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江西社会科学》
国际条约临时适用的理论与实践阐微
【作者】 钟英通徐泉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博士生}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中文关键词】 国际条约;临时适用;条约实践
【文章编码】 1004-518X(2016)09-015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9
【页码】 150
【摘要】

国际条约的临时适用是一项重要而特殊的条约机制,它是指条约签署国在条约生效前根据条约的规定或全体签署国之间其他形式的合意,将条约的全部或部分条款适用于与该条约相关的行为、事实和情况。《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对临时适用规定较为简略,其亦未得到学界的足够关注。临时适用已经具有丰富的条约实践,通过对其进行梳理,对进一步理解国际条约的临时适用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8187    
  一、国际条约临时适用的起源
  国际条约的临时适用[1](provisional application)是国际条约中一项早已存在的条约实践。《维也纳条约法公约》(以下称为“VCLT”)第25条将条约的临时适用纳入了现代条约法体系中,但事实上,条约的临时适用这一条约实践在VCLT制定与生效之前已经存在。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以下称为“ILC”)在1949年第一届会议上将条约法选为优先编纂的专题之际,《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以下称为“GATT”)已经进入了临时适用的阶段。ILC主张在VCLT中保留“临时适用”这一条时指出,实践需要在草案条款得到反映。如不能将临时适用保留在公约中,可能导致一些人推测这一早已存在的实践并不存在。在维也纳会议上,这一实践得到了接受,并获得了不可忽视的票数支持。{1}(P642)
  有学者认为,国家寻求条约临时适用这一机制可追溯至1840年或更早。人们对国际条约临时适用的关注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属于既无意识亦未提及的阶段。在此阶段,一些学者在私人著述中探讨了与临时适用密切相关的问题,但并未提及临时适用这一机制。第二个阶段是模糊地提及临时适用的阶段。在此阶段,在一些法典的草案中出现了对临时适用潜在或模糊的涉及,例如哈佛大学于1935年拟定的条约法公约草案。这些草案的起草者们意识到了与临时适用相似的机制。第三个阶段属于明确提及的阶段。此时临时适用的实践已经得到了注意,但对这些条约的理论研究进路与当下对临时适用的理解依然不尽相同。第四个阶段是临时适用作为条款出现在条约法法典之中。作为ILC第三任条约法特别报告员,Fitzmaurice首次将关于临时适用的条款列于条约法法典的草案中。{2}(P22-28)
  由此可见,国际法学界与实务界对条约临时适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模糊到清晰的过程,伴随着相关条约实践的不断丰富,条约临时适用的轮廓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在历经反复讨论之后,条约临时适用最终被纳入到了VCLT之中,成了现代条约法的组成部分。
  二、国际条约的临时适用的含义
  VCLT第25条对条约的“暂时适用”作出了规定。但该条并未对“临时适用”给予明确的界定。迄今为止,条约的临时适用已是一个被广泛践行的条约实践,但由于VCLT并未明确其确切含义,学界对此也存在争论,二者之间的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在实践中引发一系列法律问题,故而明确其含义殊为必要。
  (一)VCLT下临时适用的核心要素
  VCLT第25条之规定主要强调了以下几层含义:其一,就时间范围而言,条约的临时适用在该条约生效之前;其二,就方式而言,临时适用可通过缔约方在条约中直接规定,也可以其他方式协议处理;其三,就适用的条款范围而言,既可临时适用条约的全部内容,也可临时适用条约的部分内容;其四则涉及的是临时适用的终止方式。鉴于VCLT在现代条约法中的重要地位,该条所包含的内容是条约临时适用的核心要素。
  (二)临时适用的目的与理由
  关于条约临时适用的目的,有学者认为是给予条约所有或特定实体条款立即的效力而无须等待条约满足正式生效的条件。Yukos案的仲裁庭认为,国家同意临时适用一项条约的根本理由是在使条约生效所必要的国内程序完成前立即承担义务。{3}(P313)还有学者认为,条约临时适用的目的主要在于在条约生效前立即适用,从而使在条约谈判中形成的势头与合作关系得以继续下去。如果成功的谈判成果可以得到立即的法律保护,对于达到此目的将是极有帮助的。{4}(P33)关于临时适用的理由,“紧急情况”被着重强调,有学者即认为:“条约的暂时适用,一般涉及需要批准的条约。当一个条约一方面需要批准另一方面又有某种继续付之执行的原因时,缔约国就采取暂时适用的措施。”{5}(P178)此处的“紧急情况”的范围较为广泛,例如应对某种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危机;抑或某条约即将到期而与此相关的新条约生效尚需时日,需要条约的临时适用来保证该条约所建立起的国际组织的延续性。
  综合以上论述,条约临时适用的目的都是因某种较为紧急的情势而有必要在条约生效之前临时适用相关条约,从而使得条约条款得以适用,条约切实地运行起来。当然,各签署国同意此种适用方式的背后究竟有何真实原因可能难以考量。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三)临时适用是一种特殊的条约机制
  关于条约临时适用的性质,有学者认为,条约的临时适用是一种真正的条约适用形式。也有学者指出,临时适用构成了一种暂时的体制(transitory system)。Yukos案的仲裁庭也认为条约的临时适用是一项条约机制。有学者在考虑前述要素的基础上对临时适用的含义进行了总结:“临时适用是一种机制(mechanism),它允许国家在条约生效之前,通过将条约条款适用于相关的行为、事实和情况以给予条约效力。”{2}(P7-8)
  (四)条约实践进一步丰富了对条约临时适用的理解
  无论是VCLT第25条还是前述学者的总结,条约临时适用的时间范围均在条约生效之前,而新的条约实践却使得条约在生效之后依然临时适用成为可能。《能源宪章条约》(以下称为“ECT”)于1994年12月签署,直至1998年4月生效,由于ECT第45条规定了“临时适用”制度,作为签署国的俄罗斯自1994年起至2009年始终处于临时适用ECT的状态,这意味着ECT在生效后依然被俄罗斯临时适用。当然,须指出的是,如果我们将此处的生效理解为“对俄罗斯生效”,那么由于俄罗斯一直未作出此等意思表示,故也可将此处的临时适用的时间范围理解为条约生效之前。
  综上所述,笔者将条约“临时适用”理解为一种条约适用的机制,其含义可概括为:条约签署国在条约生效前根据条约的规定或全体签署国之间其他形式的合意,将条约的全部或部分条款适用于与该条约相关的行为、事实和情况。有必要指出的是,鉴于现代条约法不断发展的特性,笔者此处对条约临时适用含义的理解是具有开放性的,这意味着新的条约实践很有可能突破笔者的前述总结。
  三、临时适用的法律效果
  临时适用的法律效果直接决定了临时适用这一条约机制是否具有生存空间。此处所理解的临时适用的法律效果主要涉及的是被临时适用的条约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问题,这直接涉及被临时适用的条约是否应当得到同意临时适用的签署国的履行。
  (一)条约临时适用与条约生效
  在讨论被临时使用的条约的法律约束力之前,首先应当澄清条约的临时适用与条约的生效(entry into force)这两个有区别但联系非常紧密的概念之间的关系,这有助于对条约临时适用的理解。
  1.二者具有较强的相似性
  在VCLT起草工作进行之时,在实践中已经存在多种对临时适用这一机制的不同表述,其中“临时生效”与“临时适用”是使用最为频繁的术语。就VCLT的文本而言,对于表达条约临时性适用这一机制的术语,经历了从“临时生效”到“临时适用”的更迭,其更迭过程也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究其原因,还要归结于各国在实践中使用临时适用的机制的原因,即在条约未生效的情况下让条约实质上运行起来,条约的条款被临时性地适用于同意临时适用的签署国的相关行为、事实或情形。由此看来,被临时适用的条约是具有约束力的。这导致的结果就是被临时适用的条约与生效条约具有较强的相似性。在Kardassopoulos案中,在讨论ECT的临时适用条款时,仲裁庭甚至认为:“由于在(ECT)生效前的适用是临时性的,这暗示ECT将如其将要或已经确定性生效的那样得到适用。”“……这种临时适用意味着如该条约全部条款已经生效那样对该条约全部条款的适用,即便该条约适当或确定性的生效尚未达成。”{6}(P210、P219)
  2.二者区别明显
  根据条约的有效解释原则,VCLT第25条的条文明显区分了临时适用与生效,这表明起草者对其区别进行了确认。此外,条约的生效即意味着对缔约各国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这并不必然意味着条约就同时得到适用。或者说,条约的生效与条约的适用是不同的概念。Kardassopoulos案的仲裁庭也认为,临时适用与生效并不相同。
  (二)临时适用的条约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
  1.认为临时适用的条约具有约束力的观点
  ILC在讨论VCLT草案中“临时生效(entry into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聊五分钱的天吗
【注释】                                                                                                     
【参考文献】

{1}Oliver Corten and Pierre Klein(eds.), The Vienna Conventions on the Law of Treaties: A Commentary Volume 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2}Anneliese Quast Mertsch, Provisionally Applied Treaties: Their Binding Force and Legal Nature, Koninklijke Brill NV, 2012.

{3}Yukos Universal Limited (Isle of Man) v. The Russian Federation, PCA Case No. AA 227, Interim Award on Jurisdiction and Admissibility , 30 November 2009.

{4}Martin A. Rogoff and Barbara E. Gauditz, The Provisional Appl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Maine Law Review, 2007, 39(29).

{5}李浩培.条约法概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6}Ioannis Kardassopoulos v. Georgea, ICSID Case No. ARB/05/18, Decision on Jurisdiction, 6 July 2007.

{7}Year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Commission, 1966 Vol.II.

{8}Alex M. Niebruegge, Provisional Application of the Energy Charter Treaty: The Yukos Arbitration and the Future Place of Provisional Applic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Chicago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2007, 8(1).

{9}(英)安东尼·奥斯特.现代条约法实践[M].江国青,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818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