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法官培训学院学报(山东审判)》
实体规则考量下的执行权管理
【副标题】 构建契合流程管理的执行实体规制方法【作者】 宋婷李冠敏
【作者单位】 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东营市公路局【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流程管理;实体规制;执行质效考评【期刊年份】 2012年
【期号】 6【页码】 67
【摘要】

创新和加强法院执行管理,既是重要的司法理念问题,也是重要的司法实践问题。它是落实三项重点工作,实现新时期人民法院科学发展的重要举措,也是适应形势任务需要,完善自身建设,回应社会公众对于司法公平、廉洁、为民期待的必然要求。[1]基于执行权的复合性和执行工作的特殊性,对执行管理制度的研究维度更广、难度更大,所以不能奢求毕其功于一役。但借鉴审判管理的制度模式,可将执行权运行管理分为对案件执行流程的管理、对案件实体质量的评查以及对法官执行质效的考核。本文从执行实体管理的要素分析着手,对比执行程序管理,对现行的执行实体管理的乏力和缺位进行了论述,并试图从实体范畴内构建全方位、无缝隙的执行管理制度。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5883    
  
  近年来,法学理论和实务界对程序意义上的执行权流程管理尤为重视,最高人民法院接连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后文简称《意见》)等规定,对执行权运行的程序规则进行了较为系统的阐释和分析,意图将执行工作管理引向程序轨道,加以规范。因此,与备受关注的执行程序管理制度相比,我们对执行权运行的实体管理稍显乏力和不足。《强制执行法》等相关执行领域单行法律出台的迟缓、执行机构管理改革的相对滞后、执行力量的薄弱以及执行人员综合素质的不足等问题已经成为长期制约执行工作深入推进的掣肘。也恰是由于执行实体管理的缺位和异形,才使我们精心设计的大量程序规则貌似从形式上保障了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实则很大程度上流于形式上的推进,最终使整个执行工作陷于非正义的沼泽。
  一、概念:执行权实体管理的要素分析
  任何管理工作都是在管理主体与管理客体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过程中进行的。执行权的管理,就是指在民事、商事、行政、刑事案件中,人民法院对以财产和行为为执行对象的执行权运行过程进行管理的活动。[2]所谓执行权的实体管理,就是指通过建立制度章程等方式对执行案件处理是否公平合法的实体角度进行管理。其基本内容主要包括实体意义上的案件质量管理以及法官的执行质效评查制度等。从本质上来看,执行实体管理是一种管理行为,系管理主体通过对管理客体的认识,揭示出客体性质和规律,据此能动性地采取管理措施,并对组织系统中个体行为进行计划、指导、协调和控制,从而影响和激励个体行为的过程。[3]目前,审判管理成为法院管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已然被置于司法改革的显要位置。而以执行权运行作为管理范畴的执行管理,同样存在管理主体和客体的互动和博弈过程,同样关系到法院执行工作的深化与推进。所不同的是,对执行权管理的实体考量内容更加多元、主体更为复杂、客体更为特殊、管理规律和模式更难把握和定位。
  与执行权的流程管理相比,实体意义上的执行权管理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管理主体更专业

北大法宝


  狭义上的执行管理主体应为人民法院。但执行内部机构作为执行管理主体显然重蹈了“裁判员”与“运动员”合二为一的覆辙。尽管目前对执行管理主体的设计仍有争议,但总体上,与程序意义上的执行管理主体相比,实体维度的管理主体应在法律和管理领域上更为专业。实体管理对象的复杂和多样化对执行实体管理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要熟悉执行工作。执行的实体管理者需要对执行工作在整体上有全面和准确的把握。如果说对于程序意义上的执行管理,管理者只需要从外部形式上做好期限流程的管理和节点监控即可,那么实体意义上的管理涉及面更广、更复杂。不仅要求对当前社会的大环境、现行的执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和习惯做法有相当程度的理解,而且对执行案件实体处理的标准也必须准确把握和应用。此外,由于目前执行单行立法的迟缓和相关配套规则的不完善,执行实体管理者必须同时具备过硬的法理学及民商法理论基础。在执行案件的具体管理中,灵活地将民商事基本理念举一反三地运用于执行实体管理领域。
  2.要熟悉管理工作。管理学理论认为,管理主体对管理效果起决定作用,管理效果也取决于管理主体的能动管理。熟悉执行管理并准确的应用好管理工作,将现代科学的管理方法科学嫁接于执行领域,是更好地发挥管理主体能动性的必要条件。目前,管理学意义上的潮流思想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论是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理论[4]、哈默尔和普拉哈拉德的核心能力理论[5],还是沙因的组织文化理论[6]以及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理论[7]和团队管理理论,都可以被执行实体管理者加以引申而为己所用。但如何整合并有选择地将这些先进的管理理论应用于执行权的实体运行过程,对管理者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
  3.要熟悉社会环境。相对审判工作而言,执行工作的特殊性在于,执行与整个社会环境的联系更加密切和微妙。执行程序的流程管理可以孤立于社会大环境而单纯着眼于节点的控制和分段的运行,而执行的实体管理者则不能如此一叶障目和孤立闭塞。当前条件下,执行个案的实体处理不仅依赖于执行人员丰厚的执行业务能力和实践经验,更离不开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参与和协助。因此,执行实体管理者必须要熟悉社会环境,具备良好的沟通和协调能力,能对影响执行权实体运行质量的协助执行主体和各方面客观条件进行合理的分析,并将管理学、法学和社会学的知识融会贯通地运行于执行实体管理。
  此外,实体管理主体的专业性还表现在管理主体职能和定位的专一和准确。我们应尽量避免像审判管理主体那样出现审判职能和审判管理职责“两个牌子、一套班子”的尴尬局面。
  (二)管理范畴更多元
  简单地说,执行管理的对象就是“管人”、“管事”和“管案”。而实体意义上的执行权管理,即着重从实体权利义务的角度管理执行权运行中与人、案和事相关的内容。执行权的实体管理涉及到执行行为运行的全过程,有时甚至延伸至执行权启动之前与结束之后。与更加注重职能划分和期限控制的流程管理相比,执行权的实体管理更多的是对每一起案件所采取的每一个措施、做出的裁决是否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规范和管理。比如,执行内容是否准确,中止、终结案件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变更追加被执行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案款过付数额是否符合法律要求。如果说执行流程管理是形式管理,那执行权实体管理则涉及到对执行行为中法律适用和选择是否合法、恰当的实质管理问题。而且,实体管理不像程序管理那样机械和单一。虽然案件的实体处理有实体法律为依据,但法官对实体处理的对错往往因法官个人对法律的理解、认识的偏差而有所不同。这就导致对执行权的实体管理情形更复杂,难度更大。
  过去不存在对执行权的实体管理,那时的执行权本身是不会存在影响当事人实体权利义务关系的可能。那时的法院执行只是着眼于对已生效法律文书的简单执行,所谓执行权也仅仅是指带有行政强制色彩的公权力。执行员只要在被执行人面前亮出法院这张王牌,即可“快捷”、“方便”地实现执行意图。那时的执行权运行是绝对的“顺畅”和“高效”。“一马平川”推进式的执行过程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实体管理或程序规制。但随着执行权内涵的丰富和拓深,依托于执行行为而产生的执行裁判权,已然成为执行权运行的重要组成部分。执行裁判权主要是指执行的裁判机构,根据有关执行当事人的申请或执行实施部门的建议,组成合议庭或由执行法官单独对涉及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的程序性和实体性事项所作出的审查或裁判的权利。《意见》第4条谨慎地将这种执行裁判权定义为执行审查权,并对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58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