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有关国际法的性质与体系的几个问题
【作者】 刘家骥【分类】 国际法学
【期刊年份】 1958年【期号】 3
【页码】 4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5070    
  (一)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是否已经形成的问题
  我同意丘日庆同志的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已经形成的提法。但是1955年“苏维埃国家和法”杂志编辑部所作的讨论总结基本上也没有错。它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发展着一个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为基础的广泛的关系体系,那末,说社会主义国际法正在作为未来的法而形成着,这乃是适时的”(重点是引者加的)。一说是社会主义国际法已经形成,另一说是社会主义国际法正在发展与形成。这两种说法是不是在基本论点上有所不同呢?我以为它们基本上是没有有什么矛盾的(我用“基本”两个字,是考虑到时间的因素:1955年“苏雄埃国家和法”编辑部做总结时,人造卫虽还没有上天,国际形势还没有到另一个新的转折点,所以它用“胚胎”和“萌芽”字样,但这种字样是值得商榷的,因为现在已是东风压倒西风的时期)。这是因为什么叫做“体系”,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其次,什么叫做“形成”,也可能理解不同。
  苏联法律辞典对于“法的体系”(这里所指的主要是国内法的体系)所下的定又是:“某一个国家的现行法,对这种现行法观察,是要从其内部划分为各个单独部门,和从这些部门的统一上来着眼的法的体系表现出法的规范之间的相互关系,它们的统一,以及该法的分类,即它分为各种不同的部门。”根据这一定义,在另一埸合,苏联法律辞典又将社会主义国内法的体系分为国家法、行政法、财政法、民法、劳动法、土地法、集体农庄法、家庭法、刑法、法院组织法、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中国人民大学编写的国际法讲义讲国际法的体系时说:“资产阶级学者将国际法分为和平法与战争法两部分。……如今在国际法方面还没有确定的体系。苏维埃国际法学者所采用的国际法体系如下:(1)国际法的概念、渊源及体系;(2)国际法及国际法学的历史;(3)主权国家是国际法的主体;(4)国际不上的居民;(5)国际法上的领土;(6)国家间的外交机关;(7)国际条约;(8)国家间的组织;(9)关于专门问题的国际协定:(10)解决争端的国际法手段;(11)战争与国际法;(12)苏联为争取本国安全与国际和平而斗争的国际法形式。”在这十二项中,有些可以肯定地说在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中是没有地位的,例如战争法是。但究竟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包含那些部门,现在倘无定论。所以苏联大多数学者说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正在形成中,乃是说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的各个单独部门,尚不能说是已经完全发展完备的意思。例如明任斯基1956年7月在我国外交学院演讲时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欧洲和亚洲出现了许多社会主义类型的国家,在它们之间便逐渐产生了社会主义国际法。但是现在还不能说社会主义国际法已经发展完备了。它是正在随着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的发展而逐渐成长的。然而无论如何,在资产阶级国际法体系之外[1],又产生了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这是没有疑问的。”可见明任斯基认为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业已产生,正在逐渐成长,不过还没有发展完备,而丘日庆同志也说:“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新兴的社会主义国际法的各种规范和制度,还没有完全完备。”苏联一般学说认为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正在形成,乃指其各个部门正在走向发展完备的过程中,而丘日庆同志说,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在总的方面已经建立,但还不完全完备,可见没有什么基本上不同之处。苏联学者早已主张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的存在。例如柯罗文就曾经指出,远在1921年时期“在各独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相互关系上,开始形成了新的国际法,这是在广泛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互助的基础上实现兄弟般的、自愿的、平等的和全面的合作的一种法”。以后由于变成联邦,所以没有继续向国际法方面发展。克雷洛夫还给社会主义国际法下了一个定义,这更是研究国际法的人们共知的。丘日庆同志也引证了葛湼扶洛夫在1950年肯定社会主义国际法的存在。
  当然社会主义国际法只管现在还不完全完备,还是比起过去存在的资产阶级国际法优越千百倍,比起现代公认的国际法也优越得多,这是因为本质不同的缘故。右派分子就不懂得这点,他们别有用心地说什么要向历史校长的资产阶级国际法学习。依照这种逻辑,如从国内法而言,封建法律的历史以千年计算,资产阶级法律以百年计算,而社会主义法律不过几年,那我们就要向封建法律、向资产阶级法律学习,而不是向社会主义法律学习了。这岂不是明明叫我们恢复人剥削人的制度,将革命成果付诸东流吗?在国际法上也是如此。资产阶级国际法是主张侵略、反对和平的。如向它学习,则等于要恢复帝国主义国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奴役侵略的无法无天的状态。这根本是一种反动论点。
  根据以上理由,我认为:尽管苏联一般说法基本上没有错,而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有作过什么更正;但是在国际形势东风压倒西风的时候,在我国与右派划清思想界线的时候,提出社会主义国际法体系业已形成,是比较明确而又可避免误会的。
  (二)所谓“国际法的继承性”问题
  周子亚同志在“现代国际法的性质问题”(载“学术月刊”1957年第七期)一文中,谈到所谓“国际法的继承性”问题时说:“社会主义国际法规范继承着旧时代国际法的许多进步原则。”所谓“继承”就是“批判、吸收、改造”,并举不干涉原则的例子来作说明。社会主义国际法是一种完全新型的国际法,是剥削社会所从未有过的。所以柯罗文曾经指出:“如果说当前正在形成中的社会主义国际法,只是公认的在历史上已经形成了的国际法规范更深刻的更彻底的实现,那会是不对的……在国际关系上,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民主主义上去,不是国际法历史发展上的一个进化阶段,而是国际法的一个革命转变。”首先,公认的或共同的国际洗涤掉调整资本主义国家间的关系之外,主要用来调整两种对立的社会体系的国家之间的关系,而社会主义国际法则调整着一种社会经济结构相同的、社会与国家制度一致的国家之间的关系。这两种国际法体系本质上还是不同的。其次,社会主义各国间,无论应用那种法律形式,都贯穿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体现着兄弟般的合作。这种新的本质,不但过去会存在的资产阶级国际法不可能有,即公认的国际法也是没有的。可见“旧时代国际法”即使有“许多进步原则”,也不可能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而后者正是社会主义国际法的灵魂所在。这就谈不到什么“继承”。因为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绝不是从“批判、吸收、改造“旧时代国际法”中所能得到的。最后,社会主义国际法所包含的国际合作范围甚广,主要有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合作。这种合作不仅表现着各国政府的合作,而且体现了各国人民的合作,因为这些政府都是代表人民意志的政府。这些特点不但为“旧时代国际法”所不能梦见,即现代公认的国际法无论其如何民主,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社会主义民主的。说它们是“继承”关系,也是不恰当的。
  周子亚同志在“国际法的阶级性和体系问题”(华东政法学院第二次科学讨论会论文)一文中最后一段谈到社会主义国际法时,还是强调联合国宪章,强调“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在调整它们之间的关系上也还适用着公认规范”。我觉得是不应该这样强调的。诚然,社会主义国家之间不可能违反联合国宪章,不可能违反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但是,难道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此吗?例如仅限于互不侵犯吗?最近发表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50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