是古罗马法中的“谁主张,谁举证”。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就其性质来说,虽然都属程序法范畴,但是两者却实行截然不同的诉讼原则。与此对应,举证责任的分担原则也不同。刑事诉讼实行国家追诉原则(除自诉案件外),其运用证据的目的是查清犯罪事实,惩罚犯罪分子,维护社会的正常秩序。因此,刑事诉讼举证责任的分担主要是行使控诉职能的公安、检察等机关。他们被要求全面、客观地调查收集证据,从而达到证明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犯罪情节是重还是轻等。由于公安、检察机关是国家的专门机关,具有可靠的资金来源、先进的技术设备,其人员又经过专职培训,在取证中可以采用讯问被告人、侦查等特殊手段,因而在刑事诉讼中证据的要求容易达到确实、充分,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完全有可能接近或等同于客观真实。民事诉讼则不然,它实行“民事自治”的诉讼原则,举证责任的分担主要在当事人之间进行,证据的提供也是当事人的事。法院越来越倾向于只负责查证,只是在极有限的法定或自己认为必要的情形下才可能收集、调取证据。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面临的刑事责任是刑事处罚。刑事处罚是国家公权力运用的结果,当事人没有选择惩罚方式的权利,其程度也是相当严厉的,这和民事处罚不可相提并论。在刑事诉讼中被告人一旦被认定为有罪,不仅其人身自由、政治权利可能被剥夺,其个人财产可能被没收,而且其生命也可能丧失。因此,对刑事诉讼应适用高标准的证明要求。对于刑事案件,如果不能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使案件处于真伪不明的疑案状态时,按照无罪推定原则,只能判决被告人无罪。而民事责任是私法责任,民事责任的承担方式相对刑事处罚来说就比较轻微。因此,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要低于刑事诉讼。民事诉讼中若出现事实真伪不明时,当事人双方应极力提供证据证明己方的主张,法院只能根据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对案件作出判决。“一般情况下,证据优势在哪一方,法院就会作出对这一方有利的判决。”{2}
  (二)“证据占优势”体现了达到“法律真实”的证明任务要求
  虽然法院作出有利于证明占优势一方的裁判,“而在客观上,证据占优势的一方当事人的主张并不一定就是事实。故在民事诉讼中区分‘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是完全必要的……当然,这种证据占优势作为我国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并不是绝对的和随意的。从总体来说,依据证据优势所认定的‘法律事实’是向‘客观事实’无限靠近的。”{2}客观事实就是指依事物的本来面目来认识事物,使认识与对象的实际情况相符合。所谓“法律事实是指,法院在裁判中对事实的认定应当符合实体法与程序法的有关规定,应当达到从法律的角度可以认为是真实的程度。”{6}时间的不可逆性决定了任何案件事实都无法原封不动地回复到原始状态。“由于人们不能通过时间机器倒流以便向事实审理者展示‘事实真相’,调查并不能够产生这类‘真相’。事实审理者可以从人们提出的证据中来认定或然性事实以此来解决当事人之间的实际争议……我们不应该,而且也不可能迫使当事人作为一种倒时器在当时实际发生的事件中展示其事实真相。”{10}
  由于受自然条件、经济条件和科学技术等客观因素和人的主观能动性、认识水平等主观因素的限制,证明的结果总是与案件的事实真相存在着距离,也就是说,证明的案件事实与实际上发生的事实不可能完全吻合。因此,民事案件的证明任务是要求用占优势的证据去支撑法律真实。而判断是否存在优势证据,绝不是简单地、形式主义地将证据相加,看证据数量的多寡,看证人人数的多少,而是要看证据的质量,看证据证明力的大小,看哪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真正具有说服力。并且允许依优势证据认定案件事实,绝不意味着允许法院仅仅根据微弱的证据优势认定案件事实。比如百分之五十一对百分之四十九。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也不否认证据应当确实充分。“确实”是对证据质的要求,是指一切证据材料都必须经查证属实后才能作为认定案件的根据。这是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共同要求的。“充分”是对证据量的要求,民事诉讼中“充分”的标准可稍低于刑事诉讼。民事诉讼中用“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去实现“法律真实”的证明任务,要求其法律真实必须最大限度地接近客观真实。

好饿但是不想动


  (三)“证据占优势”体现了民事诉讼中民事意思自治原则和诉讼经济原则
  民事案件的处理反映了一个根本性原则,即民事意思自治原则。民事诉讼当事人之间的争议属于平等的民事主体之间的事,属于私法调整的范畴。民事主体对自己的民事实体权利以及民事诉讼权利都有处分的权利。对于这种私权,国家公权力不应过多干预(但也不绝对)。民事主体为了各自的利益,为自己的主张极力地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以期证据上占优势,争取法官作出对己有利的判决。法院作为争议最终裁决的机关,对于民事主体诉诸法院的争议,既使案件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法院也应该根据证据占优势的证明标准作出裁决,而不能以证据不十分充分而拒绝裁决。这样做,虽然会出现个案的不真实,但总体上是趋于真实的,可以避免当事人在那些很难查清甚至不可能查清的事实上纠缠。法院作出裁决后,“定纷止争”,可以结束当事人的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明确、不稳定的状态,可以避免因此给当事人造成人力、财力的浪费。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的自己承认,可以直接采用,不需要其他证据加以补证。不象在刑事诉讼中,只有被告人的口供,没有其他证据加以证实,而不能定罪处罚。这样可以缩短民事诉讼过程,节约诉讼成本。以上这些都表明,证据占优势体现了民事意思自治原则和诉讼经济原则。
  三、“证据占优势”证明标准在我国的可行性探讨
  (一)在理论层面上
  我国证据理论以前一直主张一元制的证明标准,将同一标准的“确实充分”作为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共同的证明标准。这样在理论上含有浪漫主义的理想化,在指导实践上又具有不可操作性。前文已提到,对于这种一元制的证明标准,学者们纷纷提出质疑,主张对三大诉讼根据性质不同以及适用的原则不同,应该采用不同的证明标准,即二元制乃至多元制的证明标准。
  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李浩.差别证明要求与优势证明要求(J).法学研究,1995,(5):31.

{2}王圣扬.论诉讼证明标准的二元制(J).中国法学,1999,(3).

{3}辞海(1999年普及本)(Z).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3635.

{4}(英)丹宁.法律的界碑(M).北京:群众出版社,1992.131.

{5}黄道.诉讼法(M).北京:知识出版社,1981.213.

{6}李浩.民事举证责任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211.

{7}陈一云.证据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117.

{8}蔡虹.略论行政诉讼中的证明标准(J).法学评论,1999,(1):113.

来自北大法宝

{9}(美)罗纳德·艾伦.民事案件证明的认识论(J).何家弘,译.外国法译评,1996,(2):11.

{10}David A.Binder,Paul Bergman:Fact Investigation From Hypothesis to Poof(M).West Publishing Co.1984.6.

{11}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Z).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625.

{12}孙笑侠.论传统法律调整方式的改造(J).法学,1995,(1):9.

{13}乔恩·R·华尔兹.刑事证据大全(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315.

{14}《论语·颜渊》(Z).

{15}王常营.深圳经济特区涉外涉港澳民事案件评析(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0.86—8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67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