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群体决策心理视角下的合议庭评议功能之弥合
【作者】 余亚宇【作者单位】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
【分类】 法律心理学【中文关键词】 合议庭;评议功能;群体决策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
【页码】 7
【摘要】 针对合议庭评议功能发挥不畅,“审而不议”、“形合实独”的痼疾,本文从群体决策心理机制的角度寻找症结和解决路径。以全国20家法院的评议规则为研究对象,分析合议庭评议功能的运行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下的特殊心理现象;为探寻问题背后的心理学机理,以群体决策行为模型为参照还原了理想的合议庭评议过程;建议从评议情境、评议过程、评议结果和反馈等方面对评议规则进行重构,以促进合议庭评议功能的实现。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4559    
  评议是合议庭审理案件过程中最核心的环节,其能否科学、高效运行,直接影响案件审判质量,关乎人民群众能否感受到公平、正义。评议同时又是合议庭成员在法律规范的框架内对案件处理结果进行群体决策的行为,具有多人做出决策的行为特点,遵循群体决策的一般规律,背后的心理机制和行为模式对案件处理结果起着决定作用。实践中,由于评议功能发挥不畅,合议庭“审而不议”、“形合实独”的问题仍然存在。本文尝试以群体决策心理机制为路径,另寻他方。
  一、实证样本
  以评议规则作为研究样本分析合议庭决策运行情况基于这样的假设:评议行为在实践中是严格依照评议规则进行的。在此基础上分析评议规则,可达到检视合议庭决策功能实际运行情况的目的。本文以全国20家法院为样本,[1]对法院合议庭评议规则内容进行了概括。(参见下表)
  样本法院合议庭评议规则内容概况[2]

┌───┬─────────────┬───────────────────┐
│类型 │样本法院         │规则举例               │
├───┼─────────────┼───────────────────┤
│决策 │浙江省高级法院,北京市一中│“合议庭依法独立评议、决定案件。”  │
│目标 │院,安黴省芜湖市中院,贵州│“合议庭按照权限对案件程序性事项作出决│
│   │省息峰县法院,广东省深圳市│定;对案件实体裁判事项作出裁决。”  │
│   │南山区法院,黑龙江省伊春市│“涉及财产保全、证据保全、评估、鉴定、│
│   │金山屯区法院,湖北省襄阳市│审计、审限延长、采取或变更刑事强制措施│
│   │中院,山东省青岛市中院,河│、先予执行、拍卖、变卖、诉讼中止、终结│
│   │南省济源市中院,许昌市中院│、执行中止、终结等事项,应由合议庭即时│
│   │,甘肃省古浪县法院,张掖市│评议。”               │
│   │中院           │                   │
├───┼─────────────┼───────────────────┤
│发言 │甘肃省定西市法院,张掖市中│“先由承办法官发表意见,审判长最后发表│
│顺序 │院,黑龙江省绥化市农垦区法│意见;审判长作为承办法官的,由审判长最│
│   │院,黑河市爱辉区法院,伊春│后发表意见。”            │
│   │市金山屯区法院,浙江省诸暨│“先由承办法官……发表意见,审判长最后│
│   │市法院,襄阳市中院,济源市│发表意见;审判长作为承办法官的,先发表│
│   │中院,青岛市中院,许昌市中│意见。”               │
│   │院,古浪县法院,深圳市南山│“为避免流于形式,发表第一轮意见时,案│
│   │区法院          │件主审人应最后发表意见……。”    │
├───┼─────────────┼───────────────────┤
│信息 │除河南省郑州市中院、绥化市│“合议庭成员应当客观、公正、平等地发表│
│交互 │农垦区法院的其他样本法院 │意见。”               │
│   │             │“合议庭成员不得拒绝陈述意见或者仅作同│
│   │             │意与否的简单表态。”“任何人不得将个人│
│   │             │意见强加于他人。”          │
│   │             │“成员要严守秘密,不得泄露合议庭意见。│
│   │             │”                  │
├───┼─────────────┼───────────────────┤
│群思维│浙江省高级法院,济源市中院│“法院可成立相对固定的合议庭。”   │
│   │             │“合议庭组成人员按本庭人员情况一般比较│
│   │             │固定。”               │
├───┼─────────────┼───────────────────┤
│内外部│所有样本法院       │内部冲突:“少数服从多数”、“遵循民主 │
│冲突 │             │集中制。”              │
│   │             │外部冲突:“庭长、主管副院长不同意合议│
│   │             │庭意见的,合议庭必须进行复议;经复议合 │
│   │             │议庭意见仍与庭、院长不一致的,提交审判│
│   │             │委员会讨论。”            │
├───┼─────────────┼───────────────────┤
│评议 │绥化市农垦区法院,息峰县法│“合议庭对案件处理意见一致的,对外承担│
│责任 │院            │同等责任。”             │
│   │             │“合议庭成员有权保留个人意见,并承担与│
│   │             │自己意见相应的责任。”        │
│   │             │“合议庭审判的案件被确认为违法审判或者│
│   │             │错案的,应根据合议庭成员在案的表决意见│
│   │             │,依照有关规定追究相应责任。”    │
└───┴─────────────┴───────────────────┘

  分析发现,合议庭决策功能在实际运行中存在以下问题。
  (一)决策目标模糊导致评议事项发生偏离
  决策目标即通过群体决策所要解决的问题。[3]合议庭决策目标即须经评议的内容和事项。分析样本发现,甘肃省定西法院等5家法院未对决策目标加以规定。北京一中院等8家法院将决策目标概括、笼统地定位为决定“案件”或决定“程序性事项”、“实体裁判”。河南许昌法院等7家法院就决策目标做了较为明确的规定,将其概括为案件处理方式和纠纷解决方法,其中山东青岛中院等4家法院对个案决策目标做了进一步分类,如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诉讼程序及裁判结果(或处理结果)等。有的法院将评议目标扩大到“庭审前对案由和庭审提纲的确定”,[4]有的法院则将民事案件审理中发现的犯罪线索移交侦查机关、提出司法建议等内容亦纳入合议庭决策目标之一。[5]
  样本反映出,13家法院的合议庭决策目标缺失或过于笼统、模糊;部分法院将不宜或不必作为决策目标的内容纳入其中。在目标缺失或不明的影响下,合议庭成员进行案件评议尤其是进行较复杂案件评议时,易发生与决策任务无关的偏离,如不清楚围绕什么发表评议意见,发表意见偏离主题,甚至关心不重要、不相关问题。而对于虽存在决策目标,但目标本身存在偏差的情况,评议行为则易受到不当诱导,导致评议意见和表态游离于真正有待决策的事项之外。
  (二)发言顺序与行政化体制使成员产生权威服从发言顺序是评议有效开展的基础。对此,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10条明确:先由承办法官对认定案件事实、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以及适用法律等发表意见,审判长最后发表意见;审判长作为承办法官的,由审判长最后发表意见。分析样本发现,仅湖北省襄阳中级人民法院等6家法院的发言顺序与最高法院的上述规定相同,甘肃省张掖中级人民法院等6家法院规定了不同的发言顺序,云南省丽江中级人民法院等8家法院未对评议发言顺序作出规定。明确了发言顺序的12家法院中有11家规定首先发言的为案件承办法官或审判长。此外,对于实践中普遍存在的职业法官和人民陪审员共同组成合议庭的情况,样本法院均未对陪审员的特别发言顺序做出规定。
  承办法官掌握更多、更准确的案件信息,审判长具有资深的审判经验,均为合议庭中具有实际影响力的权威人物。将发言顺序设置在前,其评议意见和倾向对后续发言者将形成心理强制或示范效应,导致后发言者不自觉地受到权威成员意见的影响或直接按照其意见行事。[6]此外,由于我国法院内部管理模式仍难摆脱行政化倾向,合议庭中必然存在行政科层级别更高者。马克思·韦伯认为,处于科层制中被格式化的成员个体往往简单接受、服从较高级别成员的意见,哪怕并不总是正确的意见。[7]如具有更高行政职级的成员在先评议,将导致合议庭其他成员产生不同程度的服从权威、听从领导的心理和现象。尤其当合议庭由职业法官和人民陪审员共同组成时,如具有实际影响力的职业法官在先发言,陪审员在后,很难避免其简单重复或同意在先意见,引发陪审员产生较为严重的权威服从现象。[8]
  (三)合议庭成员间信息交互处于较低水平
  信息交互即交换意见。分析发现,样本法院均对信息交互过程予以关注。具体而言,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等16家法院要求合议庭评议应充分、认真;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等11家法院要求成员共同参与,不得沉默、拒绝发言或仅作同意与否的简单表态;河南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等4家法院要求个人不能将意见强加于他人或起独断作用;甘肃古浪县人民法院等3家法院要求评议过程应保密;1家法院要求评议中“遇有他人讲情的情况应如实陈明”。
  样本反映出,相关法院对信息交互过程的要求较为原则,合议庭评议在实践操作中缺乏具体明确、可依照执行的规范和步骤。另外,除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9]外,样本法院均未要求合议庭针对不同决策方案展开讨论,均未设置比较、分析不同方案之间优劣的程序,导致合议庭成员缺乏机会修正业已形成的个体认知,信息交互处于较低水平。合议庭在既未补充决策信息,又未比较、评估所有可用选择的情况下,做出糟糕决策的可能性增大。[10]
  (四)评议过程中的集体主义群思维过强
  样本法院中,虽仅有2家法院规定合议庭组成人员一般应相对固定。但由于该2家法院分别为审级较高的高级法院和中级法院,上述规定对其辖区内的下级法院势必具有较大影响力和辐射作用。
  合议庭人员构成相对固定带来的首要弊端是出现群思维。即使在没有类似规定的样本法院内部,由于受到推崇集体主义的中国传统伦理准则的影响,强调弱化个人色彩,褒扬个人意志对集体意志的让步;加之法院内部较为稳定的人员构成,业已形成关系稳固的“熟人社会”。合议庭因此成为具有高凝聚力的小决策群体,成员间高度友善和协作,对其群体身份有着很高评价,一般都愿意继续维护群体身份。[11]具有高群体凝聚力的合议庭,为了保持其凝聚的组织结构和人际互动,往往会无意识削弱合议庭裁判案件的基本使命,从而导致维持凝聚力的需要超过了决策案件结果的需要,[12]发扬集体智慧异化为共同规避职业风险。[13]成员差异被群体一致的表象掩盖,形成合议庭群思维。群思维一旦形成,群体将不欣赏不同意见和看法,对于怀疑群体立场和方案的异议者,会自然产生主观排斥情绪和非理性不认可。若此类负面情绪被异议者感知,将导致其压制自身的不同看法和意见,甚至产生自我否定和怀疑。在此后的评议过程中,异议者或潜在异议者,会倾向于更加自我压制,最终导致与群体意见不尽一致的观点难以产生或表达。
  (五)以人际关系为导向的内外部冲突致使决策低效
  冲突被定义为感知到的不相容。[14]内部冲突集中表现为合议庭成员之间的意见分歧和关系协调。对于内部冲突加以关注的样本法院有安徽芜湖中级法院等7家,均要求以“少数服从多数”标准处理意见分歧。其中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法院等3家法院要求个人不能将意见强加于他人,贵州息峰县法院等2家法院要求遵循“民主集中制”原则,甘肃张掖市中院等2家法院对于审判长持不同且为少数意见的情况作出特殊规定,要求将合议庭评议结论提交院长、副院长征询意见。外部冲突则表现为合议庭与外部主体(如庭长、院长及审判委员会)之间的意见分歧和关系处理。对于外部冲突加以关注的样本法院有甘肃张掖中院等5家,对于庭长、副院长不同意合议庭评议意见的,规定“合议庭必须进行复议”;经复议合议庭意见仍与院庭长意见不一致的,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
  意见分歧属基于认知不同引发的认知冲突,或基于对任务理解不同引发的任务冲突,保持在适度水平可以促进合议庭成员在评议中充分进行信息交互,加深对决策信息和决策任务的认识,提高决策水平。关系协调则属以人际关系为导向的关系型冲突。认知型和任务型冲突状态会随着决策任务特性的不同而减弱甚至消失,而与群体和个人情感相关的关系型冲突则可能长期存在;认知冲突和任务型冲突超出一定水平,还可能引起、加深关系型冲突,导致群体摩擦和内耗加大。长期沁润在重视人情、“以和为贵”的中国传统文化环境中的成员个体,为维护合议庭内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455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