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自杀还是他杀?(案例分析)
【作者】 乃路【分类】 刑法学
【期刊年份】 1958年【期号】 9
【页码】 5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5107    
  疑案
  1953年12月某夜九时余,某地公安局接到劳工医院的报告:“现有强某送来妇女吴某一名,抵院检查,业已气绝身死。”公安人员前往查悉,吴某是张某的妻子,据张说:“她平时没有什么毛病,最近因月经不来,会延请中医治疗,今日上午还就诊服药。下午一时许到姑母家裁衣服。五时左右回家。晚饭后她替小孩洗脚哄睡,我则照常练写小楷,突然听见她喊难过,我便劝她上床体息。当我写完字准备睡觉,发现她仰靠在床上,眼睛紧闭,面色苍白,呼之不应,推之不动,便唤醒睡在旁边的奶妈李妈,送医院求治,但抵院后即告死亡。”
  承办人员到达现场,发现现场是一个二楼前房窗朝南,门在北,北墙是他们夫妇的床,床头靠西,旁边是梳桩台等,靠东墙的床是奶妈和孩子睡的,靠窗是一张四方桌。当日没有外人来过,承办人员便听信张某的反映,搜集了当日服用的中药渣和方单,送化验证明药中毒。又将死者的胃解剖化验,结果是:“死者的胃内容物中含有氰化物剧毒成分。”
  可见她是服了氰化物(山奈)而死亡,但这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呢?
  证据
  开始时,由于承办人员没有深入群众中了解,而是孤立神秘地办案,偏信张某的反映,便只局限于对中药渣、胃、张的叙述等证据的研究。因而二年多都没有破案,感到“山穷水尽疑无路”。但是,当深入实际,依靠群众,便搜集到各方面的证据。再逐个进行研究,加烈综合分析,便案情大白。
  (一)首先,吴某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据她的母亲、姑母、邻居、李妈等人证明:死者吴某三十六岁,比张大一岁,小学文化程度。1944年和张结婚,生有三个小孩。她的老母和幼弟在农村,依靠她每月汇钱去维持生活。她暗下还储蓄了二百余元,以备老母他日安葬之用。死前数日表现很正常,没有哭过,当日去姑母家表现心情舒畅。但因长期息“卵巢血性囊肿”病,故精神不佳。
  (二)那么,张某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据邻居、死者母亲、李妈和保姆高妈等证明:他无政治历史问题,1946年来某纱厂当职员,现在月薪170元,交其妻家用仅90元。解放前在农村居住时张经常毒打其妻。解放后,吴携儿来和他住在一起,关系一般。1959年夏,吴回乡数周,张和保姆高某通奸,吴某回家发现此种关系,与张争吵,并打了他,还把他锁在晒台房里,经邻居解围,张某大为窘迫。吴将高辞退,张则借词陪去办户口手续,和高同出,吴又揪揪打高某,当众搜查高某的口袋和身体,使张感到极为羞恨。高走后张暗中送给嗶嘰、金戒,现款等物。吴某死后,张在1955年又雇佣了奶妈朱某,不久又和朱某发生性关系,同时,在广里又追求一女工,和那女工约定秋末冬初结婚,但不久朱某怀孕了,不得不又准备和朱某结婚。
  又据他工作单位的负责人叙述:他在1953年11月中旬调物料间工作(事发前不久),工作一向表现不好,性格孤僻,同事称之“木乃伊”。在他的办公处发现他的私人箱子四只,内藏有春宫照片、黄色书刊、金条现款等物。
  (三)吴某的死亡过程是怎样呢?
  她死亡时,房间里有张某、保姆李妈和小孩三人。这时小孩都已睡着,李妈也躺在床上,但还未入睡。因而,当时亲见她死去的,只有张和李。自1953年到1955年下半年,李妈所叙述的情况,和张某在事发那天所谈的,都是一样的。到了1955年9月以后,经过教育,她才提供了真实的情况。李妈陈述如下:
  事发的当日上午十时后,吴煎饮中药二次,午后,带了孩子去姑母家裁衣服,五时余回家,用缝衣机缝制衣服。不久张某回家,对她说:“痛经丸我买来了,吃下就不痛”。便把药放在梳桩台上,并说:“等—会就可以吃了”。饭后,我陪小孩睡觉,张则在写字,还催她:“好吃药了。”吴问“怎样吃呢?”张说:“用开水吞服好了。”吴:“不会吞。”张说:“用一只调羹调好了。”吴拿来了调羹,张拿出了药片。是个小方长型的纸盒,里面是玻璃管,药片是圆形白色的。张倒了些开水在调羹里,把药片放在里面,由他用手揿碎,吴拿了了即吞下去,还说:“这样苦,很难过,肚子痛得很!”张叫她在床上靠一息,她靠在床上就没有声响了。张继续写字,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不久,张把我叫醒,说叫了她好几声,都唤不醒。我叫他继续喊,仍无用。张说要把她送去医院,同时,把调羹用水冲洗了一下,把水倒入痰盂里后,便把她送去医院。我为何看得这样仔细呢?因为我也有妇女病,我想,倘若她能治好,我也要试吃。因而当时我开始面向墙,听见她吃药,我便把脸转向外面,看着她吃。
  (四)她死后有什么值得我们注意的情况?
  据李妈在1955年9月间(案发二年后)叙述:事发当晚,张某从医院回来后,把梳桩台上的药放进口袋里。公安人员走后,我对他说:“要不把这些药给她吃,恐怕是不会死的。”他说:“为了要她好,才买药给她吃,我又不会药死她的。”我接着又说:“可否拿 药到药房去评评理”张说:“买药时,药房里原说过这药片日久了,恐怕不灵,现在拿去,他们也不会承认的。人已死了,拿去讲也讲不好的。”我又说:“明天买只鸡试试看!”他说:“这种事难看,不要搞。”接着他又嘱咐我:“千万不要讲出去(指给吴某吃药),假若讲出去,我是要犯错误的,这些孩子怎么办呢?岳母和小舅的生活依靠谁呢?等孩子长大了,我死也不要紧。”后来每当傅我去了解,他事前总叮嘱我,不要讲曾给吴吃过“优散痛”。1955年初我回乡前,他送给我一磅半绒线和一只小金戒。临走时他又叮嘱:“事情已很长远了,如果乡下问起来,最好不要讲出去。”后来我想,这事根本不关我事,我再不说实话,那岂不是等于将别人的棺材搬到我家里来,我犯不着,因此,我现在讲了实话。
  又据当日承办该案的同志记录:张某当晚不同意解剖死体,后来告诉他,依法要解剖的,他也就表示无可奈何。当我去现场时,发现他从抽屉里拿了一件东西,放进自己口袋里。但我当时没有加以追究。
  (五)法医的鑑定意见怎样?
  法医对死者的胃解剖检验后,作过这样的结论:“该死者之胃内容物中含有氰化物剧毒成分。”
  既然据李妈说曾吃过“优散痛”,那么,胃内是否有“优散痛”成分呢,据法医化验:“该胃内容物不含有优散痛。”
  又据法医反映,吃山奈(氰化物)后,往往在五分钟左右即有反映,肚子绞痛,脸色有的发白,有的发红,有的口吐白沫,有的不吐白沫,吴某当时的征象是符合这种特征的。
  (六)张某是怎样叔述的。
  他说:我估计她是因脑充血或心脏病而死的,(因为她死去得很快);当然,她也可能自杀而死,因为在她死前十天左右,她曾写过一张字条,上面写有:“当我眼中钉,我心中时时刻刻气死,我做人冤煞。”我问她写来做什么,她说:“我空时写写。”说时并将纸头丢进痰盂。还有死前三、四天,她很苦闷,哭了一日一夜,饭也不吃,我不了解她为什么哭。
   又说:她临死前兰、四天,我到某药房买疳■糖,另一顾客拿了一瓶“优散痛”要调换“阿司配令”,店员说贷出门不能退,他们发生了争执,我便把它买来,放在梳桩台的抽屉里。那天晚饭后,她问“优散痛在那里?”我说:“在抽屉里。”他自己拿开水吞服说:“人难过来!”“嘴里干得很!”我问她是否要开水,她又说不要,就靠在床上睡了。我写好一张字后,过去拿烟吸,对她说“你睡好些。”喊了几句她都不应,再看她脸色不对,我就喊奶妈。她说:“这一定是药吃坏的,把这药丢掉。”我说:“这不要讲起了,讲起怪讨厌的。”至于奶妈走时,给她东西是有的,因为我妻于生前答应给她自。
  他还说:“山奈是什么样子,我没有看见过,我们厂里的山奈放在那里,我不知道。”
  (七)死者服用的山奈从何而来!
  死者和李妈都是一般的家庭妇女,素来不懂也不接触山奈,没有山奈来源。而张某是在纱厂物料间工作的,负责管理机件和废料,物料间有山奈、烧碱等几十种,储藏在危险物品间。该间的钥匙无专人负责,挂在墙上,可随便取用。事发前半个月左右,曾有一只空山奈桶在物料间,放置过一、二天,桶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510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