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专车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分析
【作者】 李晨阳【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专车;专车平台;交通事故;责任承担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7)03-0088-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88
【摘要】

专车作为“互联网+”浪潮下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升级典型,为人们出行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如出行安全、行业监管等各方面的问题。目前我国还没有正式的法律来对专车进行规制,纠纷产生后,关于专车平台以及驾驶人的责任承担问题有待解决。对此有必要理清专车平台与驾驶人之间的关系,分析专车平台的先行垫付制度,确定专车平台在事故中的责任承担。另外,保险在专车交通事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目前专车保险却处于尴尬地位,有必要对其进行分析。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5781    
  一、问题引出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的规定,出租汽车服务主要包括巡游、网络预约等形式。网约车是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简称,是“互联网+”的浪潮下,传统的巡游出租车行业的升级。对于消费者来说,其所需要的仅仅是“位移服务”,网约车为其满足自己的需求提供了便利。单就这个层面来讲,传统的出租车业务与网约车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在便利的背后,实际上是整个出租车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各主体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而正是对这层关系的不同理解与定位会对乘客以及其他第三人产生深远影响。
  以滴滴出行为例,其开展了包括网约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以及滴滴巴士等在内的各种类型的便捷出行方式,用户仅需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简单操作,提前预约,方便自己的出行。在短短的几年内,其平台业务量迅速增长,在展现了“互联网+”发展优势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如出行安全、保险理赔等方面的问题。本文拟针对交通事故侵权中的专车出行问题进行分析,明确法律关系,理清责任承担。
  专车服务是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整合出行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提供高端商务出行的经营活动。依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暂行办法》),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专车驾驶人中的一员。《管理暂行办法》第12、14条设立了严格标准,力求保证专车服务的高质量要求。不仅如此,各地已出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若干规定》(下称《管理若干规定》)在《管理暂行办法》的基础上细化了对驾驶人以及车辆的要求,提高了准入门槛,例如北京市与上海市的“京籍京牌”与“沪籍沪牌”的限制,引起不小争议。满足严苛的条件之后,加入专车行列的驾驶人却并不是特别庆幸,因为其并不清楚自己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到底为何。这意味着,在纠纷发生时,其很难得到保障。考察相关案例及调查,与专车驾驶人相关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①平台与注册驾驶人之间的关系问题;②平台的责任承担问题;③专车的商业三者险理赔问题。
  以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为模型,专车驾驶人在驾车行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导致乘客以及第三人均遭受不同程度的人身及财产损害。看似短小的案例,在司法实践中却有多种可能。这些可能性主要表现在事故发生的原因上:①因专车驾驶人的过错导致事故发生;②因乘客的过错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③因第三人的过错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④三方主体或其中任意两方均有过错。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76条之规定,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采用过错责任原则,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以及行人之间的交通事故,对机动车一方采取无过错责任原则。据此,若要分析平台与专车驾驶人等的责任分担问题,则需将以上4种具体情况限制为2种,即专车驾驶人因过错与其他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当然不排除对方驾驶人也有过错)或者专车驾驶人与非机动车驾驶人以及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
  二、乘客的违约救济
  前面提到的案例中,交通事故发生后造成的损害后果既可能包括乘客的人身或财产损害,也可能包括第三人的人身或财产损害。相较于第三人遭受损害后的救济,乘客由于与驾驶人之间存在着客运服务合同,因而其既可以主张违约救济,也可以主张侵权救济。依据《合同法》302、303条,承运人对乘客的人身伤亡适用无过错原则,而对于乘客的财产损害则适用过错原则。乘客可以依照这两条规定向承运人主张赔偿。另外,依据《道路运输条例》36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条,客运经营者应当为旅客投保承运人责任险。承运人责任险的标的就是运输经营者在发生意外事故时所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因而对于乘客所遭受的损害首先可以根据承运人责任险来分担。那么,对于保险责任限额以外的赔偿数额,应该由谁来承担,或者说专车平台是否需要承担?根据《管理暂行办法》第16条之规定,专车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因而对于承运人责任险赔偿限额以外的范围,专车平台应当承担责任。实践中也已经有案例判处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1]。
  针对乘客提起的违约救济的争议并不大,有疑问的是乘客以及第三人的侵权救济问题,这关键在于明确专车平台与驾驶人的关系。
  三、乘客以及第三人的侵权救济
  (一)专车驾驶人与平台之间的关系
  关于专车平台与驾驶人之间的关系,目前在学说上以及司法实务上都没有达成一致。主要有“劳动关系说”、“劳务关系说”、“承揽关系说”、“居间合同说”等。《指导意见》以及《管理暂行办法》也都有要求平台与驾驶人之间依据工作时长、服务频次等特点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其他协议的规定。除此之外,其他城市,诸如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管理若干规定》都有类似规定,即要求专车平台与驾驶人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协议。值得注意的是,之前《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中仅仅要求平台与驾驶人之间签订劳动合同,而不包括“或者协议”的规定。这意味着驾驶人与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绝不可能是单一的。况且允许非全日制劳动者可以与用人单位建立双重或多重劳动关系在很多地方立法中都已有体现。因而,除了全职的专车驾驶人之外,有些驾驶人可以在不影响其原有的工作关系的前提下作为兼职的专车驾驶人。再进一步讲,有些驾驶人可以与专车平台成立多种形式的劳动合同关系,有些驾驶人则可以和平台之间成立多种形式的非劳动合同关系。
  1.劳动合同关系
  在传统出租汽车领域,交通部门一直鼓励公司化、集约化、规模化的经营模式,努力推动出租汽车企业和驾驶人签订劳动合同,但是实践效果却不理想。因而有学者指出,此次改革中强调“劳动合同”,也是对传统出租汽车模式中劳动关系不够明确的修正[2]。驾驶人与专车平台之间签订劳动合同,根据驾驶人提供服务的时间不同,可以分为全日制劳动合同和非全日制劳动合同。非全日制用工,也称部分时间劳动,计酬形式灵活多样,以小时计酬为主,但不局限于以小时计酬。对于专车驾驶人来说,其计酬方式明显不是按小时计算的,而主要是依据其为乘客提供的位移服务。若两者之间成立了劳动关系,则意味着驾驶人在很多方面都有了保障,相应的,平台的责任也会非常高。这一点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出台的《管理若干规定》中专车平台对于驾驶人的保险义务的规定上即可看出。
  2.非劳动合同关系
  (1)劳务关系
  据笔者了解,目前专车平台与驾驶人面对劳动合同和其他协议,明显更倾向于签订其他协议。专车平台此举明显是因为民事法律关系之下其负担的义务与责任大幅降低。以滴滴出行为例,其在App司机端的《服务合作协议》中明确载明:“本协议正文及其附件受《合同法》等民事法律约束。我司与所有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司机仅存在挂靠合作关系,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劳动关系,不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这一条款将专车平台对劳动关系的排斥表露无遗。当然这一条款只是滴滴出行单方面制定的格式合同中的条款,其是否与驾驶人之间建立了劳动关系应当依据具体情况来判断。实践中判断是否建立劳动关系可以结合《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中确立的三个标准来确定,在此不赘述。
  笔者认为,关于专车平台与驾驶人之间建立的关系在现阶段不应确立为劳动关系。鼓励用公司化、规模化、集约化的方式来发展专车平台的初衷是好,但是在目前阶段,僵硬地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中以出租车公司运营为中心的发展模式套到网约车这种新型业态中,并不合适。以北京为例,专车平台聚集了数十万驾驶人、车辆,只要20个人去管理,而其传统出租车市场有10万多驾驶人、7万多台车,12000人在管理[3]。两者管理模式差别巨大。这也是有学者认为对于专车平台来说只有那些网络开发维护等人员才是他们的员工,而驾驶人并非员工的原因。另外,如果确定专车平台与驾驶人之间为劳动关系,那么将会有一系列悬而未决的关于劳动者保障、保险福利以及工伤认定等问题,但是目前又没有相应层级的立法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势必会引发大规模的劳动争议诉讼。因此,在专车驾驶人与平台之间未签订相应的劳动合同时,最合适的就是将二者认定为劳务关系。
  劳务关系是当事人之间建立的一种有偿劳动服务合同关系,提供劳务一方不隶属于接受劳务一方,但在一定程度上受接受劳务一方的支配、安排和指挥{1}。对于驾驶人来说注册成为专车驾驶人需要其与专车平台达成某种协议,且依据《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专车平台要保证驾驶人及其车辆具有相应资质,通过平台驾驶人才可以接单运营,只要驾驶人接单,平台就对其有监督管理的义务或者说是权力。除此之外,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专车平台对于某些驾驶人有权力进行惩戒,最典型的情况就是冻结驾驶人的账户或者限制接单,严重的还有可能将其清出平台。因此,虽然滴滴出行平台坚称其与驾驶人之间仅仅是挂靠合作关系,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分析,得出专车驾驶人与平台之间劳务关系属性的结论。
  (2)其他关系
  考察实践中的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潘杰.《侵权责任法》上用人者责任制度的司法适用——立法与司法解释的比较与适用衔接[J].法律适用,2012,(2).

{2}程啸.侵权责任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414.

{3}王胜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解释与立法背景[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13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578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